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我想,站在‘互聯網+’的風口上順勢而為,會使中國經濟飛起來”

“我想,站在‘互聯網+’的風口上順勢而為,會使中國經濟飛起來”

眾所周知,阿帕網是全球互聯網的源起與雛形。在其發展早期,人們對互聯網的理解只是信息傳輸與分享的技術工具,到了20世紀90年代末期;尤其是進入21世紀,互聯網商業化與社會化進程突飛猛進,互聯網逐漸成為經濟發展引擎與重要社會生活平台。但是,公眾更多仍只是驚歎並享受這一“工具”帶來的效益與便捷,對工具本身如何產生與運維並不十分關注。特別是,維護互聯網基礎架構穩定與運行安全的任務具有相當的“技術門檻”,因此不僅是ICANN,與其同期成立的從事互聯網基礎運維的國際組織,如互聯網工程任務小組(IETF)、互聯網架構委員會(IAB)、萬維網聯盟(W3C)等機構,公眾給予的關注度十分有限。

ICANN真正進入公眾視野在一定程度上得益於2013年夏的“斯諾登事件”,美國政府利用互聯網技術優勢實施“全球監控”的行徑在國際社會上掀起軒然大波,一些國家強烈要求“重劃互聯網治理版圖”,“削弱美國對互聯網的控制權”。在此過程中,除有“八大金剛”之稱的美國IT巨頭外,被推向風口浪尖的還有ICANN這樣“掌握互聯網關鍵基礎資源”並“與美國政府關系特殊”的機構。這也是為什么在“斯諾登事件”後不久,相關國際組織於同年10月在烏拉圭發表“蒙得維的亞”聲明。聲明明確表示:“對近期普遍出現的監聽對全球互聯網用戶的信任與信心的踐踏表示由衷的擔憂”,“號召加快ICANN與IANA的國際化進程,將其建設成為所有利益相關方,包括各國政府,均能平等參與的平台”。隨後,美政府電管局也正式發表聲明啟動“移權”進程,自此,ICANN改革問題成為國際互聯網治理中的焦點議題,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所以從某種意義上講,“斯諾登事件”作為突發事件客觀上起到了推動並加快ICANN改革進程,並使其進入公眾視野的作用。

“我想,站在‘互聯網+’的風口上順勢而為,會使中國經濟飛起來”

此次ICANN改革還有兩方面比較有意思的看點:

一是看各種治理主體的同台競技。雖然早在信息社會世界峰會2003年日內瓦與2005年突尼斯會議後,國際社會就達成共識,稱所有與互聯網治理使用與發展相關的決策均應由“政府、私營部門與公民社會”等各利益相關方共同制定。但實際上,在具體治理進程中,不同治理領域均有著發揮主導甚至決定作用的主體。比如,在互聯網關鍵資源分配與管理領域,技術精英們通過ICANN這樣的非營利部門直接參與並主導決策,政府的作為十分有限;而在國家網絡空間行為規范領域,政府扮演著當仁不讓的重要角色。因此,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治理中所謂“技術圈”與“政策圈”可謂涇渭分明,有著不同的話語體系,甚至有人據此將“技術圈”的工作稱為“小治理”,“政策圈”的工作稱為“大治理”。但此次ICANN改革不同,各利益相關方,無論是政府還是技術社群前所未有地給予共同的關注與投入,從未有哪一個進程能夠使技術圈與政策圈前所未有的交融。在此過程中,各方謀求共識亦不回避分歧,使得ICANN改革整體進程成為了解各方治理理念與利益訴求的絕佳平台。

二是治理新機制的制度設計。此次ICANN改革最重要的成果之一,就是對ICANN的監管職責從美國政府轉向一個名為“賦權社群”的“全球多利益相關體”。作為互聯網治理領域的新機制,這個“賦權社群”的建立並沒有現成的經驗可循,其運轉的有效性取決於制度設計,它將采取怎樣的組織架構與決策程序,確保各相關方參與的代表性與決策的有效性,雖然移交方案對此已有所設計,但從方案到實踐,可能還需要一個不斷試錯與調試的過程。因此,作為互聯網國際治理機制建設的創新之舉,其制度建設本身以及新機制運轉會對未來互聯網治理體系建設與力量格局帶來怎樣的後續影響,都是其成為看點的重要原因。

