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期待“一帶一路”續寫中國與東盟國家合作的新篇章

期待“一帶一路”續寫中國與東盟國家合作的新篇章

3年多來,“一帶一路”建設從無到有、由點及面,進度和成果超出預期,成為加強國際合作的重要途徑,各方積極參與推進的重要事業,為增進各國民眾福祉提供了新的發展機遇。本報推出“‘一帶一路’·互利互惠”欄目,多角度、全方位展示“一帶一路”建設帶來的互利互惠成果。開欄的話

2013年,習近平主席訪問東南亞時倡議與東盟共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攜手建設更為緊密的中國—東盟命運共同體。時光荏苒,3年多來,“一帶一路”倡議一呼而應者眾,得到東盟國家的高度支持,“一帶一路”建設從無到有,由點及面,收獲豐碩果實,給當地百姓帶來實實在在的利益,也為中國企業建立健全供應鏈、產業鏈和價值鏈提供了機遇。

從曆史上看,中國與東盟(東南亞國家聯盟)人緣相親、文緣相通,商貿往來密切。這種深厚的曆史淵源推動數千年的官方往來和民間交往,促進了海上絲綢之路的繁榮發展。進入新世紀,特別是“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中國與地處海上絲綢之路十字路口的東盟關系全面發展。隨著經濟、貿易、能源、金融、服務等領域合作的深入推進,中國與東盟的人文交流亟待進一步加強和提升。推進中國與東盟文化交流合作,能加強不同曆史文化、風俗習慣、民族特質的交流互通,促進不同民族和不同語言文化互學互鑒,有力促進“一帶一路”建設。

中國與東南亞的文化交流已有數千年曆史。早在秦漢時期,中國文化典籍《詩經》《尚書》等就作為“化訓國俗”的教化工具輸入東南亞一些地區。此後,包括中國文學在內的中國傳統文化對東南亞產生了巨大影響。近代以來,中國五四新文化運動、無產階級革命文學運動、抗戰文藝運動以及中國現當代作家魯迅、鬱達夫、胡愈之、巴人、許傑等都對東南亞華文新文學產生了影響。同時,東南亞的許多作家、學者也參與了中國現當代文學的發展,促進了中國與東南亞的文化交流。中國與東盟源遠流長的文化交流,成為聯結二者的人文紐帶。新形勢下進一步深化中國與東盟的人文交流,文化界和學術界可以加強合作研究,著力挖掘和搜集散落於圖書館、民間收藏中的相關史料,著重研究中國與東盟的文化交流和互動關系,並揭示這種交流的過程、形態、精神實質和基本規律,充分展示其對中國與東盟文化交流發展的曆史價值和現實作用。

中國與東盟曆史上的文化交流互動,既有中國文學與同一語種的東南亞華文文學、中國傳統文化與東南亞華人文化之間的交流,也有中國文化與東南亞其他民族語言文化的交流互動。面對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建設的現實需求,中國與東盟有必要進一步加強各民族語言文化的交流與研究,促進不同民族、不同語言文化互識互鑒。鑒於東盟是一個多元民族、多元文化的區域性組織,我國高校和研究機構需要培養更多的複合型人才從事跨語言、跨民族、跨文化研究,並支持他們赴東南亞留學或訪學,在當地深耕細作,全面深入了解當地的民族、語言、文化及民風民情。同時,還可以設立專門的獎學金和研究基金,為東盟留學生和訪華學者提供學習、研究的便利條件和良好環境,加深他們對中國文化以及國情民風的了解,鼓勵他們從事文化交流、傳播與研究工作,不斷推進中國與東盟的文化交流合作。

