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有必要有先例

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有必要有先例

廣深港高鐵香港段“一地兩檢”安排仍未有定案,有報導指出,高鐵將採取內地執法部門在高鐵出入境範圍及行車管道均擁有全面執法權的方案。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主席、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陳恒鑌認為,內地在西九龍總站擁有執法權對香港有好處,否則內地罪犯會經此處逃走,相信港人“不希望西九成為全國犯罪最容易窗口”。 

陳恒鑌:對港有好處 

陳恒鑌昨日出席電臺節目時強調,內地擁有全面執法權十分重要,因為若內地沒有全面執法權,這關口會成為全國最弱的地方,“無論犯法、鋌而走險的事都會在這關口發生。因為這裏就算犯了法,也不會用內地法律”。 

他認為,如果在此地區可全面實施內地法律,對香港也有好處,能保障香港,因為內地罪犯不會經這口岸逃跑或犯事,亦相信港人“不希望西九成為全國犯罪最容易窗口。” 

他又反問:“嗰幾百平方米給予內地管理,是否好大損失?”認為要平衡整體社會利益。 

他建議,乘客通過香港關口後,應明確於站內標記乘客已進入內地管轄範圍。 

至於內地及香港法制不同,他認為毋須過慮,可從實際出發。 

高鐵的「一地兩檢」勢在必行,政治上無可妥協。

國際上有着眾多的先例,較著名的是英倫海峽的客運專車,便有英國入境海關設在巴黎火車站;美國與加拿大的空航,美國入境海關設在加拿大的機場;聯合酋長國在阿布扎比的機場讓美國設入境海關。這些都是「一地兩檢」,是兩個主權國家之間的安排,並沒有因國家主權因素而受阻。兩國之間猶可,香港與內地在一國之內有什麼理據要反對呢?

在香港的西部通道,在內地界線之內實行「一地兩檢」。為什麼在內地境內「一地兩檢」,在香港境內卻不能呢?西部通道的「一地兩檢」需內地法律修改適應,香港為什麼不可從法律修訂方面來使「一地兩檢」在香港普通法之內也有法理依據呢?香港的自治是一國之內的自治,不是獨立。香港的自治法理授權來自基本法,來自國家的憲法,性質上屬大陸法,不是普通法,怎可以依據普通法來反對基本法呢?

「一地兩檢」涉及的不僅是高鐵的營運或旅客的方便,更是法制政治問題。

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有必要有先例

法制方面, 「一國」之內「兩制」之間是銜接,不是相互排斥。理由是香港與內地有着多重連接,且連接密切程度日益加強,原有殖民地時代的體制並不適合,反成為兩地連接,兩制配合的大障礙。「一國兩制」不是主權與治權分割,不是香港與內地分開,而是以「兩制」的相互優勢產生協同作用,更有利於「兩制」的演化和內地與香港的共同發展。因此,「兩制」要從殖民地時代的排斥轉變為銜接, 「一地兩檢」是銜接的一個形式和範疇。在兩地方面,便不只高鐵要「一地兩檢」,在其他陸路與海路交接處也可「一地兩檢」。包括從「一地兩檢」的設施出發,改變現有鐵路直通車的出入境海關檢查方法,也推動地鐵或其他軌道交通跨境的連接,用「一地兩檢」可提升連接的效率與效益。殖民地時代的邊境禁區要轉變為內地與香港的連接部,以至交通樞紐。

法制的功能是維護與推動社會發展,不是抗拒變化。法制是服從於「一地兩檢」,而不是「一地檢」變成法制僵化的犧牲品。

政治方面,現時媒體及市面上反對「一地兩檢」的聲音,即使以法律語言來偽裝,實際上都是出自「反中反共」心理,而且把「反共」等同於「反中」,由政治意識形態的偏執出發,否定中國目前的一切。不講道理,純粹訴諸於「恐共」的感性和胡亂猜度的指控。假若「一地兩檢」被否決,便是這種「反共」政治的勝利,並且形成示範,也使他們的歪理或沒有道理變成有說服性的言論,在社會上進一步擴散。這就等於當年反高鐵、反國教,不能堅持便全個戰線崩潰。

「一地兩檢」實際上已變成了對抗的「反共反中」思潮的另一個底線。堅持的話,猶如人大解釋有關宣誓的條文、禁制「港獨」的成功做法。不堅持的話,又會被外力利用,再掀起「反共反中」的趨勢。由「一地兩檢」推動香港與內地的連接,堅持推行的話,使香港居民更容易地認識中國高鐵的優勢與成就,更容易地了解感受內地的發展,變成最好的體驗與教育。由此打擊「反共」的教條主義,作用更遠勝「一地兩檢」出入境的制度因素。

根據新華網、中評網等綜合采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香港未來 » 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有必要有先例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