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中國對巴西的投資勢頭正勁

中國對巴西的投資勢頭正勁

2014年,一部名為《中國制造》的電影在巴西各大影院上映。在這部由巴西人拍攝的電影中,“中國制造”似乎只是漂洋過海而來的各式玩具、服裝、百貨和聖誕飾品等。但近兩年來,巴西人對“中國制造”的傳統印象已經發生改變。

作為這部電影的投資人,談起拍攝初衷,雷吉娜表示,隨著越來越多的中國商品湧入巴西,自己以及身邊人的生活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她想用電影去記錄和表達這種變化。

晶晶的扮演者、中國女孩王伊立向筆者表達了這樣的感受:雖然中國人生意做得不錯,但由於相對含蓄內斂,剛到國外時常常同當地人保持距離,默默地做自己的事情。隨著時間的推移,巴西人的熱情豪放感染了中國商人,將中國商人性格中外向的一面不斷激發出來。

《中國制造》電影票房好,巴西新聞媒體的宣傳造勢也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我的手機殼是中國制造的”,“我的眼鏡也是”,“還有我,我手機裏的電池也是中國制造的”,一個十幾歲的巴西男孩高高舉手,興奮地說道。這是巴西著名環球電視台周末大型王牌綜藝節目《熱起來》的錄制現場。當節目主持人雷吉娜問觀眾,身邊都有哪些中國制造的產品時,大家爭先恐後地回應著。而筆者有幸作為節目的嘉賓之一,見證了巴西民眾對中國產品的喜愛。

雷吉娜笑稱:“中國制造果然無處不在,它改變了我們的生活。”《熱起來》節目這一期完全以中國為主題,展示了中國制造的產品,也向巴西民眾介紹了中國文化。

影片中,在中國商店打工的晶晶母女扮演者以及中國商店店主的扮演者,在節目現場教授巴西觀眾們如何用漢語說“下午好”,大家齊聲學起來。事實上,晶晶母女的扮演者就是現實生活中的母女,王伊立的媽媽劉曉娟在巴西開辦了巴中國際交流中心,其中就有教授外國人學漢語的課程。電影錄制間隙,這對母女還擔任了老師的角色,教授現場的工作人員學習漢語。

巴西的廚師和食客可能沒有注意到,在巴西非常受歡迎的大蒜很多是“中國制造”。去年,巴西對中國大蒜的進口增長了67%,目前市場中的大蒜有三分之一是來自中國。

從2000年開始,巴西就開始大量進口中國的大蒜。僅在去年,巴西就從中國的山東省進口了近10萬噸大蒜。

隨著巴西大量進口中國大蒜,大蒜在兩國外貿中的地位也在增加。據巴西工業與對外貿易部的數據顯示,2015年巴西是中國大蒜的第33大進口商,去年則升至第11位。如今,巴西進口大蒜的金額已經超過了對中國空調、燈及電腦控制板的進口金額。

之所以去年巴西對中國大蒜進口增長了近70%,還得益於去年巴西最高法院宣布的針對小微企業的法令,這樣一來巴西的進口商不需要支付針對中國大蒜設立的反傾銷稅,中國大蒜的價格則便宜了很多。

隨著該項法令的實施,預計巴西對中國大蒜的進口會繼續增加。“在實施法令後,中國大蒜每箱的價格為50黑奧,而巴西當地生產的打算成本則至少要80黑奧。”巴西大蒜生產商協會主席拉斐爾·科西諾(Rafael

Corsino)說。

但他承認,這種措施有利於巴西的進口商,但對巴西的生產商來說卻是一種災難。“如果不通過反傾銷的手段,巴西大蒜根本就沒辦法同中國大蒜競爭。”科西諾說。目前,巴西的生產商也在積極行動,希望通過對大蒜個頭的分類來對中國產品加稅。

2016年裏約奧運會期間,來自中國的地鐵、空調、攝像頭、LED屏幕等高端產品一股腦地湧入了巴西民眾的視野。他們驚奇地發現,中國作為巴西持續多年的最大貿易夥伴,其制造的產品,無論低端或高端,已經飛入巴西的尋常百姓家,滲透到衣食住行等各個方面。巴西民眾正感受著“中國制造”內容的變化。

在巴西中國問題研究中心主任羅尼·林斯看來,這種變化遵循了傳統制造業強國的發展之路,即從只生產低附加值的產品類型,到經過一段時間後生產自主設計的高質量產品。林斯指出,在基礎設施建設和火車設計制造等領域,中國的產品和服務已有較高水准。“中國制造的產品已經是一些領域的頂尖產品,正在獲得越來越多消費者的信任,不僅僅是在巴西,還包括其他國家。”他說。