在中國與東盟的人文交流中,官方機構和民間團體扮演著重要角色。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作家協會曾多次邀請印尼、菲律賓、泰國、緬甸、越南、老撾等國的作家代表團來華訪問,增進了中國與東南亞國家的文學交流和文化合作。東盟各國文藝團體與中國文藝界互動頻密,中國作家代表團或作家個人多次應邀赴越南、馬來西亞、菲律賓、泰國、新加坡等國交流訪問。此外,官方機構、文藝團體、研究機構、新聞媒體等舉辦了多種多樣的研討會,或者為中國和東盟作家頒發各種文學獎項。文化具有巨大而深遠的影響力和傳播力。面對“一帶一路”建設的新契機,中國與東盟的文化機構和團體應進一步深化交流合作,建立更為緊密的聯系,包括加強作家和學者互訪交流、推薦翻譯出版優秀文化作品、組織開展文化采風活動、聯合舉辦圖書展和學術研討會等。還可考慮設立中國—東盟文化獎項,獎勵為中國與東盟文化交流作出突出貢獻的作家、學者和社會活動家;建立中國—東盟文化中心,並設立專項基金,邀請東盟著名作家和學者來華進行中短期的寫作和研究工作。

從2014年10月在泰中羅勇工業園啟動打樁,到2015年5月第一條半鋼子午線輪胎成功下線,再到次月中策橡膠(泰國)有限公司(簡稱“中策泰國”)正式開業,泰國豐富的天然橡膠資源,與中國中策橡膠集團的成熟管理經驗和先進生產技術合作相得益彰。如今,中策橡膠集團的首家海外工廠在泰國經營得風生水起,成為泰中羅勇工業園區內占地面積最大、投資力度最大、生產規模最大的輪胎制造企業。

距離中策泰國工廠所在地不過數百米處,坐落著羅勇府普洛瓦當縣馬楊彭村,中國企業投資設廠讓原本以種植水果和橡膠為生的村民成為最直接的受益者。馬楊彭村村長猜亞告訴本報記者:“我和村民們都非常高興。中策橡膠在這裏建廠帶動了我們村經濟的發展,為村民提供大量就業機會,跟著中策橡膠一起進來的相關行業企業,也給村子經濟發展作出了很大貢獻。”據中策泰國總經理陳華介紹,中策橡膠落戶泰國引發聯動效應,塑料隔離膜、白炭黑、鋼絲簾線、模具加工、氧化鋅、工業油等10餘家產業鏈企業相繼赴泰投資建廠。

中策橡膠的泰國故事,只是“一帶一路”建設為中國—東盟合作注入新活力的范例之一。在國際產能、互聯互通和產業園建設方面,中國與東盟國家的互利合作不斷取得重大進展。

2017年1月5日,上海寶冶集團承建的馬中關丹產業園350萬噸鋼鐵項目煉鋼及連鑄工程煉鋼主廠房開挖,標志著該項目正式開工。該項目是馬中關丹產業園的首個入園項目,不僅將打造出東南亞第一條H型鋼生產線,而且還是馬來西亞政府加快現代鋼鐵行業發展的重要安排。

2016年12月25日,中老鐵路全線開工儀式在老撾北部琅勃拉邦舉行。中老鐵路項目對發展老撾社會經濟具有重要意義,同時也將擴大和提升中老兩國在經濟、貿易、投資、旅遊等領域的合作,進一步增強中國—東盟自貿區內的經濟聯系。

2016年6月7日,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經濟特區(西港特區)慶祝百家企業入園,標志著西港特區建設進入全新發展階段。在這一基礎上,西港特區計劃再用3年時間,實現累計引入200家企業、全區年產值超過30億美元的目標。

2016年5月12日,中國和緬甸合資投建的仰光達蓋達天然氣聯合循環電廠一期工程舉行奠基儀式。預計這一工程建成後,年最低發電量達7.2億千瓦時,可緩解仰光地區用電緊缺狀況。

去年以來,中國和新加坡合作的蘇州工業園區、天津生態城、中新(重慶)戰略性互聯互通示范項目三個政府間合作項目也取得了新的進展。

本報記者從中國商務部了解到,目前10個東盟國家中有7個擁有中國境外經貿合作區。泰中羅勇工業園開發有限公司總裁徐根羅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說,通過境外經貿合作區引導中國制造業企業在當地投資建廠,有利於促進文化融合,發揮民間外交的作用。制造業能為當地創造就業,增加稅收,拉動經濟增長,有助於提升中國企業形象,真正實現與所在國的合作共贏。

