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國企也搭上“互聯網+”的“客船”

國企也搭上“互聯網+”的“客船”

2015年政府工作報告讓“互聯網+”這個詞迅速躥紅,各行各業熱議“互聯網+”。不久前,作為央企的國機集團下屬國機汽車在“互聯網+汽車貿易服務”領域趕了一次“時髦”。

中進名車是國機汽車在改革創新、邁向“互聯網+”時代探索前行的“偵察兵”。日前,中進名車舉行“互聯網+”戰略合作夥伴簽約儀式,旗下“車幫邦”及“愛名車”兩款汽車互聯網產品同時問世。

“中進名車是個小公司,‘互聯網+’是個大課題。”中進名車董事長李賜犁表示,“雖然我們聲音微弱,但在互聯網+這個大風口上,我們敢於發聲,證明我們在思考、在行動、在努力。”

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制定“互聯網+”行動計劃,推動移動互聯網、雲計算、大數據、物聯網等與現代制造業結合,促進電子商務、工業互聯網和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引導互聯網企業拓展國際市場。

在這樣的重要節點上,作為國民經濟發展支柱的國企如何不缺席、不缺位,如何創新運用“互聯網+”思維有所作為,尤為引人關注。國企如何插上“互聯網+”的翅膀,這需要主動轉型的勇氣,需要認清風險、防控風險的智慧,更需要國企內部上下一心的執行力。

提起國企長虹集團的董事長趙勇,他在業內如今有了一個新稱號:趙布斯。這不僅是因為他在新品發布會上喜歡穿T恤,更源於他管理下的長虹集團正將“擁抱互聯網”內化為發展的行動力。

首款三網融合智能電視CHiQ電視、能識別兒童有沒有踢被子而智能調節溫度的空調、能監測食物保質期和新鮮度的雲圖像識別智能冰箱……自去年以來,長虹集團新產品不斷問世,讓外界對這家老牌家電國企刮目相看。而這些產品的“操盤手”,是一個由“80”後主打的研發團隊。

年輕人和新產品,趙勇理解的“互聯網+”,更注重其與企業優勢的結合,為我所用。長虹的這種優勢,主要體現在傳統硬件制造、網絡信息服務等方面,這讓其在探索智能化、互聯網化和協同化的轉型上走得更加平穩。

國企也搭上“互聯網+”的“客船”

當然,也有在互聯網轉型方面走得另類的國企,格力集團就是其中一個。

隨著消費者消費習慣的變化,格力集團也在尋求用“互聯網+”尋找消費痛點,提供個性化服務。無論是高調進入被譽為互聯網入口的智能手機,董明珠親自出鏡擔任顏值擔當;還是聯手電商京東,向更多的農村網點滲透,格力近年來在互聯網領域不斷掀起風浪。

需要指出的是,格力對互聯網的擁護看似激情,在實際布局上卻顯得相當謹慎。董明珠不止一次在公開講話中闡明互聯網的“工具性”地位。她曾說,“我認為互聯網就是一個工具,沒有實體經濟,工具有什么用?”

因此,格力面對互聯網時,更多地將其運用在構建智能家居生態系統上。按照董明珠的說法,根據這個主系統,格力才研發了基於互動平台功能的智能手機。

當前,“互聯網+”正在重塑經濟社會發展新形態、新業態,越來越多的國企意識到,國企改革不僅要在科技創新上發力,更要在制度創新、管理創新和模式創新上做文章。

互聯網思維本質是互動、聯接、開放。對於大多數國企來說,就是要用互聯網思維改變一些傳統的、阻礙企業發展的體制機制,重構企業的產業空間和業態布局,最終實現融合發展。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相關的實踐已經取得了一些成效。一些傳統鋼鐵國企,通過“觸網”,和深諳互聯網經營的民營資本建立合資公司,擴大了自身的市場份額。一些出版傳媒國企,通過業態創新,能小則小,能大則大,小的有特色,大的形成以現代大型書城為主力業態的文化消費綜合體,以大融合實現了大跨越。