巴西是拉美最大的國家,人口超過兩億,這個潛力巨大的市場不僅僅吸引來了“中國制造”的產品,也讓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選擇在這裏紮根。奇瑞汽車、三一重工、浙江大華、格力空調等多個行業的中國企業都在巴西當地建立了工廠,“中國制造”變成了貼著中國品牌的“巴西制造”。

裏卡多·弗萊塔斯是TCL

SEMP合資公司總裁。在巴西家電市場,SEMP是一家曆史悠久的企業,早在1951年就生產了巴西的第一台電視機。但是,在去年公司重組的時候,SEMP幾經比較,最終確定了攜手TCL的策略。“TCL”這三個字母,也因此越來越經常地出現在巴西消費者眼前。弗萊塔斯表示:“TCL是一家國際知名的企業,不僅在技術上具有領先優勢,而且在行政管理上有先進理念。與此同時,SEMP十分熟悉巴西市場。我們兩家企業共同成立的合資公司,可以發揮雙方所長,實現巴西家電行業的革新。”

就像TCL選擇本土夥伴開拓巴西市場一樣,在巴西這個獨具特色的市場,做好本土化運營是很多企業的選擇。美圖是一家新興的中國互聯網企業,早在2014年底就已經進入巴西,但受制於語言和文化上的障礙,其在2016年組建當地團隊後才開始正式運營。現在,美圖巴西團隊由清一色的當地人組成。美圖國際業務董事總經理傅侃說:“他們(巴西人)對當地文化有比較透徹的了解,有助於產品的本地化,使產品更適應當地用戶的需求。我們認為這是最重要的。”

在林斯看來,適應用戶的需求不僅僅是企業的追求,也應該是國家制定政策時的考量,從這個層面上說,中國提出“中國制造2025”很有必要。“全球消費者對產品的質量、價格和送貨時間都越來越挑剔,這些方面表現不好的產品很難有市場。不管是中國、巴西還是其他國家,必須自我調整來適應這個趨勢。”他說。

從“中國制造”到中國品牌,巴西感受到的不僅是產品的升級,更是中國企業走出去的魄力和對巴西市場的信心。盡管受內外部因素影響,巴西面臨政治經濟等多方面的挑戰,但中國對巴西的投資勢頭正勁,在產品之外還為一些巴西本土企業注入了“中國基因”。

據中國駐裏約熱內盧商務參贊白春暉介紹,目前中國在巴投資設立的中資企業已經超過200家,直接投資累計超過300億美元,涉及石油、電力、礦業、制造業、農業、金融、貿易等眾多領域,“中國對巴西投資呈現數量多、領域寬、金額大的特點。就投資增量而言,中國已成為巴西最重要的外資來源國。”

白春暉說,在今年前兩個月,中國國家電網公司完成對巴西CPFL公司54.64%股權收購,成功進入巴西配電市場;隨後,中國中交集團又成功收購巴西最大的工程設計企業Concremat公司80%股份,這是中國企業首次控股巴西本土設計咨詢企業。“這些事例充分顯示中國將繼續擴大對巴投資,投資領域將進一步拓寬,投資合作水平也將進一步提升。”

他表示。

從琳琅滿目的小商品,到精密複雜的渡輪和地鐵列車,再到帶有“中國基因”的資本,包括巴西在內的全世界消費者感受著中國發展的脈搏,也分享著中國發展帶來的好處,“中國制造2025”只是其中的一個亮點。“中國的領導人總是眼光長遠,知道巴西投資機會很多而且資源豐富。在我看來,中國是具有戰略眼光的好朋友。”林斯這樣評價。

中國與巴西雖然相距遙遠,但兩國日益密切的經貿合作與往來讓更多的中國產品走近巴西尋常百姓,他們的親身體驗和感受也讓我們得以窺探到走向世界的“中國制造”由初級加工逐步向自主創新轉變的發展曆程。

巴西網友愛德華多·費雷拉表示,中國品牌的產品在巴西日漸受到青睞,越來越受到市場認可,以前名氣較小的中國品牌也開始吸引更多巴西人,特別是那些青睞質優價廉產品的消費者的興趣。伴隨中國工業的現代化,更多有科技含量的“中國制造”產品進入巴西市場,一些中國知名品牌的汽車、電子產品在巴西越來越受歡迎。以廉價服裝和小商品而聞名的“中國制造”一去不複返。“如今,‘中國制造’的產品遍布巴西大街小巷,而我個人正在使用就是中國的聯想筆記本電腦和德生收音機,實用且質量非常好,”費雷拉在留言中寫道。

