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法治」香港不容港獨分裂

「法治」香港不容港獨分裂

自林鄭月娥當選特首人選後,香港社會呈現出一股新氣象,各界市民均對她推動香港發展、促進社會和諧抱有高度期望。而當選後連日來,她亦分別落區與市民會面,並與行政立法司法負責人坐談,昨日亦再到中聯辦、外交部特派員公署、駐港部隊禮節性拜會。這種頻密落區、緊密溝通、加強互信的做法,對化解矛盾、理順問題、彌合裂痕無疑具有積極正面作用,亦得到市民的普遍歡迎。然而,親手撕裂香港社會的反對派,一邊高叫「修補撕裂」,另一邊又對律政司檢控「佔中」九人而大作文章,攻擊稱是「政治檢控」、「違反參選政綱」雲雲。反對派的荒謬言論,背後是意圖利用市民求和諧的心理以逃避政治與法律問責,更是為了自身的政治前途而犧牲香港法治精神。必須指出的是,彌合社會裂痕,不能也絕無可能是以犧牲法治為代價,恰恰相反的是,只有堅定維護法治、檢控「佔中」違法者才是重構社會共識、修補裂痕的最重要一步。

沒有人會否認當前香港社會存在撕裂現象,而這一現象正在嚴重侵蝕香港的繁榮穩定。正因如此,林鄭月娥當選後在勝選感言中就明確指出首務是要修補裂痕,而她當選後連日來的活動亦是在證明她正在着力去落實這一目標。但問題或許要再問深一層,為什麼香港社會會撕裂、如何才能彌合裂痕?是否要以放棄對違法者的追究以換取虛假的「和解」?

檢控「佔中」是法治必然之舉

律政司在特首選舉結束後翌日提出檢控,時間上只可以說是「巧合」,不應也不可能被視作是有「政治打壓的動機」。事實上,此次被起訴的九人分別為「佔中」發起人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佔中」司儀邵家臻,公民黨陳淑莊、社民連成員黃浩銘,學聯常委張秀賢與鍾耀華,民主黨前立法會議員李永達等,罪名包括「公眾妨擾」等三項。以上九人都是這場大規模違法「佔中」行動中的「核心」人物,尤其是戴陳朱三人。而不論是被檢控者自身還是公眾的看法,都沒有人會認為政府不應該去檢控,問題只在於何時判、何罪名、何刑期而已。因此,反對派對這次檢控而作出的「驚訝」反應,攻擊政府是「政治檢控」、「進一步撕裂」的言論,不僅沒有任何說服力,反而是在暴露自己的反法治立場。

必須指出,律政司依據證據、法律而對「佔中」違法者提出刑事檢控,這既是香港特區的法治需要,亦是整體社會的共同呼聲。不論持何種政治主張,只要違反了香港法律、破壞了香港社會治安,就應當承受相應的後果。換一個角度去看,如果不向「佔中」提出起訴,試問又是否符合香港的法治精神?恰恰相反,出於政治原因而放任違法行為,等同於是支持鼓動破壞社會治安者、是在踐踏香港的法治核心價值,顯然是與民意嚴重相違悖的。所以,檢控「佔中」核心人物,是在重申「沒有人能凌駕法律」、「法律沒有也不應有政治例外」、「法律必須起到應有的阻嚇作用」的法治精神應有之義。

「法治」香港不容港獨分裂

反對派利用事件再挑社會內鬥

反對派不乏一些政治大狀,不可能不明白「法治」的真正意涵。但是,當檢控出來後,其表現令人大開眼界。最離譜者當數公民黨梁家傑,他聲稱特首梁振英故意與候任特首林鄭月娥過不去,在她當選後不足24小時就開始行動「撕裂香港」,形容是「最壞開局」,「梁振英睇『777』唔順眼,見佢(林鄭月娥)話自己咁打得,咪製造啲炸彈畀佢囉!」;民主黨何俊仁更稱「等咗咁耐先拉,肯定有陰謀」雲雲。將正常的依法行事說成是「陰謀」,將違法者被檢控說成是「被陷害」,這種「黨同伐異」以政治立場掛帥的做法,不僅是在踐踏法治精神,更是在挑起又一場的社會內鬥、是在「傷痕」中再撒鹽的行為,絕不能接受。

事實上,香港社會儘管存有不同的政治看法,但對「佔中」一事卻有一致的共識,即違法者必須得到懲處。而市民對「佔中」者遲遲未獲檢控,或者判罰過輕早有微言。據律政司資料,截至2016年8月31日,共有955人因參與「佔中」行動被捕,當中起訴有216人,需承擔法律後果的只有123人,罪名成立的更只有81人。另據統計,只有不足一半人被判處二日至十個月監禁,其餘都是被判罰款、社會服務令或感化令,相比英國、澳洲、新加坡等地在處理違反公眾安全和秩序事件手法及判決,香港明顯趨於「輕判」。民意已經十分清楚,反對派明知如此,仍然試圖利用特首選舉後的形勢而攻擊檢控,實際上是在將已經撕裂的社會進一步加劇激化,與他們口中的「彌合裂痕」南轅北轍。口不對心、雙重標準、政治意識形態至上,反對派這些惡劣言行,無異於是在反證檢控「佔中」的必要性。

