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拉美是我國石油公司“走出去”的重點戰略區域

拉美是我國石油公司“走出去”的重點戰略區域

拉美不僅是保障我國原油進口多元化的重要來源地,也是我國石油公司“走出去”的重點戰略區域。中拉油氣合作自1993年從秘魯開始,投資主體為中國石油為主的六家國營企業,合作覆蓋全產業鏈。除了傳統能源,可再生能源也正在為中拉能源合作開辟廣闊的空間。依托雄厚的資金實力,中國正抓緊機會將自己在這一領域的技術和產品送往拉美。

10月14日至15日,第十屆中國-拉美企業家高峰會在唐山舉行。能源合作成為會場上的一個熱詞。按照國家主席習近平2014年7月提出的中拉“1+3+6”合作新框架,能源資源位居六大重點合作領域之首。

在傳統能源方面,拉美和加勒比地區是除中東外世界油氣資源最豐富的地區。其中,委內瑞拉已探明的石油儲量為2938.5億桶,居世界第一位。目前,中國主要與7個拉美國家進行合作,分別是秘魯、委內瑞拉、厄瓜多爾、巴西、阿根廷、哥倫比亞及特立尼達和多巴哥。

拉美是我國石油公司“走出去”的重點戰略區域

拉美不僅是保障我國原油進口多元化的重要來源地,也是我國石油公司“走出去”的重點戰略區域。中拉油氣合作自1993年從秘魯開始,投資主體為中國石油為主的六家國營企業,合作覆蓋全產業鏈,包括上遊勘探開發、工程技術服務、管道運輸、原油貿易、金融合作、環境保護等。

中國石油經濟技術研究院副院長劉朝全指出,中國在拉美油氣領域累計投資達到350億美元。在金融合作方面,中拉已執行完的協議超過750億美元,整個協議超過上千億美元。“中拉油氣合作對拉美油氣工業、經濟發展、就業、環境保護、社區建設做出非常大的貢獻,為進一步深化中拉合作奠定了堅實基礎。”劉朝全說。

除了傳統能源,可再生能源也正在為中拉能源合作開辟廣闊的空間。近年來,拉美已經開始從政府層面加大對可再生能源使用的引導力度,在開發利用水力、風能、太陽能和生物能源等清潔能源方面發展迅速。

據估算,2013年至2030年,拉美在可再生能源發展方面需要至少3500億美元的投資。依托雄厚的資金實力,中國正抓緊機會將自己在這一領域的技術和產品送往拉美。去年,剛剛成立不久的中拉產能合作基金就三峽集團並購巴西兩座水電站提供了6億美元出資。

“目前,中國在拉美地區合作的油氣項目有28個。以油為主,中國的總投資達到350億美元。其中,中石油的權益量占到71%。”劉朝全說。

2013年10月,由中石油、中海油兩家中國油企及巴西國家石油公司、荷蘭殼牌及法國道達爾組成的聯合體作為唯一投標方,中標巴西裏貝拉10億噸級儲量巨型石油區塊。該油田位於巴西東南部海域,為全球石油開采規模最大的海上油田。

拉美是我國石油公司“走出去”的重點戰略區域

“石油換貸款”是中拉能源金融合作的主要方式。劉朝全介紹稱,截至目前,委內瑞拉獲得500億美元貸款,已經還了一半以上了;厄瓜多爾獲得了30億美元貸款(一筆10億,第二筆20億);巴西獲得了200億美元。

“另外,在李克強總理宣布的對巴西500多億美元投資計劃中,有400多億美元將用於新能源、基礎設施建設等,傳統能源只有100億美元左右。”劉朝全說。

近年來,一些拉美國家政局動蕩,經濟波動劇烈,政府收入縮水,給中石油在當地的經營帶來了不少困難。據劉朝全介紹,厄瓜多爾征收的暴利稅一度高達99%,不僅比率高得離譜,而且稅基不以利潤而以收入為基礎。

更加讓人震驚的是,他列舉了厄瓜多爾OCP管線面臨的稅務爭議。“厄瓜多爾高等法院做出對厄瓜多爾稅務局不利的判決後,政府先把這個法官革職,再把他關起來,還進一步宣布,‘今後誰要做出對厄瓜多爾不利的判決,就要把誰抓起來。’”

再比如,委內瑞拉將礦區的使用費從1%一路上調到33.33%,把合同者的區塊權益從100%強行縮減到40%或25%,甚至是強行接管。同時,還存在政府隨意改變合同模式的行為,把產量分成合同強行改成經營服務合同。且不說還有拖欠款項的事情。

“中石油在哥斯達黎加也遇到一個不得不說的事件。”2007年,中哥正式建立外交關系時,中方承諾協助哥政府更新並國建莫因(Moin)老煉油廠。2013年6月,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哥期間,哥斯達黎加國家石油公司與中石油簽署煉油廠貸款協議。但在不久後,“哥斯達黎加就宣布終止該協議,讓中石油面臨很大壓力。”

