華發網繁體版

東非油氣行業大有可為

東非油氣行業大有可為

       東非國家油氣潛能巨大,近10年來發展迅速。隨著人們對肯雅新區塊的狂熱跟進,不少專家認為東非沿海地區將迎來新的“淘金熱”。天然氣資源豐富的坦桑尼亞和莫三比克同樣也將迎來新變化。

    東非泛指包括索馬里、肯雅、莫三比克、坦桑尼亞等在內的10餘個非洲東部國家,面積占整個非洲的12%。長時間以來東非的石油地位難與西非相提並論。但隨著去年接連不斷的油氣發現,東非油氣的開發潛力吸引了全球越來越多的目光,目前的東非正在引領新一輪非洲油氣大開發。

根據EIA的統計,2013年非洲石油儲量達到了1276億桶,天然氣儲量達到515.4億立方米,僅次於中東和南美。需要指出的是,在2013年全球十大油氣發現中,非洲國家的發現占到8個,其中東非國家占到4個,全部位於莫三比克和坦桑尼亞。位於莫三比克魯伍瑪盆地的Espadarte和Aquiha兩大新發現油氣田油氣儲量分別達到13億桶和8.9億桶,位居十大發現的前兩位。坦桑尼亞的Tangawizi油氣田油氣儲量達6.6億桶,天然氣儲量達3500Bcf,位居十大發現之六。

東非油氣大發現對東非國家而言意味著發展的機遇。油氣大發現將改變東非地區油氣供需結構,改善各國財政收入水準。與此同時,油氣大發現有利於東非地區吸引外資,帶動地區工業化。未來數十年時間內,東非將吸引大量國內外資金投入,帶動大量基礎設施建設和相關產業發展。油氣大發現還將有助於加快非洲大陸的一體化進程。

非洲地區是我國石油公司實施“走出去”戰略的重要戰略目標區,面對東非如此形勢,應有必要的先機意識和競爭意識,時刻關注東非油氣產業發展動態,在合適的時機爭取有利的投資合作專案,在非洲創建自己的發展基地。目前中資企業在東非油氣領域雖有介入,但若同跨國公司相比還是有較大差距,特別是在新興油氣國家。

       肯雅官員表示,未來幾年將在勘探領域有大發展,特別是近海領域,這也是東非國家的發展總趨勢。石油巨頭荷蘭皇家殼牌公司已對坦桑尼亞油氣資源有所考慮。肯雅地區的發現證明該國油氣資源豐富,同時也將為未來的油氣之路帶來新發展。

       自去年起,肯雅的石油儲量已至少吸引了23家國際巨頭,其中包括美國的阿納達科石油公司,該公司在肯雅沿海的4個區塊都有股份。阿納達科石油公司去年早期曾在阿爾及利亞的沿海發現大規模的天然氣田,隨後大幅擴張在非洲的業務。埃尼、阿納達科陸續在莫三比克東部海上獲得了7個大型天然氣發現,巨大的天然氣資源潛力也吸引著越來越多的公司進入該國。上半年殼牌與其他國際公司參與收購Cove能源公司角逐,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油公司對該地區資源的關注。Cove能源公司的主要資產集中在莫三比克和肯雅,其中在莫三比克魯伍馬盆地內最大的一處天然氣田擁有8.5%股份,並在肯雅的7個深水區塊中擁有10%-25%股份。

       目前已確認擁有可觀油氣儲量的東非國家包括索馬里、莫三比克、坦桑尼亞和肯雅,其中以互為鄰國的莫三比克和坦桑尼亞最被看好。保守估計東非油氣總儲量達650億桶油當量,東非大發現將改變非洲油氣版圖。石油分析師伍德稱,在未來幾年裡,東非的油氣產量將呈現大規模發展。另一份報告認為,東非已經被視為新的希望之地,由於天然氣的大量發展,該地區已經成為非洲天然氣行業的增長引擎。

東非油氣大發現

2013年,西非、中非和北非的石油產量分別是2667千桶/天,2912千桶/天和4151千桶/天,而東非僅為122千桶/天;2013年北非和西非天然氣產量分別為5.4億立方米/年和1.16億立方米/年,東非僅為0.16億立方米/年。在煉油領域,非洲的煉油產能分佈和原油分佈匹配,以北非、西非為主,2012年非洲下游的煉化產能達到3218千桶/天,東非基本沒有煉化產能。所以總體看來,當前非洲油氣資源及產業分佈具有明顯的“西重東輕”特點。

       肯雅能源部官員表示,未來要在肯雅國內加快勘探速度,希望自然資源能為國家帶來更多財富。肯雅希望在油氣開採業務中持有25%的比重。據悉,目前肯雅已對有關地區進行三維資料檢測。鑽井有望在明年初進行,項目進展順利。

