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很多中国人对新西兰经济优势的认识并不全面

很多中国人对新西兰经济优势的认识并不全面

創造經濟奇跡的新西蘭傳奇人物珍妮·希普利(新西蘭第36任總理、新西蘭首位女總理)於6月18日赴廣州進行為期數天的產業經濟交流。珍妮·希普利曾帶領新西蘭度過了亞洲經濟危機,並取得了4%的經濟增長率,為後來的新西蘭經濟的成功奠定了基礎。近幾年來,珍妮·希普利對於促進新西蘭與中國的經濟交流、商業合作上表現非常積極,持續作為重磅嘉賓出席亞洲博鼇論壇、達沃斯論壇,她的出現,幾乎成為產業經濟合作的風向標。

據了解,本次珍妮·希普利親赴廣州是為出席“金針獎·新醫美藝術節”(下簡稱藝術節)。藝術節是著眼於中國醫療美容行業經濟、趨勢、技術、美學各方面探討與交流的國際平台,每年都會邀請國內外、各界著名人士出席,對整個行業的發展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

據悉,此行珍妮·希普利除了作為特邀嘉賓交流產業經濟的未來趨勢格局、當下醫改局勢下的總統視野演講,更與承辦藝術節的遠信集團,就新西蘭與廣州民族品牌的跨國招商引資、商業合作進行深度探討。據廣州遠信集團淩遠強董事長、廣州遠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陳玉容女士表示,在一帶一路的精神指引下,本次總理之行將有望於新西蘭在天然原料、生物科技、美容的“走出去”“引進來”方面達成明確的合作意向,相信一定大大促進為中國與新西蘭的關於女性美的方面的經濟交流。

200多年前,庫克船長從英國出發,在南太平洋上展開了一場探險活動,澳大利亞和新西蘭所在的陸地由此進入人們的視野。然而,發端於2000多年前,連接歐亞非大陸、促進文化貿易交流的古代陸海絲綢之路並未能在此地留下多少印記。

進入21世紀,中國依托古絲綢之路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其中海上絲綢之路的一個走向即是從中國沿海港口出發,經過南海,延伸至南太平洋。如今,在澳大利亞和新西蘭這兩個南太平洋上的發達國家,有關“一帶一路”倡議的討論正在逐步升溫。

“新西蘭很小,毗鄰南極,地處路之盡頭,我們該怎樣參與‘一帶一路’,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新西蘭-中國關系促進委員會首席執行官史蒂芬·雅克比在接受《環球》雜志記者采訪時說。

雖然兩國已於2017年5月簽署了“一帶一路”合作諒解備忘錄,但雅克比認為,當前的雙邊交往還存在著民心相通落後於經濟合作的現實。

他認為,只有國民之間深入交往、相互了解,才能建立起面向21世紀的長期穩定、健康發展的雙邊關系。

在所有發達國家中,新西蘭率先與中國簽署“一帶一路”合作協議,率先與中國簽訂自由貿易協定,率先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中國也是新西蘭的第一大貿易夥伴和第一大出口市場。

即便如此,雅克比認為,很多中國人對新西蘭經濟優勢的認識並不全面,除了農業和食品,新西蘭的健康醫療服務、電影特效和視頻遊戲等創意產業也非常有競爭力。

他說,“相比設施聯通而言,新西蘭對‘一帶一路’倡議的參與,應該會更多側重商品、服務、人員、政策與監管的互聯互通。”

無獨有偶。在澳大利亞墨爾本,維多利亞州政府國際協調處中國地區專家傑森·菲次也期待中國對澳大利亞有更深入的了解。

他說:“人們習慣上把澳大利亞看成是礦產出口國,這是對的,但並不全面。澳大利亞現在發展最快的是專業服務行業,比如資金托管、醫療管理等,而且在電商領域,墨爾本也有很強的優勢,因為它的物流交通服務在澳大利亞首屈一指。”

在菲次看來,“一帶一路”倡議的珍貴之處在於,它並不局限於傳統的貨物貿易,而是更加注重先進理念的交流碰撞,圍繞咨詢服務和管理運營模式,比如關於海綿城市建設、公私合營開展醫療創新等,澳大利亞和中國的合作有很大發展潛力。

來自江蘇省政府外辦美洲大洋洲處的趙靜是菲次的同事,也是第一位在維多利亞州政府開展長期交流的中國公務員。根據江蘇省政府和維多利亞州政府簽署的省州間公務員交流協議,趙靜的工作主要是跟蹤落實合作項目、加強與相關部門的溝通協作,發掘更多潛在合作領域與機會,推進省州關系向縱深發展。