中國與東盟共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有互利合作、共同發展的實際需求

在去年9月召開的二十國集團工商峰會上,習近平主席表示:“中國的發展得益於國際社會,也願為國際社會提供更多公共產品。我提出‘一帶一路’倡議,旨在同沿線各國分享中國發展機遇,實現共同繁榮。”

東盟是中國落實“一帶一路”建設的重點和優先方向。中國與東盟共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既有古代海上絲綢之路的曆史基礎,又有中國—東盟對話合作20多年來打下的堅實基礎,更有互利合作、共同發展的實際需求。

3年多來,“一帶一路”建設與東盟國家自身發展規劃,如越南的“兩廊一圈”、柬埔寨的“四角戰略”,對接更加深入。中國連續12年成為越南最大貿易夥伴,2016年以來,越中雙邊貿易總量迅速增長。柬埔寨商務部部長班守薩說,目前,中國是柬埔寨最大貿易夥伴和外資來源國,雙方在經貿投資、互聯互通、能源資源等領域務實合作不斷拓展,機場、港口、公路等一批基建項目陸續推進。

“一帶一路”給中國和東盟國家帶來的發展機遇是相互的。中國企業投資東盟、布局東盟,不僅帶動當地就業和經濟增長,同時也幫助中國企業建立健全本地區供應鏈、產業鏈和價值鏈,提升中國和東盟國家在全球產業布局中的地位。

2016年12月28日,馬來西亞中車軌道交通裝備有限公司總成車間內,安邦項目最後一節列車按照計劃成功落車,該公司年組裝落車突破100節大關,這也標志著該公司生產制造能力再上新台階。

《菲律賓星報》專欄作家李天榮告訴本報記者,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消費市場潛力巨大,在基礎設施建設、農業技術、制造業等領域具備優勢,菲律賓可以從與中國的經貿合作中受益。

“中國企業來到泰國,豐富了產業鏈和供應鏈,增強了兩國經濟的黏合度,尤其是我們園區的汽配業。”徐根羅說,中國汽車生產廠家投資泰國,實際上也是在為中國汽車整機廠赴泰投資打產業鏈上的前陣,為未來中國汽車品牌投資泰國逐漸形成商業生態圈做准備。

“一帶一路”建設所秉持的共商、共建、共享原則,正在東南亞地區生根發芽,內涵不斷豐富。過去兩年來,中國與東盟國家創建了瀾滄江—湄公河合作機制,自貿區升級談判全面結束。柬埔寨金邊王家大學國際研究系主任尼克·占達利認為,瀾湄合作是帶領區域發展前進的新的合作機制,已經成為南南合作實踐的典范,為中國與湄公河流域國家處理共享資源樹立了樣板。中國與東盟國家在電子商務、金融、中醫藥“走出去”等領域的合作也取得不錯成績。

“當前,在中國倡導的‘一帶一路’建設帶動下,柬中經貿合作已步入加速發展的快車道。兩國良好的合作進一步促進柬埔寨各個領域的發展,特別是道路、橋梁等基礎設施建設。”柬埔寨政府前副首相、柬埔寨政府高級顧問涅本才說。

涅本才指出,中國是柬埔寨最大的投資來源國,占外資總額的50%,是柬埔寨第一大貿易夥伴。中國企業的投資有利於維護柬埔寨經濟的穩定發展,助力柬埔寨的GDP增速在20年中保持在7%至10%區間內。中國企業的投資還為當地創造出數萬個就業崗位,有助於提高當地人的生活水平。

地處中國—東盟合作前沿的廣西當前正在著力構建面向東盟的國際大通道。涅本才認為,柬埔寨土地、勞動力價格有巨大優勢,企業出口享受免稅政策,貿易壁壘與摩擦較少,與廣西在經貿合作方面有很強的互補性。