對於這些風波,劉朝全強調,中拉合作應該是雙贏的、多贏的,而不是單贏的。他打了一個很有意思的比喻:“我們知道拉丁美洲出產鸚鵡,很漂亮、很好,大家都很喜歡。這個鸚鵡像國際投資者,如果我們老用槍打它,嚇唬它,它就會飛走。國際資本如果覺得不安全,有可能會撤出。”

2015年,發展中國家對可再生能源的投資首次超過發達國家,中國成為發展中國家對可再生能源技術領域的最大投資者,拉美在這方面的發展速度亦不容小覷。2013年,拉美54%的能源生產來自於可再生能源,不少國家對可再生能源的投資實現翻番。

“清潔能源發展政策現在已經成為烏拉圭國家層面的政策,現在烏拉圭90%都是使用可再生能源。”烏拉圭工業能源與礦產部部長卡羅來納·科賽說,烏拉圭正在向來自各國的投資者傳遞一個信號,就是支持他們來烏拉圭投資可再生能源。

拉美是我國石油公司“走出去”的重點戰略區域

在可再生能源領域,中國和巴西的合作最為密切。三峽集團於2011年開始調研巴西電力市場,2013年設立三峽巴西公司,現已擁有7個水電站項目和11個風電項目,總裝機容量近600萬千瓦(約93%為運營資產,其餘為在建項目),已是巴西第二大非國有發電企業。

近日,又有喜訊傳出。三峽集團有望再獲中拉基金支持,並購美國杜克能源公司的巴西資產項目。其規模大約為4400兆瓦,其中三分之二為水電站,主要分布在拉美中部和南部地區。其中,近一半的資產位於巴西。

中拉在太陽能領域的合作亦大有可為。天合光能有限公司副總裁尤泓明近日透露,就在上個月底,該公司中標了墨西哥一個133兆瓦的新能源項目,將參與項目開發、項目投融資甚至建設運營。此前,這家全球最大的太陽能組件生產商已在智利“登陸”。

英利集團總經理王剛認為,與歐美動輒“雙反”的做法相比,拉美與中國在政治、經濟方面合作基礎更加良好。2014年巴西世界杯期間,這家光伏企業把太陽能產品安裝到了所有比賽城市。如今,英利在巴西市場的占有率超過30%,已供應綠色能源超過25兆瓦。

“太陽能產業需要大量的基礎設施投入、金融配套以及政府政策支持。在拉美,阿根廷、智利、秘魯、哥斯達黎等國擁有非常好的市場。未來,在清潔能源方面,拉美一定是一塊熱土。”王剛說。

據該公司調研,近年來,拉美從國家層面加大了對可再生能源的引導力度。已有三分之二的國家制定了清潔發展機制,三分之一的國家制定了可再生能源發展戰略。在墨西哥、智利和巴西等國,安裝太陽能組件發電比從當地電網購電還要便宜得多。

外媒稱,秘魯前總統托萊多在接受埃菲社專訪時指出,美國當選總統特朗普的政策可能會幫助中國提高在拉美地區的存在,特別是如果特朗普真的履行承諾,讓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議》(TPP)。

據埃菲社12月15日報道,托萊多指出,特朗普可能會給中國留出更廣闊的空間,尤其是如果他堅持削弱TPP或太平洋聯盟的話。

美國當選總統上個月宣布他在履職後將會讓美國退出旨在亞洲和美洲之間建立一個跨地區自由貿易區的《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議》。

托萊多在2001年至2006年擔任秘魯總統,曾主持秘魯與中國自貿協定的談判和簽署工作。他認為,如果美國退出TPP,特朗普可能會間接地為中國更大程度進入拉美開辟道路。近年來,中國逐漸加強了在拉美地區的經濟、政治和文化存在。

托萊多強調了拉美對華糧食出口日益增加,以及中國巨大的旅遊業潛力和對基礎設施、農業產業化及制造業投資的重要性。此外,中國對進口石油和礦產品等原材料一直興趣不減。

托萊多認為,拉美地區能否最大限度地利用中國提供的機遇,“更多地取決於”該地區各國的政治領導人。

拉美各國應該“鼓勵中國、歐洲和全世界投資,但要有明確的遊戲規則,尤其是在環境和社會責任方面”,以便使農民“也能成為分享這塊大蛋糕的一份子”。

他強調了素質教育對培養將成為未來領導者的年輕人的重要性。他還指出,民粹主義作為一種意識形態在拉美沒有前途,在經曆了過去幾十年的發展之後,拉美已經學會了管理自己的經濟,拉美已經是一個穩步增長的大陸。

托萊多指出,拉美需要“更多的領導者,更少的政治”,需要具備國家政治視角的領導者。

他表示對特朗普思考問題的方式和近來作出的一些任命感到擔憂。他指出,要感謝拉美移民,特朗普先生依靠廉價勞動力才得以在房地產建築行業積累出大量財富。

但是,托萊多相信特朗普一旦坐上總統的椅子,就會意識到事情沒那么簡單,美國民主制度的牢固性將會限制特朗普履行承諾。

身為美國斯坦福大學學者的托萊多15日結束了對北京的訪問。期間他與中國多位學者進行了接觸,並舉行了其新書《共享型社會》中文版發布儀式。

根據 21世紀經濟報道、參考消息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拉美是我國石油公司“走出去”的重點戰略區域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