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作為“進入中國的橋梁”,香港仍大有可為

作為“進入中國的橋梁”,香港仍大有可為

香港中華總商會會長楊釗日前表示,國家發展一日千裏,香港與國家的命運緊密相連,今天的繁榮來之不易,大家都要珍惜和共同維護,一如既往齊心協力,積極支持特區政府施政,集中力量發展經濟、改善民生。

“香港工商界同胞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67周年籌備委員會”舉行成立大會,大會推舉楊釗擔任執行主席。楊釗發言時表示,香港回歸祖國19年來,在“一國兩制”方針下,香港繼續保持原有的社會制度和生活方式不變。香港有“一國”和“兩制”的雙重優勢,國家實力提升,香港的優勢更為明顯。

楊釗指出,香港可配合國家全面開展“十三五”規劃和“一帶一路”戰略,發揮優勢,展開民間交流,在“一帶一路”的進程中,率先做到民心相通,既為香港經濟注入新動力,也為香港工商界迎來龐大的商機。

楊釗表示,在國家不同發展階段,香港都可充分利用人才、資金、專業服務等優勢發揮作用,既為國家作出貢獻,也改善港人的生活。

當天,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副主任殷曉靜也應邀出席會議。她在致辭中充分肯定香港工商界為推動國家建設發展、維護香港繁榮穩定所做出的重要貢獻。

她指出,當前,國家和香港發展面臨新形勢、新機遇。希望香港工商界進一步找准“國家所需、香港所長”的結合點,在國家實施“走出去”、“一帶一路”、自由貿易區、供給側改革等重大戰略中,不斷做出新貢獻;進一步利用好香港在人才、信息、網絡等方面的既有優勢,深入挖掘新的經濟增長點,全力推動科技創新、創意產業和新興行業發展。

隨著外資進入中國市場難度減弱,香港作為“進入中國的橋梁”的地位受到威脅。但是,香港依然有很大的優勢。

作為地處大國邊緣的彈丸之地,香港在中國的發展過程中發揮了與其規模並不相稱的極大作用。150多年來——其中多數時間裏香港是隸屬大英帝國的一個轉口港——這座商港充當著西方進入中國的通道,同時也是一座商品與服務交換、思想交流的港口。

作為“進入中國的橋梁”,香港仍大有可為

然而,香港作為“進入中國的橋梁”的地位開始受到了威脅。如今中國內地企業可以在境內融資,而外國投資者要在中國內地直接投資也比以前容易多了,盡管與投資西方大部分地區相比,在中國投資進度更慢、風險更大,限制也更多。中國在上海和深圳設立的自貿區為外國投資提供了機會;人民幣越來越多地被用作貿易結算貨幣;再加上近年來啟動的“滬通”,這些都促進了中國與世界其他地區的聯系,包括直接聯系以及通過香港的間接聯系。

看到這些變化,人們不由得產生疑問:未來香港還能繼續扮演中國與世界其他地區的金融中介角色嗎?與此同時,亞太地區的新加坡等其他城市也對香港構成了挑戰。

但香港投資人、企業治理維權人士戴維韋布(DavidWebb)堅稱,香港仍擁有極大優勢。“香港區別於競爭對手的一個地方是,它是中國的一部分,”他說,“香港有大批律師能講流利的普通話,他們熟知中國內地的商業慣例。”

專家們表示,除非中國內地改善法律披露規則和會計實務,並大力發展專業法律服務行業,香港的主導地位才可能被削弱。“香港是一個經驗的中心,擁有與交易和產品相關的豐富專業知識,人們觀念多元,具備真知灼見。你在許多其他地方都看不到這種獨特的組合,”年利達律師事務所(Linklaters)駐香港的資本市場合夥人HwangHwa Sim說,“人們幾乎擁有所有知識,他們知道什么事是有可能做到的。法律專業人士要明白是什么使得香港獨一無二。”

然而有一件事卻表明,中國正開始減少依賴香港作為中間媒介,那就是韓國ZF於去年12月發行了30億元人民幣(合4.6億美元)的“熊貓債券”,熊貓債券是一種由境外機構在中國發行的人民幣債券。

這是首只在中國在岸市場發行的以人民幣計價的非中國主權債券——悄悄搶在了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BC省)前面,後者也緊跟著發行了規模相近的熊貓債券。

多家律所參與了發行事務。韓國太平洋(601099)律師事務所(Bae, Kim & Lee)為韓國ZF提供了建議,還有金杜律師事務所(King& Wood Mallesons)也是。安理律師事務所(Allen &Overy)為發行方彙豐(HSBC)和中銀香港提供了服務。安理委婉地指出,“國際銀行間債券市場和中國銀行(601988)間債券市場在債券發行的實踐和程序方面存在相當大的差異”。

