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印度經濟總量超越中國”僅僅是一種願景

“印度經濟總量超越中國”僅僅是一種願景

在伊朗遭受西方制裁的這數年間,印度成為了伊朗石油的重要客戶。在此期間,印度的從伊朗進口石油量約為20萬桶/日,占伊朗出口石油的20%。

在西咨詢薇-信:JAM4026方各國與伊朗達成核協議之後,印度煉廠也與伊朗達成了新的購油協議,加大了伊朗石油進口量。而向印度出口量的大增對於伊朗政府來說,也是重奪油市份額的重要一步。

2016年3月,印度埃薩石油公司(EssarOil)成為了伊朗原油最大的買家,而印咨詢薇-信:JAM4026度的芒格洛爾煉油及石化有限公司(MRPL)則是第二大買家。此外,印度信實石油有限公司時隔六年後也再次購買伊朗凝析油。

根據伊朗石油部發布的報告,2016年前三個月,同比增加50萬桶/日。目前,而在今年2月份時,伊朗僅排行第六。

隨著印度經濟的崛起,各大產油國也加強了對其市場的競爭。此前,俄羅斯總統普京稱准備將俄羅斯國有石油公司(Rosneft)的部分股份出售給中國和印度,而印度石油部長普拉丹(DharmendraPradhan)也表示不排除考慮和中國聯手收購這些股份。

根據國際能源署(IEA)的預測,印度今年將取代日本成為亞洲第二大石油消費國、世界上第三大石油消費國(僅次於美國和中國之後)。印度今年30萬桶/天的的石油需求增長量將占全球石油需求增長總量的1/4,與中國的石油需求增長量持平。

印度副財長賈揚特·辛哈(Jayant Sinha)最近大聲宣稱:“用不了多久,印度就將在增長和發展方面把中國甩在身後。”

在印度新近的增長數據背書之下,這個觀點博得了不少人的贊同。

“印度經濟總量超越中國”僅僅是一種願景

不過,速度不能說明一切。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世界發展研究所研究員丁一凡近日接受媒體采訪時分析說,盡管印度經濟在增長率上超過中國是完全可能,但總體來說,印度的經濟增長率和中國的經濟增長率是不可比的,“就像中國在二三十年前和美國比一樣”。

印度中央統計局(Central StatisticsOffice)數據顯示,2015年第四季度,印度GDP同比增長7.3%,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計,2016年和2017年,印度經濟增長率均為7.5%,高於中國。

作為一個巨大的石油進口國,印度在石油價格大幅度下跌的行情中受益良多:經常項目赤字業已收縮;盧比價格堅挺;股市日趨興旺。

本屆印度政府接手時,這個國家的經濟遠沒有如此樂觀。急劇的通貨膨脹和巨額財政赤字令當局頭疼不已。多年來,印度的通貨膨脹率高於10%,但在2015年,它降低了一半—石油價格下跌,令印度的通脹率已從2013年的逾10%下降至約5%。

據公開報道,印度中央政府的財政赤字預計將從2013-2014財年(2013年4月-2014年3月)相當於GDP的4.5%,下降至2015-2016財年的3.5%。印度經濟在2012-2013財年僅增長5.3%。印度財政部最新的經濟調查報告預計,盡管存在下行風險,明年經濟增速將處於7%-7.75%之間。

在全球經濟增長乏力、作為發動機的新興經濟體們也遭遇各種增長問題的當下,這份成績單相當亮眼。

根據牛津能源研究所發布的報告,2015年印度石油需求增長30萬桶/天,是過去10年平均增速兩倍。—甚至有觀點認為,印度或將取代中國成為世界石油需求增長的中心。

調查數據顯示,印度如此高速的增長很有希望持續很長一段時間。IMF的數據顯示,印度人均GDP(按購買力平價算)只有美國水平的11%,而中國為美國的25%。這預示著巨大的快速增長追趕空間。

在如此形勢之下,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直接在近期表態說:加倍努力把印度打造成一個可以媲美中國的世界制造中心。

同時,不少觀點也認為,印度如此高的GDP增長數據,其可信度存疑。2015年初,印度政府宣布調整GDP統計方式,未來將以市場價格而非要素價格作為衡量GDP增長的基准,將基准年從2004-2005年切換至2011-2012年—統計方式的改變使得GDP增長數字瞬間煥然一新:2014財年的GDP增長數字從原來的增長4.7%上調至6.9%。

