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我們認為未來南美經濟還有大量潛在機會

我們認為未來南美經濟還有大量潛在機會

放眼新興市場,我們欣然看到其表現改善,且2016年新興市場的整體表現優於發達市場,這個趨勢有可能延續。拉美才剛開始行動。雖然今年巴西經濟有可能竭力也只增長不到1%,但較長期內有潛力飆升。今年墨西哥GDP增長預測為1.7%,阿根廷為2.7%。

拉美特別是南美多年來一直處於危機之中。但是外國資本持續流入該地區,包括直接投資和金融投資。這種情況前所未有。

在過去,金融流動的中斷是拉美和其他發展中國家危機的基本特征,上世紀八十年代拉美的債務危機使中斷狀態持續八年,1997年年中的亞洲金融危機導致金融流動中斷6年。但形勢似乎在發生變化。2008年雷曼兄弟破產後,資本流動只中斷了半年。

事件對金融流動的影響也變得更小。2013年,美國聯邦儲備局停止債券購買計劃,2014年年中商品價格崩潰。2015年底2016年初中國的發展擾亂了金融市場。最近特朗普當選,聯邦儲備局兩次提高利率。但是這些沖擊帶來的債券領域最長時間中斷也就六個月。2014年商品價格崩潰導致拉美價差風險增加,但也就1.5個百分點,是雷曼兄弟事件造成的沖擊的三分之一。更引人注目的是,盡管高利率也傳遞到了拉美,美聯儲的兩次加息沒有對風險邊際和金融流動造成明顯影響。特朗普當選使拉美風險邊際上升了不到一個百分點,而且年底前就已消失。

同時,拉美國家中除委內瑞拉外都能獲得外部私人融資。巴西去年在其政治危機高峰期也能進入資本市場。去年4月,阿根廷完成了拉美曆史上最大的債券發行。厄瓜多爾也數次發行債券。2017年,拉美債券發行量同比上升53%,且成本較低。即使是特朗普保護主義的靶子墨西哥,也沒有在對外融資方面受到不利影響。盡管特朗普當選曾使墨西哥比索貶值,但彙率很快恢複正常。

但這並不意味著對外融資的突然中斷和資本的突然回流不複存在。拉美最近成功避免金融中斷有兩個主要因素。第一是地區性的因素。從2003到2008年拉美債務率急劇下降,該階段商品發展也有助於積累巨額外彙儲備。外債占GDP的比例從30%降低到6%。第二是全球性的因素。金融危機以來發達國家的低利率導致這些地區失去了對投資者的吸引力,投資者轉向新興經濟體尋求更高回報。拉美在新的沖擊下能否繼續避免中斷情況的發生還取決於這些因素是否繼續存在。

特朗普政府的政策措施可能對墨西哥舉足輕重,但我們不能忽略美墨之間龐大的貿易額,這對雙方都很重要。美國和墨西哥是重要的貿易夥伴,二零一五年雙向貿易總額估計超過5800億美元。雙向貿易以機械和制成品為主。汽車行業(包括車輛和零部件)是墨西哥對美國的最大出口來源。美國汽車行業嚴重依賴墨西哥的零部件,因此,貿易不能簡單地完全停止。

墨西哥是拉丁美洲最大的汽車生產國,全球第七大汽車生產國,還與很多其他國家簽訂了自由貿易協議。 因此,事實上美國確實不是墨西哥的唯一市場。

另外,美國最大的出口市場是加拿大和墨西哥,而且二零一五年向墨西哥出口的農產品約為180億美元。這個數據相對於總出口而言小巫見大巫,但在政治上也十分重要。整體而言,我們認為大家對於美墨經濟關系會完全破裂的恐慌可能過分誇大。

也就是說,大部分新興市場國家必然要評估其對美國的貿易策略,以及整體的貿易關系。

在拉丁美洲很多國家中,另一個重要的發展是民粹主義的消亡。這實際上是大趨勢的一部分,當部分發達市場(包括美國和歐洲部分國家)似乎在向民粹主義靠攏的同時,一些新興市場正在脫離民粹主義。

新興市場方面,我們認為是互聯網和智能手機的出現加快了民粹主義的消亡。如今很多人都知道他們的最高層政府正在發生的事情,也能夠作出回應並讓全世界知道。巴西所謂的“lavo

jato”或“洗車行動”的反腐調查就是一個好例子。

我們最近拜訪了位於首都巴西利亞的巴西總統辦公室,明顯看到政府官員在盡快地著手體制改革,以改善經濟和保住他們的仕途。

在這些改革中,最重要的是多個政府組織的私有化,以及透明和系統化地公開出售資產,包括一些石油和基礎設施項目(包括機場)。

巴西一直處於水深火熱的經濟和政治危機中,更具改革理念的政府也應運而生。我們樂觀地認為這些改革能夠持續進行。雖然股市價格一直在上升,其中去年巴西聖保羅指數是全球表現最佳的市場之一,但我們依然認為未來還有大量潛在機會。

根據新華社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我們認為未來南美經濟還有大量潛在機會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