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拉美經濟出路前景不明

拉美經濟出路前景不明

二十國集團(G20)領導人第十二次峰會日前在德國漢堡舉行,阿根廷、巴西和墨西哥三個拉美國家的領導人出席此次峰會。

分析人士認為,在經濟艱難複蘇的背景下,拉美更有動力在G20框架下同世界各國加強多邊對話,為推動其經濟增長尋求合作關系。同時,G20這一機制也有助於進一步完善和深化中國與拉美國家的多邊對話與合作。

在最新一期《世界經濟展望報告》中,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將2017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上調至3.5%,同時預計拉美全年經濟增長率在1.1%左右。盡管拉美經濟有望在今年擺脫負增長,但1.1%的增長率仍遠遠低於世界平均水平。

阿根廷專門研究亞洲問題的機構“亞洲觀察”專家塞西莉亞.佩拉爾塔說,作為G20成員國和拉美最重要的三個經濟體,阿根廷、巴西和墨西哥期待G20對話機制能夠為本國經濟增長帶來益處。在拉美經濟增長乏力的背景下,如何拓展對外合作成為拉美各國的共識,G20能夠加強拉美同亞太、歐洲等地區重要國家的聯系與合作,有助於全球重要經濟體在關鍵問題上達成共識。

就阿根廷而言,佩拉爾塔認為,阿根廷可以通過G20機制吸引更多資本幫助其經濟發展。阿根廷剛剛走出債務危機陰影,因為信用評級問題在國際市場上的融資途徑還相當有限。作為明年的G20輪值主席國,阿根廷迫切希望通過這一多邊機制進一步提升自己的國際形象和經濟地位,吸引更多外國資本。

在巴西中國問題研究中心主任羅尼.林斯看來,如何刺激全球經濟增長將會是巴西感興趣的議題。巴西希望通過G20漢堡峰會展示其改革的決心與市場信息的透明度,尋求合作夥伴以幫助巴西經濟實現快速增長。

墨西哥伊比利亞美洲大學國際問題專家賽爾希奧.埃斯卡米利亞表示,面對美國貿易保護主義和北美自貿協定重新談判的壓力,墨西哥希望通過本次峰會捍衛自由貿易,促進多邊對話和談判,尋找經濟合作新出路。

2018年,阿根廷將成為G20峰會主辦國和世貿組織新一輪談判的東道國;秘魯、哥倫比亞相繼申請加入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由墨西哥、智利、秘魯和哥倫比亞組成的太平洋(601099)聯盟將啟動關於給予澳大利亞、新西蘭、加拿大和新加坡“夥伴國家”身份的談判……隨著對外開放步伐的加快,拉美重要經濟體都將G20等國際多邊對話機制視為加快區域一體化進程、深度參與全球化的重要平台和機遇。

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拉美問題專家呂洋認為,隨著美國保護主義傾向愈發嚴重,拉美更加迫切地需要進一步拓展與亞太、歐盟等具有活力的經濟體的合作來助力經濟複蘇。

他說,通過參與G20等國際多邊對話機制,拉美國家有望從三方面加強地區融合與開放。一是與全球主要經濟體探討更高水平的貿易便利化安排,如降低關稅、統一原產地規則、降低非關稅貿易壁壘等;二是吸引更多投資,促進知識流通和技術轉讓,改善拉美基礎設施建設和物流水平,降低貿易成本;三是加強與全球金融、市場監管標准的對接,在擴大開放的同時規避風險,保障市場有序競爭。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整個拉美地區經濟料從2016年萎縮1.0%中複蘇,部分原因是通脹放緩允許該地區央行降息。

巴西9月通脹率料跌至3%以下,為逾10年來的首次。

巴西經濟的深度衰退在第一季結束後,消費者需求依舊疲軟,巴西央行今年料將降息至8.25%,接近紀錄低位。

但巴西政治危機加劇,總統特梅爾面臨腐敗指控並有可能下台,社會保障改革能否通過受到質疑,前景陰雲密布。

“特梅爾執政是否穩固仍是巴西最大的疑問,”聖保羅咨詢機構4E分析師寫道。

問題不僅在於今年誰留在總統寶座上,也牽涉到2018年底誰將在大選中獲得四年的總統任期。前總統盧拉在民調中處於領先地位,上周因貪汙指控而判近10年刑期。在上訴期間,他仍將保持自由之身。

