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中國與非洲國家求同存異,重新出發

中國與非洲國家求同存異,重新出發

日前亞太交流與合作基金會與東南非共同市場(COMESA)戰略合作簽約儀式暨東南非共同市場中國代表處揭幕酒會在北京京城大廈隆重舉行。國務院參事室原副主任、農業部原副部長、中國國際扶貧中心理事長劉堅,亞太交流與合作基金會執行副主席肖武男,東南非共同市場秘書長恩戈溫亞(SindisoNgwenya)先生及代表團全體成員,贊比亞駐中國大使齊貝薩孔達,肯尼亞駐中國大使邁克爾·肯尼諸亦(MichaelD.M.Kinyanjui)等非洲駐華使節,中國發改委、財政部、國開行領導及部分央企、民企負責人,中外媒體和各界人士共一百多人出席了本次活動。

亞太交流與合作基金會執行副主席肖武男多年來帶領基金會積極致力於中國與非洲,特別是與東南非之間的交往與合作,他在現場動情地回憶了多年來與南非前總統、基金會創始人曼德拉先生,贊比亞前總統、基金會共同主席卡翁達先生等諸多東南非國家領導之間的交往,表示與非洲特別是東南非的友誼是幾代人在漫長曆史中共同形成的,現在需要我們在新的時代和國際政治環境下,尋找新的合作點,求同存異,重新出發。他對於中國與東南非國家之間在新的“一帶一路”大戰略背景下的合作很有信心,鼓勵更多的中國企業、機構積極參與。東南非共同市場秘書長恩戈溫亞(SindisoNgwenya)先生對此予以積極回應,相信在亞太交流與合作基金會的組織引領下,會有更多中國元素、中國資源、中國聲音、中國支持出現在東南非共同市場。他著重強調非洲與中國的傳統友誼,是“兄弟”般的情誼,並表示願意在中國“一帶一路”的大戰略中,東南非洲率先爭創新成績。國務院參事室原副主任、農業部原副部長、中國國際扶貧中心理事長劉堅先生提到:他曾訪問過東南非許多國家,在農業、扶貧方面有過許多交流,尤其在今天中國打響扶貧攻堅戰的情形下,有許多扶貧的成功經驗可以與非洲共享。中國農副土特產集團董事長王昕濤在講話中熱情地倡議:中國農業和食品工業企業共同攜手邁向非洲,開創新局面。中國著名音樂家、奧運會開幕式音樂總設計師卞留念作了精彩表演,贏得滿堂喝彩。著名畫家王建成向東南非共同市場秘書長恩戈溫亞(SindisoNgwenya)先生贈送了一幅精美的國畫,非洲貴賓十餘次表達感謝。整個活動在愉快、充實,又彌滿著友誼的氛圍中結束。

商務部數據顯示,今年1-9月,我國境內投資者共對包括非洲在內的全球160個國家和地區的6535家境外企業進行了非金融類直接投資,累計對外直接投資8827.8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53.7%。我國已經連續六年穩居非洲第一大貿易夥伴,而非洲也成為我國企業在海外的第二大承包工程市場和投資目的地。

中國外交部非洲司副司長戴兵認為,我國在鋼鐵、水泥、光伏等優勢產業方面,積累了大量的、富餘的產能,受國內需求變化和勞動力成本提高等因素影響,一些勞動密集型產業需要走向海外,謀求更大的發展。同時,中非合作互補性強,中國的優勢產業和富餘產能,正是非洲現在工業化所急需的。

戴兵認為,中非合作可采用試點的方式,在部分非洲國家先行先試,積累經驗,以項目的經濟和社會效益為指導,尊重市場原則,促進當地經濟發展。同時“走出去”的企業還要注意了解不同國家之間的文化、法律、政策等方面的差異。

