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拉美國家整體“淪陷”,中國投資需要適應新環境

拉美國家整體“淪陷”,中國投資需要適應新環境

“目前,拉美國家面臨2009年以來最嚴峻的時刻。”中國拉丁美洲學會副會長、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拉美研究所所長吳洪英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說,“拉美國家在經曆了2003年之後的10年高速增長之後,目前已進入周期下行階段。隨著大宗商品、能源價格劇烈下跌,一些拉美國家經濟增速放緩、貨幣貶值、資本大量外流。”

與此同時,拉美國家的通脹不斷高企。根據IMF最近的一份報告,2016年全球通脹最高的地方就是委內瑞拉,通脹率將達到720%,這個國家2015年的通脹率是275%,也是全球最高。除此之外,巴西的通脹率也高達7.12%。哥倫比亞通脹率今年4月份就已經攀升到8.1%,到6月份,繼續攀升到8.6%。由此,IMF把哥倫比亞2016年經濟增長預期由2.7%下調至2.5%。

而美國加息預期以及英國脫歐事件對於彙率以及整個國際金融體系的沖擊,更加劇了拉美國家的窘境。

“投資外流和貨幣貶值的情況嚴重。”吳洪英說,“發達國家的經濟都在緩慢複蘇,而對許多發展中國家而言,一方面經濟面臨巨大的下行壓力,另一方面社會治安、投資環境也不好,這進一步加劇了資本的流出。”

在吳洪英看來,在這樣的困境下,拉美國家加息也是情非得已。“巴西、哥倫比亞的加息,一方面是為了吸引外國投資,另一方面也是要增加政府的投資能力。通過上馬基建項目,來擴大投資,扭轉經濟下行趨勢。”吳洪英說。

對於拉美國家的經濟窘境,中國社會科學院拉丁美洲研究所、阿根廷研究中心執行主任郭存海博士認為,中國的投資“肯定會受到影響”。

“目前的情況意味著,中國對拉美的投資面臨轉換期,中國資本需要適應新環境。”郭存海說。在他看來,這種新環境也體現在政治上。“拉美一些國家的政權發生更迭,由中右翼上台執政。此前執政的左派強調國家和政府的作用,但右派更強調市場化。”

雖然拉美整體經濟形勢欠佳,但一些國家依然出現了外來投資井噴的現象。以哥倫比亞為例,政府推出了雄心勃勃的基礎設施建設五年計劃,規劃了第四代高速公路建設項目,預計將投入162.8億美元;還規劃了機場建設項目,預計將投資超過9.7億美元。

在略顯蕭條的拉美經濟面前,中國是否還能發掘出新的投資空間?在吳洪英看來,哥倫比亞豐富的自然資源,國內形勢緩和帶來投資環境的改善,以及戰亂之後對基礎設施的旺盛需求,都給外來投資創造了巨大商機。

拉美國家整體“淪陷”,中國投資需要適應新環境

而在外來投資方面,日本表現尤為突出,該國對哥倫比亞的投資量在2010至2015年間達到了2.8億美元的規模。但吳洪英認為,中國跟哥倫比亞的關系正在變得日益密切,該國是中國企業未來投資的著力點。

1999年2月2日,查韋斯通過選舉獲勝就任委內瑞拉總統。隨後,拉美一系列國家的左翼政黨在大選中獲勝,使左翼或中左翼政黨掌權的拉美國家達到十多個。以此為標志,拉美左翼力量出現群體性崛起,影響力快速提升。但是,最近半年來,拉美左翼政府接連受挫,拉美左翼式微的標志如下。

阿根廷右翼上台執政。2015年11月22日在阿根廷第二輪總統選舉中,右翼“變革”聯盟候選人、“共和國方案”黨領袖馬克裏以3%的微弱優勢,戰勝了在第一輪中得票領先的左翼執政聯盟勝利陣線候選人肖利,當選為阿根廷新總統,12月10日馬克裏正式就任,從而結束了正義黨左翼領導人基什內爾和他的夫人費爾南德斯連續12年的執政。馬克裏就任總統後,采取了放開彙率、解雇大量公務員、大幅度提高家用電費、煤氣費、公共交通價格,與美國“禿鷲基金”達成和解,同意以現金方式償還總額約120億美元的債務等一系列新自由主義的措施,雖然改善了外國投資環境,但是影響了中下層民眾的生活,抗議浪潮不斷。

