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特朗普主張的反貿易政策可能引發一場危險的保護主義運動

特朗普主張的反貿易政策可能引發一場危險的保護主義運動

今年美國大選的過程與結果,與今年6月份英國公投脫歐的情況十分相類。無論是英國還是美國,傳統的政治精以及主流媒體,大打恐嚇牌,要求民眾“理性”投票,否則會天下大亂,國家經濟衰退。比如,英國政府在公投前多次圍繞著脫歐後果發表評估,結論離不開國家經濟衰退、英鎊大跌、房地產泡沫擠破等。同樣,美國大選中,美國政治精英及主流媒體在大選前也極力支持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裏,認為如果特朗普當選及執政必將引發世界經濟危機,引發美國經濟倒退,並奉勸美國人民務必投下“理性”的一票。

但是實際上,無論是英國還是美國,政治精英及主流媒體並無法阻止英國公投脫歐,也無法阻止美國人把口無遮攔的特朗普送進白宮。其實,美國民眾這樣做,並非特朗普的個人才能有多高,也不是特朗普的個人人格有多少魅力,而是無論英國民眾還是美國民眾,特別是中低收入民眾,根本就不滿意當前的傳統政治精英,不滿意傳統政治精英所制定的不利於中低收入民眾的經濟政策,特別過度寬松的量寬貨幣政策,因為,這些政策讓社會財富都落入了以華爾街為首的金融資本家手上。可以說,特朗普上任之後,改變當前的貨幣政策與經濟政策的現狀,可能是特朗普經濟政策的核心。

對於這點,市場的反映十分明顯。即當美國庶民把特朗普送入白宮之後,市場一片嘩然,全球股市、彙市、債券市場及大宗商品價格先是大跌,然後逐漸回複,各種資產的價格都坐過山車。不過,當市場真正的回過氣來之後,已經發現這可能如同英國公投脫歐的情況一樣,盡管之後市場同樣會十分震蕩,如英鎊大跌,但實際上英國的經濟並非如政治精英們所渲染的那樣恐怖。

反之,6月脫歐公投以來,英國發表的數據大都顯示經濟有所改善,其中受惠於英鎊弱勢的制造業更是走出了多年來困境。英格蘭銀行近期公布的數據也表明多數數據好於預期,央行也決定收回未來仍有減息可能的指引。隨經濟大勢而論,利率可上升也可下降,英國央行的貨幣政策取向開始變為中性。事實上,英國民眾選擇脫歐後,經濟增長不退反進,更加顯示精英政治家的言論更多的是具有恐嚇性。

也正因為,國際市場受此啟示,在美國總統塵埃落定之後,美國道瓊斯指數再創新高,美元彙率指數奔向100,美國國債利率更是上升。因為,在市場看來,特朗普上任之後,其經濟政策可能會更為務實。因為,特朗普是一個商人。商人的本性就是惟利是圖,就會在不同的時點及地點選擇最有利自我或美國利益的經濟政策,而不是談大多的概念。再加上特朗普在競選時主張要以財政擴張政策來振興美國經濟,美國的通貨膨脹也許上升。如果這樣,就意味著美聯儲有可能要加快加息的步伐以遏制通貨膨脹。這就刺激美國10年期國債利率連日急升,上個星期四攀升到2.15厘,過去一個星期裏共升了37個基點。同時,對通貨膨脹更為敏感的美國30年國債上上個星期上升了40個基點,這是2009年1月以來最大單周漲幅。

特朗普主張的反貿易政策可能引發一場危險的保護主義運動

同時,特朗普反全球化的貿易保護主義政策可能會打亂全球貿易現狀,估計依靠出口的亞洲國家恐怕會首當其沖。再加上美元的強勢,大量的資金流出這些地區而湧向美元及以美元計價的資產也是一種趨勢。這就使得亞洲許多國家的股市及債券市場在上個星期五出現拋售潮。全球不少資金湧美元市場。

比如,在馬來西亞,由於大量資金流走,反映離岸市場林吉特彙價的一個月不交收遠期合約低見4.5395林吉特兌換1美元,為2004年9月以來最低,當地股市跌超過1%,國債也被大量沽出,10年期國債利率升到4個月高位。印度尼西亞是另一個資金流走的重災區,印尼盾一度跌至5個月低位,直至印度尼西亞央行出手進行幹預才喘定。該國央行承認曾幹預彙市,並表示有需要時會再次出手。印尼股市大跌4%,10年期國債利率也見4個月新高。菲律賓披索彙價也創7年新低;新加坡元一度跌至9個月低位,直至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出口術威脅入市幹預才止跌回升;印度盧比跌至7周低位,印度央行也不得不入市幹預。拉丁美洲市場的情況也是一樣,拉美國家的貨幣普遍下跌,墨西哥披索更是再創曆史新低,上個星期五中段跌1.6%,一個星期中累計下跌了約10%。