中國與非洲國家求同存異,重新出發

商務部中國國際經濟合作學會會長崔明謨認為,通過企業開展中非產能合作,推進經濟一體化,這與我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和加強國際產能合作相契合,我國企業要利用國內的優勢產能,幫助非洲發展本土配套工程,打造高端制造業,這樣才能受到非洲國家的歡迎。“很多的案例表明,凡是本土化經營做得好的企業,都能得到可持續發展,反之,可能就很難在駐在國站穩腳跟。”崔明謨提醒,企業“走出去”開展業務,一定要與所在國密切配合,並認真做好風險評估,加強風險防控能力。

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副院長曲維璽認為,中非經濟結構互補性很強,無論是從政府方面,還是從企業層面,都有共同的合作空間。但是,在中非合作上,也存在著挑戰,一是企業“多頭管理、多頭競爭”的問題比較突出。二是中介服務短缺,尤其是能夠提供境外全方位服務的中介機構還比較少,亟須全方位的境外法律、財務、金融等中介平台。曲維璽建議企業在“走出去”之前,一要進行嚴謹、細致的前期市場調研工作。二要注重培養具有國際視野的人才。

中國與非洲國家求同存異,重新出發

原國務院研究室工交貿易司巡視員唐元認為,綠色發展是我國實施“走出去”戰略的最大政策導向。企業在“走出去”的過程中,一定要遵循綠色發展的原則,這既是世界各國對綠色發展的要求,也是企業的謀生之道。例如,發展風電、水電、光電和電子信息企業就非常受非洲國家歡迎的。

他建議,中非應共同建立起財政、稅收、金融、投資、技術、經濟等方面的一些政策體系,鼓勵企業走綠色低炭道路,重點發展循環經濟和生產綠色產品,把綠色發展理念貫徹到中非合作中。

亞太交流與合作基金會是由亞太地區現任或卸任政要、著名學者和社會活動家、具有世界性影響力的企業及研究機構共同發起組建,並且得到來自全球不同地區、領域和文化背景人士廣泛響應和參與的著名國際組織。一直以來,基金會特別重視與非洲各界建立廣泛和建設性的交往關系,長期以來通過一個開放式的對話與協商機制,促進中非之間的多方面全領域立體式的交流、合作及爭端解決,運用自身的影響力、創造力和行動力,通過公共外交、戰略研究與公益服務等方式,來實現新的世界格局下的東方文明複興,為中非傳統友誼與共同發展作出實質性的推動,為世界和平與人類福祉作出持久努力與貢獻。此次基金會在與COMESA多年合作基礎上,雙方簽訂正式的戰略合作關系,並且共同組建COMESA 中國代表處,將為基金會對非事務的發展開辟新的平台和通道。

COMESA(Common Market Eastern and Southen Africa)全稱為東南非共同市場,是非洲最具全球影響力的國際組織之一。成立於1993年。該經濟體的19個成員國分別是布隆迪、科摩羅、吉布提、剛果民主共和國、埃及、厄立特裏亞、埃塞俄比亞、肯尼亞、利比亞、馬達加斯加、馬拉維、毛裏求斯、盧旺達、塞舌爾、蘇丹、斯威士蘭、烏幹達、贊比亞和津巴布韋。這些國家的總人口數超過4億,國民生產總值之和達到3600 億美元。一直以來作為非洲地區最具有活力和實際協調能力的區域性國際組織,COMESA擔負了區域所含國家之間及其與國際間市場的協調溝通工作,此次中國辦事處的落成將大大推動組織及組織涵蓋國家與中國的交流關系,為雙邊合作特別是包括基礎設施建設、礦產資源開發、農牧漁業合作等東南非國家急需推進領域與中國政府、企業等社會各界的廣泛合作,奠定更為堅實的合作基礎。

延伸閱讀:譚文保:中非經濟合作需要企業走出去

近些年來,中非國家互動越來越頻繁,中非關系為何如此密切?非洲在中國經濟發展中扮演著怎樣重要的角色?中國企業如何走進非洲?為探討這些問題,本刊特邀中國世貿組織非洲委員會貿易促進中心譚文保主任進行了探討。

《生活時代》:為何近年來我國和非洲的互動交流如此頻繁?非洲在我國經濟的發展過程中扮演著什么樣的角色?

