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非洲醫藥業發展潛力巨大

非洲醫藥業發展潛力巨大

非洲有50多個國家和地區,總人口超過10億人,人口數量比上世紀70年代增加了50%左右。

按照地理位置劃分,非洲可分為北非、中非、東非、西非和南非,各地區經濟發展水平迥異。北非國家(包括埃及、利比亞、阿爾及利亞和摩洛哥等)經濟發展情況較好;中非地區部分國家經濟相對不發達;而真正貧困的非洲國家大多位於南非,即撒哈拉以南地區(南非共和國除外,該國盛產黃金和鑽石,是非洲最富裕的國家)。另外,產石油的非洲國家(如利比亞、尼日利亞、突尼斯和埃及等)的經濟水平較不產石油的非洲國家要高很多。

過去10年來,隨著安哥拉、幾內亞等非洲國家大規模戰亂的結束,非洲經濟逐漸走上平穩發展之路,這從非洲不斷增長的醫療衛生費用支出上就可見一斑。聯合國衛生署的調查報告顯示,2011年,整個非洲大陸的醫療衛生費用支出達1170億美元,比上世紀70年代增加了近1倍;人均醫療衛生費用支出則為112美元,這一數字甚至高於一些東南亞國家(如老撾、柬埔寨等)。

但是,不同非洲國家的醫療基礎設施水平和醫療衛生費用支出存在明顯差異。經濟最發達的南非共和國,其2011年醫療衛生費用支出為341億美元,占非洲醫療衛生費用總支出的29%左右,人均醫療衛生費用支出為700美元;埃及2011年醫療衛生費用支出為127億美元,占10.9%;尼日利亞居第三位,約72億美元;阿爾及利亞居第四,為57億美元;突尼斯居第五。從非洲各國醫療衛生費用支出排序上也可以看出,北非國家、南非共和國的醫療衛生事業發展程度較好,而超過80%的非洲國家的人均醫療衛生費用支出不足50美元/年。

非洲,這片美麗的土地曾經孕育了世界最古老的文明,今天聚集著世界上最多的發展中國家。由於種種原因,長期以來非洲大部分藥品均依賴進口。巨大的需求,也預示著非洲醫藥業發展潛力巨大。

外國藥品進入非洲的渠道

目前,外國藥品進入非洲市場大致有三個主要渠道:一是國際組織采購。

由聯合國基金、國際紅十字會、世界衛生組織、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等國際組織通過一些基金免費向非洲困難地區提供藥品,免費藥品主要是針對艾滋病、瘧疾、結核、禽流感四類疾病的。二是國際組織將一部分全球資金和募集款分給非洲各國家,非洲國家公立醫院實行政府采購。目前,國際組織采購參照的是世界衛生組織每年發布的各類疾病推薦用藥以及推薦供應商采購目錄。三是私營市場,包括藥店、藥房、私立醫院、診所。外國藥品要進入非洲的私營市場,需獲得各國政府部門的審批,具體到各個國家情況各異。

非洲醫藥業發展潛力巨大

聯邦衛生部是尼日利亞的醫藥主要管理機構,負責全國公、私立醫院的管理,全國范圍醫藥生產、流通控制和監督、全國衛生事業的發展規劃和全民免疫保健的組織等。衛生部下設國家藥品管理局,負責監督管理醫療器械、醫藥和其他化學產品(包括原料)的技術標准,這些產品的生產、進出口、銷售和廣告須在該局注冊後方能進行。公立醫院是尼日利亞國家醫療保健的基本構架,主要提供基本處方藥物,用於保障國家公務員和低收入者就醫。絕大多數公立醫院和醫療中心所使用的醫療器械、器材、藥品和保障用品由各級政府專項基金撥款,由政府組織采購,然後分撥到各醫院和醫療保健機構。政府在尼日利亞醫藥采購中所占比率達50%以上。私立醫院基本上是由歐美人設立,主要服務對象是高收入者和外國人。外國藥品進入尼日利亞市場須經曆“樣品進口、產品注冊、產品進口”三部曲。尼日利亞國家藥品管理局允許未經注冊產品以制成品形式少量進口,以作為注冊檢驗的樣品。但在清關前,進口商需要提供以下文件:進口未經注冊樣品的書面授權、港口檢驗費的銀行彙票、海關報關單、由生產商出具的產品分析證書、由原產地法律授權的政府機構出具的生產和自由銷售證明。進口樣品還必須注明以下信息:生產商全稱、生產商地址、產品名稱,必要時注明品牌和生物屬名稱、制造日期、有效期限、批號、儲藏和使用說明。隨後進口商將相關藥品報送到國家藥品管理局進行產品注冊,最後才能批量進口。進口時還需提供以下文件:報關單、注冊證明、由原產地衛生當局出具的生產和自由銷售證明原件、產品分析證書原件、對尼日利亞國家藥品管理局以銀行彙票支付規定費用的證明、進口人倉庫地址、由進口人簽署的承諾(保證在由尼日利亞國家藥品管理局實驗室確認可用於人類之前不予銷售)、進口人是藥劑師或已受雇於一位藥劑師的證明、由尼日利亞藥劑師委員會出具的主任藥劑師的當年許可證副本,如果進口產品是受控制的藥品或化學品,還需要出具由尼日利亞國家藥品管理局麻醉品和受控物品理事會簽發的許可證明。