委內瑞拉在2015年12月6日舉行國會選舉,右翼反對派聯盟“民主團結平台”贏得三分之二以上的議席,在167個議席中獲112席,執政黨統一社會主義黨僅取得55席。2016年1月5日,新的國會正式成立,反對派聯盟占據了國會主席、第一、第二副主席、國會秘書長職位,控制了國會。新國會運轉三個多月來,委內瑞拉“府院之爭”愈演愈烈。國會已通過五項法律,包括大赦法、中央銀行改革法、住房房產產權法等,還有八項法律正在進行兩審。但國會所通過的法律,均被執政的查韋斯派控制的最高法院或全國選舉理事會否決。4月15日,馬杜羅召開與國會對立的“祖國大會”。委內瑞拉五權分立,目前立法權掌握在反對派手中,其餘四權(行政、司法、道德、選舉權)均掌握在查韋斯派手中。2016年剩下八個月,將是馬杜羅政府能否挺得住的關鍵八個月。反對派揚言要在半年內把馬杜羅拉下馬,他們提出以下三種方案:(1)通過動員支持反對派的民眾抗議,逼馬杜羅主動辭職;(2)修改憲法,將總統任期從六年縮短到四年,取消無限期任職;(3)馬杜羅任期已滿一半,根據委現行憲法,舉行罷免性公決,罷免馬杜羅。但馬杜羅已明確表示,誰也休想罷免他。他指責在反對派控制的米蘭達州,有准軍事力量想殺害他。但人們擔心,由於政局動蕩、經濟危機,委內瑞拉有出現動亂的可能性。經濟上,由於國際市場油價的下跌對委經濟產生嚴重影響,使委外彙收入大大減少,經濟連續出現負增長,2014年為負4%,2015年為負7.1%,2016年預計為負7%;通貨膨脹加劇,2014年為72.8%,2015年為141.5%,2016年預計將達481%。貨幣迅速貶值,現官方彙率為10玻利瓦爾等於1美元,而黑市為1000∶1;物資供應短缺率高達70%以上。1月14日,馬杜羅向國會提出經濟緊急狀態法令,旨在繼續並加強政府所擁有的進出口、彙率、財政撥款和使用等權力。1月22日,國會否決了此法案。但2月17日,委最高法院判決國會的否決無效。同一天,馬杜羅宣布一些新的經濟措施,包括改革彙率制度,提高汽油價格,提高最低工資和養老金的標准。馬杜羅還提出了《玻利瓦爾經濟議程

2016—2019年》,旨在摧毀經濟戰爭的機制,擺脫單一石油經濟模式,建立新生產經濟模式;提出了發展新型生產型經濟的14個引擎,把發展農業糧食、醫藥、制造業作為重點,但這些措施和計劃實施起來困難重重,收效甚微。

