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發現中國・一帶一路之東南亞經濟合作關系

發現中國・一帶一路之東南亞經濟合作關系

6月21日,“發現中國・一帶一路之東南亞經濟合作關系”講座及研討活動在曼穀中國文化中心舉辦。該活動由曼穀中國文化中心、中外文化交流中心、泰國國家研究院泰中戰略合作研究中心共同舉辦。中國駐泰國大使館文化參贊陳疆、泰中文化促進委員會副主席披塔・紮祿頌巴、泰國國家研究院人力資源部主任提拉武・蓬商瑪立出席本次活動並致辭。泰中文化促進委員會副會長威七・雅樂上將、泰國前駐華大使偉文、曼穀中國文化中心主任藍素紅,泰國中國企業總商會常務副會長岑嶺等中泰嘉賓和各機構社團領導、中資企業代表以及泰國法政大學、蘭石大學、華僑崇聖大學的專家學者等近200人出席本次活動。

“一帶一路”是2013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的中國和相關國家合作發展的倡儀。“一帶一路”是對古代絲綢之路、海上絲綢之路的繼承和發展,這一倡儀將沿線地區聯系在一起,進一步實現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一帶一路”建設將進一步加強各國科技合作,加強不同國家、民族、宗教間的人文交流和相互理解,消除彼此的隔閡與誤解,增強尊重互信,共創人類文明繁榮局面創造有利條件。

近日,曼穀市政府擬取締路邊攤的消息在泰國民眾甚至外國遊客中引發巨大爭議。直至泰國旅遊與體育部長出面表示“路邊攤是曼穀的靈魂”“不可能被取締”,爭議才得以平息。

過去20年裏,東南亞大多數發展中國家的經濟高速增長,全球化和市場導向的經濟改革創造了財富奇跡,但這樣的發展成就並沒有惠及全民,還導致社會收入差距不斷擴大。泰國國家經濟和社會發展委員會辦公室發布的《2015年全國貧富差距報告》顯示,泰國的貧富差距倍數為22倍,其中10%的富人掌握了35%的財富,10%的人口仍生活在貧困線以下。

泰國中小學的開學季即將到來,而曼穀大學日前對近1200名中小學生家長開展的調查顯示,78.3%的受訪者出現了資金困難。不難想象,其中必然包括很多在路邊擺攤的民眾,這些臨時性工作沒有福利保障,更缺乏向更高社會階層上升的條件和渠道。

如果這些就業者無法享受教育、培訓和社會保障,不能從低端向中高端勞動力轉移並提高收入,便會被逐漸邊緣化,進而更容易受到經濟衰退的沖擊,影響社會穩定。除了泰國,柬埔寨、緬甸、印尼等其他東南亞國家也不同程度地受此困擾。

如何建立更為公平的分配體制,讓那些在路邊擺攤的底層民眾享受到醫療服務,讓他們的孩子通過教育改變人生?健全制度、推動發展、實現公平——對泰國社會是個不小的考驗。從其他一些國家的發展經驗來看,依靠政府推行更強有力的政策,增加低收入民眾的所得,提升生產力水平和轉變經濟結構,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值得欣慰的是,包括泰國在內的東南亞許多國家的中長期五年計劃都含有“包容性增長”以及改善收入分配的內容。泰國的經濟社會發展戰略倡導“適度經濟”和以人為中心的發展,強調平等、公平和彈性;柬埔寨希望通過工業發展計劃,推動農產品加工業發展,給農民創造就業機會,助其增加收入……

推進發展的同時促進社會公平,過程雖然不易,但種種努力將為更多民眾帶來希望。讓數以萬計辛苦謀生的路邊攤主看到未來,不應該只是夢想。

東南亞國家的人才正加速流失到發達國家。

亞洲開發銀行最新發布的報告預警稱,前往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成員國工作的東南亞大學畢業生在截至2011年的10年內激增66%,達到280萬人,其中超過半數來自菲律賓。具體而言,菲律賓、新加坡和越南約有近10%受過高等教育的國民僑居於經合組織成員國。這個比率在老撾和柬埔寨約為15%。此外,中東等區域也吸引了數十萬東南亞人才。人才的流失正影響著這些東南亞國家經濟和社會的發展。

