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歐盟作為整體非常支持一帶一路

歐盟作為整體非常支持一帶一路

中國剛剛舉行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這項倡議是關於經濟一體化的最大膽嘗試。中國希望通過此次峰會爭取對該倡議的支持,當然也希望吸引“新絲綢之路”沿線以外國家的投資。因此,現在應該問問中國和它的潛在夥伴,對於“一帶一路”將取得的成果有什么期待。

人們不應指望常規的經濟回報。基礎設施可以極大地提高經濟生產力,但它不能保證參與者都能獲得滿意的回報。

一種普遍的觀點是,中國希望更好地轉移本國過剩產能。但這樣的目標也太消極了。中國理解經濟上的引力和物理法則,並正在盡可能地利用這些法則,打造符合自己預期的全球經濟。

國際貿易中所謂的“引力模型”,是把貿易規模與“質量”(經濟規模)、貿易夥伴間的距離聯系起來。確定的結論是,物理上的距離在國際經濟中也非常重要。

在這一物理比喻中,還有一個相關概念是摩擦力。重力在真空中對所有物體的影響是相同的,但摩擦力可以改變物體下降的速度。在經濟學中,摩擦力就是貿易成本。它們可以是天然的——比如在基礎設施薄弱的內陸國家——也可以是人為的。最重要的人為貿易成本已經不再僅僅是關稅,更多的是跨國監管、管理和文化壁壘。這些成本居高不下。

中國對這兩個概念都有深刻認識。“一帶一路”倡議旨在通過減少摩擦,讓越來越多的全球經濟活動以中國為中心。這比中國生產商簡單地從事對外出口要複雜得多。它意味著把整個歐亞大陸,當然還有非洲和環太平洋地區,吸引到一個全球價值鏈的網絡中。

這當然會引發擔憂,但也不必過分擔憂。基礎設施投資本身可以帶來很多明顯的好處。這將取決於其他國家,尤其是歐洲國家如何參與該計劃。正如葡萄牙前國務秘書布魯諾·馬薩斯所說,歐盟需要一個關於如何在歐亞大陸發揮影響力的清晰戰略。該戰略可能包括,歐盟拿出自己的基礎設施投資計劃,旨在維持歐洲對全球經濟的強大吸引力。

更重要的是,歐洲要保持對商品和服務跨境流動的規則的影響力。這將取決於歐盟加深經濟全球化的行動能否成功。

現年46歲的卡泰寧曾於2011年到2014年擔任芬蘭總理。同日,他與國務院副總理馬凱舉行雙邊會談,此次會面也是為6月初在布魯塞爾舉行的中歐領導人峰會做准備。

卡泰寧表示,歐盟方面歡迎“一帶一路”倡議,贊賞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召開這個會議,納入了很多國家和國際組織,來應對各方共同面對的挑戰,並探索共同面臨的機會。

歐盟和中國已在進行多方面合作。他透露,歐盟和中國已經在搭建基建聯通平台,致力於在中國和歐洲范圍內攜手做項目。

“目前已經找出了14個項目,7個在歐洲,7個在中國。”換句話說,中國和歐盟成員國可以開始進一步完善從歐洲到中國的連接,他說。

“另一方面,習主席也談到一帶一路不只包括基礎設施聯通,也包括政策溝通,即監管方面的協作(regulatory

cooperation)來改善貿易和投資環境。”他說。在這方面,中歐之間也在協作,正在商談中歐全面投資協定。

這非常重要,因為歐洲市場對中國公司基本完全開放,而歐洲公司在中國則不享有類似的開放度。他說。

財新記者了解到,在高峰論壇第一天(14日)下午的貿易暢通平行主題會的最後,一些歐洲國家對於簽署並不具約束性的部長級聲明倡議存有保留意見。

不久前,德國、法國等多個主要歐盟成員國呼籲歐盟設立類似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的機制,對來自海外的戰略性或非市場導向的收購行為進行審查。

職責范圍覆蓋貿易投資政策的卡泰寧就此回應稱,“很難想象歐盟委員會會對一個企業的所有者說,你沒法賣自己的企業——因為你的公司太好了。”

“我們希望搭起橋梁,而不是豎起高牆。”他強調。

“歐盟希望加速中歐全面投資協定的談判,因為歐洲市場基本是完全開放的,歐盟委員會甚至為中國企業在歐盟范圍內的研發活動提供融資。但是不幸的是,中國對歐洲的投資則沒有那么開放。”他表示。

“因此,為了幫助落實習主席的政策倡議,我們希望加速談判,這對中國人民和中國經濟都有幫助,包括制造更多高質量的就業崗位,取得更高的勞動生產率和競爭力。”他說。

市場經濟地位問題長期以來是中國和歐盟貿易關系的關鍵議題。根據中國入世議定書第15條規定,世界貿易組織(WTO)成員在對中國出口產品的反傾銷調查中使用“替代國”數據的做法應當於2016年12月11日終止。爭論的焦點在於,這是否意味著到2016年12月11日,中國將自動獲得市場經濟地位。中國希望在這一期限結束後被視作完全市場經濟體。中國政府認為全國范圍內所有領域價格均按市場經濟規律形成。因此,中方要求在反傾銷程序中普遍使用標准方法,即采用中國國內價格計算懲罰性關稅,而非使用“替代國”數據。

