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歐盟希望盡可能複制倫敦金融業

歐盟希望盡可能複制倫敦金融業

歐洲金融市場聯合會(AFME)發布的一份最新調查顯示,為應對英國“脫歐”的決定,銀行業需將部分業務轉移至其他歐洲國家,這可能帶來高達150億歐元(約合170億美元)的額外成本,從而對銀行盈利造成“實質性沖擊”,而這些成本最終將轉移到歐洲消費者身上。

目前英國正在與歐盟進行談判,英國方面希望能在退出歐盟單一市場的情況下依然接觸到廣大的歐盟市場。但AFME的報告指出,如果英國與歐盟未能達成協議,英國金融服務被排除於歐盟之外,那么英國銀行業超過1萬億歐元的銀行資產可能面臨重新審計,以並入其歐洲分支機構裏,這些資產包括貸款、證券與衍生性產品等。為應對人員重組、辦公室擴張以及獲取監管機構同意等事項,以及為在歐洲新成立的實體募資,銀行業面臨高昂的額外成本。

今年3月,英國正式啟動“脫歐”程序,計劃於2019年的3月完成脫離。英國央行已要求各大銀行在7月14日以前遞交應對“脫歐”的方案。

眼下德國法蘭克福、愛爾蘭都柏林等多個歐洲主要城市都在爭取即將從倫敦搬離的金融機構。日本三井住友銀行、野村證券、大和證券已決定將歐洲總部遷往德國法蘭克福,摩根士丹利也決定將歐洲總部從倫敦遷往歐盟國家的城市。

歐盟委員會副主席瓦爾迪斯?東布羅夫斯基斯(ValdisDombrovskis)當天表示,英國若堅持實施“硬脫歐”方案、退出歐盟單一市場,英國則將失去其在歐盟的“金融護照”權利。

東布羅夫斯基斯同時也是歐盟委員會歐元和社會對話事務專員,曾是拉脫維亞總理。他接受采訪時說:“這件事很清楚。歐盟護照與歐盟單一市場掛鉤。所以,如果英國有意離開單一市場,那么英國的金融機構將不能使用歐盟護照。”

報道指出,所謂的“金融護照權利”指的是“歐洲經濟區”成員國的金融服務企業有權在該區域的任何一個國家開展規定范圍內的經營活動。歐洲經濟區由歐盟成員國和挪威、冰島及列支敦士登三個非歐盟國家組成。鑒於英國經濟對金融服務業的嚴重依賴,一旦退出歐盟,英國能否保住這些權利一直被視為脫歐談判的關鍵話題。

根據英國國會下議院公布的官方數據,2016年金融和保險服務行業為英國經濟貢獻了1242億英鎊的總增加值(GVA),占全行業總增加值的7.2%。51%的總增加值在倫敦產生。該經濟部門還為英國提供了100多萬個工作崗位。

東布羅夫斯基斯的說法與前盧森堡財政部長呂克?弗裏登(LucFrieden)近期的評論相呼應。弗裏登最近聲稱,盡管英國將繼續作為重要的金融服務中心,脫歐後英國的金融服務業將無法再像現在一樣在歐盟市場不受限制地開展業務,該行業的格局將發生改變。

弗裏登6月16日在盧森堡告訴CNBC記者:“英國選擇了離開歐盟,而不是留在歐盟。所以我認為英國必須認清一個現實,即脫歐後它將無法再從當前的歐盟護照中獲益。”

據路透看到的一份歐盟文件草案,英國脫歐使歐盟迫切地想辦法打造一個替代倫敦的金融市場。

“必須調整資本市場聯盟(CMU)改革計劃才能迎接挑戰,為歐盟27國打造更加自主的資本市場,”歐盟執委會在文件中寫道。

梅曾表示希望與歐盟達成包括金融服務在內的自由貿易協議,但這份文件表明歐盟希望盡可能複制倫敦金融業。

該文件草案將在6月7日交由歐盟執委會討論後才有可能公布。草案稱,英國脫歐使其必需確保續留歐盟的企業擁有渠道進入雄厚的資本市場。

“倫敦城以往聚集了大量流動性,並為歐盟其它地區提供風險管理服務。英國離開歐盟單一市場,增強了進一步發展和整合歐盟資本市場的必要性和迫切性。”