當然,“印度經濟總量超越中國”僅僅是一種願景。英國《金融時報》就認為,按名義價值計算,印度的產出僅為中國的1/5,GDP僅占全球的2.5%,而中國占比高達13.5%。如果中國以每年5%的速度增長,就可以在不到4年時間裏,增添一個印度規模大小的經濟體。

“印度經濟總量超越中國”僅僅是一種願景

和中國相比,可以看出印度正處於人口紅利的起步期—巨大的蛋糕正等待開發,同時在快速增大。

2010年,印度的“原始生育率”,即“每1000人中年新生嬰兒誕生並存活的數量”,為23‰,而同一年,中國為12‰。盡管在同一年,印度每1000個孩童中5歲以前夭折的數目為66人,而中國僅為19人,但多生愛生的印度人顯然為國家經濟貢獻了巨大的內需和勞動力。

豐富的勞動力資源幫助印度一直站在全球勞動力成本最低國家的前列,這也成為印度發展制造業的主要優勢。

2014年9月25日,莫迪推出“印度制造”計劃(Make in IndiaCampaign),希望將制造業占GDP的比重從當時的15%提升至25%,並為每年進入印度勞動力市場的逾1200萬年輕人創造就業機會。目前,印度的人口結構呈金字塔狀,年齡在35歲以下的人口數量將近8億,占印度總人口的65%左右,25歲以下的年輕人則占到全國人口的一半以上。但即便根據官方數據,印度的勞動人口中也只有6%受到正式雇傭,原因很簡單:文盲太多。

根據2010年的數據,印度成人識字率(15歲以上)為63%,而中國則在數十年的基礎教育普及之下,達到了94%。—印度飽受詬病的一點是,重視高等教育,卻沒有對基礎教育給予足夠的投入和支持。

工業也相似,印度基礎工業薄弱,制造業僅占GDP的15%,尚不及中國的一半。而且基礎教育的滯後,導致印度不可能在短期內像中國一樣為工業提供大量的產業工人。

印度在某些高科技制造行業具有優勢。福特(Ford)、現代(Hyundai)等跨國公司都在該國經營著世界最先進的工廠,工廠裏配備了大量機器人。許多跨國汽車制造商把印度視為一個重要的出口基地。但印度在服裝和電子產品等低技能、勞動密集型的產業上比較遜色,這引起了擔憂,因為到2030年前,印度每年必須創造出1200萬個新工作崗位,才能滿足即將到來的人口激增大潮所帶來的就業需求。

據《經濟學人》報道,印度經濟被寄予厚望的真正原因在於將來會進行更多改革。去年5月,憑借其改善經濟治理的承諾,莫迪的印度人民黨(BJP)以較大優勢贏得選舉。

但印度需要更大膽的改革,對工業和服務業發展至關重要的要素市場進行疏通:即土地、電力和勞動力市場。

對於印度政府來說,改革困難重重。

“印度經濟總量超越中國”僅僅是一種願景

印度政府並不像其他大國一樣強勢。它以總理辦公室為核心,更注重管理,而非市場;更注重項目,而非政策。印度政府沒有表現出重組效率低下的公共壟斷部門的決心—印度政府繼續斥巨資進行低效的補貼,而議會上院,仍然在阻撓政府執行政策所需要的立法。

銀行業則是阻礙印度進行基礎投資的重要因素。國有銀行在失敗的基礎設施建設項目上過度放貸,而銀行體系內累積的整體壞賬正阻礙著新貸款的發放。

對土地征用法律進行改革是莫迪作為總理的標志性項目之一。但修訂法律以及引入增值性“商品及服務稅”(GST)的議案,去年夏天在腐敗醜聞纏身、打亂立法議程的議會會期中擱淺。考慮到企業無法在勞動力密集地區附近建設大型工廠,印度推動制造業發展的努力可能會以提供較少就業的資本密集型項目為主。

印度財政部長阿倫路賈伊特利今年2月向議會提交年度經濟調查報告稱,預計始於4月1日的印度新財年經濟增速為7%-7.75%,提示了對印度經濟增速放緩的預期。

經合組織(OECD)發展研究中心首席專家、瑞士巴塞爾大學國際經濟學教授赫爾穆特·賴森(HelmutReisen)則說,要是中國經濟發展得不好,印度也很難富起來。“次大陸的經濟增長有不小的部分是由中國推動的。”

根據時代周報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印度經濟總量超越中國”僅僅是一種願景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