墨西哥、哥倫比亞和智利亦將舉行大選。阿根廷將在10月舉行期中議會選舉。

但這些政治不確定因素都不能與委內瑞拉的不確定性相提並論。用Pantheon

Economics分析師Abadia的話說,委內瑞拉就是一個“災難地區”。

盡管坐擁全球規模最大的已探明石油儲量,但委內瑞拉經濟今明兩年料將分別萎縮6.0%和3.0%。

上述預期均自4月調查時預估的萎縮3.5%和0.3%下調,因為該國總統馬杜羅和反對派領導人之間的矛盾升級。

“委內瑞拉民主、經濟與人道主義狀況的近期前景看起來暗淡無光,”瑞士信貸(15.35, 0.27, 1.79%)分析師Casey

Reckman在報告中寫道。

2016年9月,中國成功舉辦G20杭州峰會,針對制約世界經濟增長的根源性問題提出了中國方案,全面闡釋了中國的全球經濟治理觀。此間專家認為,中國在G20機制中扮演著重要角色,拉美同中國在維護自由貿易、落實可持續發展等諸多領域有著共同理念和訴求,G20為中拉互惠合作提供了平台。

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大學教授、國際問題專家尼古拉斯.達明說,G20杭州峰會期間,中拉多邊對話機制繼續深化,相關各方就糧食安全、反腐等關切議題進行了深入對話。漢堡峰會有望繼續延續和深化杭州峰會達成的共識,鞏固取得的成果,拉美有意願和中國一起落實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支持中國發起的各類倡議。

佩拉爾塔認為,中國和拉美同屬發展中國家、新興經濟體,在很多方面面臨相似的問題,有相似的訴求。隨著中拉在國際舞台上的對話和交流日益增多,雙方可以在更多議題上增進相互理解、減少分歧。

拉美國家急於接近中國,原因在於兩方面。一方面,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拉美經濟的固有缺點被無限放大,時至今日仍泥潭深陷,處於債務危機以來最漫長的低穀期。2016年,拉美GDP下降了1.1%,連續第2年出現衰退,降幅較上年擴大0.8個百分點。同期,拉美人均GDP占世界平均水平的比值由2011年的96.6%下降至80%左右。這意味著,過去幾年拉美人民生活水平較之世界其他地區出現了實質性下降。

另一方面,美國作為拉美近鄰和最重要的經濟夥伴,最近不僅無暇顧及他們的需求,而且因為特朗普執政後堅持“美國優先”,無形中更令拉美國家感受更大的壓力和不確定性。國際貿易政策從自由轉向公平,環境能源政策從嚴格轉向寬松,移民就業政策從寬容轉向嚴苛,特朗普推出的政策調整和體制改革,短期內都會不同程度地惡化拉美國家外部經濟環境,加大拉美經濟複蘇的難度。

當然,拉美國家主動接近中國,更因為他們希望中國可以替代美國,幫助其走出當前困境。今年3月,“太平洋聯盟”輪值主席國智利邀請中國參加亞太區域經濟一體化高級別對話會,雖然未明確指出但拉中國加入以避免TPP因美國退出而胎死腹中的意味非常明顯。

拉美國家願意對中國寄予希望,因為他們曾從中國經濟發展中受益。2014年超級商品周期結束之前,中國對於能源、礦產和農產品需求的迅猛增長,導致國際大宗商品價格持續高位運行,拉動拉美經濟長達十數年的繁榮,拉美貧困狀況得以大大緩解。

與此同時,中國政府也高度重視與拉美合作,去年繼2008年之後發布了第二份《中國對拉美和加勒比政策文件》,為雙邊經貿合作指明了方向。政治層面的協調合作為經貿合作帶來前所未有的機遇。目前,中國已成為拉美第二大貿易夥伴,是拉美重要的外部資金來源。但是,如果僅僅依靠類似紅酒的貿易,阿根廷乃至整個拉美有可能會失望,實現不了與中國合作的一些初衷想法。

