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東南亞正在成為特朗普領導的美國向中國施壓的又一個舞台

東南亞正在成為特朗普領導的美國向中國施壓的又一個舞台

過去幾十年,東南亞一直是全球化和自由貿易的受益者,也是平等合作思路和大國開放思維的受惠者。誠然,各國都以本國利益為先,但是,大國擔當、責任和氣度,決定了眼前利益和長期利益的差別,決定了一國利益和地區利益的差別,決定了互利共贏與商人逐利的區別。在上世紀末的亞洲金融風暴中,人民幣頂住巨大壓力堅持不貶值就是最好的例證。

一些東南亞學者認為,特朗普治下的美國是否“重返亞太”已經不再重要,關鍵要看美國“重返”的動機和心態;如果美國一味地用做生意的思維來推進“重返”,如果美國執意要拿“美國優先”作為指導“重返”的標尺,那么美國的亞太新戰略只會讓這個地區更失衡、只會制造更多的不平衡。

東南亞正在成為特朗普領導的美國向中國施壓的又一個舞台。在與日本爭奪島嶼主權的同時,中方與一些東南亞國家也存在領土爭端。在這些問題上,特朗普政府發表了一些令中方不滿的言論。

西班牙埃菲社2月8日報道,同釣魚島一樣,南海島礁也是包圍中國的島鏈的組成部分,具有極高的戰略價值,每年有價值約5萬億美元的航運貿易通過南海水域。此外,南海還擁有豐富的漁業資源以及石油和天然氣儲量。

報道稱,與台灣問題和釣魚島問題不同,南海領土爭端是多邊的糾紛。除中國大陸和台灣以外,越南、菲律賓、文萊、馬來西亞也對南海島礁提出主權主張。多邊領土爭端讓南海成為全球軍事化程度最高的地區之一,爭端各方紛紛在自己控制的海域修築人工島,並在上面修建機場跑道和軍事設施。

東盟前副秘書長素塔·塞奔桑認為,南海的緊張局勢將會出現升級,但不會爆發戰爭,“因為戰爭不會讓任何一方受益”。

素塔表示,特朗普是一個“生意人”,和對其他一些問題的處理一樣,特朗普政府在南海問題上的“挑釁”是為其“生意人戰略”服務的。素塔說:“特朗普想在同北京坐下來談判前先讓該地區的緊張氣氛加劇。”

素塔指出,東盟成員國在南海問題上尚未達成共識。他說:“除了那些在南海有主權聲索的成員國,東盟中還有一些保持中立的國家,以及柬埔寨等支持中國立場的國家。”

素塔認為,如果特朗普在全球其他市場同中國開打貿易戰,可能會促使北京與東南亞的經貿關系變得更加密切,因為一旦爆發貿易戰,中國勢必將尋求距離更近的替代市場,中國現在是東南亞地區的主要投資者和貿易夥伴。

東南亞正在成為特朗普領導的美國向中國施壓的又一個舞台

報道稱,美國-東南亞-中國“三角關系”非常複雜,其中的一個原因是,不少東南亞國家的精英階層中有很多華裔。

美國的東南亞問題專家本傑明·紮瓦基指出,“9·11”事件之後,美國將重點放在反恐戰爭之上,對其他事務的關注度有所下降,中國則利用這一機會在東南亞加緊擴張經濟影響力。

曾擔任聯合國駐東南亞官員的紮瓦基表示,緬甸現在成了中美在東南亞影響力博弈的焦點。在軍政府同中國保持多年盟友關系之後,昂山素季尋求在維持與北京關系的同時加大緬甸對西方的開放。

紮瓦基對素塔的觀點表示贊同,認為南海問題將是特朗普領導的美國與中國發生摩擦的焦點問題之一。

新加坡尤索夫伊薩東南亞研究所認為,特朗普上台後,美國和東南亞各國的關系會發生一系列變化。

美菲傳統盟友關系會“轉型”,菲總統杜特爾特會在政治上與特朗普“靠近”,但兩國經濟合作恐因美國新的對外貿易政策約束不會有大作為。美泰關系會因為美國繼續排斥泰國軍政府而變得僵化停滯,兩國在經濟上看不到太多合作空間。

美國和馬來西亞的全面合作夥伴關系難有實質性新合作,馬來西亞人對特朗普競選期間有關穆斯林的出格言論的負面情緒仍會持續作用於兩國關系。

在美國和印度尼西亞關系上,因奧巴馬童年旅居印尼所產生的外交熱度會急劇降溫,印尼副總統、國防部長、宗教領袖近期已分別公開批評特朗普言論“危及全球和平”、“制造麻煩”、“加劇美國和穆斯林世界的緊張”。

美緬將結束“甜蜜期”,特朗普不太可能像奧巴馬那樣繼續充當緬甸的“白衣騎士”,雙方未來談論更多的恐怕是賬單而不是民主。越南會緊盯特朗普的經濟政策,因為特朗普不僅搞砸了TPP,他還不止一次談到要讓越南的就業機會回流美國,這讓以美國為第一大出口市場的越南對越美關系的將來信心不足。

根據新華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東南亞正在成為特朗普領導的美國向中國施壓的又一個舞台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