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中資對歐洲足球俱樂部要有長期的投資規劃

中資對歐洲足球俱樂部要有長期的投資規劃

足球是當今世界第一大運動,與此同時也是巨大的商業機會,中資的海外擴張本身就是商業行為。然而,冰冷的事實是,大多數歐洲足球俱樂部營收在增長,而利潤為負,那么已經投資的20多支球隊和俱樂部,和還擁擠在路上的中國投資者該怎么破這個局呢,他們奔向歐洲足球又是為什么呢?

上個月底,德國和歐洲最大的體育商業峰會SpoBis圓滿落幕,來自全球20餘個國家,100餘個國際企業與120多位現場發言的歐洲體育產業領袖齊聚一堂,共同探討了歐洲體育的過去、現在與未來。禹唐體育也繼2016年之後,再一次成為本次峰會的官方媒體合作夥伴。

俱樂部運營一直都是SpoBis峰會的重要主題之一。在今年的峰會上,包括拜仁慕尼黑、多特蒙德、不萊梅在內的多家德國足球俱樂部都有核心高管出席。禹唐體育也有幸借此機會采訪了不萊梅俱樂部主席克勞斯·菲爾布裏(KlausFilbry),看看不萊梅在俱樂部投資、社交媒體運營以及中國市場開發等方面都是怎么做的。

不萊梅是德國足壇的一支傳統勁旅,曾經奪得過4次德甲冠軍、6次德國杯冠軍。不過近幾個賽季,不萊梅的戰績並不盡如人意,賽季最終排名很難進入前十。糟糕的戰績自然會讓俱樂部的經營大受影響,雖然德甲聯賽的運營機制最大限度地保證了各家俱樂部的財政健康,但是不萊梅俱樂部還是出現了連年虧損的狀況。

不過在上一財年,不萊梅俱樂部盈利了250萬歐元,這很大程度得益於球隊在上賽季德國杯中的出色表現。不萊梅在上賽季德國杯中殺進了半決賽,這讓俱樂部收益550萬歐元。倘若這項收入打了折扣,那么不萊梅依然可能陷入虧損的境地。無論如何,對於身處困境的不萊梅來說,這一財政狀況還是讓俱樂部釋放了相對積極的信號。在目前的財年中,俱樂部財政依然保持著正增長的趨勢。對於目前的不萊梅而言,保持穩定是第一要務。

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裏,中國逐漸成為世界足壇的主要角色。倒不是說中國國家隊或者中超聯賽的水平有什么本質的提升,而是中國資本以及中國職業足球市場開始呈現出不一樣的狀態,由此引發的蝴蝶效應對歐洲足壇也產生了不小的影響。對此,菲爾布裏也向禹唐分享了他的看法。

中國資本投資海外俱樂部已經不是什么新鮮事了。據《晨哨中資海外並購年報(2016-2017)》透露,2016年裏,由中資主導的海外足球俱樂部投資或者收購案多達11宗,僅披露投資金額的7宗收購案總投資額就高達12.8億歐元,其中不乏國際米蘭、裏昂這樣的大俱樂部。這樣的投資規模已經遠超此前中資在海外俱樂部上的投資總額。

當然,我們也不難發現,中資如此強大的進攻浪潮還沒有波及到德國足壇。在菲爾布裏看來,投資俱樂部並不僅僅和錢有關,還有諸多其他方面的決定因素,比如文化上的差異。中國投資者想要投資德國足球俱樂部的話,必須要有一個長期的投資規劃。“俱樂部的發展是長期的,我們必須制定長期的發展戰略。以中國足球市場發展為例,當人們真正冷靜地去談論這個問題,真正以長遠的眼光來看待這件事情的時候,它的發展才能越來越有生機。”菲爾布裏表示。

在當前的中超休賽期裏,各大豪門都向歐洲足壇大肆揮舞鈔票,開啟了豪購模式。這樣的舉動甚至讓很多歐洲豪門都開始心神不寧,畢竟如今的中超購買力實在太過驚人,金錢的誘惑已經讓很多優秀球員踏上了東征之旅。歐洲冬季轉會窗口剛剛關閉,如果將中超也算在其中,排名前十的交易中,有一半都和中超有關,奧斯卡更是成為標王,上海上港為了這筆轉會花費了6000萬歐元巨資。此外、伊格哈洛、維特塞爾、帕托的轉會也都引起了極大反響。

中超正在打破以歐洲足壇為主導的職業足球格局的平衡,中國市場已經成為一股不可忽視的足球力量,當然,目前還僅局限於資本層面。那么這種“買買買”的模式對於一家俱樂部來說真的是明智的選擇嗎?

