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反對派動員力臨消耗殆盡

反對派動員力臨消耗殆盡

反對派長期都“反對小圈子選舉”,每一次行政長官選舉之後,照例要舉行“反對小圈子選舉”遊行。今年場面特別冷清清,高峰期僅得三百二十人,這説明瞭反對派的動員力已臨消耗殆盡了。五年之前,反對派也舉行過“反對小圈子選舉遊行”,當時大會宣稱有一萬五千人參加,警方則説高峰期有五千三百人參加。遊行人數急劇萎縮,這説明香港的年輕人都學乖了,知道採用“佔中”挑戰法制的手段,一定會受到法律的懲罰,開始退卻了。

言行不一失去公信力

最近法院的嚴厲判決,讓走激進道路的反對派進了監牢。為首組織“佔中”的,包括黎智英、民主黨和公民黨的頭頭,都認為現在應該爭取行政長官進行“特赦”,以避免他們受到法律的懲罰,並且證明參與“佔中”也可以逃避法治,到必要時,一句“和解”,就可以爭取到不必坐監。然後等待時機,再次發動“佔中”。反對派想得很美,但是七百萬港人卻頭腦清晰,在“佔中”面臨審判的時候,如果搞什麼“特赦”,只能傳遞一個資訊,進行非法活動和暴亂的人,最後是不必受到法律懲罰的,“和解”兩字,就是反對派最後的免死金牌,好使好用,隨時可以用作“江湖救急”。

行政長官梁振英已經明確表態,案件已經進入了起訴的階段,全權由律政司司長和刑事檢控專員負責,行政長官絕對不應該干預他們的檢控工作,不應該進行“特赦”。如此一來,香港的年輕人都明白了,搞激進民主,搞香港獨立,搞取消基本法關於提名委員會的規定,是不會有前途的,反而會因犯法而毀了自己的前途。正因為如此,梁國雄、戴耀廷、楊嶽橋、郭家麒、羅冠聰、劉小麗等在街頭進行“反對小圈子選舉”遊行,這些頭頭反而成了票房毒藥,沒有多少年輕人願意跟隨。

戴耀廷是“佔中”搞手,最近撰文,主題為“香港民主運動進入緩和期”,説要把香港的民主運動恢復到佔領中環之前的狀態。這説明激進的街頭運動已經失敗了,無以為繼,反對派越來越孤立,已經再沒有動員力了。現在“應該休養生息,建立及培訓前線的團隊,掌握社會變革的知識、技術及策略,以提供新血蔘與下一輪的連場選戰及抗爭行動”。

戴耀廷強調不會再讓參加者“付出昂貴的代價”。言下之意,再以“佔中”作為招徠,必然嚇走群眾,假如降低調子,改為遊行示威“反對小圈子選舉”,就可以凝聚青年群體,事實卻狠狠地摑了戴耀廷一巴掌。年輕人已經學聰明瞭。“佔中”之初,戴耀廷不是在添馬公園欺騙年輕學生僅僅是去聽教授講“民主課”?豈料到了晚上,戴耀廷就突然宣佈“提前佔中”。最初僅説“和平靜坐”,後來就變成騷亂了,用鐵馬撞立法會大樓的玻璃門,使用盾牌、雨傘去衝擊員警的防線。

戴耀廷説是要實踐“公民抗命”,會接受法律的懲罰,“表現道德的力量”。後來他就躲藏起來,還抹黑政府的檢控是“秋後算帳”,是“政治迫害”。反正“接受法律的懲罰”的話,不算話。這次舉行遊行的主題,叫做“反對小圈子選舉”。但是,不到一個月前,戴耀廷和反對派全力擁護和參與“小圈子選舉”,一定要“造王”,要令曾俊華當選行政長官,全力説服青年人要在公民投票中,投給曾俊華,絕對不能投梁國雄。和尚打爛齋鉢,吃完了肉,立即舉行“擁護吃齋”遊行。這可以説是言行不一,毫無公信力和凝聚力。遊行人數,跌到三百二十人,正是青年人不願再上當的結果。

反對派動員力臨消耗殆盡

美國方面插手香港的“占中”活動最大的政治目的是什麼?戰略目的是什麼?旁觀者清,俄羅斯媒體與專家一針見血:是想要“引爆”或撼動中國。

俄羅斯電視臺新聞頻道網站日前刊發題為《美國試圖通過香港引爆中國》的文章稱,華盛頓通過收買當地反對派、策動政變的方式,試圖在美國眼中的危險國家製造動盪。文章指出:跟全球眾多城市一樣,美國首都也有唐人街。美國在華人土地上——尤其是香港——的存在,或許並不那麼顯眼,但對於中國的政治體制而言,卻不可小覷,甚至可能引爆動盪。這體現為肩負捍衛民主、人權、自由等“崇高使命”的所謂非政府組織,華盛頓利用它們,在此地織就了自己的網路,事實上,上述團體身後皆有白宮的翻雲覆雨之手。

俄羅斯科學院遠東研究所副所長謝爾蓋·盧賈寧指出:“美國撼動香港,其實是在撼動中國。美國認為,倘若香港動盪了,發生了反政府運動,便會波及整個中國。”