啟示一:保持互聯網的穩定與安全符合國際社會各方的共同利益。縱觀此次ICANN改革進程,國際社會各方雖然治理理念與政策主張不盡相同,但仍能在最後形成“移交方案”,是因為國際社會在最關鍵的問題上是有共識的。隨著互聯網技術與應用的發展,尤其是大數據、雲計算、物聯網的發展,互聯網早已如同“空氣”一般。它無所不在地滲透到社會發展的各個領域,涉及政治、經濟、文化甚至軍事等諸方面。互聯網的高度依賴性與不可分性使得各方均將“保持互聯網架構的穩定與運行安全”視為首要目標。正是在這樣的共識下,各方才能夠最大限度地本著務實、理性的態度進行協商、調和甚至做出必要的妥協。這不禁讓筆者想到習總書記提出的“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的戰略深義,其實在互聯網治理的很多領域,如果各方都能秉持這樣的觀念,一些久議難決或久議不決的問題就有希望取得一定突破。

啟示二:中國參與互聯網治理進程需要戰略“耐心”與“遠見”。互聯網治理往往技術與政策相交織,從此次ICANN移交方案到正在進行的各項壓力測試(模擬運轉)中不難看出,美技術社群和IT企業仍是規則的主要設定者與實施者,美國力量的主導不言而喻。這種源於曆史沿革,受實力差距影響的格局短期內不會有大的改變。為此,中國未來參與互聯網國際治理必須要有一定“耐心”。互聯網治理的參與度與話語權的提升,是一個隨著網絡實力增強而“水到渠成”的過程。此外,還應有“遠見”,雖然現階段主要是積極參與和加強研判,盡快盡好地學習、適應新的“遊戲規則”,但這一切均應立足長遠,為我今後從參與遊戲到設置遊戲的角色轉換做好准備。另外,出於戰略考慮,必須從現在開始,將培育我非政府主體力量作為工作重點。除已有的ICANN經驗外,從當前互聯網治理的新熱點來看,無論是雲安全、數據跨境流動還是物聯網安全,在這些領域,互聯網技術社群與IT企業等非政府治理主體勢必會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未來能否在這些重要治理議題上有效維護我利益,將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這些非國家主體在具體領域的“短兵相接”,他們的意識培養與能力提升有著重要的戰略意義。

“互聯網+”最早應該是馬化騰提出來的,但小馬哥提的應該是狹義的“互聯網+”,到了政府工作報告,則宏觀化和廣義化,這個概念很大,我覺得比德國去年提出的工業4.0差不多,但兩者並不完全重疊。

李克強隨口說到風口和順勢而為,圈內人很容易想到雷布斯的理論,雷軍的風口論和順為基金,看來雷布斯沒有白去中南海講課,影響力還是留下了。當然,克強總理看似隨口說,但其實也是有深意,結合中國現實而言。

我認為,中國互聯網業已經具備拖動整個國民經濟的實力,這個觀點我在去年專欄裏就寫過,題目叫《中國互聯網業已崛起為“支柱產業”》。

互聯網+寫入政府報告,也顯示出互聯網圈政治權力影響力的擴大,已經能夠像傳統企業家那樣對政策產生影響力。

中國曾經錯過了一二三次工業革命,但互聯網所帶來的第四次革命卻堅定的站到了風口上,看世界形勢,在互聯網方面,歐洲日本俄羅斯其實已經被中國超越,唯餘中美而已。盡管有種種缺憾,但我認為互聯網仍舊算是十幾年來政府最大的政績之一。