巴西姑娘卡米拉·奧利韋拉受益於阿裏巴巴的全球速賣通,在家中的電腦前就可以把握世界最新的流行時尚。她說,中國電商阿裏巴巴已經服務於全世界的消費者,特別是像她這樣喜歡時尚的人,它大獲成功。”

此外,她認為,中國長期以來在科研領域不斷增加投資使得中國品牌在海外贏得更多良好形象。如果說,從前提到中國產品人們會想到山寨產品,那么現在人們的反應是高科技產品,像華為、百度等科技類知名企業在巴西等拉美國家乃至西方國家都贏得廣闊的市場空間。

生活在巴西南部聖卡塔裏娜州的阿伊頓·科雷亞說,“中國制造”的品牌在世界范圍內得到肯定。他最關注的中國品牌奇瑞汽車已經在旁邊的聖保羅州建立工廠。在他居住的城市圖巴朗,有很多巴西工廠使用的設備正是來自中國。而他本人也在使用諸多中國的產品。他和身邊的朋友都認為“中國制造”品種多樣,質量可靠。

廣播愛好者內爾西·比達特說,很多巴西無線電愛好者都在使用中國生產的無線電設備。他說,今日的巴西消費市場隨處可見“中國制造”,其中知名的中國品牌有格力空調、華為智能手機、英利太陽能、奇瑞汽車等。作為廣播愛好者,他的無線電設備來自中國,他使用過的中興手機信號強、質量好。

近年來,“中國制造”的腳步走遍全球,同時也面臨著與國內完全不同的市場環境。“與中國經濟可以連續幾十年保持增長不同,巴西是一個經濟、彙率和市場容量都經常波動的國家,市場環境非常複雜,每一個因素的波動都會對當地企業的銷售、利潤造成很大的影響。”張海闊告訴記者,比如去年,巴西GDP就下滑了3.6%,家電產品消費萎縮30%以上,因為巴幣貶值當地空調企業的成本一下子增加了近50%,甚至出現了個別空調公司因擴張太快負債增多而申請破產保護的情況。

“這些不穩定的因素,都對企業在當地的經營和發展提出了非常高的挑戰,格力需要根據這些變化不斷地調整銷售策略和經營,保證一個相對穩健的發展,而不是一個短期的結果。”張海闊表示。

相關報道

中國品牌奧運“簡史”

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是新中國成立後首次參加的奧運會。而第一個走向國際體育賽場的中國品牌,是我國運動員所穿的“梅花”運動服。據悉,“梅花”由天津針織運動衣廠制造,從上世紀60年代誕生後就被定為國家隊標准服裝,被譽為運動員的“國服”。從上世紀60年代至90年代初,“梅花”為我國運動服裝市場份額占有量最大的品牌。另外,1984年奧運會是首次允許贊助商參與的奧運會,也是現代奧運營銷的起點。

1988年漢城(首爾)奧運會至2004年雅典奧運會: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後,官方贊助商制度得到確立,其他公司也以“供應商”的形式“滲透”到奧運會每個角落,不過在此期間,中國品牌幾乎沒有出現在奧運賽場上。但慶幸的是,又有一個中國運動服品牌出現在奧運會舞台——2004年雅典奧運會期間,法國體操隊、捷克體操隊和西班牙籃球隊選手,身上都穿著“李寧”牌運動服。有趣的是,雅典奧運會是1984年以來商業贊助最少的奧運會。

2008年北京奧運會:由於具備“主場”之利,北京奧運會“毫無懸念”地成為了中國品牌在奧運賽場中“揚威”最多的一屆。其中奧運會官方50多個各級贊助商中,中國企業就有30多個,在最高級的全球合作夥伴中聯想就占據一席。另外像中國銀行、中國移動、金龍魚、立白及伊利等國內品牌也位列其中。這些品牌除了在奧運賽場上有展示外,還以供應商的形式為運動員進行服務。

2012年倫敦奧運會:在北京奧運會的“高潮”後,中國品牌在倫敦奧運會又出現“退潮”,不過在此屆奧運會中,中國台灣企業宏碁接過聯想的“大旗”成為奧運會全球合作夥伴,而數字圖像服務則由水晶石公司提供,據悉這也是水晶石公司連續兩屆奧運會擔任供應商的角色。另外在我國運動員服裝上,安踏公司斥資12億元人民幣用於中國國家隊的領獎服“冠軍龍服”上,而“李寧”則繼續向部分運動員提供運動服贊助。

根據國際在線專稿、信息時報、中新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中國對巴西的投資勢頭正勁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