我們看到的是,俄羅斯的輿論一致將香港“占中”的幕後黑手指向美國,為什麼呢?一是因為事實越來越清楚,證據越來越充足,二是因為俄羅斯近些年來飽受美國煽動的“顏色革命”之苦,頗有體會與經驗了。

一個小小的香港,要將之搞亂,價值何在?當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何況美國擁有在香港巨大的經濟利益。但是,如果把戰略目標定位為通過香港衝擊內地,動搖內地制度的根本,這對美方勢力來說,是遏制不住的誘惑。為之不得不要嘗試,不得不要達到目標,不得不要不惜付出一切代價。

香港“占中”活動終於爆發了。爆發了好啊,總比樓上的靴子,丟一只不丟一只要好,讓人焦慮等待。“占中”活動爆發了,也就是最後一只靴子落地了,好歹有結果,其實力、其傷害程度、其長遠影響都一目了然了,不用心掛掛地猜測、心慌慌地等待。

現在完全可以為香港“占中”活動做出一個基本的評估了。總的看來,其對內地的政治衝擊力是微弱的,類似於蚍蜉撼樹的效果。

第一,香港“占中”活動的前提是直接抗衡中央,衝擊政權,帶有濃厚的“顏色革命”特徵,因而引起了中央的高度重視與高度警惕,也讓中共全黨認識一致,必須堅持原則不讓步,必須遏制西方勢力的圖謀。這是完全可以清楚看到的。

習近平強調:“中央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沒有變,也不會變。中央政府將堅定不移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堅定不移支持香港依法推進民主發展,堅定不移維護香港長期繁榮穩定。”對於三個堅定不移,如何解讀?其中不僅是向香港與國際社會宣示了立場,還向全黨喊話,統一了原則。這就讓香港“占中”活動在中共體制內無縫可鑽。

第二,香港“占中”活動的效果是直接破壞“一國兩制”政策,這就動搖了香港特區的法制根本,動搖了香港的社會制度的依存根本,動搖了香港人民的安身立命的民生根本。這樣的政治騷動,不僅影響不了內地,在香港也會淪落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慘況。現在已經看出來了。

反對派動員力臨消耗殆盡

如果香港不實行“一國兩制”,就必然是實行“一國一制”。中央不會改變“一國兩制”的方針政策。香港的反派這樣鬧下去,就是在逼迫香港實行與內地一樣的社會制度,這一點,大家都想過沒有?香港沒有獨立的一毫子的本錢,但是要實行內地制度,也就是朝夕之間的事情。這是現實啊!

第三,香港“占中”活動的過程是以挑撥香港與內地民眾的情感為主打的,其不僅僅是反共,更是反中、反內地人民的具有所謂民粹情緒的政治鬥爭,這已經引起了內地民眾的極大反感,同情者寥寥,內地反對者占最大的主流。一個好端端的香港,被政治野心家鬧得臭不可聞,這對內地民眾來說,是最大的教育。這也是清楚可見的。

現在回頭來看,這些年來發生的什麼“蝗蟲事件”、“小童便溺事件”等等,都是反對派在苦心營造香港人被內地人欺壓的悲情,刻意製造香港與內地人民的仇恨間隙,全力為今天的反中央、反政權的“占中”活動營造氣氛、凝聚民意。用心如此狠毒,其心可誅!

所以,我們可以做出這樣的結論:香港“占中”活動想要撼動中國,基本上是一場笑話,這樣的圖謀已經徹底破產了。

我們不懷疑,今後還會有更加詭異的試圖“引爆”中國、撼動中國的圖謀在香港出籠,但是,一鼓作氣,再而衰, 三而竭,是至理名言。香港“占中”活動一鼓就衰竭,氣從何來?我們不會相信,香港會成為阻礙中華民族復興進程的絆腳石。製造香港“占中”活動來“引爆”中國、撼動中國,香港人民不會答應,祖國內地人民更加不會答應。

反對派這麼急於發動遊行,其實有其目的,他們正在密鑼緊鼓籌備九月份的立法會補選,並開始為二○一九年的區議會選舉造勢。

“小麗民主教室”要參加油旺尖的區議會選舉。朱凱廸和姚松炎組成了“城鄉共生連線”,分別出選元朗八鄉和南區的選舉。黃之鋒參加海怡半島西的區議會選舉,挑戰陳家佩。這種部署,其實是要配合戴耀廷的“風雲計劃”,計劃二○一九年要奪取兩百個區議會的議席,以便再於二○二二年的行政長官選舉進行偷襲。為了奪取議席,反對派照例搞一個化粧的計劃,先把自己打扮成溫和派,大呼“政治緩和”、“政治和解”,希望騙取選票。

上一次區議會選舉,激進派別,例如“青年新政”,就穿上了“溫和派”的外衣,當選之後,立即露出激進的本來面目。從黎智英撰文鼓吹和支持“爭取特赦”“實現和解”,就可以知道他們的主攻方向。有了二○一九年的區議會“分餅仔”謀劃,他們也要為九月份的立法會補選作出配套。所以,九龍西、新界東兩大選區,主流反對派民主黨和公民黨一定會參與,“本土自決派”也開始霸位了。屆時內訌又會出現一個高潮。

根據中新網、大公網等綜合采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反港獨 » 反對派動員力臨消耗殆盡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