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本港土地需找突破口

本港土地需找突破口

公屋輪候時間連升11季後,首度掉頭回落!房屋委員會昨日公布,截至三月底,公屋輪候冊上的申請約有27.59萬宗,按季減少6400宗,當中,一般家庭申請者的平均輪候時間,由上季錄得17年來新高位4.7年後,輕微縮短至4.6年。關注房屋團體指出,單季錄得輕微跌幅難以作準,目前難斷言是好轉徵兆。

房委會最新公布數字顯示,截至三月底,公屋輪候冊的27.59萬宗申請中,約有14.73萬宗是一般家庭申請,較去年12月時錄得14.88萬宗申請,減少1500宗;非長者一人申請個案亦有下跌趨勢,約12.86萬宗,按季減少4900宗。一般申請者平均輪候時間為4.6年,較去年底的4.7年略為縮短,而長者一人申請者平均輪候時間則為2.6年,與上一季度相若。

房屋署稱,一般家庭申請宗數下降,主要因為沙田水泉澳邨、元朗朗善邨、觀塘安達邨等大型公共屋邨相繼落成,供應量增加下,自去年第三季起,獲編配公屋單位的輪候申請人數增加,而獲編配公屋的申請宗數,多過房屋署接獲的新申請數目,故此截至今年三月底的一般申請數目有所回落。對於公屋平均輪候時間按季微跌0.1年,房屋署解釋,主要是有關數據在四捨五入之後的結果,署方會繼續留意平均輪候時間的趨勢。

議員:政府有決心紓解

身兼房委會委員的民建聯立法會議員柯創盛表示,公屋輪候申請宗數錄得微跌,反映政府有決心處理房屋問題。他期望,當局加快增加土地供應,增建公屋以紓緩基層住戶住屋困難,令平均輪候時間可降至三年水平。

公屋聯會總幹事兼房委會資助房屋小組委員招國偉表示,公屋平均輪候時間雖然輕微縮短,但4.6年仍是處於高位。就現時公屋輪候的申請宗數未見有顯著跌幅,故目前難以估計公屋輪候時間會否持續收窄,他認為需再審慎觀測兩個季度,才能有定論。

政府本個財政年度需要改用途才可出售的土地多達十三幅,其中三幅更極大機會未能趕及本財政年度完成,令提供的建屋量減少超過2200伙。該三幅地皮的現有規劃用途,兩幅是綠化地帶,一幅是「政府、機構或社區」,一般而言,綠化地用途改變,其爭議聲音比較大,最快可能耽誤一年才能改劃。/大公報記者 林志光

發展局2月底公布的本年度賣地計劃中,有二十九幅住宅地可供出售,其中正在或有待改變土地用途的,共有十三幅,較本年度僅兩幅,大幅增加5.5倍。十幅正改變用途的土地,不少來自爭議較少的啟德區,預料可順利完成;然仍有三幅地皮,還未正式展開改劃土地用途的法定程序,甚或諮詢當區團體及區議會,而根據目前的城規程序所耗的時間,以及有關地皮可能出現不少地區人士的反對聲音,相信難於本年度推出。

本港土地需找突破口

赤柱環角道地爭議最大

該三幅地皮的現有規劃用途,兩幅是綠化地帶,一幅是「政府、機構或社區」。大眾一般對改變綠化地用途的爭議聲音較大,特別是位於赤柱環角道的一幅達三公頃綠化地,估計可提供700至800伙。此地在馬坑邨與舂磡角道豪宅區之間的大斜坡上,現時有較茂密的樹林及植被,加上該區交通配套有所限制,相信在諮詢當區人士及進行改劃期間,必遭到極大反彈。

另一幅是在葵涌華景山莊與長坑村之間的綠化地,由於較接近金山郊野公園,預料也會受到地區人士的挑戰。此地可建單位約400至450伙。兩綠化地至今未有諮詢文件或內容。

至於原屬預留與中文大學或專上學院擴展之用的大埔白石角優景里地,在政府求地若渴的大前提下,此地稍後亦將被改為住宅用途。雖然此地不如綠化地般存有較大爭議,但政府過去數年,已將大埔區多幅土地轉為住宅用途,單是白石角已有八幅,令居住人口大增,倘若優景里地皮再改劃,便又多添約1150伙中大型單位供應;加上附近恆地(00012)提出的蕉坑私營及公營房屋發展,早前亦已獲准改變用途,料可共建約800伙。這無疑對該區未來交通再添壓力,而且破壞後面大埔公路一帶的低密度居住及鄉村環境。

改劃過程最長或超兩年

規劃署剛就該地,連同大埔區內另六幅公營及私營房屋土地的改劃,日前諮詢區議會,席間有不少區議員提出反對聲音,特別是未來新增人口對交通及區內社區設施會構成沉重負荷。

政府在處理土地改劃過程,包括諮詢地區團體及公眾、修訂大綱圖及處理意見等,一般也要花約一年時間,假如又出現有人就改劃提出司法覆核,所需時間更可長至兩年多。因此,該三地料難以在本年度出售,而上述三地,預料可建單位約2250至2400伙。

香港資深傳媒人員聯誼會以「我們的期望 我們的建言」為主題舉辦座談會,向下屆政府建言獻策,認為下屆政府在教育方面不僅要「愿花錢」,還要「會花錢」,而在覓地建屋問題上則要有「大野心」,加快填海取地的力度。

本港土地需找突破口

座談會由香港資深傳媒人員聯誼會理事長、《大公報》前總編輯楊祖坤主持,邀得教聯會會長黃均瑜、香港足總副主席貝鈞奇、前亞視高級副總裁劉瀾昌、專欄作家屈穎妍等出席,要圍繞教育和房屋問題進行了深入討論。

貝鈞奇提到近年在香港舉行的足球比賽中有人噓國歌,認為是年輕一代的國家觀念過於淡薄所致。他指出,許多年輕人強調本土,但有本土意識並不意味與國家對抗,「比如說你是上海人,我是香港人,我們愛著自己的家鄉,也同樣愛著自己的國家,這是不矛盾的」。他提到老一輩人普遍有愛國情懷,自己亦曾在殖民地時期參與反英抗暴,認為現在的情況亦與有部分別有用心的人挑撥矛盾有關。

黃均瑜接過話題指,具體形象的故事比較容易為年輕人所接受,但現在對國家的宣傳多為經濟發展、基建設施成就等方面的數字,過於「數字化」,「聽完之後就水過鴨背,不似故事咁易入腦」。他亦指出,下屆政府雖會增加每年50億元經常性教育開支,但需用得其所,致力改善現有的相關配套。

在土地房屋方面,多名發言者均認為政府應加大填海取地的力度,劉瀾昌更進一步指出,香港之所以在覓地問題上遇到較大的阻力,是因為很多人存在「小香港」的思維,認為香港維持現狀即可,但事實卻是周邊地區的挑戰越來越大,政府若在土地發展乃至整體方面沒有「大野心」,則會日益將自己邊緣化。

根據中新網、大公網等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香港 » 本港土地需找突破口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