       行業研究人員稱,全球油氣儲量中心已經從中東轉向東非。由於中東局勢惡化,那些長期依賴中東石油的國家正在考慮新選擇,或許中東地區作為產油國的地位將有所動搖。肯雅石油部長稱,肯雅致力於打造新中東。

    一份名為《全球看向東非油氣》的報告也認為,中東未來將成為全球石油市場的主要力量。凱西能源研究中心認為,未來東非在保障全球能源安全上將起到核心作用,這能減少油氣專家對全球油氣所剩無幾的擔憂。該報告顯示,東非到2040年將成為全球主要的能源生產地區,但是需要投資數萬億美元來推動這一產業的發展。

    10年前,因為地理政治環境複雜,東非油氣資源無人知曉。傳統油氣國家產量日趨下降,但是東非國家的崛起給全球帶來了新的希望。全球石油需求的增長將帶動東非地區油氣產業的快速發展,大規模融資也將啟動。隨著外資的湧入,未來非洲並將成為投資熱地,而東非將尤為突出。不過,從地理環境來看,東非比西非更為複雜,而且一直都缺少勘探。

東非油氣行業大有可為

不過,近年東非地區接連不斷取得油氣大發現,正在改變非洲地區油氣版圖。2010年以來,英國天然氣公司和Ophir能源公司先後在坦桑尼亞的海上1/3/4號區塊發現大型天然氣田,天然氣儲量達10萬億立方米;在海上2號區塊,挪威國油和埃克森美孚發現的天然氣田儲量為15萬億~17億立方米;埃尼和阿納達科公司在另一個東非國家莫三比克海域發現了124億立方米的天然氣和20.4億桶石油,在其西南陸上也發現了5.76億桶石油;圖洛石油公司於2006年在烏干達西部與剛果(金)邊界獲得首個商業石油發現。到2011年年底,石油公司在烏干達亞伯特湖北部共鑽了41口勘探和評價井,只有一口井沒有油氣顯示。根據烏干達能源礦產開發部近期統計,目前已探明石油儲量3億~6億桶,預計烏境內石油總儲量約20億桶,未來油氣產量可能超過20萬桶油當量/日。

蘇丹及南蘇丹油氣勘探開發產業在東非相對成熟,油氣管網等基礎設施也較為完善。莫三比克、坦桑尼亞、烏干達等國家雖有油氣發現,但距離大規模的商業化開採還需時日。因此,若從整個東非地區油氣產業層面考慮,蘇丹、南蘇丹油氣產業很長一段時期內領先整個東非地區。

中企投資遍地開花

截至目前,中國與東非國家油氣合作主要通過貿易和投資。

貿易方面,中國與蘇丹、南蘇丹有石油貿易業務。2011年蘇丹80%的石油出口銷往中國,其餘流向印度、日本和泰國等。蘇丹是中國在非洲最為穩定的交易夥伴之一。然而南蘇丹宣告獨立以後,南蘇丹和蘇丹產生利益紛爭,導致南蘇丹境內石油生產停滯。2012年蘇丹和南蘇丹的石油出口幾乎為零,影響到中國的石油進口。

投資合作方面,與中國合作力度最大的東非國家是蘇丹。上世紀90年代以來,我國石油公司就參與了蘇丹的油田開發及管線建設,幫助其建立起自己的石油工業。

投資方面的順暢有力地促進了兩國的原油貿易,幫助中國在非洲建立了穩定的石油供應基地。2006年,蘇丹出口的石油中60%流向中國,之後比例越來越高。時至今日,中資企業是蘇丹和南蘇丹境內外資企業的主力。

與此同時,中國與新興油氣國家的合作已有所進展。

去年3月,中石油收購埃尼集團全資子公司埃尼東非公司28.57%的股權,間接獲得莫三比克4區塊項目20%的權益,由此開啟了中石油進軍莫三比克油氣之旅。目前,莫三比克4號區塊由埃尼(50%)、中石油(20%)、葡萄牙高浦能源(10%)、韓國天然氣公司(10%)、莫三比克國家石油公司(10%)共同投資。

在與烏干達的油氣合作中,主要是中海油作為作業者、在烏干達的Kingfisher油田項目。事實上,該油田在2006年就已經發現,目前處於待批准階段。近期,烏干達政府與道達爾、中海油達成協議,準備建一座處理能力為3萬桶/天的煉油廠。烏干達政府並不想過快開發已發現油田以避免資源枯竭期的早日到來,投資方則希望加快開發進程,早日達到20萬桶/日的產量。道達爾等投資方已經提出了出口管線的三種備選方案:一是出口管線通往肯雅的蒙巴薩港口,二是通向肯雅的拉姆港,三是通向坦桑尼亞首都累斯薩拉姆港。

