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即使中美打貿易戰,談判的主導權也在中國”

“即使中美打貿易戰,談判的主導權也在中國”

投資大鱷索羅斯(GeorgeSoros)在達沃斯論壇期間接受了外媒專訪,並對特朗普就任後的市場走勢、歐洲政治局勢、中國經濟前景等做了深刻闡釋。

索羅斯表示,不認為特朗普就任後市場表現會很好,當前不確定性處於巔峰狀態,歐洲解體風險仍然存在;此外,他也不認為中美貿易戰是切實可行的,建議中國應該加速推進經濟增長模式轉型。

敦和資產海外市場交易主管李夢傑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美股當前依然處於‘特朗普牛市交易’(Trumptrade)模式中,但是鑒於市場已經提前計入了較多未來的政策預期,近期市場存在一定的預期兌現風險。”

2016年,已經隱退江湖的索羅斯重新回歸索羅斯基金管理公司進行交易,該基金管理者索羅斯及其家人300億美元的資金。據知情人士透露,在去年進入11月時,索羅斯對市場十分小心謹慎,但是在特朗普意外獲選之後,索羅斯突然更加看空市場。

據外媒報道,特朗普勝選之後索羅斯立即加大了看跌美股押注,此後美股開啟了一波創紀錄的上漲行情,索羅斯的一些倉位由此損失近10億美元。索羅斯不得不在去年底退出了很多看跌押注,以避免更大的損失。在此次論壇期間,索羅斯也並未否認這一損失。

不過,索羅斯毫不掩飾其對特朗普執政的悲觀情緒。當被問及因特朗普行情的交易失誤而巨虧的感想時,索羅斯表示,“這(大選)是一個獨特的勝利,市場認為特朗普會推進去監管、降稅等政策,這是他們多年來夢寐以求的,現在仿佛好像是美夢成真了,因此市場大漲。但對美國經濟而言,當前的不確定性處於巔峰狀態,不可能具體預言。”

他認為,“當不確定性處於巔峰,這其實是長期投資的敵人,我不認為市場表現會很好,現在市場仍在慶祝,但當現實落地時,一切就會水落石出。”

之所以索羅斯看空特朗普上任後的市場表現,這與其對特朗普任下的美國缺乏信心不無關系。

“我相信特朗普自己都沒想到會被選上,因此只有在真正當選後,他才會慢慢審思應該做什么。不是因為我們希望他失敗,而是他的很多主張都是自相矛盾的,這種矛盾體現在他的顧問團隊上,其內閣可能會出現沖突,這會導致難以預測的結果。”

“即使中美打貿易戰,談判的主導權也在中國”

此外,市場觀點認為,特朗普的政策矛盾還在於——擴大基建投資和財政赤字的矛盾,減稅與財政可持續性的矛盾等。

1944年,希特勒德國占領匈牙利,索羅斯於1947年逃離了共產主義匈牙利,來到英國。作為一名倫敦經濟學院學生,他受到哲學家卡爾·波普爾(KarlPopper)的影響,並以可錯性和反身性為基礎發展出其自己的哲學。在索羅斯看來,當前美國社會的發展可能正在往不利的方向前進。

“我區分兩種政治體制:第一種體制是人民選擇領袖,領袖應該保護選民的利益;第二種體制是統治者操縱臣民以滿足統治者的利益。在波普爾的影響下,我將第一種社會稱為開放社會,第二種稱為封閉社會。”他在論壇期間表示,美國現在可能有出現了這種傾向。

所幸,他認為“美國憲法、三權分立的制度足夠強大,這可以束縛特朗普的手腳。”

面對未來極大的市場不確定性,李夢傑認為市場當前缺乏主線,“受到政策預期兌現風險的影響,美股面臨調整壓力,調整幅度將視具體因素而別。同時,技術上看三大指數在關鍵阻力位前也已經走出了較為完整的結構形態。”

他對記者表示,“中期內,3月份荷蘭將開啟歐洲17年的大選年,英國可能啟動Article

50,美聯儲可能在1季度因基數效應帶動的通脹預期在2季度走弱的情況下按兵不動,我們認為在上述風險事件塵埃落定之後,2季度可能開啟一個對於金融資產較為有利的窗口期。”

除了特朗普對中國的影響,其貿易保護主義主張也牽動著市場神經。對於如中國和墨西哥等國家而言,“貿易戰”似乎一觸即發。

索羅斯則表示,貿易戰在當下而言不切實際。“特朗普的逆全球化主張,會讓中國轉而成為國際社會的領導者。特朗普希望發動貿易戰,但是為了經濟繁榮,全球不可能展開貿易戰。畢竟全球經濟體系運行良好,這有利於每個人。”

他認為,“歐洲也意識到了這點(中國領導力),歐洲也受到來自美國的潛在威脅,也正因為中國和歐洲有利益共同點,因此歐洲未來可能和亞洲走得更近。”

索羅斯表示,如果美國發動貿易戰,中國絕對會出手回擊。

此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前副總裁朱民也表示,即使中美打貿易戰,談判的主導權也在中國。

