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英國和歐盟會達成一個“過渡性協議”

英國和歐盟會達成一個“過渡性協議”

盡管歐洲已經進入夏季假期,人們紛紛外出度假,但布魯塞爾的歐委會所在地貝拉蒙大廈近日卻成為各方關注的焦點——英國“脫歐”第二輪談判於本月17日開始在此間舉行。在為期4天的談判中,就英國應支付歐盟的脫歐費,歐盟成員國和英國公民在對方居住地生活和工作應享有的公民權利,英國和歐盟成員北愛爾蘭共和國邊境劃分等議題,歐盟和英國將具體磋商。本輪談判昭示著英國脫歐談判進入了啃“硬骨頭”的實質性階段。

據外媒報道,歐洲議會議長安東尼奧 塔亞尼表示,歐盟不會給倫敦方面推遲關於進行英國退出歐盟談判的機會。

塔亞尼表示,“我們無法留出更多的時間用於談判。我們打算在2019年歐洲選舉前完成。”他在西班牙《先鋒報》記者采訪中回答了這一問題。

他表示,如果倫敦不向居住在英國的三百萬歐盟人提供英國本國公民所擁有的權力,歐洲議會將對這一協議提出反對。塔亞尼認為,必須將在2017年底之前完成這一協議作為最主要的任務。

在英國退出歐盟後,歐盟居民在英國的居住條件將是談判的最主要內容,雙方計劃於7月17日在布魯塞爾進行。總體而言,安東尼奧塔亞尼對目前退出歐盟的談判表示樂觀。

根據裏斯本條約第50條規定,英國應在宣布退出歐盟的兩年後,即2019年3月29日正式退出歐盟。

BBC駐歐洲記者凱文·康諾利分析,戴維斯敦促談判趕快進入實質性階段的態度會讓歐盟一方不以為然,因為歐盟內部普遍認為英國在“脫歐”公投後的數個月內猶豫不決,拖慢了談判步伐。

戴維斯稱其首要考慮是確保“脫歐”後雙方公民的權利。7月初英國首相特雷莎·梅政府就此議題作出表態:在某個截止日期之前,在英住滿5年的歐盟國家公民將獲得“定居身份”,可繼續留英並享受與英國公民等同的醫療保健等福利待遇。歐洲理事會主席唐納德·圖斯克明確表示該方案“低於預期”。

歐盟委員會負責英國脫歐談判的首席談判員米歇爾·巴尼耶說,歐盟和英國對在英歐盟國家公民權利問題上仍有“重大分歧”。在英企業最關心歐盟與英國貿易協定問題,但巴尼耶表示,歐盟公民權利、“分手費”和邊境問題沒談出結果之前,貿易協定無從談起。

此輪談判將持續至20日。下一輪談判預計8月進行。歐洲進入暑期,各大議事機構將陸續進入休會狀態,脫歐談判也面臨時間緊迫的考驗。

針對歐盟可能向英國索要高達數百億甚至上千億歐元“分手費”的說法,英國外交大臣鮑裏斯·約翰遜說,歐盟可以“吹口哨去”(意為“失望而去”)。巴尼耶則提醒英國人:“我可沒聽見什么口哨聲,我只聽到時鍾在滴答滴答響。”

英國工業聯合會(CBI)最近發布的一份調查顯示,42%的英國企業認為“脫歐”有損於企業的投資計劃,CBI因此呼籲英政府盡快與歐盟達成新的貿易協定。

英國財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16日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采訪時說:“很清楚,企業們對於(在英國)投資正躊躇不前,這情有可原。他們想等待英國與歐盟關系前景更清晰化之後(再做決定)。”

哈蒙德表示,政府內部目前已逐漸達成共識:英國需要一個“脫歐”後的“過渡期安排”,以避免各種關系突然中斷帶來秩序紊亂,“這對英國和歐盟來說都是正確和合理的選擇”,這個過渡期可能需要“幾年”。

英國國際貿易大臣利亞姆·福克斯告訴BBC,他希望在過渡期內,英國能有權利與他國談成新的貿易協定,“我希望那是我們(在脫歐談判中)擺出的條件之一”。作為歐盟關稅同盟的一員,英國無法自主締結貿易協定。

CBI首席經濟師雷恩·紐頓-史密斯敦促政府盡快就過渡期安排條款達成一致,“CBI建議在最終協定生效之前,英國先留在單一市場和關稅同盟內,這是確保企業避免面臨‘斷崖效應’帶來的損害、貿易流動能夠不受打斷的最簡單方法。”

然而,特雷莎·梅曾表示,不離開單一市場和關稅同盟,會阻礙英國獨立締結新的貿易協定,這等於沒有脫離歐盟。在野黨工黨的立場則完全相反。

雖然“脫歐”是英國人自己公投出來的決定,為了“自由”而付出的代價只能英國人自己背,然而英國官員卻已感受到了外界對它的“惡意”,這份“惡意”首先來自英國在歐洲的“傳統勁敵”——法國。

倫敦市駐歐盟特使傑裏米·布朗近期寫給英國財政部、下議院和金融機構的一份備忘錄被泄露,其中警告說,法國樂見英國“硬脫歐”,如果倫敦因此失掉世界金融中心的地位,則正中法國下懷。

