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地理和曆史的原因,讓中國與南亞國家成為鄰居、朋友和經濟合作夥伴

地理和曆史的原因,讓中國與南亞國家成為鄰居、朋友和經濟合作夥伴

“‘一帶一路’有著獨一無二的遠見,中印兩國非合作不能實現各自的夢想。” “‘一帶一路’前途遠大,將惠及所有南亞國家。”在四川南充舉行的

“‘一帶一路’與南亞:信任與合作”研討會上,來自中國、印度、巴基斯坦、尼泊爾、斯裏蘭卡的40多名學者,就南亞在“一帶一路”中的地位和作用、南亞國家對“一帶一路”的認知和態度、中國與南亞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的合作等問題,展開了為期兩天的深入坦率交流。本次研討會由察哈爾學會與西華師范大學大學共同舉辦,與會專家一致認為,南亞是“一帶一路”建設最關鍵地區之一,“一帶一路”在南亞的推進將為各國發展提供機遇,在交流溝通中,各國不僅要了解彼此的曆史文化,更要加強政治決策、發展戰略的互通。

南亞國家與中國同處亞洲,在政治、經濟、文化諸多方面與中國同命運、共呼吸。南亞是“一帶一路”倡議重要的組成部分,“六大經濟走廊”和“五大連通”把中國與這兩個地區的利益與命運緊緊的聯系在一起。

中國與南亞通過“一帶一路”提供的平台,全面相互開放、開展深入合作,無論是貿易、投資、就業,還是文化、旅遊,都需要以創新作為主要驅動力,包括創新適用技術,創新合作模式和商業模式,創新投資方式和生產方式等。中國與南亞能否順利實現經濟協同與可持續發展,有賴於創新驅動的協同、聯動發展,依靠全要素生產率的提高,尤其是科技的創新、制造業的轉型升級和配套金融的發展。各國情況固然不同,但發展方向是一致的,不能采取各自為政、粗放式發展的舊發展模式,要靠創新驅動,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

中國和南亞聚集了不少重要的創新要素,包括科技人才、企業家、豐富的勞動力以及眾多企業和研發機構,雖然各國情況不同,資源優勢和發展潛力各異,但通過協同、聯動、互補發展,完全有條件通過創新驅動和區域協同成為“新常態”下世界經濟的新亮點。

因此,中國和南亞在進行全面相互開放、加強合作時要從國內、地區和國際多個視野,對全球化、全球夥伴關系和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做出長遠考慮。

截止目前,中國-南亞商務論壇已成功舉辦十二屆,是中國與南亞國家間唯一的國家級合作機制。在中國與南亞國家間政治互信不斷加強,經貿合作蓬勃發展的背景下,論壇為促進區域內各國工商界加強合作、尋求共贏提供了絕佳平台。

“一帶一路”建設釋放中國與南亞合作潛力,已在中國與南亞國家間的投資合作方面得到充分體現。先看中巴經濟走廊。該走廊始於中國新疆喀什,經巴基斯坦北部,抵達南部港口城市卡拉奇和瓜達爾港,全程3000多公裏,總投資460億美元。目前18個早期收獲項目正在順利建設中,已為當地民眾創造了13000多個就業機會。以中巴經濟走廊為引領,中巴兩國確立了以瓜達爾港、能源、基礎設施建設、產業園區合作為重點的“1+4”合作布局。這不僅能幫助巴基斯坦加快經濟發展,對促進東亞、南亞、中亞乃至整個亞非歐地區的聯通也具有重要意義。

再看孟中印緬經濟走廊。該走廊把中國和印度這兩個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連接在一起,涵蓋世界上最不發達的緬甸和孟加拉國。孟中印緬四國於2013年底舉行四方聯合工作組會議,探討建設前景、優先合作領域、合作機制等問題,標志著走廊建設從共識走向實踐。2014年,中印發表的聯合聲明提到要推進孟中印緬經濟走廊建設。目前,四國領導人均表態支持該走廊建設。四國積極合作共建,不僅能惠及四國和周邊,還將帶動南亞、東南亞和東亞三大板塊聯動發展。

最後看中國與其他南亞國家的投資合作。斯裏蘭卡是古代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節點國,以科倫坡港口城、漢班托塔港等大項目建設為龍頭,中國企業參與了在斯裏蘭卡的大批基礎設施建設項目,中斯經濟合作不斷深化。馬爾代夫與中國共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已取得早期收獲,中方援建的拉穆環礁連接公路和呼魯馬累住房項目二期即將交付使用,中馬第三輪自貿談判成功收官。尼泊爾主張加大與中國間的經濟合作,希望借力“一帶一路”促進尼泊爾發展。如今,連接中尼兩國的跨喜馬拉雅鐵路規劃正在加速推進。

