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為肯尼亞培養鐵路人才,展示出中國鐵路走向海外具有雄厚的實力基礎

為肯尼亞培養鐵路人才,展示出中國鐵路走向海外具有雄厚的實力基礎

即將試運行的肯尼亞蒙內鐵路是該國近百年來新建的第一條鐵路,也是海外首條全中國標准鐵路,該條鐵路的運行需要大量專業人才。為此,60名專攻鐵路運營管理的肯尼亞留學生到北京交通大學學習語言、理論學習、實習實訓等課程。

“授人魚”也要“授人以漁。”肯尼亞位於非洲東部,赤道橫貫中部,東非大裂穀縱貫南北。當地物產極其豐富,因為交通的不便,導致當地的物品無法運送出去。要想富、修鐵路。在這種情況下,蒙內鐵路的建設無疑是“雪中送炭”,給肯尼亞人民帶來了幸福生活的曙光。有句古話說的好:朋友做得最真誠的,不是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為肯尼亞培養鐵路人才中國好榜樣。

為肯尼亞培養鐵路人才,提升肯尼亞蒙內鐵路運營管理。蒙內鐵路是肯尼亞首個完全采用中國資金、中國標准、中國技術、中國裝備、中國運營的鐵路系統工程,該鐵路連接肯尼亞首都內羅畢和東非第一大港蒙巴薩港,對於提升當地經濟意義十分重大。為了滿足肯尼亞政府以及企業的鐵路人才需求,去年4月6日,北京交通大學與中國路橋工程有限責任公司聯合啟動肯尼亞留學生項目,25名肯尼亞留學生來華求學,第二批35名留學生日前正式開學。 為肯尼亞培養鐵路人才,造福著人類的幸福。這批留學生的專業主要是鐵路工程、軌道交通牽引電氣化等,北交大采用定制化專業培養方案,結合學校“卓越工程師教育計劃”特色培養模式,通過與鐵道職業技術學院合作,利用其完整真實的鐵路實訓環境,加強留學生的實踐能力,並在培養過程中加強與中國路橋公司的溝通。留學生們學制為4年半,最初半年學習漢語,之後兩年半學習相關理論基礎,還有一年在職業學校參加實訓,最後半年在雙導師指導下開展畢業設計,畢業時將獲得北交大的學位證和畢業證。

為肯尼亞培養鐵路人才,展示出中國鐵路走向海外具有雄厚的實力基礎。北交大還與中國路橋公司共同簽署《“一帶一路”國際人才聯合培養戰略合作協議》,雙方將根據肯尼亞需求擴大合作培養留學生的規模,留學生人數未來將超過百人,並將在非洲及“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開展全方位、各層次的教育合作項目。中國路橋公司為肯尼亞留學生提供全額獎學金。

如今,這批學生已經在中國學習滿一年,他們在北京的學習和生活怎樣?有什么收獲?近日,記者來到北交大,走近這群為祖國鐵路現代化來中國“學藝”的留學生。

記者來到位於北交大理學院教學樓的力熱超聲學實驗室,一堂“大學物理實驗課”正在進行。這是所有交大工科學生都要上的必修課,與其他課堂不同的只有兩點:一是這堂課的幻燈片內容全部使用了英語,二是課堂裏都是一張張外國留學生的面孔。

這次實驗課的內容是用轉動慣量周期測定儀測量剛體的轉動慣量。所謂轉動慣量,通俗理解就是量化評價一個物體在旋轉運動時體現的慣性特點,“列車的車輪就是一個剛體,行駛中車輪不斷在鐵軌上旋轉前進,它的轉動慣量應用極為廣泛。”負責指導這次實驗的朱亞彬老師介紹。

整堂課持續了一個多小時,這些來自肯尼亞的學生有的還在仔細查看實驗參數,有的已經開始整理、核算並記錄數據。不時有學生舉手,請老師把關實驗結果是否可靠。朱亞彬逐一認真把關,並用英語跟學生們交流,“他們特別願意提問,課堂上非常積極。”朱老師稱贊道。

大約一個半小時之後,所有留學生都已經順利完成了實驗。“這個實驗完成速度和質量,放在咱們國內學生中,也是比較不錯的。”朱老師說她原先還擔心這些學生基礎知識薄弱,會跟不上國內學生的實驗課節奏,現在看來,完全沒問題,“他們與中國學生沒有區別。”

實驗課結束後,記者采訪了丹尼爾、娜卡友兩位留學生,聽他們講述過去一年多在中國求學的故事。兩人的普通話如今大有進步,已經能熟練地說出“你好”、“再見”、“謝謝”等基本交流用語,中文名字的書寫也不成問題。

兩人都告訴記者,知道這個來中國求學的項目是通過互聯網和電視,“我們那也可以看到中國中央電視台的節目。”娜卡友說,那個時候,中國對她來說是一個遙遠的國度,充滿著神秘色彩,“我說服了父母,報名參加這次學習。”相比之下,丹尼爾對於“中國”概念要更熟悉一些,因為得益於蒙內鐵路的修建。

丹尼爾的家鄉處在內羅畢和蒙巴薩之間,距離蒙內鐵路最近處才15公裏左右。“我見過很多來自中國的工程師,他們修鐵路、造橋梁,非常了不起。”丹尼爾說,他的夢想就是能成為一名工程師,能服務家鄉的建設,所以得知招生信息後,毫不猶豫地報了名。

去年3月,同樣渴望成為工程師的娜卡友告別了沙漠地帶的家人,丹尼爾走出了東非草原的故鄉。25位年輕人在首都內羅畢集結,為了夢想,為了國家的鐵路事業,向中國進發。出發前,肯尼亞總統親自為他們送行。