在馬達加斯加,目前介入其加油氣業務的中資公司是延長石油。延長石油在馬達加斯加3113油田區塊的勘探工程有一定進展。該公司於2012年對該油田進行勘探,結果顯示綜合異常區面積約有數百平方公里,反映油氣存在的可能性。2013年開展油田區塊二維地質勘探,以進一步分析油氣存在及分佈情況。

       亞洲軍團的進入

從地理位置上看,東非的資源可以通過印度洋直接運往亞洲,東非與亞洲地理上的契合使東非天然氣定位供應亞洲市場,東非大規模的天然氣發現更是極大程度上吸引了亞洲國家石油公司進入東非天然氣深水盆地。

從目前莫三比克、坦桑尼亞和肯雅的區塊所有權來看,馬來西亞、日本、泰國、印度、韓國、中國的國家石油公司先後都擁有了部分天然氣田權益。

較早進入的有馬來西亞國家石油公司(PETRONAS)、日本三井公司。2006年馬來西亞國家石油公司也獲得莫三比克Area3&6區塊90%的權益;日本三井公司2008年就從阿納達科石油公司手中購買了莫三比克Area1的20%權益,該專案獲日本石油天然氣金屬礦物資源機構75%的投資。

印度巴拉特石油公司(Bharat)和Videocon 公司也各占Area1項目 10%的權益,目前印度最大的石油公司印度石油天然氣公司(ONGC)正籌畫收購Area1區塊20%權益。今年 7 月,泰國國家石油公司(PTT)成功收購Cove Energy,因此 Cove Energy 在Area-1專案中 8.5%的權益歸屬 PTT。

國營韓國天然氣公司 (Korean Gas Corp)是全球最大的液化天然氣購買商,也在埃尼獲得重大發現的Area4擁有10%的權益。今年3月,中石油宣佈收購埃尼集團全資子公司埃尼東非公司28.57%的股權,從而間接獲得莫三比克4區塊專案20%的權益,交易對價為42.1億美元,標誌著中國石油(601857,股吧)公司進軍東非天然氣市場邁出第一步。

由於亞洲能源需求旺盛,能源供需缺口逐步擴大,加上核事故發生後天然氣資源的替代,以及澳大利亞和卡塔爾等傳統出口LNG國家價格較高等緣故,亞洲國家石油公司不得不拓展國際視野尋找新的能源進口途徑。

東非蘊藏著大量的天然氣,且價格低廉、運輸便利,極具市場競爭力,自然成為亞洲國家石油公司都競相爭購的目標,殼牌的失敗實屬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本土力量的崛起

東非仍存在地緣政治風險,坦桑尼亞脆弱的政治格局令殼牌受挫。

前面介紹過,殼牌早在2002年就進入了坦桑尼亞,且擁有4個石油區塊的勘探許可證,這些區塊位於坦桑尼亞東北部半自治區桑吉巴島,由於桑吉巴和坦桑尼亞在分享潛在收入一事上出現的僵局而導致勘探作業延遲長達10年之久,從而更堅定了殼牌退出東非勘探市場的決心。

此外東非多數國家長期動盪,索馬里至今仍是無政府地區,而莫三比克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肯雅和索馬里海事分界線仍有爭議,東非海岸海盜猖獗,這些不穩定因素都在對海洋天然氣項目的推進構成潛在風險,也增加了確保安全運營的費用。

東非各國加強本國資源控制,莫三比克資源政策的調整是影響殼牌競購價的重要背景。隨著莫三比克發現大規模天然氣儲量,莫三比克的能源地位迅速上升,政府對資源的控制要求增強。莫三比克政府從去年開始徵求各方意見修改礦業法,並在今年年初宣佈對涉及莫三比克礦產資源的並購交易徵稅。殼牌收購Cove能源時沒有進一步提高收購價格而選擇了放棄,部分受到擔心莫政府徵收並購交易稅率過高的影響。

東非能源開發呈現本土化趨勢,努力減輕油氣產業在科技和收入上對國際石油公司的嚴重依賴。一是通過擴大產量分成合同中本國份額,提高石油外匯收入歸國家所有的比例。莫三比克今年宣佈將通過莫三比克國營石油和天然氣公司,將國家最大持股量由過去的25%提高到40%。

二是加強非洲國家石油公司之間合作,實現互利共贏。今年4月底,阿爾及利亞國家石油公司與莫三比克石油公司簽署了一份諒解備忘錄,根據該備忘錄,後者為前者提供單獨或合作機會介入新的油氣勘探區塊,前者向後者提供業務支援。

