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拉美地區開放融合、地區一體化的發展道路還將延續

拉美地區開放融合、地區一體化的發展道路還將延續

世界銀行的最新預測顯示,今年拉美地區經濟增速有望達1.2%。其中,巴西經濟有望擺脫連續兩年的衰退,實現0.5%的增長,阿根廷經濟增速則有望達到2.7%。

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貿發會議)的報告也確認了拉美經濟觸底反彈的趨勢。貿發會議預測,今明兩年拉美地區經濟增速將分別達到1.3%和2.1%。

貿發會議宏觀經濟和發展政策部主管阿爾弗雷多·卡爾卡尼奧認為,拉美經濟本輪反彈的主要原因是外部需求增加、初級產品價格趨於穩定,以及大部分拉美國家采取有彈性的貨幣和彙率政策。此外,經曆大幅衰退後出現周期性複蘇,也是因素之一。

對拉美經濟本輪增長前景,國際機構和專家普遍認為存在諸多不利因素,尤其是特朗普上台後采取的一系列強硬措施。

特朗普宣布美國將和墨西哥、加拿大就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重新進行談判,並對墨西哥長期對美保持貿易順差頗為不滿。根據特朗普政府計劃,如果墨西哥政府拒絕支付美國在美墨邊境建牆的費用,美國將對從墨西哥進口的部分商品征收20%的關稅,這樣不僅可以籌措建牆費用,同時還有助於減少對墨貿易逆差。

同時,美國宣布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定(TPP),墨西哥、智利、秘魯等拉美國家希望借助加入TPP擴大貿易規模的目標落空。此外,根據特朗普推行的產業回歸政策,一些企業將迫於壓力遷回美國本土,拉美地區很可能成為這項政策的主要受害者之一。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日前公布的報告預測,拉美地區今年經濟增速為1.2%,比去年10月的預測值下調了0.4個百分點。下調預期的主要原因是特朗普上台後采取強硬的貿易和投資政策,使得和美國經貿關系密切的部分拉美國家增長前景受到嚴重影響。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墨西哥今年經濟增長1.7%,不僅低於去年增速,而且比上次預測值下調了0.6個百分點。

世界銀行的報告也警告說,特朗普政策對拉動美國經濟能產生多大效果尚未可知,如果效果不理想,美國經濟增速低於預期,也將拖累拉美經濟複蘇。

通貨膨脹率居高不下是拉美經濟複蘇過程中面臨的又一個難題。聯合國拉加經委會表示,由於拉美地區大部分國家貨幣去年對美元貶值明顯,造成進口商品價格上漲,通脹率仍然在高位徘徊。據拉加經委會統計,2016年前三季度,拉美地區通脹率為8.4%,高於2015年同期的6.9%。

花旗銀行負責拉美地區經濟研究的穆尼爾·傑爾說,美聯儲可能會加快加息節奏,預計今年美元對大部分拉美國家貨幣仍將保持強勢,這一方面會促進拉美國家出口,但同時也會加劇拉美金融市場震蕩,並進一步抬高物價,由此造成的多重效應不容忽視,拉美國家應審慎應對。

多位經濟學家建議,拉美國家應繼續積極推進市場多元化戰略,加大和中國、歐盟等主要經濟體的經貿合作力度,避免經濟出現大起大落。

西班牙《國家報》本月初在一篇報道中說:“自從特朗普就任新一屆美國總統以來,幾乎所有墨西哥人的目光都轉向了東方。”

特朗普在上台前後多次威脅將對日本豐田和美國福特、通用等汽車公司在墨西哥制造的對美出口汽車征收高額關稅。1月初,福特宣布取消在墨西哥投資16億美元建廠的計劃。

在此背景下,中國車企進入墨西哥市場格外引人注目。2月1日,中國汽車制造商江淮汽車與墨西哥吉安特汽車公司達成合作協議,聯合向墨西哥伊達爾戈州一座工廠注資44億墨西哥比索(約合2.1億美元)。

墨西哥經濟部長伊爾德方索·瓜哈爾多在協議簽署當天的新聞發布會上說,和中國車企的合作將讓墨西哥經濟能夠經受各種挑戰。

墨西哥伊比利亞美洲大學經濟學教授羅伯托·德拉瓦拉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時說:“墨西哥汽車業不應局限於追求來自美國的投資,而應吸引來自全球的投資,中國、韓國、日本和德國等都應成為墨西哥吸引投資的目標。”

墨西哥經濟研究和教育中心學者卡洛斯·埃雷迪亞也認為,同包括中國、日本和澳大利亞在內的亞太國家加強貿易合作或是墨西哥解決當前危機的良方。

長期以來,墨西哥在經濟上對美國高度依賴,而對發展與拉美其他國家的經貿往來不夠重視。隨著特朗普上台後推行貿易保護主義政策,墨西哥意識到了與拉美國家抱團取暖的必要性,而這也得到了拉美國家的積極響應。

