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英國“脫歐”會帶來不確定性,但對中國來說也是機會

英國“脫歐”會帶來不確定性,但對中國來說也是機會

在英國被巨大不確定性籠罩的當下,中英經貿合作的腳步並未遲疑。3月22日,上海清算所(下稱“上清所”)倫敦辦事處宣告成立,地處倫敦最繁華的金融城中心腹地,毗鄰英國央行。作為上清所在海外設立的第一家辦事機構,兼具標志性與實踐性的重要意義。

“去年第八次中英經濟財金對話明確指出,雙方將聯合推進金融市場基礎設施方面的合作,不到4個月我們的倫敦辦事處就成立了,第一時間落實了中英雙方的對話成果。”上清所董事長許臻對第一財經表示。在業務開展方面,倫敦作為全球第二大人民幣清算中心,隨著人民幣國際化程度的不斷提高,離岸人民幣市場的相關清算業務快速發展,“占據倫敦聯絡歐洲”無疑為中國金融基礎設施繼續與國際接軌邁出重要一步。

倫敦金融城亞洲事務大使馬雪莉(SherryMadera)則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稱,上清所倫敦辦事處的成立,意味著中國金融機構更致力於在英國的長期發展,雖然“脫歐”會導致未來幾年不確定性增加,但不會動搖倫敦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

許臻稱,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國際金融市場動蕩不安,黑天鵝事件事件迭出,更加凸顯金融基礎設施的重要性。當前國際貿易保護主義雖有所抬頭,但上海清算所相信,經濟全球化、金融市場的互聯互通仍然是國際經濟金融未來發展的方向,向全球金融市場參與者提供高效安全、全球互聯的交易後處理服務,仍是金融基礎設施機構的責任。

許臻表示,雖然上海清算所目前的業務主要集中在中國境內,但始終堅持國際視野。隨著倫敦辦事處開業,上海清算所與歐美監管機構之間的協調將更加便捷,交流渠道更為暢通。他希望通過倫敦代表處的設立,持續推進中英兩國金融基礎設施的交流和互聯互通,在維護金融市場安全運行基礎上,努力降低交易成本,促進全球資源通過開放市場進行更有效配置。

截至2016年,中國債券市場規模排全球第三,公司信用債規模已發展到全球第二,僅次於美國。2009年11月成立的上海清算所是中國人民銀行主管的獨立清算機構,為國內外金融市場之間本外幣交易、衍生品交易提供登記、托管、清算、結算、交割、保證金管理等一系列服務。

據許臻介紹,以倫敦代表處成立為契機,上海清算所未來有五大工作重點:一是通過互聯互通,幫助對中國金融市場感興趣的外資機構進入中國市場;二是幫助更多中資機構走向國際資本市場,促成便於中資機構走出去的項目合作;三是進一步推動金融基礎設施國際化標准的建設,積極參與並促成各類國際標准的更新、完善和修訂;四是持續推動跨境監管協調,降低監管成本;五是按照現行國際標准完善風險機制,夯實自身業務能力,為全球金融市場提供管道工程師和金融風控家服務。

英國財政部金融服務司司長布拉迪克(KatharineBraddick))表示,很榮幸上海清算所選擇倫敦開設第一個海外辦事處。英國願意作為中國的首要合作夥伴,為中國金融改革和經濟發展助一臂之力。她稱政府間合作往往有限,而來自兩個市場的機構間合作才是擁有更大發展空間的模式,能在金融技術創新等領域為投資者創造更多機會。

3月29日英國正式進入脫歐進程,這對未來中英金融合作會帶來怎樣的影響?

倫敦金融城亞洲事務大使馬雪莉(SherryMadera)表示,雖然英國下周就要開始脫離歐盟的旅程,上海清算所在倫敦成立辦事處,意味著中國金融機構更致力於在英國的長期發展,雖然“脫歐”會導致未來幾年的不確定性增加,但不會動搖倫敦作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

在中國人民銀行國際司副司長郭凱看來,英國與歐盟之間的關系可以比喻為夫妻關系,這場“離婚”會帶來什么結局和後果尚不得而知,但從戰略和競爭意義上來講,會有利於中英兩國打造更緊密的合作關系。

“脫歐之後,英國有更大的自由與歐盟之外的國家以自己的身份和態度互動與發展。”郭凱說,“管理脫歐是困難的,但也是潛在的機會來源,我認為中國是英國在金融領域最大的潛在合作方,中國的經濟轉型要取得成功,就必須有一個更加開放成熟的金融體系,在這個領域英國是非常有價值的合作夥伴。中英兩國還有很多可以合作的領域,比如在第三方國家——歐盟過幾年也會變成第三方市場,很多市場都在改變,很多潛在領域都是中英兩國可以合作的。”