巴西勞工黨羅塞芙政府治理危機。2015年年初,羅塞芙連任總統以來,由於國際市場上初級產品價格低迷,巴西經濟連續衰退,2015年為負3.7%,2016年預計與2015年差不多。通貨膨脹上升到近10%,失業率9%。勞工黨和政府一些高官先後卷入腐敗案,繼2005年卷入“每月巨額津貼”後,最近兩年又卷入巴西國有石油公司腐敗醜聞,涉案金額達數十億美元,這兩大腐敗醜聞都涉及勞工黨一些領導人,甚至有人指控前總統盧拉與之有牽連。勞工黨執政已13年,最近兩年,由於經濟衰退,政府的社會開支減少,通貨膨脹的加劇,物價和服務價格上漲,民眾的抗議浪潮接連不斷,羅塞芙的民調支持率一度降低至7%。再加上執政黨聯盟內部各黨之間,特別是勞工黨與主要聯盟黨巴西民主運動黨之間矛盾加深,民運黨人、眾議院議長庫尼亞,與民運黨主席、副總統特梅爾裏應外合,提案彈劾羅塞芙總統。2016年3月29日,民運黨宣布退出羅塞芙領導的聯盟政府,要求所有在政府中任職的七位部長和數百名中層官員必須辭職。4月17日,巴西眾議院全會以超過三分之二(362票)的367票支持,137票反對,通過了對總統羅塞芙的彈劾案,彈劾程序正式啟動。按彈劾程序,巴西參議院已組成21人的委員會開始審理對總統羅塞芙的彈劾案。如委員會簡單多數同意將彈劾案提交給參議院全會投票表決,參議院將舉行兩輪投票,第一輪以簡單多數表決是否通過彈劾案,如通過,羅塞芙將離開總統職務最多不超過180天。第二輪參議院必須三分之二以上參議員支持彈劾案,方能彈劾羅塞芙;如彈劾案未獲通過,羅塞芙將重新恢複總統職務。羅塞芙在接受參議院審理彈劾程序期間,將由副總統特梅爾接任臨時總統。羅塞芙被彈劾的可能性雖然比較大,但特梅爾和庫尼亞本身也受到貪汙罪的控告。羅塞芙認為國會對她的彈劾是一場“政變”,指責特梅爾是陰謀的策劃者。

玻利維亞在2016年2月21日舉行公民表決,就現總統莫拉萊斯能否參加2019年大選進行投票,反對票和贊成票分別為51.3%和48.7%,這是莫拉萊斯執政十年來首次在選舉中遭到失敗。莫拉萊斯的執政期限將於2020年1月22日結束。

厄瓜多爾在2014年11月憲法法庭曾通過決議,批准修憲提案,允許科雷亞在2017年再次競選總統。由於2015年厄經濟形勢惡化,增長率只有0.4%,且國內反對派抗議科雷亞在去年提出的遺產法案和反對科雷亞連選連任,加上阿根廷、委內瑞拉左翼力量連續受挫,因此,科雷亞決定他本人不再參加2017年的大選,並表示,2017年任期結束後,他將攜帶夫人和孩子去比利時(其妻是比利時人)移居一段時間。執政黨主權祖國聯盟將推舉其他人參加2017年競選總統。主權祖國聯盟能否在下屆總統選舉中獲勝,目前還很難預料。

有評論認為,左翼政黨在阿根廷、委內瑞拉選舉中的失利和巴西勞工黨執政地位的動搖,正在對其他拉美左翼政府和政黨產生不利的影響,甚至標志著自1999年開始的拉美左翼政權從高潮步入低潮,拉美一些輿論認為,拉美進步政府的周期已經結束。

拉美國家整體“淪陷”,中國投資需要適應新環境

由於拉美巨大的貧富差異和尖銳的社會矛盾依然存在,拉美左翼依然擁有較強的實力和堅實的社會基礎,因此拉美政治版圖不會出現整體右傾的狀況。包括巴西勞工黨、委內瑞拉統一社會主義黨在內的拉美左翼政黨和政府在拉美一些國家執政十多年來,在反對新自由主義、發展民族經濟、扶貧、掃盲、開展免費教育和醫療等方面,以及在實施獨立自主的外交政策、促進拉美一體化方面取得了顯著的、有目共睹的成就,得到了廣大民眾,特別是中下層民眾的擁護和支持。我們不能因拉美一些左翼政府目前面臨困境和問題,而全盤否定它們執政的成績和經驗。盡管拉美左翼政黨和政府有著這樣或那樣的問題,但只要他們認真反思自己的問題,采取積極態度應對所面臨的嚴峻挑戰,拉美左翼的前景還是光明的,經過一個時期的政策調整之後,拉美的政治鍾擺仍有可能向中左回擺。正如不久前烏拉圭左翼前總統穆希卡所說,“我從來不認為左派已經失敗,也不認為右派已經取得絕對勝利。人類的曆史是保守與進步不斷鬥爭的曆史,是鍾擺式的,”“如果左派失去地盤,那就吸取教訓,卷土重來”。

根據 21世紀經濟報道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拉美國家整體“淪陷”,中國投資需要適應新環境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