坦桑尼亞的醫藥市場管理則由衛生部和工商部負責,所有經營藥品的公司都要求取得專門的營業許可。法律規定,所有藥品在進入坦桑尼亞銷售之前,必須由經銷商到衛生部下設的藥品委員會登記注冊(入境者自用的和無償贈送給當地政府的除外)。在產品的規格和標准方面,政府以現行的英國藥典為依據。在藥品銷售方式上,坦桑尼亞實行醫藥分開制。坦桑尼亞衛生部的下屬機構“藥品儲備部"(MSD)負責用政府款項采購藥品及接受援助藥品,並將其撥付各公立醫院以補貼價售給病人或用於其他福利事業。

雖然各種醫院和診所大多設有藥房,但是公立醫院的補貼藥品不敷使用;私立醫院和診所財力有限,儲備藥品能力不足,所以相當多數的藥品只能由醫生開出藥方讓病人去藥房買。在坦桑尼亞,最具權威的藥品機構是MSD和私人醫院協會。兩者分別決定公、私醫療機構的用藥。坦桑尼亞私人醫院協會經常舉辦各種交流活動,公立醫院和政府衛生部門也可參與其中,活動的主要議題就是有關藥品的協調和交流。

醫療器械制造業缺乏

具體到醫療器械領域,除南非共和國和北非的埃及等國家具有一定基礎的醫療器械制造業之外,90%的非洲國家缺少醫療器械制造業,因此,非洲95%左右的醫療器械產品都依賴於進口。

國際咨詢公司Datamonitor的調研報告稱,過去5年,非洲醫療器械市場年增長率為7.5%。2010年,非洲共進口價值達32億美元的醫療器械產品(含醫院設備),預計2012年非洲醫療器械進口額將突破40億美元。連續幾年來,南非共和國,以及北非、西非相對富裕國家的醫療器械進口額同比增幅均超過10%,從而帶動整個非洲大陸醫療器械進口額不斷增長。

最需要普及型醫療器械

非洲各國醫療器械進口需求差異也很大。據報道,2011年,南非進口的醫療器械產品主要有植入性心血管支架、外科植入性假體材料、手術罩衣、外科手術巾、心電圖儀、螺旋CT機、高端醫用電子成像診斷儀、手術機器人、電動急救器械、眼科手術用裂隙燈、小型制氧機和電動按摩儀等。可以看出,南非共和國的醫療器械進口需求與西方發達國家差距不大。另外,經濟較發達的非洲國家對預充式注射器的進口需求也較大。不過,絕大多數非洲國家最需要的還是一次性醫療器械、醫用衛生材料等普及型產品。

非洲醫藥業發展潛力巨大

一些西方國家的援非醫療隊反映,非洲大陸艾滋病流行情況嚴重,一些國家的艾滋病患者人數已占其傳染病患者總數的25%左右。這些非洲國家當前迫切需要價格相對低廉的一次性注射器、安全度較好的自毀式注射器、一次性醫用乳膠手套、一次性醫用導管、一次性(無紡布)手術巾、手術罩衣、住院服、病床床單等普及型醫療器械。

國際咨詢公司Datamonitor的報告披露,2011年,全球一次性注射器總消耗量突破15億支,其中絕大部分由美國、歐洲及各“金磚國家”所消耗,由於部分非洲國家的醫療衛生費用預算有限,使得一次性注射器的推廣使用在這些國家受到一定限制。如果這些國家能進一步普及一次性注射器,全球一次性注射器的銷量將上升10~15個百分點。