“美國對中國出口的前五大產品,都是受到巨大的政策影響,例如飛機、原材料、農產品等;而中國對美國出口的前五大產品,都是市場化行為,例如制造業、機床設備、化工產品等。因此談判的話,中國的報複比美國容易,從政策來講,這也是一個很簡單的事實。”朱民表示。

有機構研究發現,名義數據顯示2015年美國對中國的商品貿易逆差為3660億美元,幾乎占到美國商品貿易逆差總額的50%,

但這一數字存在誤導:中國對美出口中很大部分出自加工貿易,約37%實際來源於全球供應鏈上從其它國家進口的部件。

若中美發生貿易戰,德意志銀行張智威認為,美國從上述三點目標出發,會最優先關注以下行業:電子產品(包括計算機和手機)、電氣設備、紡織品及服裝、家具和汽車。但經詳細推演後得出,在這些關鍵行業發動貿易戰很難針對中國:對家具、紡織品和服裝提高關稅,可能會推高美國對其它發展中國家的逆差;中國汽車出口的規模有限;電器及電子產品又大多由跨國公司使用進口零部件制造。

此外,針對中國經濟問題,索羅斯認為中國應該加速增長模式轉型。此外,在他看來,人民幣貶值、資本外流、外彙儲備下降的三者矛盾也是當前中國面臨的問題。

特朗普曾在競選期間聲稱,要對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征收高達45%的關稅,他在當選之後沒有重提過這個很像“一拍腦袋說出來的數字”(根據美國法律他沒有這個權力)。在這期間,他的團隊成員也沒有誰直接說過。但是特朗普團隊通過各種場合向中國施壓,傳遞“中方應當讓步”的要求。

“即使中美打貿易戰,談判的主導權也在中國”

習近平主席剛剛在達沃斯強調“打貿易戰的結果只能是兩敗俱傷”,中國的這一立場也是世界上大多數人圍繞國際貿易的基本認識。

然而,中國又是不會在貿易戰到來時軟弱退縮的,如果特朗普政府對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征收懲罰性關稅,中國會毫不猶豫地采取報複措施,這也是全球觀察家非常普遍的預期。

不錯,中國對美有較大貿易順差,但是那些順差更多遵從的是“存在即合理”的邏輯,而非某種不公平貿易政策的結果。中美貿易額大,是因為兩國經濟互補性強。另外,中國對美出口中有大量包括美國企業在內的外國企業在華投資生產的商品。這是一個非常複雜的算式,如果把它簡化成中國有多少貿易順差,就應從美多買多少產品,這是農貿市場大媽們之間的理解水平。

如果美國取消對華高科技產品出口禁令,那么推動中美貿易平衡就將出現大的興奮點。問題是,中國買美國的大豆和在別的市場上很不好賣的美國汽車已經夠多了。總不能指望中國人幫助美國打造從葡萄酒到化妝品、女士手包的各種品牌,由黨發文件,號召大家去購買吧。

由於美國經濟實力更強,中美一旦開打貿易戰,中國的損失有可能會大於美國。但是一旦特朗普政府來橫的,損失再大中國也會奉陪。世界現代史上的貿易戰還極少有某一方舉白旗的情況,它們的結局幾乎都是相互妥協。特朗普團隊如何能指望中國對他們不戰而降?

傲慢的特朗普團隊大大低估了中國采取貿易報複打痛他們的能力。美國的棉花、小麥和大豆,還有波音飛機,中國都是大買家,莫非中國找它們的替代品比美國停止進口中國商品更難嗎?汽車更不用說了,另外相信中國的“果粉們”不會為失去蘋果而“不想活了”。

中國每年以十萬計的學生赴美留學,拉動了美國教育出口的繁榮。在中美貿易戰打紅眼的情況下,中國把這個數字砍掉一半,大概不會太難。美國對華教育出口沒計算到兩國貿易額中,但那是美國最引以為豪的出口項,特朗普團隊別把這一項給忘了。

更重要的是,中美爆發貿易戰是美國打上門來的,中國的反擊充滿正義。中國社會承受、消化貿易戰損失的能力要比美國高得多。只賺不虧是特朗普團隊的天真想法,它只會發生在童話世界裏。中國反貿易戰的“戰略導彈”已經豎起,屆時它們還可以起個名字,就叫“教育特朗普團隊”。

中國正在進行供給側改革,美國對華出口也需加強“供給側”。美國的大部分日用工業品說實話有點“傻大黑粗”,中國消費者瞧不上它們。用美國大豆榨的油,中國人快吃吐了。美國要讓中國有得買。當然,如果華盛頓賣給中國兩個核航母編隊,中美貿易會平衡一大塊。不知斯卡拉穆奇先生可否給他的主公出這個主意?