英國《每日郵報》16日刊登了這份備忘錄,布朗在其中寫道,他與法國央行會談後,發現對方樂於見到倫敦的金融地位受“脫歐”拖累。“法國把英國和倫敦市看成競爭對手,而非合作夥伴。”

“每個國家都對英國脫歐帶來的機會躍躍欲試,這並非不合理,但法國人更過分,把拒絕與英國建立合作關系當成一件有利可圖的事,而且似乎很高興看到倫敦因此遭到毀滅性打擊,即使巴黎並不會從中受益。”

英國“脫歐”後,不少歐洲金融服務機構預計將把總部從倫敦撤出,轉至歐洲其他國家。法國馬克龍政府不久前承諾,將對銀行等金融機構采取減稅、簡化行政手續等措施,以此吸引金融機構進駐法國。法國總理愛德華·菲利普則放言:他想讓巴黎成為“英國脫歐後歐洲的頭號金融中心”。

布朗說,他在最近幾個月內會見了26個歐盟成員國代表,盧森堡的態度與法國截然不同,後者“非常熱切地公開表示希望倫敦保留歐洲金融服務樞紐的地位”。不過,盧森堡方面也暗示布朗,英國不要指望歐盟會同意英國在過渡期內仍享有歐洲單一市場的所有特權。

英國央行要求在英國運營的銀行和保險機構在7月14日之前提交“脫歐應急計劃”,有數家銀行表示,如果“脫歐”導致在英企業無法享受歐洲單一市場成員特權,則可能被迫從英國或歐洲撤出業務。

英國廣播公司政治事務主編昆斯伯格評論說,從“脫歐”第一輪談判結果看,英國“顯然輸了”,英國官員們曾相信他們有能力說服歐盟,但事實上他們失敗了。

有評論指出,自從特雷莎·梅提前大選並遭重挫之後,英國的“脫歐”似乎就已經朝著無法預測的方向運行了。受黨內外壓力不斷增大和民意情緒波動等多重因素影響,英國政府在究竟是“硬脫歐”還是“軟脫歐”問題上態度搖擺,出現前後矛盾的現象。

除了政府立場前後不一外,圍繞著“脫歐”問題,英國社會撕裂和分化也進一步加劇。據英國《每日電訊報》報道,有民調機構對1017名英國人進行的調查結果顯示,支持“脫歐”的比例降至46%;36%受訪者認為最好現在立刻停止“脫歐”談判,繼續留在歐盟,只有24%民眾支持政府目前的“脫歐”策略。

此外,英國許多民眾發現,在“脫歐”談判上,令人頭疼的棘手問題越來越多,而且從整體實力對比看,英國和歐盟不可同日而語。目前,英國對歐盟的貿易占英國對外貿易總量的50%左右,相比較,歐盟只有7%的商品出口到英國。換言之,雖然分道揚鑣會兩敗俱傷,但英國失去歐盟這個龐大市場以及政治上可以借重的重要外交舞台,無疑將損失更大。在此情形下,在與歐盟的博弈中,英國如何出招,才能達到其“利益最大化”的既定目標,對英國政府是不小的考驗。

CBOEVIX波動率指數顯示,在英國提前大選結果出爐之後,市場波動性一度飆升,但近期有所回落,在談判開啟前於高位持穩。這意味著在諸多不確定性影響之下,金融市場更偏向於先觀望。但一旦談判開啟,市場短暫波動在所難免,尤其是歐系貨幣。

英鎊:去年英鎊有兩件“大事”:在英國脫歐公投後英鎊/美元曾創下史上最大單日跌幅,此外,去年10月還曾出現英鎊“閃崩”事件。上周,由於多項數據顯示通脹升溫,英國央行利率決議支持加息的委員人數增加,英鎊受支撐大幅反彈。另外,鑒於英國政府面臨內憂外患,英國在談判上采取軟脫歐立場的預期漸高,只要周一談判不出現重大分歧,英鎊仍能保持強勁勢頭。

按照特雷莎·梅的談判計劃,英國和歐盟會達成一個“過渡性協議”,讓英國逐步脫離歐盟,但過渡期不會超過3年。這意味著如果談判順利,英國最晚在2022年徹底離開歐盟,雙方關系進入一種新的模式。

不過,德商銀行外彙策略師Thu LanNguyen指出,受懸浮議會和即將到來的歐盟談判影響,英國經濟出現負面局面的可能性有所增加,這將迫使英國央行在一段時間內維持較為寬松的貨幣政策,預計今年年底英鎊將跌至1.21美元;但如果新政府尋求更加軟化的脫歐,可能會上修預期。

Robeco Investment Solutions投資組合經理JeroenBlokland指出,由於“英國脫歐結果可能會非常醜陋”,他已經建立歐元/英鎊多頭倉位。

歐元:上周四歐元兌美元跌破了1.12關口,但隨後幾乎收複全部失地,隨著本周一淩晨法國總統馬克龍所在政黨在議會選舉中贏得壓倒性勝利,歐元進一步反彈。而今日開啟的脫歐談判因不確定性將給歐元構成下行風險,投資者可適當采取策略對沖風險。

根據新華社、人民日報、中新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英國和歐盟會達成一個“過渡性協議”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