為何會造成人才流失?商務部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所副所長白明在接受國際商報記者采訪時說,首先是東南亞高新技術產業發展空間有限。海外留學所學專業,如自然科學等研究型學科,這類學科人才往往選擇有實驗設備、科研環境更好的國家,如歐美;再如管理、金融等應用型學科,這類學科型人才往往選擇發展舞台更廣闊、能夠學以致用的大型國際企業。

白明進一步解釋稱,雖然東南亞國家也在推動高新技術產業發展,但由於國家整體發展水平還不高,因此對尖端人才的需求並不大,目前反而更迫切需要“接地氣”的技術類、應用類人才。因此,很多海外留學人員歸國的發展空間很有限。

其次,白明指出,回報差異和生活差異也是造成人才流失的一個主要原因。歐美等發達國家生活相對穩定,收入高。

再次,白明強調,東南亞、南亞國家自身也存在很多問題。比如法律制度不健全,缺乏對海外留學人員的保障措施。再比如,官僚主義和腐敗問題嚴重,人才歸國後得不到應有的重視甚至受到排擠等。

事實上,2016年,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出訪越南與當地學生交流時就指出,腐敗嚴重、環境汙染、教育水平差的國家更容易導致人才流失。《紐約時報》當時就在相關報道中稱,越南的腐敗非常嚴重,企業家們需要將每個項目費用的20%~50%用來行賄政府官員,這樣才能使事情順利辦成。而2014年,越南在包括美國在內的海外大學留學的人員高達12.5萬人。

值得注意的是,東南亞國家流失的不僅是上述高精尖人才。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助理研究員陳慶鴻在接受國際商報記者采訪時說,東南亞國家人力資源豐富,在過去幾十年的現代化過程中培養了大量的國際通用人才和專業人員,且人力成本相對較低。這部分人員同樣希望到國外務工以獲得更高的工資收益。“歐美等發達國家和中東富裕地區對人力資源的需求大,但本身人力資源又相對缺乏,且人力成本較高,很多非高端人才也在流入這些地區。”陳慶鴻說,在全球化和交通通信技術發達的今天,這種人才流動已經成為普遍現象。

亞洲開發銀行發布的一份報告指出,醫療、科學、工程、管理與教育領域的人力資本流失將會影響國家經濟與社會發展。“人才流失實際上是高端要素的流失。”白明坦言,對於一個國家來說,培養一個高端人才的成本很高,這就造成了國家的投入產出產生異位,“更重要的是,目前很多東南亞國家都在尋求轉型升級,相關產業都致力於向高技術、高附加值的方向發展。如果人才供應跟不上,這些想法將很難實現。”

不過也應看到,對於很多東南亞國家而言,海外勞工的外彙收入已經成為國家經濟的重要支柱。以菲律賓為例,作為國際流動性最高的打工族之一,2011年~2015年,菲律賓輸出的勞動力增加了27%。世界銀行估算,發展中國家2016年收到的彙款高達4290億美元,其中300億美元流向菲律賓,這占其國內生產總值(GDP)的一成。此外,越南海外僑民和勞工向國內的彙款對越南GDP的貢獻也達8%左右。

陳慶鴻指出,菲律賓在過去幾十年已經形成比較成熟的勞務輸出產業,其甚至成為菲律賓國家經濟發展的支柱之一。在國家發展前期,這種人才的流動在給東南亞國家創造了大量外彙的同時,也促進了勞務輸出國的經濟發展,以及文化、管理經驗和技術的交流,“只是長此以往不利於本國經濟的發展”。

近年來,菲律賓、越南、印尼等東南亞國家都積極發展本國制造業、服務業,並出台了人才吸引計劃。不過白明強調,從目前來看,東南亞國家仍無法為高端人才提供更有競爭力的發展環境、待遇和制度保障,吸引人才回流,還只是紙上談兵。

根據新華社、中新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發現中國・一帶一路之東南亞經濟合作關系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