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中美關係將長期保持二重性

中美關係將長期保持二重性

美國東部時間2017年7月18日早上,中美企業家峰會開始前,峰會的中方發起人、中國企業家俱樂部主席、阿裡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在媒體吹風會上表示,中美企業家對兩國關係的塑造責任重大,企業家可以用自己的智慧,專業,為雙方之間的貿易提供建設性的意見,不僅僅是懲罰。

美國商務部部長羅斯表示,中美關係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關係之一,兩國關係正處於近幾十年來最好時期。特朗普政府對中美經濟貿易取得成功充滿期望。

他說:“貿易問題,一般需要幾個月、幾年來解決。但是中美雙方共同努力,僅用了40天就取得了初步具體成果,達成了互惠互利的共識。這其中,還包括時隔14年,美國牛肉再度進入中國市場。”

 

在為期一天的閉門會議中,中美雙方企業代表團圍繞農業、能源、製造業、金融業等話題進行了務實、建設性的討論。

在會後發表的聯合聲明中,中美雙方商業領袖一致認為,作為最大發展中國家和最大發達國家,中美經濟具有高度互補性,雙方將加強合作。

美方企業召集人黑石集團首席執行官蘇世民說:“中美雙方的商業領袖,在此場合一起交流意見、經驗,解決了貿易、投資、非關稅壁壘等問題’”。

 

馬雲稱,“我們到這裡是解決未來的問題,不是解決昨天的問題。我們不要為了昨天的問題而制裁明天。我們一要看未來,二要看全域,因為世界已經connected。”

“中美企業家峰會”由中國企業家俱樂部發起,旨在推動兩國企業間的溝通交流和商業合作,為構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貢獻力量。峰會的中方召集人為中國企業家俱樂部主席、阿裡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美方召集人為黑石集團董事會主席、首席執行官兼共同創始人蘇世民(Stephen A. Schwarzman),對話秘書長由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前副總裁朱民擔任。該峰會為閉門會議。

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在新加坡舉行的亞洲安全會議表示,北韓加快發展核武和試射導彈,顯示核威脅是清晰、實在和危急,需要制止,呼籲中國發揮影響力,與國際社會合作,推動朝鮮半島無核化,他相信中國最終會明白這是他們的責任。

不久前,美國政府曾表示,美方尋求通過加大對朝經濟制裁力度和外交施壓相結合,以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美方對通過談判來實現該目標持開放態度,但同時做好了保衛美國和盟友安全的準備。

中美兩國元首在海湖莊園上,重點溝通了朝核問題。在朝鮮半島核問題上,中方重申堅持半島無核化、堅持維護半島和平穩定、堅持通過對話協商解決問題。中方將繼續全面執行聯合國安理會涉朝決議。中方介紹了解決朝核問題的“雙軌並行”思路和“雙暫停”建議,希望找到複談的突破口。中方重申反對美方在韓部署“薩德”反導系統。雙方確認致力於實現半島無核化目標,同意就半島問題保持密切溝通與協調。

美國在朝核問題上,既希望中國多出力,去制約朝鮮,減少對朝鮮在經濟上的輸血。另一方面,也要聯合盟友,制約朝鮮,像部署薩德。不過,韓聯社報導,青瓦台剛剛表示應暫時停止部署薩德,並確認對薩德部署進行全面環評。青瓦台強調目前已部署的兩輛發射車和其他設施不會撤離,而是“目前尚未部署的需要等等”。韓國在經濟上備受壓力,根據分析資料,1990年中韓貿易總額僅為28.53億美元,還不足美韓貿易總額的十分之一。但到了2015年,中韓進出口貿易總額達到2273.74億美元,占韓國GDP的16.6%。美韓進出口貿易總額僅為1138.57億元,占韓國GDP的比例為8.26%。中韓貿易總額已經相當於美韓貿易總額的兩倍。韓國經濟上最依賴中國,而安全上依賴美國。這是美國處理朝核問題上一個重要的棋子。

在朝核問題上,美國仍然傾向於不更迭政權。因為美國在處理中東問題的處理上,學到了,更迭政府所帶來的後患無窮,非常棘手。所以,特朗普首次外訪是中東,特朗普與沙特除了立即生效1100億美元軍售協定,兩國還將達成在今後10年美國對沙特總價值3500億美元軍售的協定。這是大禮包,大糖塊。有歐洲媒體諷刺特朗普對沙特國王卑躬屈膝。可這是商人的本色盡顯,無可厚非。特朗普在以色列時再次強調美國與以色列的緊密關係。

而特朗普在沙烏地阿拉伯對穆斯林領袖發表演講時,專門挑出德黑蘭作為抨擊對象,稱其助燃“教派間衝突和恐怖的火焰”,並呼籲海灣國家“驅趕恐怖分子和極端主義分子”。 一方面,用商業和禮節修補美國與阿拉伯國家之間的緊張關係,同時增加軍售,另一方面,對伊朗表明強硬的態度。他用商人的利益,將美國在中東的又拉又打的二重性詮釋得淋漓盡致。

無論是朝核問題,還是中東問題,都離不開中國。所以,特朗普上臺後要把這些問題解決好,對中國就不能太狠;但根本上還是有衝突的,同時還要表現出老大的地位沒動搖,讓盟國放心。