經過近半年的工作和調研,趙靜也發現了澳大利亞很多先前並不為很多中國人知曉的優勢,比如維多利亞州的基金管理行業在亞太地區規模最大,管理基金總額已超過法國、愛爾蘭和中國香港養老金資產的總和,僅總部設在墨爾本的前四大基金公司管理的基金總額就已超過2300億澳元(1澳元約合5.13元人民幣)。當前,澳大利亞的養老資產增速已位居全球第三,正是因為這個行業的穩健增長,維多利亞州經濟才安然渡過全球金融危機。

莫納什商學院教授羅德尼·馬多克認為,澳大利亞的研究生教育和旅遊產業的創收很大一部分來自中國人的消費,未來兩國在金融、投資和技術服務等領域的合作潛力更大。

雖然澳大利亞和新西蘭都有很強的移民文化,經濟繁榮均建立在開放的移民政策基礎之上,對外資依賴很大,但中國資本的到來乃至中國影響力的增加給當地帶來的不只是興奮,還有焦慮。

不久前,悉尼科技大學澳中關系研究院組織了一次專題研究,以《事實和迷霧》為題詳解中國企業的管理運營,針對澳國內輿論所謂“中國企業兼並都在執行國家意志”的誤讀進行了討論。

在“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舉辦期間,研究院副院長詹姆斯·勞倫斯森在澳大利亞東亞論壇網站發表文章,呼籲澳大利亞政府把握“一帶一路”倡議的機會,使澳北部地區發展計劃與“一帶一路”相對接,加快雙邊合作。

勞倫斯森建議澳大利亞政府像新西蘭一樣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倡議,不要在經濟考量和美國壓力之間糾結,以免錯失發展良機。

在澳大利亞,不少官員仍習慣以傳統思維方式,透過地緣政治的角度來解讀涉華議題,但是,中國發展給當地經濟帶來的機會已成為很多居民日常生活的直觀感受,越來越多的中國遊客帶動了當地經濟增長,而不少當地居民也幹上了為中國消費者代購、開網店的生意。

菲次說,今年夏天,澳大利亞旅遊局將在上海舉行澳式足球職業聯盟常規積分賽在中國的首場賽事,此舉也被看作是澳中體育文化交流的一個裏程碑。

對於中國經濟快速增長的顧忌也同樣存在於新西蘭,“當心奧克蘭被中國人買走了”的言論一度就很搶眼,矛頭直指華人房地產中介。

雅克比認為,在經濟合作快速發展的情況下,新中文化交往必須要快速跟上,有必要讓更多新西蘭人理解中國的文化,預計下半年,新西蘭的第二個中華文化中心將在惠靈頓建成開放。

來北京參加“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的新西蘭國會議員楊健是活躍在新西蘭政壇為數不多的華裔。回國後,他在《新西蘭先驅報》中文版發表文章,坦言在“民心相通”分論壇上感受到了不同文化交融的重要性。

受新西蘭青年發展部長尼基·凱伊委托,楊健正在著手籌辦第三屆新中青年論壇。他認為,這項活動非常重要,不僅因為它是兩國首腦會晤的一項成果,也因為新中關系的持久發展離不開兩國青年的交往。

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是,昆士蘭州、新南威爾士州、維多利亞州和北領地區政府都在爭相探索與中國的合作,這種格局很可能促使澳大利亞更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倡議。

維多利亞州還率先在澳大利亞制定“中國戰略”,設定明確目標:到2026年,將維州所占中國在澳投資份額從8%提高至20%;未來10年吸引和引進20億澳元中國投資,創造3000個新的工作崗位,增加對華出口總值50多億澳元;在中澳省州負責人對話機制下,推動雙方在先進制造業、技術創新、醫療衛生、環境保護、智能交通、現代服務業、農業以及人員和文化交流等領域的貿易投資合作……

維州州長丹尼爾·安德魯斯上任伊始即承諾任期內每年訪問中國一次,並要求所有部長都要在任內至少對中國進行一次訪問。

記者了解到,雖然維州與江蘇是友好州省,但這個策略一出,維州很多部長一開始還是有很強的畏難情緒,對中國情況也不了解,不知道去了該談什么。“但實際執行過程中,凡是到過中國的部長都覺得大有收獲,非常興奮。短短兩年間,維州已與中方開展了一系列合作項目,涉及科技、體育、貿易、教育、農業等多個領域。”菲次說。

2015年,維州向中國企業發出了220億澳元基礎設施項目的投資與建設邀請,歡迎中國企業參與維州的地鐵、鐵路、公路等公共交通,以及港口、水務等基礎設施領域的建設。

2016年,維州還設立了全澳首家綜合癌症中心,中澳雙方正在就癌症研究、教學、治療和病人護理等方面加強交流,並實施信息共享,就人員培訓開展聯合工作。

根據新華網、新浪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很多中国人对新西兰经济优势的认识并不全面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