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拉美國家對中國寄予希望

拉美國家對中國寄予希望

曾幾何時,被國際媒體視為左翼政治家當政的拉美國家多達8個(委內瑞拉、阿根廷、玻利維亞、巴西、智利、厄瓜多爾、尼加拉瓜和烏拉圭)。但最近幾年,拉美左翼遭遇嚴重挫折。

在2015年舉行的阿根廷總統選舉第二輪投票中,右翼候選人馬克裏勝出。同年,委內瑞拉執政的統一社會主義黨,在全國代表大會(議會)選舉中被右翼政黨聯盟擊敗。2016年,玻利維亞超過50%的選民通過全民公決,否決了國會通過的憲法修正案,左翼總統莫拉萊斯希望執政到2025年的意圖成為泡影。巴西前總統羅塞夫則在同一年被彈劾。那么,拉美左翼為何風光不再?其中最主要的無非是經濟因素和政治因素。

眾所周知,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選民的基本要求就是確保穩定的就業和收入。但在許多左翼當政的拉美國家,選民的這一要求沒能得到很好滿足。這些國家搞不好經濟有以下兩個原因:一是國際市場上大宗商品的價格疲軟,這對嚴重依賴大宗商品出口的拉美左翼國家來說顯然是極為不利的。二是經濟政策出現偏差,打擊了私人投資,損害了經濟活力。

誠然,自上世紀90年代出現的所謂“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以來,拉美的政黨政治不斷完善。但是,執政黨與反對黨之間矛盾時常惡化,有時甚至到了難以調和的地步。

長期以來,拉美國家在發展道路上一直在進行不間斷的探索和“試錯”。在這一過程中,出現這樣那樣的偏差和失誤是難以避免的。而事實上,並非每一個左翼政府都是失敗的。如在左翼政治家科雷亞當政的厄瓜多爾,政府在經濟和社會發展領域取得的成就是公認的。甚至美國的一些媒體也承認科雷亞創造了“奇跡”。

穩定的政局是國家經濟發展的必要前提和保證。作為拉美地區最大的經濟體,巴西就有前車之鑒。2016年巴西政局動蕩,前總統羅塞夫因政府財政存在違法行為被彈劾罷免,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巴西國家石油公司被曝的腐敗醜聞。巴西2016年官方的經濟增長數據雖然還沒有正式公布,但是多家市場分析機構預測,巴西經濟將繼續衰退。

腐敗給拉美國家在經濟領域帶來的沖擊,首當其沖是公共財政支出的浪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布的一份報告指出,腐敗所造成的經濟損失是巨大的。腐敗會降低公共支出的數量和質量,反腐敗對經濟增長和宏觀經濟穩定至關重要。

奧德布雷希特公司通過巨額賄賂獲得基礎設施建設合同的手段,看似給公司帶來了可觀經濟效益,但是在經濟全球化的大環境下,企業的海外腐敗行為會同時危害本國和投資國雙方的利益。奧德布雷希特公司的現狀正體現了“雙輸”的局面。

對於已經曆連續兩年經濟衰退,今年有望恢複增長、觸底反彈的拉美經濟來說,如何治理好腐敗這一“頑疾”,仍將是一場考驗。

拉美左翼一路走來,留下了不少值得反思的教訓。然而,拉美左翼風光不再並不意味著“曆史的終結”。過去幾十年拉美政治的發展軌跡表明,拉美政治風向標忽左忽右地搖擺是一種常見現象。

拉美政治風向標的變化會對中國與拉美國家的關系產生何種影響,是值得討論的問題。一些美國學者認為,當初拉美左翼的東山再起,為中國與拉美國家發展關系創造了條件。這一結論是欠妥的。可以說,中國與拉美國家關系的快速發展,與拉美左翼的東山再起僅僅是時間上吻合,兩者之間並無必然聯系。

拉美的一些左翼政府很願意與中國發展關系。但是,它們常常高舉經濟民族主義大旗,對外資采取較為嚴格的政策,有時甚至實施國有化政策。這無疑不利於中國在拉美擴大經濟存在。但這並不意味著拉美的右翼政府會采取對中國更為親密、遷就或友好的政策。至少我們難以找到足夠的證據來證明這一點。

近幾年,許多拉美國家比以往更主動接近中國。巴西、秘魯領導人首次出訪就來到了中國,馬克裏、巴切萊特也很快將出現在北京“一帶一路”高峰論壇。

拉美國家急於接近中國,原因在於兩方面。一方面,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拉美經濟的固有缺點被無限放大,時至今日仍泥潭深陷,處於債務危機以來最漫長的低穀期。2016年,拉美GDP下降了1.1%,連續第2年出現衰退,降幅較上年擴大0.8個百分點。同期,拉美人均GDP占世界平均水平的比值由2011年的96.6%下降至80%左右。這意味著,過去幾年拉美人民生活水平較之世界其他地區出現了實質性下降。

另一方面,美國作為拉美近鄰和最重要的經濟夥伴,最近不僅無暇顧及他們的需求,而且因為特朗普執政後堅持“美國優先”,無形中更令拉美國家感受更大的壓力和不確定性。國際貿易政策從自由轉向公平,環境能源政策從嚴格轉向寬松,移民就業政策從寬容轉向嚴苛,特朗普推出的政策調整和體制改革,短期內都會不同程度地惡化拉美國家外部經濟環境,加大拉美經濟複蘇的難度。

當然,拉美國家主動接近中國,更因為他們希望中國可以替代美國,幫助其走出當前困境。今年3月,“太平洋聯盟”輪值主席國智利邀請中國參加亞太區域經濟一體化高級別對話會,雖然未明確指出但拉中國加入以避免TPP因美國退出而胎死腹中的意味非常明顯。

拉美國家願意對中國寄予希望,因為他們曾從中國經濟發展中受益。2014年超級商品周期結束之前,中國對於能源、礦產和農產品需求的迅猛增長,導致國際大宗商品價格持續高位運行,拉動拉美經濟長達十數年的繁榮,拉美貧困狀況得以大大緩解。

與此同時,中國政府也高度重視與拉美合作,去年繼2008年之後發布了第二份《中國對拉美和加勒比政策文件》,為雙邊經貿合作指明了方向。政治層面的協調合作為經貿合作帶來前所未有的機遇。目前,中國已成為拉美第二大貿易夥伴,是拉美重要的外部資金來源。但是,如果僅僅依靠類似紅酒的貿易,阿根廷乃至整個拉美有可能會失望,實現不了與中國合作的一些初衷想法。

綜上所述,中國與拉美國家的關系能否百尺竿頭更進一步,與拉美政治風向標的“東搖西晃”並無必然聯系。關鍵得看,這一南南合作關系能否建立在義利兼顧、互利共贏的基礎之上。

根據新華社、中新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拉美國家對中國寄予希望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