今年,中英兩國建立大使級外交關系45周年為雙方加深合作提供了良好契機,有望推動在金融、投資、貿易、創新、基礎設施建設等各領域的合作取得新成果。

“我認為,中英經貿合作將迎來新的發展機遇期,”中國駐英國大使館經商處公參金旭此前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英國首相梅在首次正式講話中表示,希望退出歐盟後能與更多國家達成新的貿易協定時,最先提到的就是中國。”金旭表示,中英兩國都致力於推動結構調整和經濟可持續發展,互補性突出,合作潛力巨大,雙邊經貿合作面臨難得的機遇。

在金融領域,此次上清所倫敦辦事處的成立就是最好的體現。

上清所自2009年成立以來,成為中國金融系統重要性基礎設施,是經中國人民銀行認可的合格中央對手方機構和中央證券存款機構。去年,上清所業務保持迅猛增長,全年清算業務總量579.2萬筆,清算金額達到219.4萬億元,分別同比增長108%、74%。

作為上清所在海外設立的首家辦事機構,倫敦辦事處的主要職責是建立與英國和歐盟金融市場參與者、同業機構的直接聯系和溝通機制,探索業務合作可能性,促進國際金融合作,推進跨境監管協調,降低業務監管成本等。

“我們要以倫敦為主,了解、掌握國際金融基礎設施建設標准,並參與相關建設標准和業務規則的擬定。同時方便我們更直接關注海外以人民幣計價的金融產品市場,為上海清算所走向國際市場提前布局。”

許臻說道。

英國財政部金融服務司司長卡瑟琳·布拉迪克(KatharineBraddick)表示,雖然中英兩國致力於加強在金融領域的合作,但政府間的互動往往有限,來自兩個市場機構間的合作才是擁有更大發展空間的模式。

對於市場擔憂的“脫歐”對英國金融中心地位的沖擊,馬雪莉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英國金融業具有深厚曆史積澱,如今又有一流的專業人員、高質量的配套服務,以及語言、時區、法規等方面的優勢,即使脫歐後,英國也將是歐洲唯一的全球金融中心以及全球第二大人民幣離岸中心。

“試想如果英國不再是歐洲最大的人民幣離岸中心,只會導致人民幣業務更加分散到巴黎、法蘭克福、柏林等城市,這樣既不利於人民幣國際化業務的深入開展,同時幾個城市也無法形成比較優勢,聰明的投資者不會希望看到這種後果。”

馬雪莉說道。

在中英金融合作領域,另一備受關注的話題——“滬倫通”熱度始終未減。

關於“滬倫通”何時有望開通,此前有知情人士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滬倫通”的籌備仍在進行中,預計今年會有積極進展,“雙方都有達成合作的意願,已多次互派研究團隊實地考察。”

一旦上海證交所和倫敦股票交易市場真正實現了互聯互通,體量將比“滬港通”更大,想象空間巨大。

然而,面對兩地股市的巨大差異,仍有諸多挑戰需要應對。

上海證券交易所交易部副總監方芳對第一財經表示,首先要解決A股市場與海外市場面臨的交易機制上的差異,尤其以A股目前10%的漲停板以及T+1交易制度最為明顯。“歐美市場大多實行的是T+0制度,而國內采用T+1,在進行跨境連接時,首先要解決這個問題。此外,要在限價方面進行改革,10%的漲停限制會影響價格發現,導致市場流動性下降。所以我們既要考慮改革的可行性,又要考慮根據市場流動性的不同做差異性交易的方法。”方芳說道。

馬雪莉則對記者稱,雖然中英雙方都致力於推動“滬倫通”的實現,但兩地在技術、時間、地域以及文化上的差距,導致需要比“滬港通”付出更多的努力。同時她強調,眼下對於兩邊投資者的教育同樣重要,即使“滬倫通”最終實現了,如果投資者對機制了解不充分,也不會有很大的投資需求。

值得注意的是,除“滬倫通”正在積極探索外,據第八次中英經濟與財金對話發布的《中英金融服務戰略規劃》,兩國在資產管理、銀行業、資本市場、保險業、綠色金融、“一帶一路”項目融資等領域也在進行著深入合作。

與此同時,在英設立經營性分支機構和非經營性機構的中資金融企業不斷增加,中資金融機構充分發揮地處倫敦國際金融中心的優勢,積極拓展優質客戶,努力提升自身產品及服務專業能力,整體業務實現較快發展。2016年3月,中國郵政收購蘇格蘭皇家銀行EFT業務。2016年5月,中國工商銀行旗下工銀標准銀行收購巴克萊倫敦貴金屬倉庫。

根據 第一財經日報、 21世紀經濟報道(廣州)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英國“脫歐”會帶來不確定性,但對中國來說也是機會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