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中國在為非洲經濟發展做“加法”

中國在為非洲經濟發展做“加法”

根據“非洲晴雨表”民調組織在世界發展信息日發布的最新報告,在非洲人眼中,中國作為一個發展榜樣,在影響力和受歡迎程度方面堪與美國相比。

非洲老百姓大多認為中國在這個大陸的經濟和政治活動對於他們國家的發展做出了可喜的貢獻。

報道稱,中國對基礎設施和經濟發展的投資,及其低成本的產品,是民眾對中國產生正面看法的有利因素。

該報告是基於對36個非洲國家近5.4萬人的采訪完成的,於10月24日(世界發展信息日)發布,以下為調查結果:

從36個非洲國家平均來看,中國是國家發展第二受歡迎的榜樣(24%的受訪者認同),僅低於美國(30%),約有十分之一的受訪者把前殖民宗主國(13%)或南非(11%)視為發展榜樣。

各國和地區對不同發展榜樣的推崇迥異。在南部和北部非洲,中國和美國的受歡迎程度相當,而在中部非洲,中國領先(35%對27%);在南部非洲5個國家中(萊索托、斯威士蘭、納米比亞、馬拉維和津巴布韋),南非是最受青睞的發展榜樣。

相對多數非洲人認為前殖民宗主國對其國家發揮著最大的外來影響(28%),其次為中國(23%)和美國(22%);中國的影響力在津巴布韋(55%)、莫桑比克(52%)、蘇丹(47%)、贊比亞(47%)、南非(40%)和坦桑尼亞(40%)被認為最高。

近三分之二(63%)的非洲人說,中國的影響“較為”或“非常”積極,而只有15%的非洲人認為較為或非常消極,贊成的觀點在馬裏(92%)、尼日爾(84%)和利比裏亞(81%)最為普遍。

多數非洲人(56%)還認為中國的發展援助對於滿足他們國家的需要是“較好”或“很好”的事情。

對中國在非洲的正面形象最重要的有利因素為其對基礎設施/發展和經濟的投資以及其產品的成本,而其產品的質量損害了它的形象,在影響中國在非洲形象的因素中,政治和社會考量排名很低。

報道稱,“非洲晴雨表”民調組織是一個泛非洲、無黨派研究機構,就民主、管理、經濟和相關問題在30多個非洲國家進行民意調查。

埃塞俄比亞年輕人哥斯在中國企業上班。他對記者說,這份調查結果符合他的預期,因為在非洲“大家都願意和中國做生意”。在他看來,中國是非洲發展的源泉,在中國的參與下,非洲國家的鐵路、公路、港口等基礎設施建設實現更新換代,而無論是中國的基建企業還是貿易公司都雇用了大量的當地員工,為很多非洲人帶來了工作機會,“我們都視中國是發展和機遇的所在”。

哥斯介紹了許多人到中國公司工作。他說:“每個人見到我都會問關於中國的問題。大家親眼看到、親身感受到中國投資給非洲帶來的變化和機遇。”他認為,中國在非洲有許多基礎設施項目,帶來優質產品,其背後蘊藏著巨大商機。

記者在中國投資建設的埃塞俄比亞亞吉鐵路沿線走訪時看到,許多村莊裏都蓋起了磚瓦房,跟旁邊的茅草屋形成鮮明對比。中國中鐵二局工程師楊曉輝告訴本報記者,4年前他剛到埃塞俄比亞的時候,阿達瑪郊區的村莊大多是茅草屋,村民們參與亞吉鐵路建設,賺到了錢,這些年都蓋起了新房子。

家住摩約鎮的阿薩瓦就擁有這樣的新房子。在自家新建的磚瓦房裏,他和家人忙著煮咖啡招待記者,連連感謝中國給他家帶來的變化。村裏的小孩們圍在門口,都想看看中國朋友,咧嘴笑著,一個勁兒地向記者揮手打招呼:“中國”“你好”。類似這樣的場景,記者在埃塞俄比亞總能遇到。

在肯尼亞蒙內標軌鐵路第九項目部工作的警察督察法瑞斯早已和項目上的中國人成為親密的朋友:“雖然我們之間存在文化差異,但中國人的友好讓人願意和他們合作共事。”去年法瑞斯結婚時,特意邀請中國同事參加婚禮,親友都稱贊說“你有非常棒的朋友”。

中國在為非洲經濟發展做“加法”