也就是說,特朗普反全球化的貿易保護主義的政策將對國際貿易市場將造成巨大的沖擊,特別是亞洲。這使得不少亞洲國家及拉丁美洲國家的資金開始外逃,並湧向美國;還有,市場預測特朗普的國內經濟刺激政策將帶通貨膨脹上升,這可能促使美聯儲加快加息步伐。而這兩個方面都會引起美元指數上升。如果美元強勢,國際市場上的資金自然會湧入美國。而美元指數上升,或在今後一段時間裏美元再次強勢,那么非美元貨幣弱勢也是必然,非美元貨幣的弱勢同樣會增加人民幣的貶值壓力。對此,國內投資者不得不關注。

據新加坡《聯合早報》報道,美國總統選舉兩名候選人對稅收、公共開支和貿易保護等課題的看法差異巨大。一般人認為希拉裏能讓美國經濟持續發展。而特朗普較極端的計劃則引來兩種反應:許多經濟學家擔心美國繁榮會受到威脅,但小型企業老板和投資者認為特朗普的計劃有利於經濟。

美國經濟發展委員會的奧德蘭以“華爾街親希拉裏,一般企業親特朗普”來形容本屆的總統選舉。

據CNBC民調顯示,在50名受訪的經濟學家和華爾街人士當中,82%認為希拉裏將獲勝,但46%認為特朗普當選有利於美國經濟,39%則認為希拉裏當選有利於美國經濟。

今年10月,佩珀代因大學格拉茲道商管學院對美國1353家小型企業進行調查,結果顯示,大部分企業老板偏向於特朗普的醫療保險政策,有55%,而支持希拉裏的是45%;在稅收政策上支持特朗普的有66%,支持希拉裏的僅34%;而在貿易政策上,指出特朗普的有55%,希拉裏的支持率則僅45%。

特朗普提出的經濟計劃旨在通過放松管制來刺激經濟發展。他承諾通過減稅,包括將企業稅從35%大幅減至15%,以及最富有人群的個人所得稅率由目前的39.6%降至33%,來實現3.5%至4%的經濟增長。而美國2016年的經濟增長預期為1.8%。

此外,特朗普也承諾重新談判貿易協議、廢除奧巴馬的醫改計劃,以及在美墨邊界建圍牆,防止非法移民進入美國。這些計劃預計將使美國的預算赤字激增。

而希拉裏則主要會延續現任總統奧巴馬的經濟政策,包括向富人增稅、提高最低時薪、為較貧困者提供免費大學教育,以及對奧巴馬醫改計劃進行改革。她的計劃也會使預算赤字增加,但幅度不大。

但對於學術界而言,特朗普若當選總統令人感到擔憂。

約370名經濟學家,包括多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在《華爾街日報》聯名發表公開信,呼籲選民不要投票給特朗普,稱特朗普的想法“異想天開”,以陰謀論誤導選民,抨擊他不願對各項可行經濟政策進行冷靜評估。他們還說:“對這個國家來說,特朗普是一個危險且具破壞性的選擇”。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也曾指出,特朗普主張的反貿易政策可能引發一場危險的保護主義運動,進而嚴重損害全球經濟。

特朗普沖擊波(TrumpShock)在全球回響,歐美的主流媒體開始反思為什么民調和結果錯得如此離譜,但很顯然,這種反思根本沒有抓住問題的根本。在特朗普這個“怪物”向白宮進軍的過程中,首先需要反思的不是民調失誤,而是應該思考:為什么他煽動民粹、種族歧視以及貿易保護主義的言論得到了足夠多的美國人的支持和響應?

人類經濟在進步,經濟學也在以令人炫目的速度發展,學派林立,巨匠輩出,雕梁畫棟。然而,面對每一次大危機,經濟學家既無法預測災難的到來,也無法提出應對災難的有效措施,更無法防止危機中社會的撕裂。經濟學帝國主義不斷向各個領域擴張,但經濟學在面對人類每一次經濟危機時都顯得如此的無能和脆弱,經濟學家們為什么錯得如此離譜?經濟學的價值和意義何在?本次金融危機以來,以貨幣寬松和財政刺激為主導的政策為何既治愈不了經濟傷口,反而使得社會階層之間撕開了更大的裂口?根本原因,在於經濟學在技術層面進步的同時,在經濟學的本源和人文關懷方面,卻陷入了停滯和倒退。

早期的經濟學,以研究國家和個人的終極使命為基本要義。

經濟學的鼻祖亞當·斯密就是個哲學和道德教授,斯密一輩子從來沒有講授過經濟學課程,他在提出看不見的手的同時,更多的仍然關注市場背後的道德因素。他認為市場之所以是道德的,是每個人在追求自身利益的同時,推動了社會利益的進步和發展。

宏觀經濟學的鼻祖凱恩斯認為,經濟學本質上是倫理學,是關於道德的科學。過往經濟學的先賢大家都以關注人類的發展,道德的進步和弱勢群體的命運為己任,後來的經濟學,研究工具越來越炫目,領域越來越廣,模型越來越複雜,但距離道德和倫理卻越來越遠。以“最大化”為主要思維模式的研究讓經濟學退化為效率的奴隸,經濟學只剩下了空洞的效率分析,而喪失了厚重的思想和人文關懷。以效率為終極目標的經濟學是不可能提出顧及社會弱勢群體的危機應對辦法的。

