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長期來看中國企業與個人在歐洲的投資機會都將是值得期待的

長期來看中國企業與個人在歐洲的投資機會都將是值得期待的

歐盟委員會“脫歐”談判首席代表米歇爾.巴尼耶指出,布魯塞爾方面無意在“脫歐”談判過程中懲罰英國或者給英方制造麻煩與問題。

米歇爾.巴尼耶是在歐洲議會發言時做上述表示的。他還呼籲英國首相特蕾莎.梅能夠在談判過程中與歐盟保持“合作”,而不要刻意抵抗。此前,特蕾莎.梅曾表示布魯塞爾有意聯合歐盟其他成員國“抵制”英國。

米歇爾.巴尼耶在展望未來艱苦的“脫歐”談判時說:“達不成協議或者一份不好的協議,都不是我想要的結果。我們期望和英方達成一致。我也希望英方能夠保持同樣的態度,雙方相向而行,而非惡意相對。”

米歇爾.巴尼耶強調,歐盟無意在“脫歐”談判過程中懲罰英國或者給英方制造麻煩與問題。他希望英方能夠給其他歐盟成員國帶來信心,讓他們相信英國是可以依靠的合作夥伴。

米歇爾.巴尼耶說:“時間在滴答滴答地走著,留給我們達成協議的時間不多了。要想達成一份好的協議,首先要建立互信的基礎。我們必須相信對方是為了解決問題而來。”

除英國以外27個歐盟成員國領導人參加的歐盟特別峰會4月29日通過了英國“脫歐”談判方針。據悉,英國“脫歐”談判將在6月8日英國大選結束之後舉行。根據《裏斯本條約》,“脫歐”談判應當在2019年3月29日之前完成。

特雷莎.梅3月29日致函歐盟,正式開啟英國“脫歐”程序。歐洲理事會的聲明透露,歐盟將盡可能地創造機會與英方達成協議。未來,歐盟仍期望英國成為其緊密的夥伴。

摩根大通一位投資分析師在接受采訪時指出,隨著多個歐洲國家的大選結果已經塵埃落定,眼下市場和投資者所面臨的最大政治風險來自意大利。

摩根大通資產管理公司的全球市場分析師NandiniRamakrishnan指出,意大利成為歐洲最大的政治風險來源地正是歐洲其他地區政治風險“下沉”的後果。

今年三月間,荷蘭首相呂特在大選中擊敗了反歐盟的政治家海爾特-維爾德斯。本月早些時候,法國中立派總統候選人馬克龍在法國總統大選中擊敗極右翼政黨“國民陣線”領導人勒龐,成功入主愛麗舍宮。Nandini Ramakrishnan在周五(當地時間5月19日)做客CNBC《SquawkBox》節目時說到:“荷蘭和法國的大選結果我們將其稱為低風險且市場友好化程度高。歐洲懷疑論在包括荷蘭和法國在內的各個歐洲國家都有所存在,而馬克龍的勝選使得法國幸免於最嚴重的歐洲懷疑論危機。”

值得注意的是,在意大利國內有民調顯示鮮有人支持歐元,而如果政府舉行脫離歐元區公投的話,有許多人會投下贊成票。

她解釋稱:“意大利民眾對歐元的負面態度對歐元區和歐盟來說都是潛在性的災難。事實上,沒有國家可以做到離開歐元區卻不離開歐盟。”Nandini Ramakrishnan並不是唯一對意大利政治前景表現出擔憂情緒的分析師。巴克萊銀行的經學家法比歐-弗伊思(FabioFois)表示,如果在下一次大選之前意大利政府還沒有批准一個更好的投票系統,該國所面臨的風險或將使整個政治社會癱瘓。

他在公開的一份調查報告中寫到:“鑒於意大利政府目前似乎缺乏政治資本以推進有意義的供給側改革,我們預計在建立一個穩定且贊成改革的聯合政府的前景有所改善之前,意大利的政經環境發展將繼續落後於其他國家。也正因為如此,意大利的主權風險在未來幾個月內將有可能惡化。眼下的問題可能還不至於達到2011年危機全面爆發時的嚴重程度,但政治和政策確實需要發生有意義的改變。”

數據顯示,意大利10年期政府債券收益率在過去12個月已經從1.5%左右升至2.1%左右,而在三月中旬這一數字已經突破2.5%大關。

咨詢顧問公司Teneo Intelligence聯合總裁沃福英-皮寇利(WolfingPiccoli)警告稱,下一次意大利大選的結果很有可能是產生一個無多數議會。1991 年12 月11 日,歐洲共同體馬斯特裏赫特首腦會議通過《馬斯特裏赫特條約》。1993 年11 月1日,《馬斯特裏赫特條約》正式生效,歐盟正式誕生,這也標志著歐共體從經濟實體向經濟政治實體過渡。1995 年,奧地利、瑞典和芬蘭加入,使歐盟成員國擴大到15個。2007 年,歐盟27 個成員國的首腦在葡萄牙首都裏斯本,歐盟非正式首腦會議通過了歐盟新條約,從而結束了歐盟長達6年的制憲進程,新條約被稱為《裏斯本條約》。歐盟的誕生使得歐洲的商品、勞務、人員、資本自由流通,讓歐洲的經濟增長速度快速提高。

