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在特朗普的內心深處,中東是個邊緣地區

在特朗普的內心深處,中東是個邊緣地區

“人們對於君主及其能力的第一印象,就是通過對他身邊的人的觀察得來的”,這是馬基雅維利的經典著作《君主論》第22章《論君主的大臣》中的一句話。不少學者對美國當選總統特朗普的印象是,他將是一位信奉馬基雅維利哲學的總統—為維護國家、人民利益“不擇手段”,規則、道義乃至道德等將退居其次,如果不是被無視的話。

特朗普表示會大幅調整美國的中東政策:在敘利亞問題上,他將把反恐和打擊“伊斯蘭國”作為首要目標,並與俄羅斯合作;在伊朗問題上,他主張重啟有關伊核問題談判;在巴以沖突問題上,他支持把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遷往耶路撒冷,並且不在定居點問題上為難以色列;在地區安全問題上,他要求海灣國家為美國的軍事開支埋單。

半島電視台網站上周一篇文章題為“來自特朗普的恐怖”,基本反映了大多數阿拉伯國家對特朗普上台的那種恐慌。“(美國大選)結果將我們帶入了迷茫的大海,不知道特朗普會有什么樣的政策。”

巴勒斯坦《聖城報》在《阿拉伯人如何迎接特朗普》一文中指出,在特朗普的內心深處,中東是個邊緣地區。在談到巴以問題時,文章說,特朗普絕對支持以色列,並且毫無顧忌地宣布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這開創了先例,震撼了整個地區。

但以色列媒體似乎並不認特朗普對以色列的“好”,它們不僅沒有顯現出對特朗普親以言論的興奮,相反還希望特朗普上台後能迫使巴勒斯坦方面以更加“現實”的態度同以方重啟和談。

埃及《金字塔報》近期指出特朗普在中東問題上可能遭遇的幾個問題:首先,與俄羅斯合作的主張,不僅在美國國內存在強烈的聲音,而且英、法、德等西方盟國也強烈反對把敘利亞問題全盤交給俄羅斯處理。其次,美國與中東兩個重要國家土耳其和伊朗的關系不明確。美國是否會引渡被土政府通緝的反對派領導人居倫,以及美國對待敘利亞庫爾德武裝的態度,將直接左右美土關系走向;特朗普對伊朗核協議的敵視也會讓美伊關系再度緊繃。再次,如果特朗普對敘利亞反對派“卸磨殺驢”,有可能引起海灣阿拉伯國家的不滿,並失去其他盟友對美國的信任。

特朗普在伊拉克問題上自相矛盾的言論,也引起中東輿論的關注。埃及新聞網站“埃及境界”指出,特朗普一方面反對美國幹涉伊拉克,認為這會帶來災難性結果,但又強調伊拉克是危險的恐怖活動的避難所,需要幹預。其他一些阿拉伯媒體也認為,特朗普雖然把反恐調門喊得很高,但是未必會投入太多資源。

此外,很多中東媒體都認為,一些中東國家曾經希望美國能夠幫助它們擺脫經濟困境,但是在特朗普上台後恐怕將大失所望。埃及媒體呼籲政府不要把希望寄托在美國身上,而應依靠本國的民眾和資源發展經濟。

在特朗普的內心深處,中東是個邊緣地區

特朗普有關伊核問題的言論,已經引起軒然大波。伊朗總統魯哈尼表示,特朗普關於修改核協議的言論只是特朗普的一面之詞。核協議不是雙邊協議,它已經在聯合國得到了確認。伊朗不會和美國就伊核問題全面協議重新進行談判。其他國家也認為,伊核協議已經進入執行階段,重啟談判不可行。

21世紀初的兩場戰爭透支了美國的國力,加上2008年的金融危機和世界經濟政治重心向亞太地區轉移,奧巴馬對美國傳統的中東政策作出了重大的調整:一是從伊拉克和阿富汗撤軍; 二是緩和與伊朗的關系;三是減少對傳統盟友沙特的依賴;四是積極推動以巴兩國方案。但奧巴馬執政八年,壯志未酬,至少在中東問題上是這樣。

特朗普接手的中東是:以“伊斯蘭國”(IS)為代表的恐怖主義勢力空前猖獗; 敘利亞戰爭已進入第五個年頭,難民潮一浪高過一浪;伊朗乘機崛起;美國與中東三大盟友以色列、沙特和土耳其關系遭嚴重削弱;美軍遲遲不能從阿富汗脫身。中東的困局牽制了美國戰略東移的部署。

特朗普至今還沒有一個像樣的外交團隊,他的政府將如何應對中東更不得而知。不過,特朗普已經宣布,他的外交政策主旨是“美國第一”,就是將美國利益最大化放在第一位,美國的責任則退居次席。

戰後70年美國在中東的投入是超負荷的。進入21世紀,美國在中東的責任已大於利益,奧巴馬實際上已開始在中東實行減負和外包,預計特朗普會延續這一政策,而且可能比奧巴馬走得還遠。

