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中企海外並購:一邊是海水,一邊是火焰

中企海外並購:一邊是海水,一邊是火焰

一邊是海水,一邊是火焰。

2016年上半年,中國投資方共發起413宗海外並購,涉及資金高達1286.29億美元(路透社統計數據為1211億美元)。其中,值得關注的特征有:股權並購主導市場、TMT行業最為熱門、美國的標的最受青睞、非國企和上市企業參與的交易多,且買方多為北上港三地企業。

從過去幾年中企海外收購行業分布來看,中國資本同時也在向全球價值鏈上遊攀升。過去5年,礦產和能源在中國並購中所占的比重從47%下降到10.5%,同時,科技、媒體和電信(TMT),汽車和運輸,金融服務三大行業占據海外並購前三位,比去年同期分別增長163%,128%和101%。

從過去幾年的並購行業變化可以看出,中企投資目標已經轉向獲取先進技術和營銷網絡等高附加值要素,著眼於將海外技術、品牌和高端人才引入中國並增強在國際市場上的競爭力。安永在4月14日發布的《中國海外投資展望2016》報告中預測,未來消費品、科技和服務業等行業的並購將出現大幅增長。

中企海外並購:一邊是海水,一邊是火焰

基於產業升級的目標,中企在發達國家加速布局,發達國家良好的投資環境以及技術、市場、品牌等優勢正契合中國企業對產業鏈上遊要素與日俱增的要求。Dealogic數據顯示,美國是中國外向並購最集中的目標國,2016一季度已公告43筆對美並購,總計252億美元,已比2015年創下的全年紀錄(163億美元)高出55%,史上中國對美並購的前六大交易中有四筆是在2016年一季度公告的。

安永中國海外投資業務部全球主管周昭媚女士表示,2011至2015年間,中企對歐洲、北美企業的並購分別增長了137%和98%,而對非洲和南美洲等以資源為主的發展中地區的並購分別大幅下調87%和81%。其中,2015年中國對美國非金融類直接投資大幅增長60.1%,達到創紀錄的83.9億美元。同時,“一帶一路”戰略也對中企在亞洲國家的布局帶來新機遇。

不過,當下中企海外並購的成功率還是要低於美國、日本、加拿大、德國等買家。今年3月,安邦保險撤回了其對喜達屋142億美元(不含債務)的現金要約收購,這是中國外向並購史上的第二大撤銷交易,僅次於中海油於2005年8月撤回的對優尼科185億美元的收購。截至2016年一季度,中國外向並購中已撤銷的交易總計327筆,合計價值達1440億美元。采礦是撤銷交易最集中的行業,已有119筆收購最終撤銷,總價值達359億美元。澳大利亞是中國外向並購撤銷交易最集中的目標國,共93筆交易,合323億美元。

中企海外並購:一邊是海水,一邊是火焰

然而,在多個集團最近在關鍵節點退出競購談判之後,人們對中國企業進一步推動並購交易活動的信心已經減弱,甚至懷疑中國企業海外並購熱情不佳維持很久。

其中,兩起放棄並購的交易最為引人注目。一是今年3月安邦保險對喜達屋酒店及度假村集團140億美元的競購;二是最近中聯重科放棄對美國起重機制造商特雷克斯(Terex)34億美元的競購。

值得注意的是,兩起競購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那就是都想通過“抬價”從國外企業手中橫刀奪愛。前者是想從已經談得差不多的萬豪國際集團手中將喜達屋“搶”過來,後者則是試圖從基本談妥的芬蘭科尼集團(Konecranes)手中橫插一杠。如果收購的信心堅定,不出現半途而廢的現象,到也無所謂。市場並購,玩得就是心跳。但是,半途而廢,就難免會讓人產生缺乏誠心的感覺了。

中企海外並購:一邊是海水,一邊是火焰

事實也是如此,中國部分企業在海外並購問題上,確實顯得有點過於高調、過於張揚。其實,並購是一門藝術,國際上著名的投資機構以及最成功的並購案例,都是非常低調、內斂的,是有點悄無聲息的。真正的“高調”,都是在並購成功後的對外宣布上。尤其是涉及“奪人所愛”的並購,更會把工作做得極其隱秘、極其低調,在沒有正式對外宣布前,外界幾乎不可能知道有一樁並購交易即將發生。