然而好景不長,2008 年金融風暴席卷全球,歐洲自然也是無法幸免,2009年12月,歐洲主權債務危機最早在希臘凸顯。隨即,國際三大評級機構惠譽、標准普爾和穆迪相繼下調希臘主權信用評級,並將其評級展望定位為負面,希臘乃至整個歐洲的債務危機由此拉開序幕。2010年,歐洲其他國家也開始陷入危機,包括比利時這些被外界認為較穩健的國家,及歐元區內經濟實力較強的西班牙,都被預測在未來三年中預算赤字居高不下,希臘已非危機主角,整個歐盟都受到了債務危機的困擾。

經曆了近六年的調整和修複,歐盟的整體經濟狀態開始好轉,除了希臘之外,所有歐洲國家經濟都重新開始增長,歐元區國家經濟增速達到1.7%,超過美國的1.6%。這個時候,作為歐洲重要的經濟體之一的英國打起了脫離歐盟的算盤,並正式發起了退歐的投票,

結果顯示支持脫歐人數占到了51.9%.2017 年2 月1 日,英國議會下院投票決定支持政府提交的“脫歐”法案,授權首相啟動“ 脫歐” 程序。3 月16日,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批准“脫歐”法案,並授權英國首相特蕾莎·梅正式啟動脫歐程序。

對歐盟來說,英國退歐事件並不是今年唯一的風險因素,歐洲同盟的各大成員國也都在2017 年迎來各自的大選。各國政治上的不確定性是歐盟在2017年遇到的第一個挑戰。首先是荷蘭議會大選結果的塵埃落定,目前正面臨著法國大選的結果正式出爐,6月的歐洲除了需要面對英國在6 月8日的提前大選之外,還會遭遇意大利的選舉,德國則會在9月。這幾個國家中,荷蘭、法國和德國這三個國家加起來貢獻了歐元區56%的經濟總量,同時也是歐盟六個常任理事國成員,對整個歐盟的政策具有非常大的影響力。

除了英國退歐和各國大選,歐洲的移民問題和恐怖襲擊問題等風險性事件使得投資者對投資歐洲打上了一個大大的問號,然而,或許正是由於紛亂的政局使得歐洲的資產價值正在被低估。用上萬達董事長王健林在2017年冬季達沃斯論壇上的一句話來說,投資首選是歐洲各國的投資價值比想象中來得更多一些。

和王健林持同樣想法的還有匈牙利總理顧問拉斯洛,近期他在“2017跨境投資在歐洲”的論壇上表達了自己對於歐洲市場發展的樂觀看法:“相較美國、加拿大,金融危機後的歐洲,其資產和投資機會被低估了。歐洲本身經濟規模大、資源豐富,進入壁壘較低,近期歐洲經濟整體穩定回暖,各行業的並購投資機會也湧現出來。”

據悉,歐洲多個國家目前已出台或准備出台相關政策鼓勵資本輸入作為解決經濟問題的手段。

如果單從房地產方面的投資上來看,對於風險偏好的投資者來說,英國、德國是較為適合直接投資房產的國家。脫歐對英國所帶來的直接影響之一就是英鎊的貶值,致使目前英國的房地產市場價格處於一個相對較低的位置,但需求方面卻並沒有減少。對於德國來說,一直被視作為市場普遍公認的經濟情況非常健康與良好的歐洲國家,智庫ZEW在最近一次的報告中稱,4月德國投資者信心有顯著改善,因該國在今年一季度經濟強勁,且投資者預計該趨勢將會持續。

對於想要通過證券化的手段來進行歐洲房地產投資的投資機構或個人來說,建議選擇像西班牙、英國、德國這樣的已經有了較為完善的房地產信托基金,租金收益率相對較高的國家來進行投資。通過投資基金的方式來進行歐洲市場的資產配置的好處之一是弱化了房地產的流動性較差的缺點;第二是在於通過REITs等手段,一些歐洲國家將在稅務上提供優惠的政策,降低了投資者的綜合成本;第三則體現在退出的機制上,投資者不需要再去費心關注房產本身的買賣交易過程,而只是獲取持有基金期間的租金上的回報,使得投資的退出方式變得更加靈活。對於法國與意大利,由於這兩個國家的大選結果都還未塵埃落定,即便目前來看,這兩國的整體經濟情況運行較為良好,但政治風險不容投資者小覷。

最後,從中國推行的“一帶一路”政策的角度來看,政府對於中國與歐洲地區的經濟貿易往來上也非常重視,政策上的利好推動了波蘭、捷克、匈牙利等中東歐16國的“16+1”合作框架,也拓寬了沿線國家的企業投資、貿易往來。即便短期內的歐洲市場可能較為動蕩,但隨著各項風險事件逐一落定,長期來看中國企業與個人在歐洲的投資機會都將是值得期待的。

根據中國新聞網、智通財經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長期來看中國企業與個人在歐洲的投資機會都將是值得期待的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