這些評價在“非洲晴雨表”的報告中也有數字體現。近70%的受訪者充分肯定中國對非洲的經濟影響力,多數受訪者認為中國在非洲的經濟活動“讓非洲國家受益匪淺”。

非洲民眾不僅僅認可中國在非洲的重要經濟和政治角色,同時普遍認為中國是為非洲經濟發展做“加法”。

坦桑尼亞國際問題專家賈法爾·姆亞斯裏向本報記者表示,這份報告用充足的數據展示了非洲人如何看待中國。“中國在非洲的形象並不是近些年才好起來的,非中從建設坦贊鐵路時期便結下了永遠的友誼。”他強調,上世紀70年代,中國克服困難毅然決定援建坦贊鐵路,坦贊鐵路成為非中友好的曆史見證。近年來,非中交往不斷加深,中非合作論壇已經成為非中戰略合作的重要基礎,非中友誼也得到進一步深化。

姆亞斯裏認為,中國的發展方式有著很好的適用性,契合了非洲發展的需求和想法,一直都是非洲國家的學習對象。另外,中國同非洲的合作是基於良好的意願,從非洲的角度出發,這也是非洲所需的。

“那些質疑非中合作的歐洲中心主義的陳詞濫調已經過時。”姆亞斯裏認為,這份報告回應了西方的質疑。“只需要去看看肯尼亞蒙內鐵路等項目,就會看到非中友誼正在寫就新的曆史”。

中國擴張影響力范圍的做法,正引起已在吉布提建立軍事設施的美國的擔憂。近日,專欄作家詹姆斯·普洛斯在美國《一周》周刊撰文稱,華盛頓確實有理由感到擔心。“鑒於(中美)兩國面臨迥然不同的挑戰和優先事項,對中國而言,介入非洲是一場盛宴,而對美國來說無異於一場饑荒。”

吉布提位於紅海岸邊的地緣戰略位置及其穩定的政府,使其成為中美兩國在非洲的理想落腳地。然而,盡管華盛頓利用其在非軍事基地開展無人機行動,但北京的設施將只是中國眾多對非洲投資中的一個。

“在非洲,中國為其資金、就業和土地找到市場,這些都對經濟發展十分重要,”普洛斯寫道。

“與美國企業和聯邦政府相比,中國正以更泰然自若的態度和更微妙的互惠關系在非洲經營,”美國外交關系委員會在一篇文章中表示。

“中國正專心追求經濟和金融利益,同時也相應地展開它的軍事和政治議程,”普洛斯認為,“但華盛頓發現自己正忙亂應對其實力無法發揮優勢的糟糕安全狀況。”

“中國正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腹地進行有利可圖或有影響力的交易,但美國並未進入該地區,不得不在廣袤且貧瘠的北非地帶行捉襟見肘之舉。”

“今年,(非洲)將成為美國的新麻煩,但對中國來說,這個大洲卻是新的生命線,”普洛斯斷言稱。

2012年6月,美國政府公布《對撒哈拉以南非洲新戰略》,重點在於加強這一地區民主機構建設以及促進經濟、貿易和投資領域的發展。新戰略融合了奧巴馬自2009年1月就任總統以來所推出的諸多倡議,以便平衡美國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的長期利益與短期需要。

奧巴馬在新戰略導言中指出,新戰略把對非洲民主的支持稱作“攸關美國利益”之舉以及美國在海外領導力的“基本組成部分”。新戰略還把“推動和平與安全”“促進機遇和發展”列為美國在這一地區的另外兩個戰略目標。奧巴馬認為,在未來,非洲對國際社會、尤其是美國的“安全和繁榮”越來越重要,“美國認為非洲對於非洲自身、美國以及我們的人民和經濟而言是一個機遇和希望日益增多的地區,我們相信世界下一個經濟取得重大成功的事例會發生在非洲”。

2013年3月,奧巴馬在白宮與塞拉利昂、塞內加爾、馬拉維和佛得角領導人舉行會晤,重點討論加強四國民主建設和經濟發展問題。奧巴馬說,他向四位領導人傳達的主要信息是,美國將成為他們國家的“強有力夥伴”,但不是基於過去援助國和受惠國的舊模式,而是基於建立在夥伴關系和承認非洲巨大潛力基礎之上的新模式。

當年6月,在出訪南非期間,奧巴馬在南非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亞說,美國重視非洲,將進一步發展與南非和其他非洲國家的經貿關系。奧巴馬說,非洲正在崛起,此次訪問非洲的主要目的在於發展與非洲貿易,尋找投資機會,幫助非洲發展,“從而使美國最終獲益”。

中國在為非洲經濟發展做“加法”

2014年8月,首次美國和非洲領導人峰會在華盛頓舉行。峰會的一大重點就是加強美非經貿聯系。美國白宮宣布了與非洲總價值超過330億美元的經貿合作計劃,將美非經貿聯系推向了新的高度。