為肯尼亞培養鐵路人才,展示出中國鐵路走向海外具有雄厚的實力基礎

從內羅畢出發,轉機迪拜抵達北京,全程飛行時間超過13個小時。當這些留學生走出首都機場時,前來迎接的北交大師生早已等候在那裏。作為我國交通運輸領域的知名學府,北交大在軌道交通信號、車輛工程等鐵路領域的學術實力堪稱國內頂尖,這些留學生們從此開啟了在北交大的留學生活。

北交大國際教育交流中心主任劉彥青介紹,在專業上,這些學生被分別編入了車輛工程、通信工程、軌道交通信號與控制三個北交大頂級的專業,這些專業都與鐵路建設、運營管理息息相關;課程上,他們接受的是北交大老師的全英文授課,部分課程與北交大國際班的中國學生一起上,以增進文化交流。這些學生還接受了漢語和中國文化的學習。同時,北交大的國家級物理實驗教學示范中心也向這些留學生開放。

北交大的老師告訴記者,留學生們不僅在學校可以收獲課本知識,還有國內本科生不具備的一線實踐機會。在這批學生的培養上,北交大與鐵道職業技術學院開展合作,留學生將有一個學期的實訓機會,包括電力機車的檢修、客車電氣裝置的熟悉等等,“蒙內鐵路用的是中國技術、中國標准、中國裝備,因此他們學的內容,練習的技術今後回國全部用得上。”

娜卡友、丹尼爾告訴記者,過去一年的學習他們很充實,“漢語最有挑戰性,尤其是聲調的把握,但也最喜歡。其他的數學、物理基礎課程,挑戰不大。期待著未來的專業課和技術實訓。”

當然,對於這些留學生而言,在中國的生活絕不僅僅是學習。學習之餘,他們遊覽了長城、頤和園等北京的風景名勝,還坐高鐵去了天津和2000公裏外的廣州。“中國的高鐵太快了,不過很穩,比坐飛機還舒服。”丹尼爾對記者感慨道,肯尼亞之前有一條英國修建的鐵路,號稱時速80公裏,實際上很難達到,“蒙內鐵路時速120公裏,我們已經非常滿足了。”他坦言,祖國目前還沒有技術和經濟實力修建高鐵,但這也是他們一代年輕人的理想和目標。

這些20歲左右的年輕人徜徉在交大校園,生活也是豐富多彩。丹尼爾和娜卡友不約而同地說起了自己對於餃子的熱愛,“我最愛吃牛肉餡兒的,因為我喜歡吃肉。”娜卡友有些靦腆地說。他們感慨中國市民的文明素質,“過馬路遇到紅燈,大部分中國人都會停下來,這一點值得我們學習。”運動方面,娜卡友最喜歡去遊泳,而丹尼爾的愛好則是長跑,他說自己在交大最多一次繞著田徑場跑了24圈,吸引了很多中國學生的圍觀。

劉彥青介紹,學校非常關心這批學生的在校學習生活,他們都住在留學生公寓,兩人一間,有獨立的衛生間,配有公共廚房。同時,學校的所有圖書館、餐廳均向留學生開放,與國內學生一視同仁。根據北交大與中國路橋公司的協議,這批學生的學費、住宿費都由中國路橋公司負擔,每月還可以拿到2500元人民幣的生活補貼,足以滿足在北京的正常學習和生活所需。

就在這個月,中國路橋工程有限責任公司與北京交通大學簽署了國際人才聯合培養戰略合作協議,第二批35名肯尼亞優秀高中生也正式開啟他們在北交大的四年學習時光。根據規劃,他們將先在北交大的威海校區進行一學期的漢語學習。記者了解到,這35名學生將在鐵道工程以及軌道牽引電氣化專業進行系統的學習。為了更有針對性的開展教學,了解當地人才需求,北交大不久前特意還派出了機電學院、電信學院的老師遠赴肯尼亞考察。此外,根據今年簽署的戰略合作協議,北交大與中國路橋公司將根據肯尼亞政府用人需求擴大合作培養留學生的規模,並在非洲及“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開展全方位、各層次的教育合作項目。

丹尼爾告訴記者,四年學業結束以後,他會回國工作幾年,然後再深造讀研,以更好的學識服務自己的祖國。在那裏,馬賽馬拉野生動物保護區一年一度的野生動物大遷徙景象壯觀。而半年以後,中國制造的列車將隆隆奔馳在東非高原,成為拉動這個國家民眾交流、經濟騰飛的一道新風景。

“蒙內鐵路”的建設承載著中國人民的友誼,充分展示了中國人民攜手非洲人民的共同發展的決心,也是我國鐵路技術走出國門的一次良好展示。在接下來的日子裏,不論世事如何變幻,世界政治格局如何變化,中非傳統友誼將曆史彌新,中國鐵路建設者毫無保留的將中國鐵路技術傳授給肯尼亞人,從校園培訓到工地實踐,帶動培養一大批掌握中國鐵路標准的鐵路職業技術的肯尼亞人才,促進當地就業的同時,為蒙內鐵路運營儲備了豐富的人才。

中國的發展離不開世界,世界的發展也離不開中國。中國鐵路技術願意與世界各國人民合作,向世界展現出中國鐵路“走出去”的實力與底氣,共享中國高鐵建設所取得的成果,讓人類共享高鐵所帶來的美好。

根據北京晚報、黃河新聞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為肯尼亞培養鐵路人才,展示出中國鐵路走向海外具有雄厚的實力基礎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