菲爾布裏認為,這種舉動還是存在很多積極意義的,有奧斯卡這種級別的明星加盟,勢必會讓俱樂部引起更多人的關注。但是對於一家俱樂部的長遠發展而言,基礎建設才是最重要的。不論對學校教育、俱樂部還是個人發展都是如此。“中國足球俱樂部在轉會市場上很活躍,但如果中國能在足球基礎建設上有長遠、紮實的打算,中國足球的發展機會或許會更大。”

我們很少看到有德甲球隊斥巨資用於球員轉會,菲爾布裏表示,“德甲俱樂部大部分都采用企業運營模式,我們的行事方法都要嚴格遵循聯賽制定的規則,聯賽也會有相應的規則來限制這樣的轉會發生。”相信很多人都對德甲的“50+1”制度有所耳聞,簡單點說,這個制度保證了俱樂部在任何情況下都具有50%以上的表決權。這一規則也在相當程度上限制了金元足球在德國的蔓延,這也是德甲球隊保證財政健康的基石。

開發中國市場已經成為很多歐洲俱樂部拓展海外市場的必修課,不萊梅也是其中一員。早在2014年,不萊梅就曾經到中國進行商業推廣,還分別在長春和天津與亞泰和泰達進行了兩場友誼賽。近年來,多支德甲球隊紛紛造訪中國,除了拜仁、多特蒙德,沃爾夫斯堡、沙爾克04也都加入了該行列。

對於不萊梅而言,開發中國市場對俱樂部都意味著什么呢?菲爾布裏表示,“對於我們而言,中國市場無疑是巨大且充滿吸引力的。現階段我們可以為其提供一些發展上的幫助。當然,我們也有從中國選拔出的隊員,現在正隨不萊梅二隊征戰德丙聯賽。我們也在中國參加了一些比賽,也和中國的合作夥伴一道在足球領域進行了多方面培訓。我們的合作不僅有學校層面的,也有高水平俱樂部層面的。我們的目的是將我們的訓練系統帶到中國,在盡可能多的方面幫助中國足球不斷提高。”

談到俱樂部在中國的社媒營銷,有別於擁有百萬微博粉絲的拜仁慕尼黑、多特蒙德、沙爾克04,不萊梅還沒有開通官方的微博賬號,對此,菲爾布裏向禹唐分享了自己的看法。“這個問題對我們來說還有一點遠,我們現階段的主要精力還是投入於俱樂部在中國的基礎布局中。另外,我們並不像拜仁或者曼聯那樣在中國球迷中有足夠的影響力,他們有這樣的需求來與球迷溝通互動。而我們目前的重點還是著眼於基礎培訓,以後或許會向社交媒體這方面發展。”

事實上,歐洲足球俱樂部運營收入逐年增加,但利潤依然為負。

據UEFA統計數據顯示,2015/16年,歐洲聯賽足球賽的觀眾人數超過1.7億,比上一賽季增加了260多萬。同時,歐洲足球俱樂部15財年收入達到169億歐元。過去二十年間,收入平均每年按9.3%的增長率增長。實現這一水平及長期收入一貫增長非同尋常,尤其考慮到這是一項成熟運動,眾多聯賽的曆史已經長達一個多世紀。這也證明了歐洲足球越來越大的吸引力和健康情況。

歐洲俱樂部收入的來源主要有6大塊:國內轉播權售賣;商業贊助;門票收入;歐足聯商品銷售;廣告收入;其他相關收入。在2015財年,所有主要收入均有所增加,其中歐足聯商品銷售和廣告收入增速最快。

Andrea指出,隨著財政公平政策的實行,歐洲足球俱樂部的經營利潤已經扭虧為盈,但其淨利潤依舊為負,2015年全年虧損為3.23億歐元。不過相比財政公平政策實行之前,其虧損已經的得到了有效控制。

歐洲頂級聯賽俱樂部2015年淨成本高達172億歐元,其中工資占歐洲足球俱樂部所有淨成本的62%,達到106億歐元。過去20年間,俱樂部工資成本持續上升,從15億歐元到106億歐元,每年按超過10%的年增長率增長。這也是為什么大量的俱樂部雖然收入有所增長,但始終無法盈利的主要原因之一。

盡管這樣,中資還是對足球俱樂部的收購趨之若鶩,那么,收購時要注意哪些環節以最小化風險呢?