特朗普主張的反貿易政策可能引發一場危險的保護主義運動

本次危機,為什么很多國家的底層和中產感覺成為了失去的階層(Loser),關鍵原因是危機應對方案只顧及經濟效率而不顧及公平正義。

以寬松貨幣政策為主導的危機應對之策,最大的負面效應就是惡化財富分配格局。在全球經濟再平衡的過程中,釋放出來的大量貨幣進入資本市場、房地產等領域,推升了資產價格泡沫。

這使得社會的富裕階層可以通過貨幣泡沫化解財富縮水的危機,社會富裕階層的財富在危機應對的過程中不僅沒有受傷,反而因為資產價格的膨脹而增值,而中低收入階層一方面要應對央行貨幣之水的沖擊,另一方面要面對實體經濟萎靡的情況下,收入的直接縮水。

這種過於依賴貨幣政策的做法,直接導致的結果就是社會財富的分裂,最終導致整個社會的撕裂。每個國家都一再強調貨幣的禍害,而每個國家沉湎於其中而難以自拔,最後的結果就是社會財富格局的再次洗牌。中低收入階層成了貨幣政策的最大犧牲品。

全球皆如此,我國也不例外。08年以來,中國釋放出來的大量貨幣推升的資產價格泡沫,特別是房地產泡沫並不比其他國家小。在實體和制造業萎靡的情況下,炒房成了富裕階層最好的選擇,房地產經過金融危機以來的三輪政府主導的暴漲,在一些大城市,已經遠離了房子最基本的居住屬性,成為財富和身份的象征。成了橫亙在年輕人面前一道難以逾越的鴻溝。中國大城市正在逐漸形成兩個對立的階層:有房階級和無房階級,有房階級慶幸抓住了房地產泡沫的盛宴,無房階級望房興歎,房子在中國每一個心理刻上了非常複雜的情緒和烙印,成了阻止中國社會活力和公平的根源之一。在反危機的過程中,房地產完全成了地方政府財源和經濟增長的工具,淪為了一個極其功利化的政策,偏離了居住和民生的基本功能,影響了整個社會的士氣,使得暴富和浮躁的心態在全社會蔓延,甚至一代一代傳承。

中國的轉型機遇和發展空間很大,這是我一直強調的,但我們需要一個“好的經濟學”來指導中國未來的政策體系,偏離公平正義,只有效率和增長的繁榮無法為中國的發展帶來民意的支持,這是顯而易見的,否則一切炫目的數字將沒有說服力和意義。

法國經濟學家皮凱蒂的《21世紀資本論》探索了人類不平等的經濟根源,引發全球巨大的反響,英國經濟學家迪頓因為對不平等的研究斬獲2015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現實寓意很大。皮凱蒂的研究認為,資本的收益遠高於勞動的收益,這是導致貧富差距越來越大的主要原因。

這在中國可以找到數據的佐證:從1997年~2007年,勞動報酬占GDP的比重從53.4%降至39.74%;資本收入占比持續上升,企業營業盈餘占GDP的比重從21.23%升至31.29%。按照基尼系數,中國位列世界上分配最不公平的國家之列。

對於當下的中國而言,公共政策不僅要關注增長和效率,更要關注公平和財富分配。我一直覺得,中國在不斷喪失改革收入分配最好的時機,不斷讓惡化的收入分配更加惡化。應該意識到,當前我國經濟轉型之所以如此之難,很多不公正之事的根子仍然在於收入分配格局的失衡,國強民不富,改革的成果通過非正常渠道越來越向少數人集中,從而擠壓了絕大多數居民的消費能力,最終導致經濟發展的停滯,公平和效率全部喪失。

特朗普的勝選告訴我們,一個社會如果出現巨大的撕裂,就會帶來巨大的不確定。經濟學是該回到道德和公平的價值訴求上來了。中國的一位前總理在他的任期內曾經特別指出,現代化絕不僅僅指經濟的發達,它還應該包括社會的公平、正義和道德的力量。一個正確的經濟學同高尚的倫理學是不可分離的。這和諾獎得主阿瑪蒂亞.森一脈相承的,森長期致力於饑荒的研究,並提出了經濟發展的目的是為了擴大民眾的自由,應該“以自由來看待發展”,堪稱近30年來全球經濟學家最大的良心,因為他的存在,急功近利的經濟學好歹保住了最後一點顏面。

中國經濟學人應該記住:如果說過去的三十多年,中國的經濟學人的使命在於推動經濟發展,做大蛋糕,則在未來,應該將注意力轉到“公平、正義和自由”的制度設計上來,使經濟學回歸基本的倫理。當然,這需要各界的努力,需要各界的參與。

根據中國投資咨詢網、中國經營網、第一黃金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特朗普主張的反貿易政策可能引發一場危險的保護主義運動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