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揚中國之長,解坦桑之難”

“揚中國之長,解坦桑之難”

在基甘博尼大橋通車儀式上,馬古富力總統高度贊揚中國中鐵建工集團和中國中鐵大橋局為坦桑尼亞提供的精品工程,讓坦桑尼亞人民圓了半個多世紀以來的夢想。他宣布以該國國父尼雷爾的名字命名基甘博尼大橋。上萬名民眾歡聲雷動。他們身著節日盛裝,來參觀這座“中國制造”的現代化大橋。許多人拿起手機跟大橋來一張自拍照,喜悅的心情溢於言表。

基甘博尼大橋連接坦桑尼亞第一大城市達累斯薩拉姆市區與海洋資源豐富的基甘博尼半島,是一座雙塔單索面斜拉橋,造價1.35億美元,全長680米,主跨度200米,橋面寬32米,雙向6車道,采用國際標准設計、施工,於2012年9月開工建設。

此前,一道淺淺的海灣將達累斯薩拉姆與基甘博尼半島阻隔開來,百姓只能乘渡輪或繞道30多公裏往返於兩地之間。早在1933年,政府便規劃修建一座橋連接海灣兩岸,但一直未能實現。“過去我們要苦等渡輪,坐船又不安全,現在只需幾分鍾就可過橋。”建築材料供應商阿裏·基尤勒興奮地向記者表示,基礎設施建設是發展的第一步,未來這片區域會有更好的發展,老百姓的生活會更好。

一橋飛架,從此天塹變通途。大橋縮短了距離,為達累斯薩拉姆發展拓寬了空間。達累斯薩拉姆市民尼安比向本報記者表示:“我為這座大橋感到非常驕傲,這是我們國家的一件大事。大橋通車讓人們節約了時間,也讓達累斯薩拉姆更加現代化了。”

中鐵建工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穆亦龍向本報記者表示:“這座大橋將促進中坦友誼,還推動當地經濟社會發展和民眾生活改善。”馬古富力認為,這座大橋將成為坦桑尼亞的地標建築,見證當地的幸福生活。

通車後的基甘博尼大橋平坦如砥,這也是中坦人民真誠友誼鋪就的通往未來的坦途。承建大橋項目的中鐵建工東非公司前身便是坦贊鐵路建設者,坦贊鐵路交付使用後,他們繼續承擔著鐵路設施維修、保養工作。上世紀90年代在當地注冊並逐步壯大,公司承建了如今坦桑尼亞主要城市70%以上的房建工程,並連續3次榮獲坦桑尼亞最佳外資承包商獎。

坦贊鐵路的精神在延續。中鐵建工東非公司董事長胡波表示,大橋項目所在的海域地質情況複雜,進場時,整個水面是一個大的深海沼澤區,每天施工都要小心翼翼,陷入沼澤就有生命危險。許多技術人員都是20多歲的年輕人,他們晝夜奮戰在工地上,大橋凝聚著他們的汗水與心血。

在施工過程中,中國公司為當地培養了一大批技術工人。據介紹,大橋工程建設為坦桑尼亞創造了5000多個就業崗位,主要人員本地化率達到90%,管理層本地化率達30%。穆亦龍說,這既為當地就業提供支持,也能讓企業更好地融入所在國。

“揚中國之長,解坦桑之難”

“中國公司帶來的不僅僅是品質,更是一種信任。”尼安比說,“這種信任從坦贊鐵路開始,一直持續到現在。”基甘博尼大橋業主、坦桑尼亞國家社保基金工程部副部長卡裏姆·馬塔卡向本報記者表示:“中國中鐵不但修建了一座完美的橋梁,還為當地做了很多好事。坦桑尼亞願與中國兄弟一起發展。”

呂友清對本報記者表示,坦桑尼亞80%以上的政府工程是由中國公司承建,中國公司在當地受到廣泛歡迎,這主要是因為中國公司優異的工程質量和積極履行社會責任。

呂友清介紹說,中坦當前的經貿合作可以用“4個50億美元”形容:中坦雙邊貿易額超過50億美元,中國對坦直接投資超過50億美元,正在建設的中坦合作項目達50億美元,中坦簽署產能合作項目超過50億美元。“中坦經貿合作處於非常好的發展階段。”他說,坦桑尼亞是印度洋沿岸重要國家,口岸優勢非常明顯,中坦正在合作建設的巴加莫約港口,將成為非洲大陸重要的物流中心和制造業中心。

雙向6車道,寬32米的橋面,雙塔斜拉索。尼雷爾大橋外觀現代,又很有當地特色:橋頭立著“站崗”的猴面包樹和紅黃白三色的收費站,兩側人行道上還有頭頂貨物的當地人行走。

坦桑尼亞工程師埃裏克斯記得尼雷爾大橋剛通車時,當地居民盛裝前來、載歌載舞的盛況。很多不是本市的居民也坐幾小時的車前來一睹大橋真容,還有新人們把這裏當成拍攝婚紗照的勝地。也難怪,早在1933年,當地政府便規劃修建一座橋連接海灣兩岸,但一直未能實現,如今夢圓,尼雷爾大橋成為坦桑尼亞的地標性建築。

作為大橋的工程師,埃裏克斯最興奮的是自己學到了斜拉索大橋的建造技術。“這種大橋我只有學生時代在電影裏看過,現在居然真切地看到是怎么修建的,並且還能參與其中。”

大橋的修建誕生了兩個世界之最。“一是橋塔混凝土強度全世界最高,這個強度此前只在實驗室裏做過,沒有應用過;第二個世界之最就是斜拉索,每一根斜拉索都由160束鋼索組成。當時代表世界最高水平的芝加哥實驗室也只做到一根136索。”中鐵建工集團東非公司總經理謝志翔說。