“柬埔寨非常歡迎,也將全力支持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建設,這有助於協調我們在各個領域的相互聯系,包括實現區域內的有效政策溝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以及人員之間的流動,特別有助於推動各次區域進行廣泛的互聯互通以及優勢互補。”柬埔寨首相洪森表示,相信這些構想將有助於建立和改善我們的供應網絡,並推動亞洲區域內的工業與價值鏈的相互連通,進而推動區域合作進入一個嶄新的曆史階段。不僅如此,此舉還將進一步穩固區域經濟發展的基礎,建立新的增長來源,同時有助於進一步加強自身能力建設,以抵禦未來可能發生的各種危機。

緬甸第一副總統吳敏瑞說:“由於中國和東盟通過陸路和海洋相互連接,我們相信中國的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倡議將在貿易發展、基礎設施建設、人員交往等各方面創造新機會,也為雙方帶來實實在在的利益。”吳敏瑞表示,緬甸將在相互尊重、相互平等、協商一致的共同基礎上,與其他東盟成員國和中國一起開展合作,以實現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建設目標。緬方認為“一帶一路”的建設重點是擴大沿線地區的投資機會,開拓新的市場,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將促進本地區制造業、基礎設施和金融等各領域的投資。

“為加強中國—東盟經濟的進一步合作,我非常支持中國政府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尤其是本次中國—東盟博覽會‘共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共築更為緊密的中國—東盟命運共同體’的主題,都成為促進中國與東盟更為緊密的合作,同甘共苦,走向共同繁榮的重要因素。”老撾副總理宋賽說,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建立也是“一帶一路”建設目標具體推進落實的重要推動力,同時也有助於東盟一體化的實現。

泰國副總理巴金說:“泰國支持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以及亞投行在東盟基礎設施建設中發揮重要作用,泰國也是亞投行的創始成員,為了加強亞洲的基礎設施而努力。”巴金表示,希望中國能夠支持泰國的1+1措施,促進邊境地區的經濟發展,讓泰國供應鏈能與鄰國之間的聯系更加緊密,這將帶來更多的就業機會,給民眾帶來福祉。

“就東南亞來說,我們一直有一個設想就是從中國昆明到新加坡,大家無需換火車,”談到今後和中國的聯通以及經貿往來,馬來西亞學者胡逸山非常興奮,“除了帶動中國和單個東南亞國家之間的聯通和經貿往來,東盟內部比如泰國和馬來西亞之間的貿易也會提升,‘一帶一路’不是中國自己的獨唱,而是合唱和交響樂團。”

這位馬來西亞總理前政治秘書對本國以及整個東南亞的現狀了然於胸,為該地區與“一帶一路”建設進一步的融合提出自己的建議。“假如我們能夠成為中東、南亞和東非這些地方交流的超級中轉站,都會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他還指出,“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期間中國有關加大資金扶持的舉措將大大推動上述設想的落實,“東南亞地區肯定極為歡迎”。胡逸山認為,“一帶一路”建設發掘了東南亞潛在的發展機遇,從而加強了本區域的投資勢頭。

談及兩國未來合作,胡逸山建議馬中應進一步深化服務業合作交流,並加強中小企業,甚至小微企業的參與,增進經貿往來和人員交流,“這會讓更多的普通人感受得到切實的利益”。

“這體現了‘一帶一路’當中的合作共贏精神,”納吉布在文中說,“‘一帶一路’建設將推動亞洲地區繼續崛起並在國際舞台上占據更重要的地位,因為它包含了各國友好、幫助落後國家和地區以及向世界范圍內開放的精神。”

一花獨放不是春,百花齊放春滿園。“一帶一路”已成為迄今最受歡迎的國際公共產品,也是目前前景最好的國際合作平台。中國與東盟本就是好鄰居、好朋友、好夥伴,期待後勁十足的“一帶一路”建設繼續發力,續寫中國與東盟國家合作的新篇章。

根據人民日報、 中國經濟網(北京)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期待“一帶一路”續寫中國與東盟國家合作的新篇章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