尼泊爾特裏布文大學學者希蘭亞·拉爾·什雷斯塔說,在南亞八國之中,五國與中國在陸上接壤,孟加拉國、斯裏蘭卡和馬爾代夫都在海上絲綢之路上與中國相連。從古至今,中國與南亞國家貿易往來和文化交流不斷。地理和曆史的原因,讓中國與南亞國家成為鄰居、朋友和經濟合作夥伴。中國與南亞國家應為了人民的福祉共同合作。尼泊爾將成為“一帶一路”倡議中中國的重要夥伴。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劉宗義表示,21世紀將是亞洲的世紀。“一帶一路”是地緣經濟倡議,也是推動全球化的具體措施。南亞在“一帶一路”建設中處於地理上的中心地位,既是“一帶一路”的目的地,也是中轉站。南亞參與“一帶一路”建設,將讓我們看到一個繁榮發展的亞洲世紀。

斯裏蘭卡企業界人士、獨立學者莎妮莉·瓦達說,印度洋將非洲、中東、東亞和澳大利亞與歐洲和美洲連接起來,在大西洋和太平洋之間提供了一條最短、最經濟便捷的海上之路。它不屬於任何一個單獨國家,各國應以共同的目標聯系起來,尊重彼此的主權和領土完整,區域大國應合作實現發展目標。她認為,中國不幹涉別國內政的原則正是這方面的榜樣,“一帶一路”前途遠大,將惠及南亞國家。

尼泊爾Muldhar新聞網站主編羅桑·卡德加表示,“一帶一路”連接亞歐非,尼泊爾作為中印兩國共同的鄰居,可以成為連接兩國的橋梁,並必將從“一帶一路”建設中受益。

印度國家安全顧問委員會成員,新近成立的印度中國分析與戰略中心主席冉納德表示,中國和印度作為亞洲最大的兩個國家、緊密相連的鄰居,只有共同合作才能實現各自的夢想。他認為,“一帶一路”是獨一無二的遠見,中印雙方應著力應對交流中的誤解。

全國政協委員,中聯部原副部長、察哈爾學會國際咨詢委員艾平指出,互聯互通(Connectivity)、創新(Creativity)與合作(JointEfforts)是理解“一帶一路”的三個關鍵詞。他說,政策溝通的內涵在於發展戰略的互通。隨著中國、印度等國的崛起及在國際關系中地位的提升,中國與南亞國家需要在清晰認識自身國情的同時,創新經濟增長模式,加深合作,建立在共同利益基礎上、有助共同發展的互信。

艾平指出,中國的對外開放已經進入新的階段。正是在“一帶一路”的新一輪開放建設中,西部內陸城市迎來了新的發展機遇。他強調,中國與世界相互了解的過程,不僅包括曆史文化,也包括政治決策,他呼籲與會人士,在推進中國與南亞國家間相互了解的過程中,發揮自己的作用。

來自印度世界事務委員會的勒摩尼·古普塔表示,“一帶一路”倡議有潛力彌補南亞地區基礎設施建設的缺乏,有可能在區域內帶動印度與巴基斯坦經濟互動。印度國內雖有不同意見,但可以選擇性地參與。

中國學者在交流中闡明,“一帶一路”是應對中國國內地區發展不平衡的頂層設計,是開放雙贏、包容互惠的倡議,其本意在於經濟合作。四川大學南亞研究所教授,緬甸研究中心主任戴永紅指出,印度和中國都是崛起中的國家,應分擔更多國際責任,推動對外貿易投資發展。來自各國的學者還建議建立多邊三邊合作機制:如中印巴三邊戰略對話、中國與印度、尼泊爾共同建設中印尼經濟走廊。

與會專家認為,印度已經為促進互聯互通做了很多工作,比如印度是亞投行第二大股東、印度參與建設查赫巴爾港並可能與瓜達爾港連接等等。察哈爾學會副秘書長王沖提出,中印兩國可從小處開始,加深合作。西華師范大學印度研究中心主任龍興春建議,從具體項目著手,對中印合作項目進行實質性推動,促進中印之間人員的往來相通。中外專家一致強調了人與人、面對面溝通交流的重要性,希望中國與南亞各國通過對話加強理解,共同實現和平、穩定、繁榮的夢想。

根據今日頭條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地理和曆史的原因,讓中國與南亞國家成為鄰居、朋友和經濟合作夥伴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