拉美經濟問題在於其自身經濟結構。如伊比利亞和拉美研究中心主任瑪萊斯教授所言,時過境遷,環境發生了變化,“T時刻的Win-Win合作,在T+1時刻可能會變成Win-Lost”。“超級商品周期”在促進拉美繁榮的同時,抑制了制造業的發展,為今日衰退埋下了禍根。

強勁的需求、高企的價格,吸引資源流向初級產品部門,同時使得本幣幣值持續走強,削弱了制造業的競爭力,導致制造業投入嚴重不足。一旦“超級商品周期”結束,大宗商品價格進入下降通道,就沒有新的可供出口的產品彌補空缺,經濟在穀底運行時間將無限延長。可以說,拉美經濟複蘇乏力最根本的原因並非世界其他國家對其產品的需求不足,而在於其生產可貿易產品的能力不足。

仍以阿根廷紅酒為例。一般而言,葡萄酒的產量是穩定的,很難在短時期內迅速擴大產能。如果考慮到葡萄酒客戶對風土的要求,如果要保持品質和價格,還不能盲目擴大產能。更何況,當年產量還要受到氣候因素的影響。因此,對阿根廷紅酒業而言,即使短時期內中國需求出現增長,其意義也很有限。阿根廷每年生產的葡萄酒,83%供國內消費,只有17%供出口。據有關機構數據顯示,阿葡萄酒人均年消費量為24升,是除歐洲國家外人均葡萄酒消費量最大的國家。由於生產能力有限,擴大對中國的出口,或是擠占國內消費,或是擠占對其他國家的出口,並不會明顯拉動經濟增長。

這樣的情況,可能會在很多拉美對華出口的商品中出現。即使中國想擴大自拉美的進口,短時間內也很難找到更多可以進口的制成品。

拉美經濟出路也許在於,改變資源和農業為主的經濟結構,提升在國際價值鏈中的地位。為此,拉美需要努力引進外部資源,增加制造部門投入,提高國際競爭力,擴大生產能力。比如阿根廷紅酒,熱愛者稱其為“舌尖上的探戈”,贊揚其具有獨特的風味,但其價格遠低於法國葡萄酒。如果價格能達到鄰國智利水平,阿根廷紅酒出口收入就可以增加一倍。在這方面,中國有技術、有資金,可以發揮更大的作用。

事實上,中國制造企業對於投資拉美也非常感興趣。聯合國拉美加勒比經濟委員會研究顯示,中國對拉投資項目最多的是制造部門。不過,這些制造項目投資規模都很小,只占中國對拉投資總額的10%左右,對當地經濟和社會發展貢獻尚未不明顯。這一現象出現,既因為中國企業投資拉美主要意在當地市場,也因為中國投資者對當地投資環境存在擔憂。

一方面,部分拉美國家政局不穩、治安惡化,使得項目難以按計劃推進,加大了項目投資風險。同時,在用工、用土、結彙等方面的限制,使得企業難以更有效率地配置資源,又增加了項目投資成本。

另一方面,部分當地媒體存在某種偏見,不僅在合法合規、社會責任及環境保護等方面對中國企業要求十分苛刻,甚至無中生有地歪曲、誹謗中國企業的正常經營行為。解決這些問題,需要中拉雙方共同努力。只有上述擔憂得到有效化解,中國企業才可能從長遠考慮在拉投資項目,願意在工業領域特別是重工業領域投入更多資源。

即使阿根廷的馬爾貝克果香濃鬱、體驗獨特,但葡萄酒貿易依然很難在短期內載動各方的期望和要求。貿易的初始意義本就在於讓居住在不同地方的人們互通有無。如果相距遙遠的人群能因貨物分享彼此生命和生活的感受,比如通過阿根廷的紅酒享受到南美獨特氣候和風土孕育的精華所能創造出的快樂,從而達成更多的共識和互信、促進更多的合作和創造、激發更多解決各自問題的方案,那將是貿易帶來的額外喜悅。

根據新華社、澎湃新聞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拉美經濟出路前景不明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