內窺鏡也是非洲醫院和診所需求量較大的醫療器械產品。從用途上區分,內窺鏡有胃鏡、腸鏡、喉鏡、兼有檢查和手術功能的“鑰匙孔型內窺鏡”等;從結構上區分,內窺鏡又分為剛性內窺鏡、柔性內窺鏡和膠囊內服式內窺鏡等。多數非洲國家最需要的是普通內窺鏡產品,如胃鏡、喉鏡和結腸鏡等,且需求量很大,對於價格昂貴的膠囊型內窺鏡等需求量並不大。

一些常用診斷設備、急救器械也是非洲醫院急需進口的醫療器械產品,包括黑白/彩色B超、高分辨率X線機、64排CT機、醫用小型制氧機、產科器械、牙科椅和牙科器械、義齒產品、裂隙燈等常用眼科檢查器械、各種理療器械、康複器械、腎透析機、超聲波體外碎石機、插管(引流管)、輸液泵和輸液器等。

進口關稅稅率相差較大

非洲各國對進口產品征收的關稅相差也很大。除科特迪瓦、布基納法索等少數非洲國家對醫療器械產品征收極低關稅(1%~2%)之外,絕大多數非洲國家對進口制成品(含醫療器械產品在內)的關稅稅率在15%~25%之間。東非-南非經濟共同體國家相互之間實行零關稅政策,但這些國家對其他國家的進口制成品(含醫療器械產品)征收的關稅稅率通常為25%。埃及對所有進口棉制衛生材料征收50%的高額關稅。

目前,非洲大陸人口已占全球總人口的1/7,但非洲醫療器械市場銷售額只占全球醫療器械市場銷售額的1%~2%,這與其人口比例極不相稱。而非洲國家所需的大多數醫療器械產品在中國都有生產,且國內產能較大,故國內企業應加大對非洲市場的開發力度,爭取盡快將更多的國產醫療器械打入廣闊的非洲市場。

出台優惠政策改變市場現狀

世界衛生組織2006年底發表的最新一期《非洲區域衛生報告》稱,非洲的人口占世界總人口的11%,每年在全球范圍發生的大約3億至5億瘧疾病例90%以上患者是非洲人,主要是5歲以下的兒童。近年來,隨著經濟持續增長,非洲的生活水平不斷提高,因而高血壓、心髒病和糖尿病等疾病也不斷增多。

在多數非洲國家,人均醫療支出水平較低,醫療衛生事業水平亟待提高。非洲的醫藥業體制呈城市和鄉村二元化態勢發展,現代醫療手段與傳統草藥醫術並存,以現代醫學為主導。許多國家實行公費醫療制度,但醫藥工業基礎較薄弱,醫療衛生設施不健全,除了南非和埃及等少數國家醫藥工業基礎較好外,其他非洲國家生產的藥品主要是一些常用的抗生素和解熱鎮痛等普通藥物,劑型較為單一。當地工業缺乏配套條件,制造藥品的原料和包裝材料等均依賴進口。以尼日利亞為例,目前尼日利亞共有約160家醫藥企業,企業設備使用率長期維持在40%左右。由於缺乏科研能力和足夠的資金投入,該國目前只能生產簡單的普通藥品,許多藥品都要靠進口。

作為健康產業,非洲各國政府對醫藥行業投資較為重視,並相繼出台了各種優惠鼓勵政策。埃及等國隨著入世過渡期的結束,政府加強了對知識產權的保護,逐漸放開醫藥市場,並制定了醫藥業發展新戰略,爭取國內市場每年以10%的幅度增長。為增強制藥業的競爭力,埃及政府鼓勵和支持空缺市場的開發,比如植物藥劑等。

摩洛哥等國家規定對包括中藥在內的原料藥實行免稅。尼日利亞政府規定,制藥商進口制藥原材料實行2.5%的優惠關稅,免收增值稅;本國能生產但不能滿足需求的所有藥品須繳20%的關稅;本國不能生產的所有藥品繳5%的關稅;對青蒿素、苯芴醇膠丸和氨酚喹(活性)不征收關稅;對治療艾滋病的抗逆轉病毒藥品不征收關稅。

一些國家規定外國醫藥企業自投產或開業之日起5至10年,甚至更長的時期免征企業所得稅;在規定的免稅期限內對項目投資的設備等物品以及生產原料、初中級生產資料等免征全部關稅和其他進口稅;免征全部項目產品出口稅以及工業生產稅等類似的稅費;同時給醫藥項目提供土地和折舊優惠等等。