譚文保:2015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之後,國家實施供給側改革,需要去產能、去庫存,中國大量的富餘產能要走出去,企業需要走出去。提出實施“中非合作戰略”,是適應我國改革發展要求的重要的戰略布局。以全球的視角看,非洲是目前全世界都看好的金色投資大陸,我們判斷,未來十年中國經濟可持續發展的主要增長點也在非洲。

非洲是世界第二大洲,擁有豐富的自然和人力資源,正處於工業化興起階段,對建設工業化的人才和經驗、技術和裝備、資金需求是非洲發展的三大瓶頸,這跟我們改革開放初期的情形是一樣的,而中國經過30多年的發展,在這三個方面累積了可以助力非洲自主發展的強大的物質優勢,中非合作需求高度契合。實施這一戰略,把中非合作放在我國改革發展的整體戰略版圖上來思考,這個設計是非常具有前瞻性、戰略性意義的。“中非合作戰略”提出後,中非國家都非常重視。

去年中非合作論壇峰會結束之後,我國主要領導人都到訪過非洲,今年外交部長首訪就是去非洲;所有的非洲國家會後都修改了相關法律以確保中非投資和貿易合作的便利化,30多個國家建立了協調機制;7月29日還在北京聚集非洲50多個國家的100多位部長召開了中非合作論壇約翰內斯堡峰會成果落實協調人會議共商中非合作項目落實措施;從中非合作論壇約翰內斯堡峰會到現在,非洲國家首腦和團體到訪我國舉辦各種各樣的推介活動一直沒有斷過。今年G20峰會上,還專門設置了非洲議題,這是曆屆G20峰會都沒有的,非洲議題成了這次峰會的一大亮點。所以,中非合作處於曆史上最好的機遇期,合作前景十分廣闊,中國的企業如能抓住這個機遇走進非洲是完全可以大有作為的。

《生活時代》:該如何看待“中非合作戰略”?此次戰略和以往的合作有什么不同?

譚文保:過去我們和非洲的合作主要是援助非洲,給人們的印象好像都是無償援助的。去年12月中非合作論壇約翰內斯堡峰會上,我國提出實施“中非合作戰略”時,對這一合作的內涵進行了新的概括,提出了“從一般貿易往來向產業對接、產能合作和技術轉讓升級轉換;從以承包工程為主的傳統合作方式向投資運營和金融服務深化;從政府援助為主導向企業投資經營為主轉型”的新思想、新理念,使中非合作由以往的單一援助模式改變成為了“政府主導、企業主體、市場運作、合作共贏”的模式,這與以往的合作形式上是有所不同的。現在,我們是按照發展市場經濟的規則,按照合作雙贏的要求來實施中非合作的,這樣的合作變得更加可持續。

《生活時代》:中國世貿組織非洲委員會貿易促進中心在中非合作戰略裏起到怎樣的作用?