維護法治是團結社會的第一步

社會要團結,化解矛盾、增強互信是第一步。而法治是香港社會的核心價值,亦是為數不多的全民共識。因此,若要真正彌合「佔中」對社會造成的撕裂,就應當以維護法治去作為基礎與平台。而「佔中」是撕裂香港社會的元兇,以法治去回應「佔中」,是最佳的「愈合劑」。公眾記得,2015年1月,也即「佔中」結束後一個月,終審法院首席大法官馬道立在法律年度開啟禮上明確回應「佔中」時指出:「法律在實際運作時,法院只會根據法律及法律的精神斷案,並在判案時保持獨立,不受任何外界的影響─不論是政府、官方機構、社會大眾或社會上任何界別的影響。」他並強調,即使法律程序或因政治理由而引起,法院的功能亦絕非解決政治問題,而是僅就法律問題作出裁決。」這句話高度概括了檢控「佔中」對維護法治的重要意義。

法國著名社會學家艾米爾(émile Durkheim)有一個著名的理論,法律是團結社會的有效因素。當前香港社會所急切需要做的,就是回到法治的立場,尊重法治、敬畏法律、尊重民意。反對派不應以政治立場去攻擊律政司的獨立司法決定。正如前日林鄭月娥所指出的,根據基本法,檢控工作是由律政司獨立進行,「修補社會撕裂不等於在法治方面作出妥協,如果有些工作是需要進入檢控、起訴,或需要在法庭作個裁決,我們需要尊重這方面的工作」。香港過去已經因「佔中」而受到猛烈的衝擊,社會已經無法再承受再多一次的撕裂,反對派應當停止這些毫無根據的攻擊,端正態度,拿出具體的行動去促進社會的真正團結。

「法治」香港不容港獨分裂

林鄭月娥當選,各界市民寄予高度期望。她正用實際行動去踐行「修補撕裂、解開鬱結」的競選承諾。

然而,團結不可能只由單方面做出,反對派是時候拿出誠意積極回應。畢竟,香港社會已有高度共識,彌合裂痕不代表可以放棄法治原則,不應該以政治角度判斷所有事情。起訴「佔中」搞手是彌合裂痕的重要一步。

第五任行政長官人選林鄭月娥昨日先後拜訪中聯辦、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以及解放軍駐港部隊三個中央駐港機構。林鄭月娥表示,今次向中聯辦介紹了她政綱中的部分內容,包括希望和中央有關部委就香港在「一帶一路」裏扮演金融服務業樞紐的角色,簽訂全面合作協議,期望得到中央在政策上的支持和配合。張曉明表示,中聯辦作為中央政府派駐香港的代表機構,將繼續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認真履行中央政府賦予的職責,全力支持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依法施政。

九名「佔中」主導者前日被正式起訴,惟仍有39名「佔中」搞手未「落鑊」,包括疑似反對派金主、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本身是大律師的中澳法學基金會主席馬恩國估計,不少「佔中」參與者將被起訴,希望律政司盡快行動。他又駁斥反對派聲稱起訴是政治打壓的說法,直指搞手們明知故犯,必須接受法律制裁。

馬恩國估計,前日被起訴的九人都是比較「高層」的「佔中」搞手,律政司對這些人的起訴罪行包括「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及「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等罪行,相信是因為今次起訴的九人,在「佔中」時期的實質在場參與比較少,如以「非法集結」罪名起訴,在蒐證、定罪方面較為困難。

馬恩國再分析,九人可能涉及策劃較多,如以「公眾滋擾罪」起訴,將忽略了他們作為事件主謀的角色,認為以較重的公眾妨擾罪起訴,控罪合理。

對於有人將起訴形容為政治打壓,馬恩國認為完全不是事實,因為「佔中」搞手們是借「佔中」對抗中央,為選舉撈取政治本錢,部分人在選舉中當選已是得到了政治酬勞,現在只是付出應有政治代價。他又指,這些搞手在整個行動中有清晰的犯罪心理、犯罪意圖,更是明知故犯,當然需要為挑戰法律接受制裁。

警需大量時間分析證據

對於今次起訴和事發相隔逾兩年,馬恩國相信是因為蒐證困難,例如警員在「佔中」期間一直疲於奔命,可能沒有時間錄取及整理大量口供,而且事件牽涉人數眾多,需要大量時間分析證據。馬估計,48名「佔中」搞手中,餘下的人士將被控以較為實質參與的罪行,又指起訴門檻不高。

本身是法律學者的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梁美芬亦認為,九名「佔中」策劃者及核心參與者被起訴「公眾妨擾」罪名恰當,顯示檢控政策有一致性。她指,這次被落案者包括法律教授和大律師,認為他們作為熟悉法律的人卻公開挑戰法律,有機會令社會產生藐視法律的不良風氣。

根據新華網、大公網等綜合采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反港獨 » 「法治」香港不容港獨分裂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