新計劃包括:美非企業在清潔能源、航空、銀行業等領域價值超過140億美元的合作訂單、美國政府為鼓勵對非出口和投資給予美國企業的70億美元授信額度,以及美國私營部門和世界銀行、瑞典政府共同承諾給予非洲的120億美元援助項目。奧巴馬還簽署行政命令,宣布成立非洲經商總統顧問委員會。這個機構將由不超過15名私營部門人士組成,他們將向美國總統提供信息和政策建議,內容涉及如何通過貿易和投資來促進美非就業增長、美國企業應如何抓住機會與非洲發展長久經貿關系等問題。

2015年2月底,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發表聲明說,美國貿易代表邁克爾·弗羅曼當天與東非共同體國家的貿易部長簽署了一份貿易合作協議,美國將為東非共同體國家提供專業技術支持,助其減少貿易壁壘和提升貿易競爭力。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的數據顯示,2014年美國與東非共同體五國的貨物貿易總額達28億美元,較前一年增長52%。

肯尼亞前駐華大使朱利葉斯·松庫利曾撰文說,當肯尼亞在修路、醫療和脫貧領域對外申請援助時,美國等西方國家只在肯尼亞滿足其提出的前提條件時才會提供幫助,而這些條件反而增加了當地貧困人口面臨的安全風險。事實上,以“民主、良政”為旗號的美式援助,往往被用作國際組織和慈善機構的運營費用,難以從根本上提高非洲普通民眾的生活質量。

不僅如此,長期以來,美國等西方國家往往對肯尼亞和非洲其他國家的政治事務進行家長式幹預,無視非洲國家的具體國情,依據自身利益插手非洲事務,將所謂的民主價值觀和西方政治體系強加於非洲,為非洲的地區沖突和部族矛盾埋下隱患。在內羅畢大學專家約瑟夫·翁賈拉看來,美國接近非洲的出發點都是認為非洲人應該聽命於美國。

退回到2009年,奧巴馬擔任美國總統後出訪加納,就曾發表過輸出美國價值觀的演說。奧巴馬說,他之所以選擇加納為首訪之地,就是要向整個非洲地區傳遞這樣一個信息:正因為實施了“民主”和“良政”,加納政治穩固,經濟繁榮,社會安全,當之無愧是非洲國家的榜樣。如果非洲國家想抓住當前發展機遇,就必須認識到發展取決於“良政”,而對於很多非洲國家來說,“良政”已遺失太久了。

當時就有分析指出,奧巴馬在演講中對“民主”與“良政”著墨頗多,反映出美國尤為希望用自己的價值觀影響非洲政局。在出訪加納的演講中,奧巴馬實際上向非洲國家發出明確信號,美國政府只會向那些負責任的國家提供經濟援助。在奧巴馬眼中,美國與非洲間的夥伴關系是建立在相互負責基礎之上的;美國有責任支持那些在行動上負責任的國家和個人,同樣也有責任孤立那些在行為上不負責任的國家或個人。

美國外交政策聚焦網站曾發表美國外交政策聚焦研究計劃負責人約翰·費弗撰寫的《奧巴馬“熱愛”非洲》一文。文章指出,當奧巴馬處理世界其它地區事務的方式受到越來越多批評的時候,非洲正在成為奧巴馬潛在政治遺產的重要部分。費弗認為,美國對非洲的政策大多沒有什么特別之處。奧巴馬“熱愛”非洲,更多的時候,他將這種“熱愛”轉化成為美國企業進入非洲提供便利的努力,從而讓它們能夠攫取非洲大陸的財富。他在文章中寫道,在美國人大談要推動非洲的良政和政治透明時,非洲的政治現狀,即“指導下的民主”加上真正的獨裁,提供了所謂的穩定和美國政府、五角大樓非洲司令部以及通用電氣等美國企業所看重的獲得非洲資源的權利。

單從能源領域看,美國著眼於擴大美國的石油和礦產資源在非洲的供應來源,以確保美能源資源安全。非洲有“世界原料庫”之稱,原油儲藏量占全球總量的10%,原油日產量已達約1000萬桶,占世界原油日產總量的近12%。非洲鉻鐵礦石、錳礦石、金剛石、黃金等礦產儲量驚人。

