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中英貿易與投資合作在英公投‘脫歐’以來繼續蓬勃發展”

“中英貿易與投資合作在英公投‘脫歐’以來繼續蓬勃發展”

“一帶一路”倡議給中英合作創造了難得的機遇,雙方將抓住“一帶一路”機遇,為中英關系“黃金時代”打造更多“黃金成果”,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12日在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說。

劉曉明表示,“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英國社會各界掀起了解與認知“一帶一路”的熱潮。

由英國學者彼得·弗蘭科潘撰寫的《絲綢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一書,積極評價絲綢之路的曆史內涵與時代意義,成為許多國家的暢銷書。英國也是第一個申請加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西方大國。

劉曉明說,英國作為“一帶一路”的重要參與方,從發達的國際金融業到成熟的法律、咨詢等專業服務業,從知名智庫、教育機構到世界一流的科技研發與創新平台,各種優勢資源豐富,“一帶一路”合作正成為中英關系發展的一個新亮點。

他說,中英通過加強發展戰略對接,推進貿易、投資、金融、能源等領域互利合作,已經為“一帶一路”合作打下了堅實基礎。

今年,中歐班列跨越廣袤的歐亞大陸,在英國倫敦與中國義烏之間一來一往,標志著“一帶一路”已延伸到歐洲最西端,使“一帶一路”合作成果惠及兩國普通民眾。

中英兩國總理年度會晤、戰略、人文和經濟財金等高層對話機制運作順暢,安全、反恐、維和等新磋商機制起步良好,雙方戰略溝通和互信不斷加強。

劉曉明認為,中英經貿合作互補性強,在新能源、城鎮化、綠色金融等領域合作方興未艾,雙方可在“一帶一路”框架下攜手探索開發第三方市場,發揮“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更好造福兩國和世界人民。

他表示,雖然英國“脫歐”進程不可避免地給中英合作帶來一定不確定性,兩國曆史文化、社會制度不同,也需要雙方進一步求同存異、妥處分歧,但中英關系機遇遠大於挑戰。中英關系的牢固基礎沒有變,內生動力沒有變,廣闊前景也沒有變。

“中英貿易與投資合作在英公投‘脫歐’以來繼續蓬勃發展,”他說,“特別是今年以來中國企業對英投資大項目不斷湧現,充分彰顯了中英關系的韌勁與活力。”

中英關系從貿易關系到資本關系的轉變也是正好契合了兩國經濟與戰略轉型的需求:中國已經是資本富餘國家,需要尋找更好的投資地,也就是中國需要修複自己的金融短板;而英國需要重振一些傳統工業中心,升級基礎設施和一些傳統制造業,中國的富餘資本恰好可以補充英國的缺口。

而從兩國戰略合作的項目,包括電信、基礎設施等,這些在別國看來很敏感的行業,英國可以毫不猶豫引入中國資本進行合作,也可以看出,英國是一個全球最開放的經濟體,善於順勢而為,就會獲得“先發優勢”。

可以說,中英之間的比較優勢促成了兩國經濟關系的升級與轉向,這也是中英關系發展的“勢”,而兩國精英也意識到了即將到來的大勢與機遇。對於中英關系的發展,也有人懷疑英國會陷入對華依賴之中。但如果稍微了解國際外交史就能明白,英國是現代外交的主要玩家,知悉國際格局的變革,順勢而為的實用主義外交是英國所奉行的。英國之所以如此重視對華關系,也是基於中國可持續崛起並成為一流國家的判斷。

此外,金融方面的合作也是兩國利益的交彙點。時至今日,英國依然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金融中心。倫敦金融城是人民幣國際化最重要的支撐點,且這一角色是無可替代的。中英央行[微博]進一步擴大了貨幣互換的規模,港交所和倫敦金屬交易所簽署了期貨互通的協議等等,這一系列協議標志著中英關系的“金融重心”已經形成。毫不誇張地說,這是一個老牌金融強國與一個新興國家的“無縫對接”,如果沒有倫敦金融城,中國的金融強國之路會更曲折和漫長。

而中國海外合作從貿易到投資的升級,除可以提高自身資產的安全邊際,還可以開拓新的市場領域。外界一直關注的中國參與英國欣克利角核電站的建設,也已經落地,中國出資60億英鎊,持股33%,這也標志著中國核電(7.520,

-0.01,

-0.13%)技術的出口,是從制造業大國向強國邁進的標志。除了核電之外、汽車、油氣、電信等行業已經成為中英兩國企業攜手最多的領域,英國已經成為中國資本最重要的目標地。投資意味著兩個社會之間的深度交往和融合,中國對英投資會帶來3900個就業機會,讓英國的勞動者也能夠從中獲益。

中國基本完成了工業化,現在需要高端的核心技術以及完善一流的金融服務,恰好這也是已經進入後工業時代的英國所擁有的資源和優勢。中英關系的升級換代,何嘗不是兩國打破傳統大國興衰規律的嘗試。