“深入地重建”金融系統是必要的,這“意味著我們要想辦法完善歐盟監管和金融政策框架的可持續性”,並擴大“資本市場的地理覆蓋范圍”。

另外,歐盟執委會已經宣布將於下月公布一項法律草案,收緊對以歐元計價證券清算的控制。

草案提出了一系列建議以提升歐盟的資本市場,特別是倫敦一直占據主導地位的領域,如機構投資、養老金和股票上市。

文件還稱,明年第二季可能會出台“歐盟小型上市企業法案”(EU Small Listed CompaniesAct),以增強歐盟在公司上市方面的吸引力。

根據文件,歐盟執委會將在今年第四季提出一項法律草案,放寬對投資公司的資本金要求,並評估向金融科技企業發放許可證和給予在歐盟內運營的“通行證”事宜。

文件草案是在對資本市場聯盟進行“中期”評估後擬定的,在公布之前可能會有修訂。

就快速變動的歐盟經濟、金融和政治局勢以及其對人民幣國際化的影響,德國央行執委安德烈斯路東布雷(Andreas Dombret)接受了《財經》記者專訪。

《財經》:英國首相特雷莎路梅似乎已經決心推動“硬脫歐”,“硬脫歐”對歐盟的意義是什么,特別在歐盟內部和全球其他市場的貿易關系上?

東布雷:硬退出,即英國退出共同市場,在經濟上肯定會因相互磨擦造成損失。至於影響到底會有多大,這將取決於歐盟和英國政府之間談判的結果。

是否可以在未來兩年內簽訂自由貿易協定,還有待觀察。相比英國,歐盟是一個較大的市場,所以我覺得,限制商品、資本和勞動力自由流動帶給歐盟的影響比英國小一些。但有一點也是很清楚的:英國脫歐也不會對德國毫無影響,因為英國是德國的第三大出口目的地國家。此外,德國不僅與英國有著密切的經濟關系,而且還有著緊密的人文關系。

《財經》:隨著脫歐,倫敦金融之都的地位無疑將受到動搖,在沒有了英國的歐盟,人民幣國際化的前景是否會受到影響?這是否將加強法蘭克服的領導地位?

東布雷:在法蘭克福,銀行和商業夥伴可以確信,它們始終可以在歐盟內部市場的管理框架內運作。但是,在英國政府和歐盟之間的正式談判完成之前,關於英國脫歐將對人民幣國際化和法蘭克福人民幣交易中心產生何種影響的種種預測都純屬猜測。

《財經》:法國總統馬克龍的當選,似乎為德國和法國推動歐盟改革帶來希望。您認為在英國脫歐下,哪些是歐盟改革的迫切議題?

東布雷:首先,馬克龍總統已宣布,他希望通過改革推動法國經濟增長。這是正確之道,因為最終我們大家都可獲益於一個經濟強大的法國。在歐盟層面上我們也應該考慮,可以做些什么,以持續加快增長速度。我想到的是,例如,為數字產品建立一個共同市場。我們還必須繼續努力,進一步統一歐盟金融市場的規則,關鍵是建立資本市場聯盟。我特別期望自有資本市場的進一步融合可以使貨幣聯盟的成員國從經濟衰退中快一點複蘇

——尤其是當個別國家受到的打擊特別嚴重時。因為在資本市場聯盟裏面,企業的虧損和盈利由多家分擔。這樣的舉措應得到推進,英國人的脫歐決定在這方面也沒有改變什么。

《財經》:今年以來意大利銀行的壞帳讓不少人擔心下一個金融風暴正在形成中,你認為危機的規模會有多大?

東布雷:的確,意大利銀行業對歐盟非常重要並且還沒有完全恢複元氣。盡管意大利政府的種種改革努力,不良貸款的沖銷速度依然緩慢。在意大利政府的努力之外,歐洲監管部門也已經采取了一些解決不良貸款問題的措施。

整個銀行業不良貸款的比例依然高企。但作為系統性危機特征的完全失控,據我估計迄今並未顯現。意大利銀行業的今後發展還取決於能為那些陷入困境的大型銀行找到什么樣的解決方案。

《財經》:在全球景氣慢慢複蘇的同時,德國第一季出口已表現相對強勁,這再度使德國成為美國和其他歐洲國家批評的箭靶,美國特朗普總統在4月就批評德國。您認為德國政府在這些指責下,如何為自己辯護?

東布雷:問題是,為什么德國政府應該為此道歉。德國企業將許多產品銷往國外。但反過來,德國人在國外也購買很多。這並不是政府說了算的,而是由德國和世界各地的消費者和生產者決定的。

德國沒有屬於自己、可以人為壓低其對外價值的貨幣。政府也不提供出口補貼。因此德國政府在對外貿易上沒有任何直接影響力。當然良好的框架條件,如:高度的法律保障、訓練有素的員工、良好的基礎設施間接地助推著德國企業在世界市場取得成功。我不知道有誰真的要求我們放棄這些。更何況德國的出口產品中也包含著高比例的進口中間產品,即其他國家也是從中受益的。

根據新華社、中新網、FX168財經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歐盟希望盡可能複制倫敦金融業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