在希拉裏出任國務卿期間,她對安哥拉、剛果(金)及尼日利亞訪問的主題就是能源與資源外交。安哥拉目前已超過尼日利亞成為非洲最大的產油國,美國7%的石油進口來自於該國。目前,美國在尼石油及服務業的投資超過150億美元,美8%的石油進口來自尼日利亞。剛果(金)的錫石、黑鎢、鈳鉭鐵礦和黃金等稀有金屬儲量巨大。顯然,與上述三國維持良好的能源與礦產生產供應關系,事關美國的能源與其他資源安全。

從經濟領域看,非洲經濟充滿活力,將成為美國大公司渴望獲得的“蛋糕”。根據白宮提供的數據,過去10年來,非洲經濟增速一直保持在5%以上,全球10個經濟增長最快速的國家中6個在非洲,非洲中產階級也在不斷壯大。數據還顯示,美國去年對非商品和服務出口總額達到創紀錄的502億美元,比2009年大增40%,支撐了美國25萬個就業崗位。在去年美非峰會期間,沃爾瑪、可口可樂、IBM等美國大公司首席行政官悉數到場。

中國在為非洲經濟發展做“加法”

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非洲項目副主任理查德·唐尼說,新經貿合作計劃向外界傳遞了一個信息:美國政府和企業終於開始對非洲另眼相看,非洲不再是僅需提供援助的大陸,而是機遇的大陸。

此外,美國智庫凱托學會防務與外交問題專家泰德·卡彭特說,奧巴馬政府比往屆政府都更重視對非政策,並視非洲大陸為外交和經濟機遇。這很大程度出於自身安全利益考量。近年來,非洲很多地區局勢動蕩不安,特別是索馬裏海盜猖獗,威脅美在非安全利益,還有不斷壯大的“博科聖地”等激進組織,也對美國在非洲的利益造成威脅。

為此,美國對非政策長期突出安全議題,包括與一些國家開展軍事合作,以及在吉布提、埃塞俄比亞和尼日爾等地部署無人機和特種部隊開展反恐行動。去年美非峰會期間,奧巴馬宣布美方將幫助非洲國家提升維和快速反應能力。美國智庫外交關系協會非洲問題專家約翰·坎貝爾表示,從對美國的戰略重要性來看,肯尼亞和埃塞俄比亞是僅次於尼日利亞和南非的第二梯隊非洲國家,兩國都處於抗擊恐怖主義蔓延的前沿陣地,並與美國在多項安全議題上進行合作。

華盛頓智庫布魯金斯學會非洲問題專家阿馬杜·西說,奧巴馬特別強調美國與非洲的經貿夥伴關系並支持該地區各國實現具有包容性的經濟發展,這是奧巴馬政府在與非洲國家接觸中的一個顯著特色。近些年,美國與非洲貿易額一路下滑。2014年,美非貿易額勉強達到700多億美元,而2011年這一數據曾為1250億美元。分析人士認為,奧巴馬希望此次出訪非洲能夠彌補美國政府過去對非洲的忽視,加強美國與肯尼亞等非洲國家的經貿關系。

不過,美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非洲問題專家理查德·唐尼表示,在推動非洲國家的民主和人權、共享經濟發展機遇以及打擊恐怖主義等多個優先事項中,奧巴馬政府竭力尋求平衡之道,這必然導致不甚理想的政策選擇並引發對其使用雙重標准的質疑,這是當前美國對非政策的一大挑戰。

也有分析指出,盡管在肯尼亞及更廣大的非洲地區,美國與中國之間在某些領域存在競爭,但這種關系並非零和博弈,更沒有陷入所謂的“修昔底德陷阱”。中美在非洲的存在既是挑戰,也是機遇,在一些援助項目中,兩國可以起到互補作用,通過發揮各自的優勢,聯手促進非洲發展。

據報道,美國Stimson中心東亞項目研究員孫韻認為,不宜用零和思維判斷美非經貿合作對第三方的影響,如果美國投資的項目對非洲發展有好處,其他各方就應該大力支持。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非洲項目副主任理查德·唐尼也曾指出,非洲非常大,機會無限,美中兩國各自有不同的競爭優勢,美中在非洲的經貿投資活動可以產生美、中、非共贏的結果。

一直以來,中國對非合作本著“非洲需要、非洲同意、非洲參與”的原則,中國所有援助都堅持不附加任何政治條件,不幹涉非洲國家內政,不提強人所難的要求。統計顯示,2013年中非貿易額達2102億美元,為1960年的2000多倍。中國已連續5年成為非洲第一大貿易夥伴國,對非投資存量超過250億美元,超過2500家中國在非企業為當地創造了10多萬個就業崗位。非洲則成為中國重要的進口來源地、第二大承包工程市場和第四大投資目的地。

根據中國網、經濟參考報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中國在為非洲經濟發展做“加法”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