自“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一個廣為流行的看法是:“一帶一路”是我國的區域發展戰略,特別是針對古絲綢之路沿線地區的發展戰略。這也是不對的。根據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與國家能源局共同制定並發布的《推動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能源合作願景與行動》(簡稱《願景與行動》),“一帶一路”是統籌我國全方位對外開放的長遠、頂層戰略,是我國與沿線國家共同打造開放、包容的國際區域合作網絡的倡議。也就是說,其建設是以國家間合作為主要平台。

“一帶一路”規劃的任何項目不能由某一個國家說了算,而是需要多征求沿線各國的意見,確保“一帶一路”建設能夠兼顧各方的利益訴求,體現各方的共同意志。這就是“共商”的涵義。因而,無論從屬性上還是從范疇上看,“一帶一路”都不屬於區域發展戰略。

“走出去”是“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內容。正因如此,社會上出現了一種誤解,即“一帶一路”就是要“走出去”。相應地,部分地方政府部門出現了加速“走出去”的預期,一些企業形成了盡快“走出去”的願望,個別地方甚至將“走出去”作為政績來考慮。這是相當有風險的認識誤區。

過去三十多年,歐美發達國家既是對外投資大國,也是吸引外資的大國。我們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也要在鼓勵資本“走出去”的同時,繼續重視資本“引進來”工作,並將兩者有機結合起來。一味追求“走出去”,將導致不必要的投資風險。

“一帶一路”倡議雖來自中國,但成果惠及世界。中國推進“一帶一路”的目的是謀求雙邊、多邊的互利共贏。有外媒認為,中國企業借助“一帶一路”搶奪別國的資源、市場和就業機會,這顯然曲解了“一帶一路”倡議的本意。“一帶一路”所規劃的項目建設成果不是為某一國所占有,而是相對均等地分配給沿線各國,實現利益共通和命運共通,而這也是實現共同發展的訴求。

四年來,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已經為“一帶一路”建設參與國的9個項目提供17億美元貸款,“絲路基金”投資達40億美元。2014年至2016年,中國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貿易總額超過3萬億美元。中國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投資累計超過500億美元。中國企業已經在20多個國家建設56個經貿合作區,為有關國家創造近11億美元稅收和18萬個就業崗位。可以說,這是我們為周邊發展中國家提供的發展“便車”,我們已經使沿線各國人民實實在在感受到了“一帶一路”給他們帶來的好處。

延伸閱讀:李克強會見外國嘉賓 中英兩國雙邊層面加強互利合作

李克強表示,中國重視發展同英國的關系。當前國際形勢下,中英兩國作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在雙邊層面加強互利合作,在國際事務中保持溝通協調,對於雙方、地區乃至世界都很重要。中方願同英方鞏固互信,落實好核電、金融等重點領域合作共識,打造新的合作亮點,推動中英關系與合作邁上新台階,並且共同發出致力於穩定、開放、繁榮,攜手推進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的積極信號。

哈蒙德轉交了英國首相特雷莎·梅致李克強總理的親署信。他表示,英方致力於發展英中全面戰略夥伴關系,願保持兩國高層交往,進一步加強雙邊貿易投資合作,密切在國際事務中的溝通協調。

李克強表示,德國是中國在歐洲的重要合作夥伴,中德關系全面深入發展,符合兩國和兩國人民的根本利益。中方願以兩國建交45周年為契機,同德方加強高層交往,就共同關心的廣泛議題深入溝通,深化互利互補合作,將中德關系與合作提升至新的水平。希望德方繼續發揮建設性作用,促進中歐關系與合作健康穩定發展。中方支持德方辦好今年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峰會。

齊普裏斯轉達了默克爾總理對李克強總理的親切問候,並表示,德中關系穩定而且牢固,德方願同中方進一步加強溝通,深化各領域務實合作,推動兩國關系向前發展。

李克強表示,中國作為聯合國創始成員國和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始終堅定維護《聯合國憲章》的宗旨和原則,堅定支持聯合國及其安理會的權威,以及在維護世界和平安全、促進發展等方面的核心作用。我們願通過聯合國等平台發揮負責任發展中大國的作用,為落實好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促進世界和平穩定與發展繁榮作出不懈努力。

李克強指出,當今世界,和平、發展、合作已成為全人類的共識,全球化發展是不可逆轉的曆史潮流。對於全球化進程中出現的問題,要在發展的過程中加以解決。中國支持全球化進程和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相信人類有智慧、各國有能力推動全球化向更加開放、包容、共享、普惠的方向發展。

古特雷斯表示,中國是當今世界多邊主義、自由貿易以及全球化進程公平有序推進的重要支柱,對包括維和行動在內的聯合國各項工作給予了大力支持。聯合國願同中國加強合作,將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落實工作同中國發展戰略和倡議更好對接,在可持續發展中促進世界的和平與穩定。

根據新華社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中英貿易與投資合作在英公投‘脫歐’以來繼續蓬勃發展”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