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2017年美國就業市場開局強勁

2017年美國就業市場開局強勁

美國自動數據處理就業服務公司(ADP)1日公布的報告顯示,今年1月份美國私營部門新增就業崗位約24.6萬個,顯著高於市場預期,為去年1月份以來第二高值。

報告顯示,1月份美國私營部門新增就業崗位約24.6萬個,明顯高於經濟學家平均預期的16.5萬個。同時,去年12月份美國私營部門新增就業崗位由15.3萬個小幅下調至15.1萬個。

1月份,美國雇員人數低於500的中小企業新增16.4萬個就業崗位;大型企業增加8.3萬個就業崗位,分行業來看,服務業新增就業崗位20.1萬個,工業和建築業新增就業崗位4.6萬個。

ADP研究機構負責人阿胡·耶爾德爾馬茲說,美國各行業的就業形勢都在好轉,中小企業表現尤為突出;1月份服務業新增就業崗位較去年12月份明顯提高,工業和建築業的就業市場表現也是過去兩年來最好的。

穆迪分析公司首席經濟學家馬克·贊迪認為,2017年美國就業市場開局強勁,大部分產業和公司都在增加就業崗位,即使能源產業也在增加就業崗位。

ADP的統計樣本收集了40.6萬家企業近2400萬雇員的信息,超過所有私營部門就業崗位的20%,與美國勞工部發布的修正後數據匹配度達96%。

美國勞工部數據顯示,2005年至2009年,美國制造業崗位減少了280萬個;2010年至2014年間,美國制造業穩步複蘇,但工作崗位僅增加了76.2萬個。目前,美國制造業崗位仍比2007年少140萬個。

美國經濟學界對此做了很多研究,其中麻省理工學院教授戴維·奧特等人的研究頗具代表性。他們發現,導致美國制造業崗位消失的因素中,貿易影響僅占20%左右;科技進步,尤其是自動化技術的應用才是主要因素。

布魯金斯學會高級研究員杜大偉指出,美國制造業崗位流失主要是因為技術進步。他說,美國制造業占國內產出的比重基本保持穩定,但由於制造業生產率增速高於服務業,制造業就業比重逐步下降。這一現象在德國這樣擁有大規模貿易順差的國家也同樣存在。

該智庫高級研究員馬克·穆羅也表示,隨著生產率提高,美國制造業更多依賴自動化及機器人生產,即使特朗普能夠讓外遷的工廠回流美國,工作崗位也不會有明顯增加。他舉例說,美國創造100萬美元的制造業產出,1980年時需要25個工作崗位,而現在僅需6.5個工作崗位。

波士頓咨詢的一份報告顯示,在汽車制造業,采用機器人點焊的成本僅為每小時8美元,而人工點焊的成本則為每小時25美元,而且這一差距預計將越來越大。

特朗普及其經濟顧問頻頻稱美國的巨額貿易逆差導致就業崗位消失,威脅要對中國、墨西哥等國采取嚴厲的貿易懲罰措施,以降低貿易逆差。不過,多數經濟學家認為,根據貿易逆差來制定貿易政策並不是明智之舉。

根據經濟學原理,一國經常賬戶存在逆差意味著該國儲蓄率較低,需要從世界其他國家借貸來支持國內投資。解決經常賬戶失衡問題,要么提高儲蓄率,要么減少投資。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資深研究員加裏·赫夫鮑爾指出,美國經常賬戶存在逆差的原因並不在於美國對外貿易狀況,美國經濟的結構性問題才是導致經常賬戶失衡的主要原因,即美國家庭、企業和政府部門的淨儲蓄為負。

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高級副會長埃琳·恩尼斯告訴記者,中美貿易的症結並不在於美國對中國的大額貿易逆差,而且貿易逆差並不能反映美國經濟的全貌。她說,如果要解決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問題,最簡單快捷的方式就是改變貿易逆差計算方式,即以增加值來計算,這樣更能全面反映全球供應鏈以及美國經濟的真實情況。

杜大偉說,特朗普政府承諾要通過減稅和推動基礎設施投資來帶動經濟增長,但這些措施很可能進一步降低美國國內儲蓄率,最終加大貿易逆差。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首席經濟學家莫裏斯·奧布斯特費爾德指出,鑒於美國失業率已經降至較低水平,擴張性財政政策可能推升美國通脹壓力,導致美聯儲加快加息節奏,進而推動美元升值,這可能進一步加大美國經常賬戶逆差。

根據新華社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2017年美國就業市場開局強勁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