敘利亞戰爭將是測驗特朗普中東政策和美俄關系的第一塊試金石。奧巴馬政府的敘利亞政策遭遇一個極大的悖論是:為了斬斷以伊朗為首的什葉派聯盟和俄羅斯對地中海的滲透,必須將巴沙爾趕下台。但是,打擊巴沙爾政府的主力卻是伊斯蘭極端勢力,若後者取而代之對美國又後患無窮。2014年俄軍事幹預敘利亞後,普京和奧巴馬反複博弈至今未果。特朗普政府在敘利亞問題上有以下幾個選擇:一,放棄巴沙爾必須下台的先決條件,與俄達成妥協,聯手打擊IS。二,與俄繼續僵持和博弈,在阿勒頗和其他戰場見分曉。三,肢解敘利亞,庫爾德獨立。特朗普會作何選擇,大概會在他執政百日後明朗化。

敘利亞問題的背後是伊朗問題。伊朗核協議是奧巴馬留給特朗普的外交遺產,但在美國國會和輿論界屢遭非議。特朗普要否定這筆遺產在美國國內並無阻力,經國會通過退出協議,恢複對伊朗的制裁便可。但後果是:首先,伊核協議是伊朗與聯合國安理會5個常任理事國加上德國簽訂的國際協議,簽了字又反悔,美國在國際社會會威信掃地;第二,伊核協議執行後,歐洲國家已大規模地搶占伊朗市場,此時此刻美國若再迫使歐洲恢複對伊朗制裁,必將激化美歐矛盾;此外,恢複制裁一旦引起伊朗反彈,並恢複核材料的生產,以色列必將做出強烈反應,戰爭的陰影將再次降臨中東上空。

按照特朗普競選時的表態,顯然想集中力量把美國家裏的事做好。但美國在中東經營70年,家大業大,想抽身絕非易事,何況特朗普還要受到共和黨執政團隊和猶太集團的制約。特朗普表面上劍走偏鋒,口無遮攔,可在競選中又顯示出他孤軍奮戰、出奇制勝的能力。不排除他在中東問題上出奇招、出狠招,做出令世界驚愕之舉。

共和黨人特朗普贏得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中東國家始料不及,反應不一。鑒於特朗普在大選期間就中東熱點問題表態甚多,又大不同於美國現行的中東政策,中東相關國家領導人在祝賀其當選時,著重表達出本國的利益關切。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在獲知特朗普勝出的消息後,立即與特朗普通電話。內塔尼亞胡稱贊特朗普是以色列的真朋友,期待與其共同努力,推動本地區的安全、穩定、和平。內塔尼亞胡說,美國與以色列之間的牢固關系植根於共同的價值觀、共同的利益以及共同的命運,他將與特朗普繼續加強美以兩國之間獨有的聯盟關系,將其推向“新的高度”。

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當天上午發表聲明,希望特朗普在任內能夠實現“正義的和平”。在稍早前特朗普勝選結果剛宣布時,阿巴斯的新聞發言人魯德伊納就發表了一份未提及當選總統姓名的聲明說,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願意與任何致力於實現兩國方案、解決巴以沖突的美國總統合作。聲明強調,要實現地區和平,必須要以建立以1967年停火線為邊界、以東耶路撒冷為首都的獨立的巴勒斯坦國為基礎。巴勒斯坦民族解放運動秘書長埃雷卡特也在一份未提及新總統姓名的聲明中說,希望新一屆美國政府能夠承認兩國方案原則。在競選期間,特朗普曾發表聲明說,若當選總統,將把美國駐以色列的大使館從特拉維夫搬至耶路撒冷,並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這與曆屆美國政府堅持的對以政策不同,也與聯合國絕大多數國家的對以政策相悖。

埃及總統塞西據稱是第一位向特朗普致電祝賀的阿拉伯國家領導人。在當天的一份聲明中,塞西表示,埃及期待特朗普擔任美國總統期間會為埃美關系注入“新的精神”。今年9月,塞西在美國出席聯合國大會期間分別與特朗普和希拉裏舉行會晤,稱贊特朗普是一位“強大的領導人”。

土耳其總理耶爾德勒姆當天對特朗普當選新一任美國總統表示祝賀,同時公開呼籲特朗普引渡流亡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的土耳其宗教人士費特胡拉·居倫。土耳其政府指責居倫是今年7月15日發生的未遂政變的幕後主導。耶爾德勒姆對特朗普說:“如果你能最快地引渡這個損害美國人民與土耳其人民之間傳統友誼的恐怖分子首腦,你將開啟土美友好關系的新篇章。”

伊朗則敦促特朗普就任總統後不要遵循他在競選期間威脅要對伊核協議“重新進行談判”的言論。特朗普曾表示,國際社會與伊朗達成的是一份災難性的協議,並威脅要撕毀協議重新談判。伊朗總統魯哈尼說:“這是被聯合國安理會決議批准的協議,不是某一個國家政府說改就能改的。”伊朗外交部部長紮裏夫表示,下一屆美國政府“必須執行其承擔的國際多邊義務”。

根據解放日報、新華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在特朗普的內心深處,中東是個邊緣地區

讃 (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