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西亞北非的石油——世界經濟的發動機

西亞北非的石油——世界經濟的發動機

       國際能源署首席經濟學家法蒂赫比羅爾博士稱,今後10年,全球石油產量90%以上的增長將來自西亞北非地區。如果相關投資不及時到位,石油供應將出現重大風險,石油價格將大幅上漲。此言一出,該地區的石油投資問題就再次成為人們的關注熱點。

西亞北非地區石油儲量巨大。英國石油公司2011年世界能源統計報告發佈的數字顯示,截至2010年底,西亞北非地區已探明石油儲量約占全球總量的60%,產量約占全球總產量的36%。且該地區石油油質好、油層淺、易開採,大部分產油國地理位置優越,運輸方便。作為“一帶一路”沿線輻射的重要區域,該地區亦成為中國企業投資的熱點區域,石油貿易及上下游相關產業投資是雙方合作的重點領域。然而,這一地區歷來宗教民族矛盾突出、地緣政治敏感導致軍事衝突不斷,政治風險突出。為此,如何在政治風雲變幻中把握好機遇考量著投資該地區中國企業的能力和智慧。

資源領域合作前景廣闊

西亞北非是全球最為重要的油氣資源產地,全球石油淨出口量排名前十的國家,西亞北非國家就占了一半。而中國石油(601857)進口需求快速上升,目前已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原油進口國。因此,中債資信評估有限責任公司認為,中國與西亞北非產油國在石油貿易,石油勘探、開採、煉化等領域具有廣闊的合作前景。目前,中國從西亞北非地區石油進口量已超過總進口量的52%,在伊朗、沙特、伊拉克等國投資了大量的油田和石油煉化廠。

       西亞的石油主要是以波斯灣為中心,形成一條巨大的石油帶,從儲量上看,約占世界的一半以上,石油產量占世界總量的四分之一,而且目前世界其他許多產油地資源已呈現枯竭狀態,而西亞的石油可采儲量年限要比世界各地平均水準多44年。因此有人將西亞比喻為世界經濟的發動機。

同時,部分國家基建相對落後,基建領域存在一定合作空間。科威特、埃及、伊朗等國基建相對落後,其基礎設施建設水準遠低於經濟發展水準相近的“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存在一定的基建需求。然而,由於西亞北非國家距中國較遠,且大部分國家未處於現階段設施聯通需要優先打通的關鍵交通節點上,因而雙方在基建領域的合作空間相對有限。

西亞北非的石油——世界經濟的發動機

中債資信還認為,以沙特、阿聯酋為代表的產油國資金充裕,且存在較強烈的投資需求。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基礎設施建設面臨巨額資金缺口,未來雙方可考慮在“一帶一路”基建融資方面開展合作。

      西亞北非石油投資

       國際資本很早以前就瞄準了西亞北非地區。冷戰結束之初,美國獨霸西亞石油,其多家石油公司在西亞大量投資。歐盟、日本和俄羅斯等國不甘落後,積極拓展對西亞石油投資,成果顯著。伊拉克戰爭結束後,美、英石油公司率先奪得伊拉克的石油開發先機,美國對西亞石油支配權的壟斷達到新的高度。21世紀以來,新興市場國家發展勢頭強勁,也開始大力投資西亞石油,並獲得了一定市場份額。但以美國為主的西方發達國家的石油公司,在石油投資競爭中展現了資金、技術和管理等方面的明顯優勢。

除外部投資外,隨著近年來西亞北非產油國經濟的快速發展,石油財富的累積,這些國家自己的石油公司實力逐漸壯大,不僅投資本國石油專案,而且在其他地區的石油招標專案中與國際石油巨頭分庭抗禮,在國際競爭中展現出了靈活性和競爭力。

西亞北非在國際石油版圖上的重要性註定了其對石油投資的巨大吸引力,但該地區的不穩定性成為石油投資的障礙。持續不斷的政局動盪使西亞北非國家的投資環境惡化,生產經營受到嚴重影響,外國石油公司紛紛撤離該地區,資本流入停頓。未來較長時間內,該地區石油產業吸引外資將受到影響。據2011年10月阿拉伯石油投資公司發佈的報告,受地區局勢影響,伊朗未來5年能源投資額僅580億美元,卡塔爾、埃及、利比亞、敘利亞、突尼斯、葉門、巴林等國的能源投資額也將大幅下降。