2016年11月初,在WTO特別條款到期之前,歐盟委員會提交了修改條例提案。修改後應不再區分市場經濟國家和非市場經濟國家。對於中國也不再作特殊規定。這樣,中國企業也不必再單方面承擔舉證責任。歐盟以外的所有WTO成員國都應受到統一、平等的待遇。計算反傾銷稅時要么使用標准方法,要么(當WTO成員國內價格因國家長期幹預而扭曲時)使用可選方法。可選方法規定不得隨意選擇替代國,而是要選經濟發展水平相近的國家作為參考。

2016年11月29日,《人民日報》以筆名鍾聲發表了一篇題為《歐盟需切實遵守世貿規則》的國際評論文章,稱歐盟以“市場扭曲”概念和標准替代“非市場經濟”概念和標准,並沒有從根本上取消“替代國”做法,只是變相延續了原有做法而已,並稱歐盟此舉是想要以概念遊戲的方式,在國際規則問題上蒙混過關,並敦促歐盟履行國際義務,規范使用貿易救濟措施。

由歐盟各成員國政府代表組成的歐盟部長理事會於2017年5月11日通過了修改條例提案。接下來歐洲議會必須對這一提案表明立場。此後歐洲議會和理事會須就最終版本達成一致,以完成立法程序。

針對歐盟提出的修改提案,以及中德投資前景等關鍵問題,德國駐華大使柯慕賢(Michael Clauss)接受了財新記者的專訪。

財新記者:此次通過的新提案實質性的改變在哪裏?

柯慕賢:其中有兩點值得一提。首先,中國要求歐盟給予市場經濟地位國家待遇。對此,我們的解決辦法是今後歐盟將不再區分市場經濟地位國家和非市場經濟地位國家。第二,此前歐盟一直用替代國方法解決與中國相關的所有反傾銷案件,中國認為這種方式是對中國的歧視。但今後歐盟如果想使用替代國方法,就必須證明對方存在市場扭曲的現實,新規則改變了誰來證明市場扭曲存在的主體,以前是中國企業必須證明自身按照市場經濟規則運行,現在正好相反,歐方必須證明中國企業沒有照市場經濟規則運行。這一變化對中國有利。

財新記者:具體而言,歐方證明市場扭曲標准有哪些?

柯慕賢:關鍵的變化是,歐盟必須拿出證據說明存在市場扭曲,這些證據必須在世貿組織糾紛解決機構面前也能站穩腳跟,不能只是聲稱而已。規定修改以後,歐盟發起反傾銷將比以往困難得多。此前在反傾銷案件中,如果認定存在市場扭曲,歐盟將會自動使用替代國做法。修改之後,提出反傾銷的歐方企業或歐盟委員會必須證明對方確實存在市場和價格扭曲,才能使用替代國做法。替代國的選擇方面,也必須尋找經濟發展水平相當的國家。德語中的一個比喻非常適用:“蘋果應該和蘋果比較,而不是和梨比較。”

財新記者:德國聯邦政府在歐盟部長理事會中支持歐委會的提案,德國政府持上述態度的原因是什么?

柯慕賢:之前存在的問題是歐盟成員國立場並不一致,有些成員國主張按照原來的做法繼續下去,還有一些成員國認為應該直接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國家地位,不再使用替代國做法。我們必須找到28個成員國都能夠接受的解決方案。德國在歐委會修訂相關條例過程中給予了大力支持。

另外,市場經濟地位問題一直是中德關系上存在分歧的一個問題。我們認為中國和歐盟的貿易關系不應該有任何問題,我們希望雙方能走得越來越近。我們也希望中歐投資協定談判取得進展。中歐投資協定簽訂後,我們也期待未來雙方開展自由貿易協定的談判。

財新記者:這一提案對於中國來說,關鍵意義在哪裏?

柯慕賢:關鍵的是按照新的規定,歐盟對中國和其他國家將一視同仁。中國一再提出歐盟應該廢除替代國做法,這對歐盟來說不可能。因為歐盟不可能只針對中國廢除替代國做法。

財新記者:接下來歐洲議會將就提案表明立場,完成立法程序。影響這一過程的關鍵因素是什么?預計這一過程將持續多長時間?

柯慕賢:提案已交歐洲議會討論,估計討論中也會提及鋼鐵產能過剩等問題。我並不能肯定地說歐洲議會會通過這一草案,但我們目前態度比較樂觀。德國政府也做出努力,希望歐洲議會能夠很快並且不加修改地通過這一法案。預計在夏季議會休會之前,提案能夠通過。

財新記者;《金融時報》近期報道稱,德國、意大利和法國呼籲歐盟委員會設立外資審查機制,然而,歐盟對此持保留態度,並表示希望在確保成員國不受“惡意收購”影響的前提下,對外資保持開放態度。對此你有什么看法?德國將來是否會對中國投資和收購更加謹慎?

