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轉型期的中國經濟,正攀行在登頂前那段最險峻的上坡路

轉型期的中國經濟,正攀行在登頂前那段最險峻的上坡路

“讓新動能逐步挑起大梁,舊動能不斷煥發生機。”這是李克強對中國經濟新舊動能轉換的期望與規劃。

剛剛發布的2016年三季度經濟數據中,中國經濟繼續以6.7%的增速領跑全球主要經濟體,但全球經濟學界和媒體尤為看重的,是其中帶動中國經濟蓬勃發展的“新動能”。

“在很多西方人的印象中,中國是煙囪工廠和流水線的集中地。”渣打銀行集團行政總裁溫拓思此前撰文稱,“但現在,中國政府采取的各項措施正在生效,為更平衡的中國經濟奠定基礎。”

今年前三季度,中國高技術產業、裝備制造業增加值和戰略性新興產業同比分別增長10.6%、9.1%和10.8%,增速分別比規模以上工業快4.6、3.1和4.8個百分點。高技術產業和服務業投資同比分別增長15.6%和11.1%,分別快於全部投資7.4和2.9個百分點。

更重要的是,快速發展的新技術、新模式,也在推動傳統動能加速改造升級。今年1-8月,工業技術改造投資同比增長13%,快於工業總投資10.1個百分點。

中國經濟轉型無法一蹴而就,相關陣痛也不斷被提及。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速放緩,企業債務問題持續發酵,銀行壞賬增多,鋼鐵和煤炭等基礎行業面臨產能過剩,這些都是轉型需要花費時間的佐證。

上述問題是客觀存在的,也無法去否定。但是,中國經濟轉型是否已經出現積極的曙光?答案是有,而貿易模式的變化是其中之一。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9月初發布的一份工作論文中提到了這一點,並且分析了中國對東南亞四國經濟可能產生的重要影響。

轉型期的中國經濟,正攀行在登頂前那段最險峻的上坡路

IMF表示,最初中國通過輕工業和來料加工成為了全球供應鏈的一部分。但如今,中國正在向價值鏈上遊邁進,生產高附加值的上遊產品和更為複雜的下遊產品已經成為常態。這給一些居民低薪資、低收入的東南亞國家帶來了機遇,包括中國的鄰國柬埔寨、老撾、緬甸和越南。

這些國家都是與中國經濟高度相關的經濟體。對於它們來說,中國經濟轉型可能意味著大宗商品出口扮演的角色變小,但與此同時,在中國削減低端制造業比重、消費需求上升的背景下,較低的勞動力成本意味著這四國的制造業有騰飛的可能。

今後,中國與上述四國的貿易關系可能變得更加緊密:中國可以向它們輸出高附加值的產品,而東南亞四國可以利用人口紅利和制造業的低成本優勢,向中國輸出價值鏈下遊的產品,並借這個機會使自己的產業經濟得到發展。

這有點像日本與韓國在過去與中國的關系。上世紀80年代,剛剛改革開放不久的中國成為日本高附加值產品的輸出地,來自日本的電視、洗衣機、錄音機和冰箱漸漸走進中國的千家萬戶。冷戰結束後,隨著中韓建交,韓國的機電和電子產品也開始一批批通過中國的口岸。

而在當時,由於制造業發展水平仍相對較低,中國對日韓兩國的出口以原材料、初級產品和勞動密集型產品為主,同時也包括部分日韓在華企業“返銷”國內的高附加值產品。

但是這種貿易關系並不能說是讓中國“吃虧”。一方面,中國獲得了在當時急需的海外投資,也逐漸獲得了技術。另一方面,中國得以從日本和韓國進口大量設備用於發展經濟,這甚至造成自己連年對日韓兩國出現貿易逆差。

當時的日韓,可能映射了如今的中國。而當時的中國,可能會成為東南亞四國的一個曆史倒影。

IMF在報告中說,從幾年前開始,就有明顯跡象表明中國的經濟活動在朝著高附加值產品靠攏。該機構稱,如今中國的勞動密集型生產活動似乎在進入增長停滯的階段,服裝、鞋、玩具和家具等重要領域的活動甚至略有收縮。換句話說,中國的勞動密集型產業可能處在一個拐點。

轉型期的中國經濟,正攀行在登頂前那段最險峻的上坡路

不過,為了充分利用中國經濟轉型帶來的機遇,東南亞四國還需施行正確的政策,而不能僅僅依靠低廉的勞動力成本。IMF在報告中稱,四國需要加強基礎設施、教育、治理和貿易體制,同時采取合理的宏觀政策。

目前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正在老撾首都萬象參加東盟相關的一系列峰會。據新華社報道,第19次中國—東盟領導人會議7日通過了《中國—東盟產能合作聯合聲明》。柬埔寨、老撾、緬甸和越南四國均為東盟成員,這一聲明的通過或將有助於中國與四國經貿關系的加深。

今年前三季度,中國每天新登記企業1.46萬戶,1-8月,全國發明專利授權量同比增長51.3%。世界經濟論壇中國理事會發布《中國創新生態系統》報告顯示,中國本土企業研發投入從2005年的12億美元增長到2015年的394億美元,增長近32倍。2015年,中國研發經費投入總量為1.4萬億元,成為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研發經費投入國家。

事實上,大眾創業、萬眾創新不僅成為中國經濟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重要抓手,也在彙成中國經濟“新動能”的澎湃活力。在3季度經濟數據出爐後,美國彭博社、英國路透社發文肯定中國經濟轉型和“再平衡”取得成效;高盛首席亞洲股票策略師蒂莫西·莫在最新研究報告中提高了對中國股票的投資評級;世界銀行高級官員郝福滿則稱:“盡管世界其他國家地區的經濟增速都令人失望,但中國經濟正在一條正確的軌道上前行。”

國際金融協會主席蒂姆·亞當斯將中國經濟比作一台“混合動力汽車”。傳統動能就像“油老虎”引擎,而依賴於服務業、技術升級和更加環保生活方式的“新動能”,則像是更加環保的電動引擎。

“隨著時間的推移,混合驅動將逐漸提供中國所亟需的動力。”亞當斯說。

雖然積極因素在積累,但當前中國經濟運行仍面臨諸多風險隱患:出口不確定性仍然較強;房地產兩極分化嚴重,金融風險在局部積聚;居民消費預期有所減弱,穩就業壓力巨大;民間投資依然乏力。

“中國經濟轉型是個長時段進程。當前一些指標表現雖好於預期,但仍具有階段性特征。一方面要鞏固經濟企穩基礎,一方面要繼續完善有利於經濟發展的體制機制,為經濟由降轉穩確立中高速增長平台奠定堅實基礎。”張立群說。

當前,我國發展仍處於可以大有作為的重要戰略機遇期,一系列先行指標的積極變化,恰恰說明中國經濟具有的巨大潛力、空間和回旋餘地。只要堅定信心、腳踏實地、攻堅克難,以改革實幹把握引領新常態,中國經濟一定能夠行穩致遠。

根據 東方早報、中國政府網、界面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轉型期的中國經濟,正攀行在登頂前那段最險峻的上坡路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