大部分中資總是砸了大筆的錢,卻得不到成功的保證。

高偉紳律師事務所歐洲大陸區管理合夥人Yves分析,足球是當今世界第一大運動,與此同時也是巨大的商業機會,中資的海外擴張本身就是商業行為。然而,這類交易結合了理性決策與體育性質決定的非理性因素,是一項極其複雜的業務。在這類商業合作中,我們頻繁聽到關於中國資本收購俱樂部後顯現的諸多不順。

其實在面對發展了百年的歐洲足球產業,“光有錢是不夠的,只有好的方法加上地利人和以及正確的投資才可能成功,”

高偉紳律師事務所歐洲大陸區管理合夥人Yves表示:“在實際收購俱樂部的過程中,還會涉及到許多其他方面,如票務、商品銷售、廣播等等。另外,還有可能成為發展其他機會的平台,例如房地產開發等。”所以,想要在這么一個特殊領域保證收購成功,有必要進行多方面的了解。具體而言,有以下幾點:

1. 啟動收購談判

投資者要事先做好心理准備去面對巨大的媒體壓力,俱樂部的熱度使得交易很難做到保密。所以說,不喜歡曝光的投資者,建議遠離!

目前,歐洲足球產業機會眾多,很多俱樂部待價而沽,有的是十年甚至更久以前購買俱樂部的投資人現在希望退出,有的是俱樂部希望找到穩定的長期投資人,以維護其自身的財務和業務穩定性。

Yves指出,雖然待售的俱樂部眾多,但其還是屬於流動性較低的產品,投資人可以確定何時買,但說不准退出時間。另外,投資人購買俱樂部的目的決定了其尋求的目標范圍,例如品牌、專有知識、固定資產、球員陣容、跨國分享培訓方法等等。

投資者尤其需要注意的時,利用傳統的估值方法比如:現金流量貼現法、EBITDA估值倍數、市值等很難確定俱樂部的價值,應該采用多種標准的方法來考量標的的價值。

2.買到是什么?

品牌效應:嫁接歐洲俱樂部,中國投資者可能獲得的回報不僅僅局限在俱樂部本身的盈利,還有豪門球隊以及超級巨星球員所代表的品牌效應。比如蘇寧在收購國際米蘭之後,一夜之間讓意大利人乃至世界足壇知曉了蘇寧,後者也借助國際米蘭力爭起身國際知名品牌行列。

專業技術:收購俱樂部還能順便

“取個經”。歐洲專業的技術團隊、高質量的培訓中心,能讓許多年輕的球員鍛煉自己,一旦這些年輕人可以“鍍金”成才,再回過頭來,出售給中國本土俱樂部,就會得到很大的收益。

“博彩”:拿英冠聯賽的俱樂部來說,任何一支球隊只要晉升到英超聯賽就能發一筆巨大的橫財。但一旦降級,球隊可能會面臨:優秀球員的流失、球隊士氣低迷、其他商業回報減緩等等問題。因此,購買這類球隊就像押注一次博彩。

另外,在國家足球協會的注冊號、球隊陣容、開發附屬業務和接觸當地決策者的機會、電視轉播權、商業權利(票務、酒店、營銷)以及俱樂部的固定資產,如部分俱樂部擁有的主體育場和訓練中心也都是中資的目標。考慮到這些,也難怪中國買家能夠不畏風險,熱衷於對歐洲俱樂部的收購。

3.足球與法律

目前,有關歐洲足球俱樂部的法律不太複雜,其更多的的規定是與足球活動相關的。在原則上收購俱樂部沒有所有權限制,也沒有外商投資管制。但是,對於上市俱樂部(歐洲共有6個)而言,收購股權達到一定比例將觸發強制收購要約的要求。

某些地區會限制投資水平,如德國限制投資者可獲得的表決權不能超過50%。又如西班牙規定投資者收購超過25%股權的交易需要獲得西班牙體育理事會的事先批准。對於協會類足球俱樂部的所有權結構可能意味著其不能被收購。

目前大多數職業聯賽實行財政公平競爭與許可制,那些財務狀況不佳的高負債俱樂部將因為不符合財政公平競爭而無法取得許可證,只有達到歐洲足聯確定的有關標准的足球俱樂部才有參加比賽的資格。並且歐足聯明令禁止球員的第三方所有權制度。

4.盡職調查

作為一個特殊領域,足球俱樂部的經營模式和傳統行業有著巨大的差異。因此,投資者們在面對待價而沽的俱樂部時,也需要增添一份理性。采取更有針對性的盡職調查:

球員陣容/合同:將盡職調查范圍擴大至包括技術人員和主要行政管理人員在內的所有主要雇員。在這方面需要特別注意球員合同,其複雜程度難以言喻。其中,無論球員的表現如何,他對俱樂部具有約束力的固定期限合同能強制俱樂部支付約定的固定和可變工資。通常規定的是“繳納所有社會費用和稅費後”的薪酬,這會導致數字大幅度的提高。球員轉會的價格取決於合同期限以及剩餘年數。俱樂部出售/轉會頂級球員時,通常會在轉會實際發生前提出提高工資的新合同。另外,球員的形象權也是一個複雜的問題,包括是否轉讓給俱樂部、是否全面轉讓、轉讓時間、用於何種類別的產品和服務等。以及,球衣贊助商品牌與球員個人權利間的沖突、租借球員、球員道德行為以及口頭協議都是需要投資者調查清楚的。

轉播權和其他商業權利:職業聯賽出售轉播權,出售收入按照不同的標准進行分配。不同國家,或者各個國家頂級俱樂部和低級俱樂部的轉播權價值差別巨大。還有,這些權利是否仍可獲得還是已獲得預融資(證券化)。中國投資者有必要將這些納入盡職調查范圍內,從而更好地對俱樂部未來的經營發展潛力有更合理的認識。

與足球協會和監管機構之間的往來函件:例如法國的“DNCG”,查閱足球俱樂部的財務資料和預算,對沒有財務擔保的可能施加制裁。

其他:不動產,包括主體育場、訓練中心和其他設施;稅務和社會訴訟;與贊助商、運動機構的合約范圍以及將支付的薪酬。

要買的還在路上,而中資已經收購的俱樂部和球隊已超20支(尚有未披露),如何實現標的自身獨立的可持續運營呢?

首先,收購海外足球俱樂部的公司並非深入了解如何管理足球俱樂部,再加上區域和距離的限制,很難良好的對其直接控制。這樣一來,足球俱樂部管理層和教練球員團隊也很容易發生矛盾。

以近期由泰國老板控股的草根球隊萊斯特城拿下英超冠軍為例,這個成功案例可以說是小概率事件。要知道,他們之所以能取得這樣的成功,離不開這位泰國老板的近距離接觸和全身心投入。他兒子是俱樂部的副總經理,和很多球員都是朋友,他們對球隊和球迷做了很多的事情。然而這對一些指望運作概念故事的投資者而言是很難做到的。

其次,和其他行業的投資有些不一樣的,足球,尤其是歐洲足壇,文化影響很深,甚至可以影響到經濟上的決策。這一點就意味著,即便中國資本放棄自己本身的企業管理文化,采取歐式的全職業經理人管理,也不一定適合於自己手上的俱樂部。

所以,投資者可以先安排自己的人到俱樂部的管理層工作,作為一個“學生”去學習。因為俱樂部真正稱得上“豪門”並不在於它的錢有多少,而在於它的曆史、文化的積澱,怎么說也都是百年老店,如果沒有先把這些先學到手、搞明白,就拿著在中國管理當中得到的經驗、教訓用到境外的俱樂部去,十有八九是要付出代價的。

再者,投資俱樂部是一條長遠且艱難的路,除了收購時所花費的資金,後期投入也是一筆巨額費用。但後期投入是否能提升球員水平,為其增加知名度,從而收回成本也仍是一個巨大的問號。

所以,即便是中國收購海外足球俱樂部掀起一陣熱潮,中國商人們仍需對其持謹慎態度,不要盲目跟風,權衡一下其中的利弊,對所要收購的俱樂部做足夠充分的調查。如此一來,不僅能使投資更有價值,也能減少最終淪落為破產的悲劇。

中國與歐洲在足球交流上正處於一種很開放的雙向流通之中,中國資本越來越多地控制了歐洲的足球俱樂部資產,而歐洲足球俱樂部也從中國市場獲得了可觀的收益,這種收益可能來自於球員交易,不過更多的還是體現在商業開發上。

當然這些機會並不是那些大俱樂部的專屬,像不萊梅這樣的俱樂部也能在中國找到自己的發展空間,就像菲爾布裏一直闡述的那樣,一定要有長遠的發展戰略,並且要注重基礎設施的建設,對於中外兩方面來說都是極為關鍵的。

根據禹唐體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中資對歐洲足球俱樂部要有長期的投資規劃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