國際能源署稱,如果西亞北非的油氣投資有1/3被拖延,油價就會被推高至每桶150美元。西亞北非的石油投資可能由於多種原因遭到延誤,投入的減少必然會引起石油產量的減少,進而引發油價上漲。但國際能源署所假設的現象很難出現。一方面現代經濟發展模式對石油消耗巨大,國際石油市場需求強勁,全球石油儲量漸少,油價逐步走高成為一個必然的趨勢,石油公司利潤也會維持在較高水準,這樣的市場形勢決定了對石油的投資一般而言不會大幅減少;另一方面隨著西亞北非經濟的不斷增長,石油財富的累積,該地區國家的石油公司自身投資能力不斷增強,將有能力在一定時期內消化外部投資減少所產生的影響。

政治風險防控必須強化

日產31萬桶油的Baiji石油精煉廠是伊拉克最大煉油廠,其曾於2014年6月18日被IS武裝份子攻擊隨後佔領。在巴格達北部激戰一夜之後,伊拉克安全部隊將IS武裝驅逐出廠。此類衝突對企業及地區經濟造成破壞和影響在西亞北非地區實屬司空見慣。

西亞北非地區可謂全球政治局勢最為複雜、政治風險最為突出的地區之一。宗教、民族矛盾突出以及地緣政治敏感導致西亞北非地區政局動盪、軍事衝突頻發。首先,西亞北非地區民族、宗教問題複雜、歷史積怨深重,構成了局勢動盪的基礎。目前,西亞北非地區面臨著巴以民族衝突、遜尼派與什葉派宗教衝突、世俗政權與宗教力量對立、宗教極端勢力、恐怖主義等多重問題,區域政治風險極高。此外,西亞北非地區地緣政治敏感,區域內大國與外部勢力的干預使得西亞北非局勢更加複雜化。巴以問題的久拖不決,埃及、伊拉克乃至阿富汗局勢的動盪,以及近期葉門內部武裝衝突,都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外部力量的影響。

埃及身後是幅員遼闊的非洲大地,是中國重要的合作物件,也是“一帶一路”向外輻射的重要潛在地區。然而,非洲地區發展水準差別很大,戰亂頻仍,政府控制力差,西方各勢力在此角逐,甚至還吸引了中東的極端組織前來招兵買馬。

此外,雖然西非地區國家在石化、鋼鐵等行業對外國直接投資有優惠政策,但該地區水資源匱乏、基礎設施缺乏,部分國家的貨幣與人民幣不能直接兌換、外匯無法自由出入,金融體系尚未融入全球金融體系的國家,存在巨大的金融風險。

預防風險見招拆招

德勤中國指出,從風險識別的角度來看,專案所在國的國家風險和政治風險是在發展中國家進行項目投資、開發、建設和運營時的最大風險之一。在其執行的非洲某國家的輕軌專案案例中,由於批准專案進行的當權政府在專案進行到建設期時被新的政權推翻,且新政權不支持該項目的進行,作為“設計—採購—建設”承包商(EPC承包商)的中資機構業主在專案前期投入大量人力財力調研後,被迫擱淺該項目。

為此,德勤主張:對於國家風險和政治風險,必須有對此項風險的擔保,否則專案業主將面臨的風險不言而喻。再者,若無國家風險和政治風險的擔保或保險,無論是中資還是國際銀行都不可能提供項目融資貸款,除非業主願意且有能力承擔全部風險,這在實踐中亦不多見。實踐中,走出去投資的企業可以運用出口信貸機構的政治風險擔保服務,例如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和多邊投資擔保機構(MultilateralInvestmentGuaranteeAgency,MIGA)。這些機構可提供以下四種風險的擔保:匯兌限制、徵收、戰爭與政治暴亂、政府違約。值得注意的是,這些機構可能要求專案所在國政府提供反擔保。中信保還可提供股權保險和債權保險。

此外,德勤還建議,針對其他不可抗力事件,專案合同條款中,應對不可抗力事件對專案公司履約能力和財務狀況的影響進行設置,如照付不議合同應保證購買方繼續支付費用,涵蓋所有的固定成本以及不可抗力引起的額外融資及利率掉期成本等,必要時應當聘請保險顧問設置保險方案、範圍、條件及保費定價。此外,企業還須格外注意當地勞工政策和環境、輿論引導,避免非政府組織對專案造成負面影響。

根據國際商報、人民日報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來源:華發網中文版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西亞北非的石油——世界經濟的發動機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