譚文保:在以上背景下,中國世貿組織非洲委員會貿易促進中心作為專業服務於中非合作的國家組織,具有七大職責任務:一是深入研究非洲各國的政治、經濟、社會、科技、人文、產業政策,為從事非洲貿易的中國企業提供及時、准確的政策研究資訊,幫助企業客觀清晰地認知宏觀經濟環境和前瞻性地把脈中非貿易發展方向;二是通過舉辦商務論壇、專題研討會、文化沙龍、商務考察等活動,搭建各國政府、商會組織、企業之間對話平台,促進政、商、企深度交流,為企業提供項目對接、產品推介、信息交流等服務,幫助企業發現和創造商機;三是整合中非國家銀行、投行、保險、基金、證券等金融機構資源以及建立和發行中非經貿合作產業基金,幫助企業在開展經貿合作中拓寬國際投融資渠道;四是整合高端獵頭資源,幫助企業培訓和引進高層次、國際型、專業型人才;五是組織專家為企業提供中非經濟貿易合作戰略管理咨詢服務,幫助企業建立戰略診斷、戰略分析、戰略規劃、保障體系建設、戰略執行、戰略評估等中非經濟貿易合作的全面戰略管理體系建設;六是組織法律專家為企業提供中非貿易合作法律咨詢服務,維護企業合法權益,幫助企業規避開展中非貿易合作過程中的法律風險;七是充分發揮平台優勢,提供項目對接過程中包括進出口資質、簽證、辦理通關手續、聯絡中非雙方大使館、聯絡非洲國家部委等相關政府機構等一切便利服務。概括地講,中國世貿組織非洲委員會貿易促進中心所有的工作可以分為上下兩篇文章。上篇文章是作為平台,起牽線搭橋的作用。非洲國家有什么項目需要招商引資的,我們來對接中國的企業;中國的企業有什么需要對非洲國家有什么需要,我們來幫助聯系溝通相關部門,讓二者在我們的平台上進行對接。下篇文章是保駕護航。中國世貿組織非洲委員會貿易促進中心對企業的服務是進行的全程服務,在非投資或從事貿易活動的所有企業遇到什么問題都可以找到我們,我們來幫助企業進行協調解決。

《生活時代》:目前在國家提出中非合作戰略之後,企業的反饋是怎樣的?

譚文保:目前有很多非洲投資項目正在和中國企業對接,主要集中在工業、農業、能源、基礎設施建設、醫療、教育等方面,情況發展比較快,很多企業對這方面的需求還是比較旺盛,未來在這個方面合作的空間還是比較大,合作形勢還是比較好的。

《生活時代》:除了貿易活動之外,中國世貿組織非洲委員會貿易促進中心未來還有怎樣的規劃幫助中非合作戰略的推進?

譚文保:從中非合作的遠景規劃來講,我們工作的重點是促進中國和非洲國家的投資、貿易合作,這是我們的核心任務。為了達到中非合作戰略目標,我們主要在幾個方面下功夫。

首先,建立服務網絡,從組織上保障中非合作能夠有效推進。我們計劃在非洲每一個國家建立起我們的聯絡處,目前已經有10多個國家建立起來了。在國內,按區域建立分中心,目前已經和正在進行。

第二,中非經貿合作是一個系統工程,民心相通是經貿暢通的基礎,為了讓中國人民了解非洲,擬聯合國家有關部委、非洲國家政府及駐華大使館拍攝一部非洲國家系列電視宣傳片,向全中國人民全方位地介紹一個真實的非洲,要讓中國的企業建立起到非洲投資的信心。

第三,為了克服中非合作過程中的語言溝通障礙,我們聯合中國和非洲國家有關教育部門制定了一個“非洲漢語教育培訓10年計劃”,計劃通過10年的努力,達到使非洲1億人會說漢語。

第四,信用是合作的根本性前提,為確保中非經貿合作的可持續性,將從組織、制度入手,把中心打造成一個中非合作企業雙方都信賴的第三方信用擔保交易平台。為此,中心將對中國到非洲投資和從事貿易的企業以會員入會形式統一納入中心理事會平台管理,實行嚴格的准入審核把關制度,並在提供服務的同時實施全程監管,一方面最大化地有效保護合作雙方的合法權益,另一方面確保國家信譽不受損害。

第五,建立及時的信息通報制度,除實時編輯紙質版的非洲國家項目《信息簡報》發送中心會員單位外,每季度將面向會員單位召開一次“中非經貿合作信息通報會”,通報非洲國家的招商項目和貿易物資采購信息。

總的講,投資非洲天時地利人和均在,前景無限廣闊。謝謝你的采訪,希望通過你們的平台宣傳,讓更多的中國企業和中國的老百姓能夠了解非洲、認識非洲、熱愛非洲、走進非洲,也誠摯地歡迎有志於到非洲投資發展和從事貿易的企業和企業家來中心咨詢,我們確保竭誠提供全方位的服務。

根據中華網、北京青年報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中國與非洲國家求同存異,重新出發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