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未來中國在拉美的農業投資發展潛力巨大

未來中國在拉美的農業投資發展潛力巨大

對於中國來說,解決13.5億人的吃飯問題是一項首當其沖的戰略任務。多年來,中國經濟的持續發展以及更多肉食消費使其糧食需求呈指數級增長,然而,中國的農業發展卻深受耕地減少、汙染加劇以及自然災害頻發等問題的困擾。

中國一直在努力保持口糧的自給自足,但對海外的飼料需求卻在不斷增加,比如喂豬的豆粕或者養雞的魚粉。2000-2012年,中拉農業貿易量從20億美元增長到了262億美元,2017年雙邊貿易額還有望超過400億美元。中國企業在政府支持下一直在積極地開拓海外農業市場,這當然也包括了拉美地區。下文將對中國與阿根廷、巴西、秘魯、牙買加、墨西哥五國的農業領域合作進行概述,並分析中方采取的不同策略以及由此帶來的挑戰。

阿根廷。過去十多年裏,中國的市場需求相當程度上推動了國際大豆價格不斷攀升,這使得阿根廷農民願意種植更多大豆,而且還激發了中國投資者購置該國土地的熱情。不過,阿根廷2011年12月出台的一項土地限購法令阻止了此類行為。由於無法直接獲得土地,中國企業借鑒國際四大糧商的做法,轉而通過從農地到港口等一系列物流基礎設施建設合作來確保農產品的穩定供應。比如,2011年8月,北大荒集團宣布了一項15億美元的投資計劃,他們將在阿根廷裏奧內格羅省種植大豆,包括修建灌溉系統以及倉儲、壓榨等其它配套設施。不過,該計劃最終未成功,因為在該省隨後的政府官員選舉中,支持中方項目的CésarBarbeito州長被反對該項目的執政黨陣營候選人CarlosSoria選下了台。類似例子還有,2012年,重慶糧食集團宣布將在阿根廷科爾多瓦省與MolinosCa?uelas公司合作建立大豆生產基地,但最終也沒有了下文。由於中國農業企業無法在阿根廷獨自建立物流體系,於是他們轉而開始收購在該地區擁有業務的國際糧商。2014年,中糧集團斥資12億美元獲得了荷蘭糧食巨頭尼德拉公司51%股份,並以15億美元收購了在全球經營農產品業務的來寶農業51%的股權。

未來中國在拉美的農業投資發展潛力巨大

巴西。與阿根廷情況十分類似,2010年,巴西司法部頒布法令限制中國及其他國家的投資者直接購置土地,2011年,巴西行政法規進一步明確了對外資購地的限制。中國農業企業於是複制了在阿根廷的經驗,他們通過對大豆的收購、存儲、運輸、港口等環節物流基礎設施的合作來確保農產品供給。據稱,彙福糧油在巴西戈亞斯州有一項75億美元的投資計劃,重慶糧食集團在巴伊亞省有25億美元的投資項目,不過,目前為止還未見上述項目有何進展。

秘魯。中國在秘魯的農業投資集中在漁業領域,過去十多年間,總部設於香港的中國漁業集團通過並購獲得了秘魯漁業船隊、漁業加工廠的控制權,並掌控了秘魯更多的捕魚配額。2011年11月,該集團已在秘魯擁有6個漁業加工廠以及12%的捕魚配額。2013年6月,中國漁業集團又出資7.83億美元收購秘魯第二大的Copeinca漁業公司,使得該企業在秘魯市場的控制力也由此擴大了一倍。

牙買加。中國與牙買加的農業合作曆史上幾乎沒有先例,不過在2010年,中成集團斥資900萬美元收購了牙買加三家國有糖廠。不過該項目從一開始就在勞工關系及本土糖廠競爭等方面出現了一些問題,並曾使得中方企業不得不撤換從國內派出的糖廠高管人員。

墨西哥。中墨間的農業合作也一直極為有限,與巴西和阿根廷相比,墨西哥沒有那么多土地專門用以耕種出口到中國的糧食。在北美自由貿易協議框架下,墨西哥的糧食出口基本上都被美國市場所消化。為了減少進口中國工業制成品對墨西哥所產生的巨大貿易逆差,目前涅托政府十分努力地在向中國出口農產品,盡管2013年雙方已就進口墨西哥豬肉達成協議,但目前來看其合作成效非常有限。

目前中資企業在拉美的農業投資具有數額小但增長迅速的特點。伴隨近期拉美相關國家的政策變化,兼收並購等資本投資方式開始成為中國企業獲得拉美農業資產、拓展全球產業鏈和參與國際競爭的新方式。郭教授以中資國企和私企在拉美的投資具體案例分析介紹了在拉美農業投資的具體模式。案例表明,中資企業在拉美的投資中,通過兼收並購方式進行的投資成果較優,其中以中糧集團為代表性的國有企業的投資效果顯著。

未來中國在拉美的農業投資發展潛力巨大

現階段我國在拉美的農業投資總體數量有限,水平不均。後期的投資可以借鑒日本經驗,而物流領域和食品加工領域將是一片藍海。長久來看,中資在拉美的農業投資穩定發展的格局確定,前景較好。在赴海外投資過程中中資企業應該注意做“負責任的投資者”,在遵守當地法律法規的同時,以主動積極的姿態履行社會責任,切實遵守世界糧食安全委員會的指導意見,接納國際准則,實現與被投資國的互利共贏,為世界糧食安全做出貢獻。

未來中國和拉美的貿易結構會進行變化,農產品貿易比例將會增加。拉美投資前景廣闊,在拉美的農業投資發展潛力巨大。未來中國與拉美應該邁向更深層次的互利合作,以全力推動兩方經濟結構的轉型。

總的來說,中拉農業合作主要是中國特定市場需求與拉美國家特定優勢農產品之間的結合。比如,中方在雞飼料方面對魚粉需求很大,於是他們就與秘魯主打的漁業進行了緊密結合。中國企業在拉美的農業活動時常會引發所在國的政治抵制,不過,這些反對活動其實並非特定地針對中國企業或中國商人。比如,北大荒集團在阿根廷尼格羅省的投資項目遇阻,其原因在於阿根廷政府向外資公司售賣國土有無法律依據引發了廣泛關注;而在中方與牙買加的農業合作,批評者指責政府將糖廠賣給中成集團,也只是在意這筆買賣究竟劃不劃算。

在中國農業企業投資拉美的幾乎所有案例中,他們都顯示出了良好的學習能力和適應能力,隨著時間推移,中國企業還將獲得更好的市場業績。如今,中國企業在拉美的農業活動已經改變了這一地區,未來會產生什么樣的影響還有待進一步觀察。

根據 環球時報-環球網(北京)、財經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未來中國在拉美的農業投資發展潛力巨大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