市場發展潛力大

從1963年4月中國政府向阿爾及利亞派出的第一支援助非洲醫療隊踏上非洲大陸後,中國醫生良好的醫德和精湛的醫術就在非洲大陸聲名遠揚,中國醫藥便與這片神秘大陸結下了不解之緣。許多非洲人對中醫有著深厚的感情,我國派遣的醫療隊、專家組醫療水平高超,使那裏的人民喜歡用草藥治療疾病。許多當地政府官員接受過中國醫生的治療,不少國家衛生部門的官員和醫生有在中國留學或短期學習的經曆。近幾年來,非洲人民已經發現用中藥能治愈一些當地常見病、多發病和疑難病,有著很好的臨床效果,並且能夠治愈許多現代醫藥治不好的疾病,他們把中醫藥稱為“神奇療法”。作為中醫的一個組成部分,針灸療法非常簡便,主要器械只有幾根銀針,不用注射,不用吃藥。在非洲,針灸療法大有用武之地,許多診所的中國醫生依靠針灸療法為許多病人解除了疾病的折磨,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的奇跡。

我國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藥品———青蒿素複方制劑不僅作為世界衛生組織推薦的抗瘧一線用藥,成為中國藥品在非洲的金字招牌,而且抗瘧藥生產企業也成為非洲市場的探路者。在許多非洲國家的藥店裏,當地瘧疾患者點名要買該種藥物。目前,上海複星醫藥集團桂林南藥生產的青蒿琥酯片已經在非洲38個國家進行注冊;華立集團的抗瘧藥雙氫青蒿素———科泰新和科泰複也在40多個國家進行了注冊,並在東非私營市場份額中位居第二。

非洲醫藥業發展潛力巨大

截止到2005年底,中國醫藥企業已在馬裏、科特迪瓦、肯尼亞、埃及、蘇丹等國家投資建立藥廠。在東非的坦桑尼亞,盡管中國藥品的數量很少,但其影響很廣。其原因主要有兩點:一是中國政府30多年來一直給予坦桑尼亞大量的醫療援助,由山東省組建的中國醫療隊在坦桑尼亞各地進行醫療服務,並免費提供中國藥品;二是從上世紀60年代修建坦贊鐵路至今,一直有很多中國專家和建設者工作在坦桑尼亞各地,他們也帶去了很多自用藥品,中國藥品的質量給坦桑尼亞人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據中國醫療隊專家介紹,中國以下10類藥品在坦桑尼亞廣受歡迎:一是異煙肼類抗結核藥;二是膚氫松等皮炎藥膏、“999"皮炎平藥膏、皮膚清洗液等;三是環丙沙星、菌必治、淋必治等治療性病用藥;四是氨茶堿和氣喘噴霧劑等治療哮喘和氣管炎用藥;五是抗瘧疾的新藥;六是麝香保心丸和速效救心丸等治療心髒病的中藥;七是六神丸、草珊瑚和西瓜霜含片等治療喉症的藥品;八是雙氯滅痛丸和跌打丸等治療風濕和關節疼痛藥品;九是康滋膠囊等提高免疫力的艾滋病抑制藥;十是各種抗生素,如注射用紅黴素、慶大黴素、先鋒黴素等。

隨著非洲國家的經濟增長和人口數量的不斷增加,人均醫藥消費也將逐漸增加。我國企業可以利用我積累的經驗和成熟的生產技術,在非洲國家投資辦廠,生產原料藥和醫藥中間體,或與非洲國家的醫藥企業聯合開發新產品,比如生產保健藥品、保健食品等。塞內加爾“安達衛生”國際民間組織主席法迪瑪達博士表示,該組織希望與中國同行合作開發利用塞內加爾豐富的草藥資源,共享研究成果,造福於兩國人民。

在產品渠道方面,要獲得非洲國家政府的大額訂單,就必須設法先進入聯合國的推薦用藥目錄並取得推薦供應商資格。此外,一些非洲國家搭建了藥品電子銷售網絡。如2002年埃及開發了CiranetPharma,通過網絡把埃及乃至其他非洲國家的藥品生產廠家、經銷商、藥店串聯一起,實現網上直接貿易。

非洲醫藥業發展潛力巨大

在艾滋病治療方面,我國政府從1987年起,開始對坦桑尼亞等國的艾滋病治療進行援助,主要采用中藥為坦桑尼亞艾滋病患者治療。經過多年的努力,我國專家已在這一領域取得了實質性進展,我國中醫專家已經研制成數種中藥配方,在對艾滋病患者的臨床治療中,能夠明顯減輕病人症狀,達到延緩病情發作,延長患者生命的作用。國內有關企業如果投入資金,使此類藥物的研究成果迅速商業化,其市場前景相當可觀。

根據中國醫藥報、每日經濟新聞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非洲醫藥業發展潛力巨大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