但是,要想讓互聯網思維真正發揮最大效能,仍需有幾點工作要做。

例如,如何以資產證券化為重點,推進國企股權的多元化。目前來看,一些傳統國企,還未充分利用互聯網金融、資本市場等手段,推進國企增資擴股和資產整合。下一步,應鼓勵這些國企引入戰略投資者,積極探索國有企業改制上市、資產並購。

例如,相關國企還應以智能互聯等新產業、新技術為重點,積極拓展自身發展空間。在上海,國資委系統八成以上的國有資本,集中在和互聯網思維息息相關的戰略性新興產業、先進制造業和現代服務業。在重慶,八成以上的國有資本集中在先進裝備制造業。在天津,國有資本正向現代制造業、現代物流、金融等現代服務業集中。天津提出,到2017年,九成的國有資本要集中在這些重要行業。可見,“互聯網+”正在對全國的相關國有企業進行整個生產領域、流通領域和銷售領域的深度融合和改造。

例如,國企還應探索高效的管理體系,以適應“互聯網+”帶來的變革。上海對此提出了市場化選聘、契約化管理;江西則提出分層管理、任期管理;山西提出董事會管理,經理層選聘……這些都是將管理和運營分開的積極嘗試。

“互聯網+”帶來的另一個重要沖擊,是需要央企“放低姿態”。李賜犁的體會是,一些央企遠離商業競爭的生存環境,導致了其市場角色模糊的現狀。“作為競爭性企業,必須具備超前的服務意識和市場嗅覺。”他說。

“這需要我們作出改變。比如通過活動打造‘親切’形象;搭建交流平台,讓網友吐槽買車的樂趣和悲催經曆,鼓勵大家在網上曬出真實油耗和價格。撕下‘央企’的標簽後,還是要靠價格紅利和服務吸引用戶。”他說。

李賜犁認為,“當前中國汽車產業中面臨的供求失衡、庫存高企、利潤下滑等一系列問題,並非‘互聯網+’短時間內能解決的。但行業中存在的信息壟斷、服務壟斷、價格壟斷等不科學、不合理的環節,為‘互聯網+’提供了用武之地。”

“未來,‘互聯網+’會帶來很多新的模式、機遇、挑戰。面對真刀真槍的商業碰撞,用戶的選擇將直接決定誰輸誰贏。”他說,“終極目標還是借助‘互聯網+’的力量,打破目前汽車貿易服務行業板結的利益格局,為市場利潤的重新劃分提供可能,使得產業鏈上各個環節的利潤分配更加合理,也使得消費者的利益得到最大的保證。這也是互聯網對各行業帶來的契機。”

據了解,中進名車在“互聯網+汽車貿易服務”領域的探索只是央企“觸電”、“混搭”互聯網的一個樣本。很多央企大集團已從更高層面開始“互聯網+”的戰略布局。

日前,中國石油與騰訊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協,這意味著,老牌傳統油企巨頭也開始積極嫁接“互聯網+油氣產業”。中國石油副總經理喻寶才表示,企業要創新商業模式,來適應和引領消費模式變革,油品銷售業務亟須利用互聯網來促進轉型升級。

隨著移動互聯網的迅速發展,微信、微博、滴滴打車等新型業態迅速崛起,運營商目前的角色越來越尷尬。

中國聯通董事長常小兵曾表示:消費者越來越多的參與到生產、消費的全過程中。從發展影響看,智慧互聯正在成為推動智慧發展,轉型升級社會進步的重要驅動力量。

有數據顯示,中國移動的短信發送量及收入自2011年首次出現下降後,呈逐年擴大趨勢,這其間微信等免費工具則大行其道,突飛猛進。這表明,不知不覺中,運營商原有的利益格局已被互聯網思維“蠶食”。

李克強總理數次強調,站在“互聯網+”的“風口”上,順勢而為,會使中國經濟飛起來。傳統央企究竟是插上“互聯網+”的翅膀起飛,還是被超越顛覆,已成為大市場經濟大潮中競爭型央企要跨越的一道道欄杆。

根據人民日報海外版、《 中國青年報 》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引進來 » 國企也搭上“互聯網+”的“客船”

讃 (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