據拉迪教授的說法,彼得森研究所這篇報告相當有份量,而且在美方也有很大影響。如果美國和中國、墨西哥貿易戰打響,彼得森研究所設計了三種可能性及各自的後果。每經小編根據這份報告整理如下:

第一種是全面的貿易戰爆發。美國對中國征45%的關稅,對墨西哥征35%的關稅,對方也照方抓藥,全面回擊。

彼得森研究所認為,全面貿易戰情況下,高速公路以及裝備制造行業的失業率最高,將達到10.2%,緊隨其後的是建築裝備制造(10%)和采掘業(失業率10%);從失業人數來看,由於消費量大幅減少,零售業將失去31.1萬個崗位,批發業和醫療產業將分別失去25.7萬、19.2萬個崗位。

第二,非對稱性的貿易戰。所謂非對稱性的貿易戰就是中國和墨西哥不進行全面反擊,但是有選擇地采取一些反制的措施。中國可能的反制措施包括:

禁止中國的國有企業與美國企業進行電子信息服務,以及其他軟件服務行業;

中國國有企業不再與美國進行業務往來;

中國可能拒絕向美國提供關鍵要素資源,使美國難以采購所需要商品和服務;

中國可能終止或者威脅終止購買美國國債,甚至直接拋售美國國債,打擊美國金融市場;

中國可能廢除或拖延執行現有關於視頻資料、電影、生物制藥的產權。

第三,短暫的貿易戰。這種情況下,貿易戰估計不超過一年,可能的原因有:中國和墨西哥這些國家向美國妥協;特朗普政府在貿易訴訟中敗訴;或是出於公眾強烈反對的輿論壓力,特朗普不得不采取相關措施。

即便是在短暫的貿易戰情況下,美國私營領域預計也將失去130萬個工作崗位,占該領域就業總人數的1%。

事實上,在經曆了上個世紀20年代、30年代的大蕭條後,推進國際貿易以提高美國就業和國際經濟地位,就成為美國曆屆總統選舉的共識,這一問題從未在其他選舉中被拿出來討論,特朗普當選總統則是自那以後的頭一回。

毫無疑問,中美爆發貿易戰,雙方經濟都會受到傷害。

位於美國紐約的國際關系智庫“歐亞集團” (EurasiaGroup)總裁伊恩·布雷默認為,如果中美爆發貿易戰,初期中國將遭受更大的損失;但他也指出,特朗普嚴重高估了美國的國際影響力。比如,除了日本之外,美國的多數盟友都不願看到中美沖突,並且開始疏遠美國相關政策,以對沖風險。另外,“特朗普及其團隊也絲毫沒有認識到,中國承受貿易戰損失的能力遠遠超過美國。”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對於中美貿易戰,索羅斯還有一個震驚四座的結論:對華貿易戰將減緩美國經濟增長,而特朗普的對華政策,最終將“對中國有巨大幫助。”

“我認為特朗普將大大有助於中國被接受為國際社會的領導成員,他起的作用甚至會超過中國人自己。”索羅斯表示。

“即使中美打貿易戰,談判的主導權也在中國。”IMF前副總裁朱民表示,“美國對中國出口的前五大產品,都是受到巨大的政策影響,例如飛機、原材料、農產品等;而中國對美國出口的前五大產品,都是市場化行為,例如制造業、機床設備、化工產品等。因此談判的話,中國的報複比美國容易,從政策來講,這也是一個很簡單的事實。”

有機構研究發現,名義數據顯示2015年美國對中國的商品貿易逆差為3660億美元,幾乎占到美國商品貿易逆差總額的50%,

但這一數字存在誤導:中國對美出口中很大部分出自加工貿易,約37%實際來源於全球供應鏈上從其他國家進口的部件。

德意志銀行張智威的觀點和朱民大致頗為相似。他認為,美國展開貿易戰的實際效力其實要大打折扣。如果美國對中國展開貿易戰,會最優先關注以下行業:電子產品(包括計算機和手機)、電氣設備、紡織品及服裝、家具和汽車。但經詳細推演後得出,在這些關鍵行業發動貿易戰很難針對中國:對家具、紡織品和服裝提高關稅,可能會推高美國對其他發展中國家的逆差;中國汽車出口的規模有限;電器及電子產品又大多由跨國公司使用進口零部件制造。

數據顯示,中美貿易額從1979年到2016年增長211倍,雙向投資也迅猛增長,累計超過1700億美元。中國商品出口到美國,使美國物價水平降低了1至1.5個百分點。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張燕生認為,對於特朗普的頭號執政目的“改善民生,振興美國經濟”,中美貿易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張燕生說:“美國人想買這么一支筆,如果是美國生產的,可能是兩美元,如果是中國生產的,這支筆是80美分。美國老百姓每買一支筆,能夠節約預算1.2美元,可以得到更多的消費力。”

不過從另一方面來說,中美的貿易摩擦有所加劇。隨著我國產業轉型升級,高新技術產品出口增長很快,統計顯示,截止2016年12月21日,美國對我們提起了24起有關知識產權侵權的337調查。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原院長霍建國認為,特朗普執政期間,個別產品的貿易摩擦可能還會上升,要更加積極的應對。

霍建國說:“現在是鋼鐵、鋁,但是很快我覺得,中國出口的機電產品、汽車零部件、家具、照明設備,這幾年漲的比較快的,把自己的產品要搞清楚,哪些產品占的市場份額比較大,做出積極地准備。”

根據 環球網、一財網、東方財富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即使中美打貿易戰,談判的主導權也在中國”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