總理的一句回答,使“互聯網+”與“風口”、“順勢而為”等詞彙瞬間在中國互聯網上火起來,成為輿論關注的焦點。

總理的回答實際是有前後文語境的,記者的問題實際是問總理對網購和電商的看法,總理在做出正面肯定,在認為電商“極大地帶動了就業,創造了就業的崗位,而且刺激了消費”,並“很願意為網購、快遞和帶動的電子商務等新業態做廣告”之後,順勢把互聯網與中國經濟聯系起來,才有了上面那番話。像“互聯網+”、“風口”、“順為”這些理論以前只在互聯網產業內流行,但克強總理隨口拈來,表現出他對中國互聯網產業的熟稔與關心。

實際上,關於“互聯網+”,並非是在兩會記者會上才首次冒出,而是之前就出現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在3月5日,李克強總理在所作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要制定“互聯網+”行動計劃,推動移動互聯網、雲計算、大數據、物聯網等與現代制造業結合,促進電子商務、工業互聯網和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引導互聯網企業拓展國際市場。這是第一次在政府工作報告當中大量提到互聯網,並突出了互聯網在經濟結構轉型中的重要地位。表明“互聯網+”上升至國家層面,並且逐步向第一第二產業滲透。

“互聯網+”的“+”,其意為互聯網加傳統行業。在寫入政府工作報告之前,“互聯網+”並非無根之木,而是已經在神州大地上進行的如火如荼,尤其是在第三產業中“互聯網+”模式實際上已經得到全面應用,比如電商的京東模式和淘寶模式,都有大批傳統第三產業參與,網上銀行也是以實體銀行業為基礎,滴滴快的模式正在改變傳統交通業,而大批的傳統媒體也正行進在“互聯網+”的路上,這還不算幾乎席卷整個服務業的O2O模式。

“互聯網+”不是互聯網與傳統行業你死我活、爭奪飯碗的零和遊戲,也不是互聯網與傳統行業的簡單相加。而是利用互聯網技術與互聯網平台,使互聯網與傳統行業深度融合,協同增效,創造新的價值與新的發展生態,所謂“+”,還有創造增量,把蛋糕做大的意思。中國經濟近年來在減速,而“互聯網+”則是再次創造增量價值,促經濟騰飛的一條正確路徑。如果“互聯網+”效應發揮得好,互聯網將像第一次工業革命的蒸汽、第二次工業革命中的電力一樣,極大的提升生產力與生產效率,有樂觀者甚至預測“互聯網+”將引爆第七次信息革命。

“互聯網+”也不是政府為了刺激經濟而生硬推出的一個行動計劃。在記者會上,克強總理在提到“互聯網+”時專門提到了“風口”和“順勢而為”,這其實大有深意。如習近平2012年12月7日參觀考察騰訊公司時所講,“現在人類已經進入互聯網時代這樣一個曆史階段,這是一個世界潮流。”中國經濟只有順潮流而動,才能真正使“互聯網發展成果惠及13億中國人民”。

成功有天時地利人和,互聯網不僅是曆史潮流與世界潮流,而且也是中國的機遇。一百多年以來,中國錯過了第一次工業革命所開創的“蒸汽時代”與第二次工業革命的“電氣時代”,成為邊緣者落伍者,二戰後的第三次工業革命雖然搭上末班車,但依舊是追趕者,只有互聯網時代,中國具備了引領世界潮流的能力。

接入互聯網20年,中國網民超6億,世界互聯網十強企業,中國占據四席(阿裏巴巴、騰訊、百度、京東)遠超歐洲,一個世界網絡強國已具雛形。而在中國,也還沒有哪個行業像互聯網一樣,如此陽光、如此與國際接軌、誕生出如此數量眾多的世界級企業家。

十多年來,互聯網產業就是中國經濟的傳奇,其增速超國家GDP增速5倍,互聯網經濟占GDP的比重也超過很多發達國家,互聯網業已經完全具備拉動二三產業、帶動整個國民經濟全面向上的能力,如果“互聯網+”行動計劃獲得成功,21世紀中國將與美國、歐盟、日本等發達國家站在同一起水平上。

根據 36氪(北京)、光明日報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我想,站在‘互聯網+’的風口上順勢而為,會使中國經濟飛起來”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