柯慕賢:針對海外投資,德國政府幾乎沒有拒絕的可能性,除非可以證明威脅國家安全。德國從來沒有禁止過中國投資者並購德國企業。但是目前並沒有一個公平競爭的環境,德國企業到中國投資有種種困難和限制,例如在汽車領域不得不建立合資企業才能投資,外國投資也幾乎不能涉足銀行保險業。

現在的局面非常不對稱,中國對德國和歐洲的投資發展非常迅猛,2016年保守估計增加了

2000%,所以這種情況意味著我們需要糾正非對稱局面的壓力也在增加。至於說限制中國投資,也是談不上的,中國政府稱德方限制高新技術出口,這樣的說法並不正確,德方限制僅僅針對軍用產品,因為歐盟對中國武器禁運。

我們繼續歡迎中國投資,但是我們要求對等性,希望中國的市場更加開放,這樣我們可以相向而行,形成對等局面。開放不可能是單向道。

財新記者:希望中國在哪些領域進一步開放?

柯慕賢:首先在服務領域,舉個例子,外資銀行、保險占中國銀行保險市場的比例只有2%,由於中國的規定,外資企業幾乎沒有可能參與到中國經濟最為活躍的領域。另外,我也希望中方廢除在一些領域外企要投資中國必須先建立合資企業的強制性要求,尤其是在對德國具有重要意義的汽車行業。歐盟沒有類似的規定,沒有相關限制。中國的吉利汽車並購沃爾沃,華為在歐洲投資沒有遇到任何限制。

財新記者:你曾經撰文稱中歐之間更緊密融合同時公平競爭,一項關鍵措施在於迅速達成《中歐全面投資協定》。中國歐盟商會也呼籲,希望《中歐全面投資協定》能於2017年底前完成談判。據你了解,協定談判目前進展如何?你如何看待協議達成的前景?關鍵在哪裏?

柯慕賢:我們希望中方在市場准入方面有實質性改善,所以正在等待中方提出比此前更好的方案。我相信我們的談判會順利進行下去。歐盟,尤其是德國對這一協定的達成抱有極大希望,這也很符合我們的利益。現在很難說什么時候能夠完成談判,關鍵取決於中方有所妥協。

財新記者:李克強總理即將訪問德國,你對此次訪問的前景有什么期待?

柯慕賢:我相信此次訪問將在中德經濟合作方面釋放出積極信號,將圍繞市場准入、減少貿易保護主義措施等經濟議題進行商談。

財新記者:德國表現出參與一帶一路倡議的願望,也派遣經濟部長和重要人士參加了一帶一路峰會。你如何看待德國在一帶一路倡議中的角色?你認為一帶一路倡議真正達到多邊互惠的關鍵在哪裏?

柯慕賢:德國從一開始就很支持一帶一路倡議,經濟部長作為聯邦總理的特別代表出席了峰會。部長也參加了平行主題分會,應邀出席領導人午宴並且致詞。德國在峰會上扮演的角色非常突出,也受到了中方的肯定。德國對互聯互通和自由貿易概念非常支持。

能否成功的關鍵因素在於,各方必須在平起平坐的基礎上共同參與。另外,讓普通民眾參與其中,能夠從項目中共同受益。在第三國進行項目投資,應該更多地使用當地的勞動力、產品或承包商。還需要遵守國際環保和社會標准,才能贏得沿線所有國家的支持和擁護。一切都需要共同的規則作為基礎,在市場准入和政府采購等方面,應該有透明的招標程序。

財新記者:中國近期和美國達成了十項貿易協定,對美國進一步開放市場,未來中國和歐盟有沒有可能達成類似協議?

柯慕賢:我們感興趣的並非是在個別的商品上的特殊安排,比如允許牛肉進口等。我們希望的是推動中國整體市場開放。因此我們目前優先考慮的是盡快簽署雙邊投資協定,一旦協定通過,下一步瞄准的是中歐自由貿易協定。

財新記者:中東歐和西歐國家面對中國投資,態度存在一定差別,中東歐國家可能更加歡迎中國投資。這是否會在歐盟內部帶來一定的分裂影響?

柯慕賢:我認為並不存在這樣的差異和分裂。你可能暗示的是布達佩斯和貝爾格萊德之間的高鐵項目被調查事件,這與是否歡迎來自中國的投資,或者是否歡迎一帶一路項目沒有任何關系。歐盟委員會想調查的是這一高鐵項目的招標程序是否符合歐盟內部規定。歐盟要求招標程序必須透明,但在這一項目上出現了一些對招標程序透明度的質疑。就算涉及的是其他國家的企業,如果遇到質疑,歐盟也會進行類似調查。

歐盟作為整體非常支持一帶一路,但是前提在於需要共同參與,平起平坐。歐盟也非常歡迎來自中國的投資,中國企業到歐盟投資必須遵守歐盟法律。正如德國企業在中國投資一樣。歐盟所奉行的標准和規定符合國際慣用規定。

根據參考消息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歐盟作為整體非常支持一帶一路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