大橋下看似平靜的水面其實是個深海沼澤區,地質情況相當複雜。謝志翔說,當時中鐵建工年輕的技術人員們在工地上必須十分小心,一旦陷入沼澤就會有生命危險。他們晝夜奮戰,建造的速度和質量讓同在非洲做項目的歐洲人直呼“這是一支鬼神之隊”。

尼雷爾大橋不僅讓埃裏克斯這樣的工程師增長了技術知識,也為坦桑尼亞培養了一大批經驗豐富的技術工人。據悉,大橋項目創造了5000多個就業崗位,主要人員本地化率達到90%,管理層本地化率達30%。

承建尼雷爾大橋項目的中鐵建工東非公司的前身當年就參與了坦贊鐵路的建設。60多歲的曼果有個地道的中國名字——老馬,但他其實是中鐵建工一名坦桑尼亞籍工程師。上世紀70年代就參與了坦贊鐵路的建設,今天仍在為中鐵建工在達累斯薩拉姆的五星酒店項目工作。這位到中國留過學的非洲工程師,將自己的人生與這家中國企業聯接在一起40多年。

老馬用帶著京味兒的普通話告訴記者:“這么多年來,坦贊鐵路的精神沒變,但是如今施工條件、施工技術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上世紀70年代,包括中鐵建工員工在內的5萬餘名鐵路建設者,在坦桑尼亞和贊比亞的崇山峻嶺、遍地荊棘之中,在疾病肆虐的情況下,曆時6年建成了舉世矚目的坦贊鐵路,貫通了東非和中南非。坦贊鐵路交付使用以後,留在坦桑尼亞的中鐵建工員工們利用坦贊鐵路建設時期留下的設備和材料重新創業。剛開始全部資產只有“1噸鋼筋、1個龍骨、40多根鋼管、300多個鋼管卡子”,而如今創造了結構施工5天一層的東非紀錄,三次獲得坦桑尼亞“最佳外資承包商大獎”。老馬說,中鐵建工為當地施工技術帶來了一場大革新。

如今,象征中非友誼的坦贊鐵路也即將翻開新的篇章。坦贊鐵路目前基礎設施老化、列車多處限速、設備嚴重匱乏,原有線路已不適應新時期坦贊兩國的發展。中國中鐵已在開展“坦贊鐵路激活和可持續發展項目”的相關工作,准備為升級改造坦贊鐵路、為非洲經濟社會發展作出新的貢獻。

“像非洲的猴面包樹一樣,在幹旱中落地生根,能屹立不倒幾千年,不斷滋養著當地人。”新一代建工人這樣描述坦贊鐵路精神的延續。他們學習當地的斯瓦希裏語,有的還在當地組建了家庭,深深紮根在非洲大地。

“揚中國之長,解坦桑之難”

中國企業不僅在基建方面“修橋建路”,也為坦桑尼亞修建了一條信息高速公路。

原本擔心這裏網絡不通暢的遊客,裝上坦桑尼亞的手機卡,發現4G網絡很流暢,看視頻也絲毫不卡。翻開坦桑尼亞的移動流量包價格表,可能還會再大吃一驚,7天10G流量合人民幣不到40元,30天10G流量合人民幣112元左右,比國內流量包還便宜不少。使用當地的手機卡,打電話回中國一分鍾差不多也只要3角錢。

支撐質優價廉的通信和移動互聯網的,是由中國通信建設坦桑尼亞有限公司建設的寬帶骨幹網。這是第一個覆蓋坦桑尼亞全國的國家寬帶骨幹傳輸網絡,采用中國標准和中國設備建設,也是坦桑尼亞第一條國家信息高速公路。項目建成後,通信資費大大下降,電信用戶數由2010年的2100萬增加到2015年底的近4000萬。

中國企業還幫助當地人看上了價格便宜、內容豐富的數字電視。“以前看數字電視是富人專利,每個月要花100美元才能看到數字電視,現在每個月3美元就能看了。”在四達時代傳媒坦桑尼亞公司的服務營業廳裏,正在等候辦理業務的當地居民告訴記者。據公司總經理廖蘭芳介紹,四達坦桑尼亞公司的地面基站覆蓋19個省,衛星電視覆蓋全國,用戶達到150萬,每個月3美元到15美元即可觀看數十到上百個頻道。“《媳婦的美好時代》《滾蛋吧!腫瘤君》這種講述家庭倫理和情感的影視劇比較能引起共鳴,最受當地觀眾喜愛。”廖蘭芳說,目前四達招募了一批斯瓦希裏語配音演員,准備把更多優秀的中國影視劇帶給坦桑尼亞觀眾。

“揚中國之長,解坦桑之難”,大大小小的中國企業在坦桑尼亞經濟發展的各個領域發揮著重要的作用。“特別是在建築建材、紡織服裝、信息通信等非資源類領域,中國企業的比重最大,中國企業在坦桑創造的就業機會也最多,至少有20萬個,另有40萬人在從事與中國貿易有關的工作。”

“揚中國之長,解坦桑之難”

中國駐坦桑尼亞大使呂友清介紹,截至2015年底,中國已經成為坦桑尼亞第二大外資國。中國企業的貢獻不斷提升著中國在坦桑的影響力。業務覆蓋非洲44國的民調機構“非洲晴雨表”2015年調查報告顯示,中國在坦桑尼亞的影響力已經超過了南非、印度等與坦桑淵源深厚的區域大國,也超過了英國、美國等西方發達國家以及聯合國、世界銀行等國際組織。

根據人民日報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揚中國之長,解坦桑之難”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