雖然殼牌退出了東非天然氣勘探市場,但東非勘探市場的競爭依然激烈。中國石油企業無論與歐美國際石油公司相比,還是與亞洲國家石油公司同行相比,都算進入東非天然氣勘探市場較晚的,需要支付高價以獲得新的開發許可。

東非地區經濟落後、基礎設施匱乏,在激烈的競爭中,可以協助東非本地石油企業發展石油下游項目和建設基礎設施,通過加強對投資國經濟和技術援助,參股本地石油生產商等方式,為獲取油氣資源權益提供更多機會。

與東非的兩條合作路徑

中資企業對東非投資應本著有利於中國與東非乃至整個非洲的油氣貿易、有利於中國企業的跨國經營的基本原則。具體到中國與東非的油氣合作路徑,應該從兩個方面去把握:一是選擇好投資模式,注意風險分擔;二是選擇好投資國家和領域,突出重點。就當前東非油氣產業發展形勢看,無論是上游的勘探開發,還是中游的管道建設以及下游的煉化均需要大量投資,可投資的項目應該不少。考慮到東非地區政治動盪程度比較高,油氣勘探處於起步,許多評價結果還有待進一步核實的現狀,企業在做投資決策時一方面要嚴格選擇,謹慎投資,另一方面要注重風險共擔,與西方石油公司、東道國油公司合資做項目,東非國家對西方國家依賴程度比較高的現實也需要中資企業採取此策略。

就合作的具體領域而言,需要把握好中短期與長期投資的關係,特別需要重視能看得見效益的投資機會。據EIA分析,東非新興油氣國家中莫三比克和坦桑尼亞是最有可能率先實現油氣出口的國家,具體時間是2018年前後。我國的天然氣需求當前正處於快速增長階段,目前的對外依存度已經超過30%,進口天然氣主要來自中亞管道氣和LNG,其中LNG主要進口自卡塔爾、澳大利亞、印尼、馬來西亞等國家,進口集中度相對較高,面臨亞洲溢價影響,來自非洲的氣源比例較低。

東非油氣大發現為中國實現多元化油氣供應提供了理論上的可能。若能爭取到東非的LNG不失為一個好的選擇,有利於中國天然氣進口多元化程度的提升。因此,當前以中國石油(7.350, 0.08, 1.10%)公司成功介入莫三比克、坦桑尼亞油氣田為契機,爭取與這兩國的天然氣貿易機會。目前莫三比克天然氣主要是銷往南非,近期日本電力公司、韓國天然氣公司同莫三比克和在坦桑尼亞從事生產的埃尼公司已有接洽,商談近中期雙方LNG貿易的事情,這些現象需要引起我們的重視。

“硬體”支援促進信任

儘管蘇丹、南蘇丹國內動盪,石油產業的發展遭受了巨大衝擊,但不能因此忽視其在中非油氣合作中的地位。中國需要突破傳統思維,綜合運用政治、經濟等多種手段化解蘇丹國家分裂造成的合作困局,維護和擴大與南北蘇丹的石油合作關係。

具體而言,需要做好與南蘇丹重新進行石油合同談判的思想準備,努力做好現有油氣項目合同的執行,增強蘇丹和南蘇丹對中國企業的信任感,鞏固和發展好在蘇丹、南蘇丹的油氣陣地。同時以蘇丹、南蘇丹石油合作為基礎,發揮輻射功能,以此拓展與東非其他國家特別是新興油氣國家的油氣合作。

中國與蘇丹石油合作比較成功的關鍵因素之一就在於參與程度高,涉及上中下游。對於和東非地區新興國家的油氣合作,也可以借鑒這一模式。投資東非國家基礎設施建設項目,為中國與東非的油氣貿易提供“硬體”支援。

目前,東非油氣產業正處於大發展的前夜,新興油氣國家均十分重視與油氣相關的基礎設施建設,莫三比克、坦桑尼亞加大了LNG工廠和相關設施的建設力度,烏干達和肯雅正在考慮建設跨國管道。肯雅極有可能成為未來東非地區油氣進出口的樞紐。目前肯雅與南蘇丹、埃塞俄比亞、烏干達的跨國管道正處於規劃和建設階段,一旦肯雅與上述國家的管網建設成功,南蘇丹的石油可以通過該管線實現出口,烏干達的石油出口也等於開闢了一條新通道,也不排除烏干達的油氣管道向中非國家延伸的可能。

中國企業若能在此專案中有所參與,對於中國鞏固與南蘇丹的石油貿易、開闢與烏干達乃至中非國家新的貿易管道將起到積極的促進作用。因此,對於肯雅的基礎設施投資項目應保持重點關注,在合適的時機可以考慮投資參股。

根據中國新聞網、中國能源報、新浪網、《能源》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來源:華發網中文版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東非油氣行業大有可為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