“以前在這方面還沒有先例。這是一項非常冒險的任務,”韓國太平洋律師事務所負責這項交易的首席合夥人Eui JongChung說。“此外還存在時間問題。交易涉及到三種語言——中文、韓語以及溝通中使用的英語——所以,及時使翻譯文本獲批是有挑戰的。”Eui JongChung認為,這次發行給韓國銀行業樹立了一個先例。

中歐國際交易所(Ceinex)的設立是中國減少依賴香港的另一個跡象。該所設在德國的法蘭克福,交易多種以人民幣計價的金融工具。該所由多家交易所共同出資設立,包括上海證券交易所——金杜律師事務所為其提供建議;德意志交易所集團(DeutscheBrse);以及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大成律師事務所(Dacheng Law Offices)為其提供建議。

去年10月舉行的中歐國際交易所簽約儀式——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AngelaMerkel)和中國總理李克強出席——代表著歐洲為了中國的巨大商機而討好北京的最新舉動。大成律師事務所表示中歐國際交易所是“中國資本市場在海外重要的延伸和補充”,將對中國的經濟、資本市場和貨幣產生“重要影響”。

作為“進入中國的橋梁”,香港仍大有可為

金杜律師事務所的合夥人克裏斯蒂安科尼特(ChristianCornett)說,中歐國際交易所背後的雄心是,應該讓一系列與中國市場相關的金融產品可以在西方進行交易。“主要挑戰是以前沒這樣做過,(所以我們不得不)尋找一個共同要素,讓雙方相近的利益趨於一致,並且都同樣大為獲益,”他說。

2014年11月,諾頓羅氏富布萊特律師事務所(Norton Rose Fulbright)為人和商業控股有限公司(Renhe CommercialHoldings)4.36億美元配股事宜提供建議。人和商業是一家在香港上市的中國開發商,以把廢棄地下防空洞改造為購物中心而聞名。這筆交易是“滬港通”啟動以來,第一筆由港交所合格發行企業完成的交易。滬港通是一個跨境交易項目,第一次允許海外資金直接買入中國內地上市公司股票。

此前,國際投資者如果想持有中國內地上市公司股票,需要首先獲得審批。滬港通也讓許多中國投資者第一次能夠直接買入港交所上市股票。深圳交易所原本計劃在去年開通“深港通”,只是推遲了。

諾頓羅氏律師事務所的資深顧問RachelChan表示,除這次配股之外,諾頓羅氏也為人和商業的銀行融資和要約收購提供建議,這些被整合成一項前所未有的三層融資安排。“通常情況下,這種安排的各個部分都是獨立的,但由於采取了創新性的結構,我們得以把各部分融合為一個整體,”她說。

作為“進入中國的橋梁”,香港仍大有可為

盡管國際投資者獲得了直接投資中國內地上市股票的機會,但香港資本市場仍將是一條重要的金融管道。去年12月,寶鋼集團(BaosteelGroup)發行5億美元可交換債券,標的股票為中國建設銀行(601939)股份有限公司(China Construction BankCorporation)的h股股票,年利達律師事務所為各承銷商提供了服務。200多家中國內地公司發行了H股,該協議為未來掛鉤股票的交易鋪平了道路。

這項交易開創了多個第一,包括創建了第一種可交換為H股的國際債券,以及第一宗標的股票是中資銀行股票的掛鉤股票交易。“正因為綜合運用了多種技術,該交易才有可能完成。這基本上是針對一個全新類別的投資者推出了一種全新的產品。這打開了一個嶄新的市場,”HwangHwa Sim說。

在中國再保險(China Re)的IPO中,司利達(Slaughter andMay)所提供的服務也因其創造性而引人注意。“這對我們而言是開創性的交易。這也是在香港上市的第一家再保險集團,是第一家上市的中國再保險公司,”司利達的合夥人約翰摩爾(JohnMoore)說。

盡管面對來自中國內地、新加坡和其他新興城市的競爭威脅,香港相對這些對手仍擁有很大的法律優勢。“香港似乎在眾多領域形成了一種自己特有的活力,”摩爾說。

“香港擁有多得不可思議的雙語人才,他們是在這個體系內成長的。我毫不懷疑,香港在未來將繼續扮演一個重要角色。”

企業治理維權人士韋布說:“作為一個可信賴的司法管轄區,香港確實具有吸引力,但要記住《基本法》的承諾還有31年就要到期。到2047年,香港可能會有一家新的最高法院,可能就在內地。這一點可能會削弱長期投資者的信心。”

年利達的Hwang HwaSim說:“一個團隊若不是在香港這樣一個充滿活力的中心可能就完不成(寶鋼交易)。我們知道我們的投資者願意接受什么,也知道什么是有可能辦到的。除非香港失去催生思想創意火花的能力,否則香港仍將保持交易中心的地位。”

根據中新網、格隆彙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香港未來 » 作為“進入中國的橋梁”,香港仍大有可為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