馬蒂斯還當著與會的解放軍官員之面,很不尋常地宣稱美國國防部將依據《臺灣關係法》(TRA)所規定的義務,堅定地保持與臺灣的民主政府合作,以及提供臺灣必要的防禦武器,以便讓台海兩岸最終能談出一個大家都可接受的和平解決方案。在過往15次的香格里拉對話會上,臺灣問題從未單獨被任何一位官方發言人在正式的發言中提及過,而這次,馬蒂斯特別將次提出來,中方一些代表表示對此沒有任何的準備。軍科院副研究員張露表示,中方代表馬上針對臺灣提問。馬蒂斯即刻又重申了尊重“一個中國”政策。這需要時間的檢驗。這一方面可能是有意而為之,可能需要時間另一方面也可能是此屆美國政府的一個重要牌。姚雲竹說,臺灣問題歷來是美國對中美關係的一張牌。軍事科學院張燁我覺得這很反常的,他在會議上提了這個問題,但是面對我們的提問他又重申了一個中國的立場,那他到底是怎樣的意圖可能還是要看下一步這美國和臺灣的一些互動,但是我覺得這確實是一個很不好的言論,因為他可能會對臺灣島內產生一些誤判,因為蔡英文一直是想把美國拉進來,前段時間特朗普的講話實際上使她沉寂了一段時間,所以這次馬蒂斯的講話可能會產生一些負面的影響。

與中方代表反應有著巨大差異的是,有些美國和英國代表對筆者表示,馬蒂斯提及臺灣問題應該不是個大問題。不是馬上在提問又重申了一個中國政策嗎?

眾所周知的是,馬蒂斯是特朗普班底最先確認的一位,而且是特朗普破格提拔的一位愛將。根據美國法律,退休軍官在脫下軍服七年之內不能擔任國防部長。而馬蒂斯離開戰場,也就才3年。馬蒂斯是特朗普的摯愛,除了馬蒂斯在軍中的威望,也離不開他對奧巴馬政府的中東政策尤其是伊朗政策持公開批評態度。所以,馬蒂斯在大會上念稿子,不是脫稿,提及臺灣問題,絕非脫口而出。有些代表認為,馬蒂斯提及臺灣問題,可能事先並沒有和白宮溝通,這會惹得特朗普不開心。

美國國防部官員也表示,美國一些利益相關體,有些是議員,有些是特朗普身邊的智囊團體,與臺灣之間有著錯綜複雜、盤根錯節的聯繫,這使得他們對臺灣問題的分析,與臺灣的聯繫,會影響到特朗普對臺灣問題的態度和決策。

可能特朗普剛上臺時,一通電話並不能說明他對臺灣問題的整個態度,但是經過了半年左右的學習,特別是在海湖莊園會面期間,中國重申在臺灣、涉藏問題上的原則立場,希望美國在中美三個聯合公報和一個中國政策基礎上予以妥善處理,防止中美關係受到干擾。特朗普在海湖莊園會談之後改口表示支援一個中國政策。商人的學習能力和應變能力都很強。

特朗普政府現在很清楚,臺灣問題是中國的底線,是不可觸碰的底線。特朗普更知道,臺灣在政治經濟軍事上的實力,絕非和中國大陸對抗的級別;其次瞭解到中方某種程度上對統一臺灣的決心,所以對此問題的升級式關注,並擺在檯面上講,更加體現出了特朗普政府的商人本色,這是來要價的節奏。

而且,特朗普又逐漸學習到,臺灣是中國的痛點,會不遺餘力地對此加大籌碼要價。此次香會直接提臺灣問題,旋即又重申一個中國。擺明瞭的,是既不想破壞中美關係,又要安撫臺灣,又不放棄伺機賺一筆的可能。這是商人從政,一箭多雕的直線路徑。重要的是,中美關係中美國到底想拿臺灣做個什麼籌碼?中國想如何處理臺灣問題,不可能繞開美國這個“婆婆”,面對商人式總統,是買通,還是“買通”,看官自己掂量吧。

被稱為政治素人的特朗普,時不時給美國甚至整個世界打一劑興奮針,而子彈不斷再飛多一會,讓大家看不到一個完整的政策,這是特朗普時代的美國主旋律。很多人期待洗牌或者顛覆傳統理念過後的新格局,但是,不幸的是,通過特朗普的個性、背景和行為的前後不一致,美國內部各方,諸如白宮和五角大樓之間的利益博弈,美國和世界各國特別是和中國之間的權衡,都逃不脫左右開攻,亂花漸欲迷人眼的圖像。自相矛盾的亂象,仍將主導整個國際關係。考驗的是,你隨機應變,以動制動的能力。

以下為馬雲發言摘編:

——今年一月和特朗普見面的時候,我和他提了兩個建議,一個是中小企業大會,一個是中國美國各找10個企業家舉辦圓桌會。小企業峰會在底特律取得了成功,峰會的目的是為了讓商界能夠積極參與推動中美經濟貿易的平穩發展。

中小企業大會和圓桌會能夠舉辦,前提是佛羅裡達習特會建立了一個十分積極的基礎。“習特會”的一百天計畫剛剛結束,不過我認為過去的一百天只是一個開始,我們應該為中美關係再創造更多的一百天。我相信這其中需要我們企業家的努力。

今天在座的企業家責任重大,我們也要有一個可量化的推進機制,企業家可以用自己的智慧,專業,為雙方之間的貿易提供建設性的意見,不僅僅是懲罰。

我們到這裡是解決未來的問題,不是解決昨天的問題。我們不要為了昨天的問題而制裁明天。我們一要看未來,二要看全域,因為世界已經connected

這是第一次,我們要不斷完善,我們相信第二次,第三次肯定會更好。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中美關係將長期保持二重性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