然而,中國企業在並購過程中,卻往往會出現人未到聲先到或者聲到人未到的現象,把個並購口號喊得高高的。特別是外企在並購時高度保密的“橫刀奪愛”項目,更表現得極其高調,如安邦競價喜來屋項目,就是最典型的案例。結果,給了自己一記響亮的耳光。

中企海外並購:一邊是海水,一邊是火焰

殊不知,中國企業的海外並購之路才剛剛開始,很多方面都還缺乏經驗。如果過於高調、張揚,確實不利於中國企業的並購。更重要的,一旦高調並購的項目成功率低,就會造成外界對中國企業並購誠意與能力產生懷疑,會對中國企業參與並購失去信心,甚至不願被中國企業並購。如今年2月總部駐美國的飛兆半導體就拒絕了來自華潤微電子和華創投資的25億美元的收購要約,選擇了開價更低的一家美國集團。因為,他們認為無法確認中國企業能否最終完成並購交易。

我們說,並購並不是一談就能成功的行為。既然是並購,就存在著利益博弈,就需要反複談判。

那么,對有意談判的企業來說,就需要低調一些,而不是談判尚未成功,就高調地放出各種口風。一方面,會無形中給被並購方抬高並購價格提供籌碼,讓對方在與收購方的談判中居於有利地位;另一方面,一旦並購不成功,尤其是中途退出,會給企業的市場形象帶來極為不利的影響。安邦和中聯的中途退出,毫無疑問會給兩家企業今後的國際並購工作帶來很不利的影響,很多企業可能不會再與兩家企業商談並購工作。更重要的,他們的中途退出行為,已經對其他中企的海外並購帶來了傷害。

由於一些中企在海外並購問題上的過於高調和隨心所欲,也在一定程度上引起了相關國家政府監管機構的重視,引發了他們對中資企業收購誠意和成功率的擔憂。

因此,在審批中資企業並購的項目時,會更加謹慎、更加嚴厲,從而,影響中資企業的海外並購工作。要知道,相關國家原本就對中國企業參與海外並購有這樣那樣的想法,有各種防備心理,就試圖阻止中國企業實施海外並購。如果我們再不規范好自己的行為,再頻繁地高調介入並購又高調中途退出,就不可避免地會影響和損害中國企業的國際形象,就會無形中增加中國企業的海外並購難度。

中企海外並購:一邊是海水,一邊是火焰

有分析認為,人民幣貶值預期是一季度中企千億海外並購的背後推手。雖然第一季度人民幣兌美元共上揚1%至3個半月新高,但貶值的預期並沒有消失。在一項彭博的調查中,一些策略師發現人民幣兌美元彙率很可能在今年年底下跌3.3%。在人民幣貶值的預期下,多元化配置海外資產成為中企對沖貨幣風險的優先選擇。

鄧普頓新興市場集團主席Mark·Mobius近日表示,“很多中國人都說人民幣兌美元會貶值,所以他們紛紛將錢取出並投入到美元資產的投資上。毫無疑問,中國企業都想成為世界一流,這也是為什么海外並購看起來很有道理。”

安永分析認為,此輪對外投資熱潮是由中國企業轉型升級、提高競爭力的內在需求推動,預計今年中國海外投資有望持續10%以上的高速發展,未來五年仍將保持迅猛勢頭。無疑,對很多制造業中企來說,海外並購是他們從“中國制造”升級為“中國智造”的捷徑之一。

同時,中國政府也在積極完善對外投資戰略布局,提供財政、金融等配套支持,搭建合作平台,引導和推動企業“走出去”。安永認為,未來數年,在頂層設計的指引和推動下,中國對外投資將由企業零散投資進入由政府推動、大規模構建跨國產業體系的2.0時代。

中企海外並購:一邊是海水,一邊是火焰

根據中國網、經濟觀察報、晨哨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中企海外並購:一邊是海水,一邊是火焰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