巴西總統特梅爾7日在與到訪巴西的阿根廷總統馬克裏舉行的聯合記者會上指出,面對當今世界的各種不確定性和日益抬頭的貿易保護主義傾向,作為南方共同市場(簡稱南共市,包括阿根廷、巴西、巴拉圭、烏拉圭、委內瑞拉和玻利維亞)的兩個重要國家,巴西和阿根廷認為南共市應該努力推動和墨西哥的一體化,並努力尋求南共市和墨西哥所在的太平洋聯盟(包括秘魯、墨西哥、哥倫比亞和智利)的關系。

中國社會科學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墨西哥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楊志敏指出,巴西和阿根廷兩國總統的表態既是兩國在政局變化後對外經貿政策調整的延續,也是南共市兩個最重要成員國決定調整這一次區域組織對外發展戰略的宣示。這與特朗普上台後所宣揚的反全球化和貿易保護主義,特別是其“以鄰為壑”的對墨西哥政策形成了鮮明對比。

楊志敏說:“此次巴西和阿根廷兩國政府采取的政策,是對特朗普新政的有力反擊,也表明拉美地區開放融合、地區一體化的發展道路還將延續。”

如果說十九世紀美國提出的“門羅主義”讓歐洲列強不再涉足拉美的事務,上個世紀初的“胡蘿卜加大棒”政策使得美國成為美拉關系的主導者,那么特朗普上台之後,在貿易和移民政策方面的調整可謂是給拉美國家的兩記重拳。

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定,要求重新進行美國、墨西哥和加拿大三國之間《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談判,標志著美國政府在貿易政策方面的轉變。

拉美國家與美國經貿關系往來密切,在經濟發展中對美國依賴度高。近鄰墨西哥是美國的第三大貿易夥伴,其出口的80%以美國為目的地。如果美國堅持貿易保護主義政策,抬高關稅,這將會對近來稍有起色的拉美經濟複蘇帶來沉重打擊。

與此同時,貿易保護主義政策是否真的能夠如特朗普所說,保護美國國內工人的就業機會和利益,也值得推敲。美國商會公布的數據顯示,美國分別約有600萬個和800萬個工作崗位依靠與墨西哥和加拿大的貿易。《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給美國帶來了廣闊的市場和大量的工作機會。如果要對其重新進行談判,試圖改變美國貿易“逆差”地位,很難保證這些就業機會不受影響。

穆迪分析的研究預測,如果美國與墨西哥之間爆發貿易戰,美國雖然不會像墨西哥受影響如此巨大,但是也將會影響本國的經濟增長,並且失去30萬個工作崗位。這與特朗普要保護美國人民就業機會的口號不符。

在移民方面,美國本身作為一個移民國家,拉美裔人口在其社會各個方面均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據皮尤研究中心的一份調查報告,2015年拉丁裔美國人的數量已經達到5700萬。而特朗普執意要在美墨邊境修建新的隔離牆,雖然是聲稱要將非法移民擋在國境線之外,但其要求墨西哥支付所有築牆費用的霸道作風,也難免讓左鄰右舍乃至生活在美國的拉美裔人心生芥蒂。

不僅如此,特朗普還曾揚言要禁止在美國工作的拉美裔移民彙出僑彙,此種做派讓拉美人覺得蠻不講理。事實上,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區一些國家經濟和民眾生活嚴重依賴來自美國親屬的彙款。一旦拉美國家經濟惡化,則會刺激更多拉美人口通過各種方式前往美國尋找就業機會,如此大的壓力恐怕區區一道隔離牆也扛不住。

從整個拉美地區來看,拉美各國在對美關系上依舊持觀望態度,同時也在積極行動為未來的不確定性做准備。大的趨勢是,加強拉美地區內部市場的整合,拓展與中國、印度、日本和韓國等國家的貿易合作夥伴關系,以擺脫對美國經濟的過分依賴。

墨西哥和歐盟剛剛宣布,將加快新自由貿易協定談判,加速對話進程,今年上半年增加兩輪談判。玻利維亞總統莫拉萊斯日前呼籲拉美國家團結起來,抵消美國保護主義和孤立主義所帶來的影響。

誠然,每個國家都有發展和維護自身利益的權利,但是同時應該在更加廣闊的層面考慮政策措施,不能以損害他國利益為代價。美國新政府如今卻無視這一國際通行原則,一意孤行豎起保護主義的圍牆,而最終可能會導致美拉關系“多輸”的局面。

根據新華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拉美地區開放融合、地區一體化的發展道路還將延續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