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粵港青年交流合作已進入2.0模式

粵港青年交流合作已進入2.0模式

粵港合作深化推進,粵港青年交流合作也成為粵港兩地政府社會的關注熱點。廣東省政協委員、新鴻基地產執行董事郭基輝稱,近年來,粵港青年交流合作愈發緊密,形式豐富多樣,可以說粵港青年交流合作已進入2.0模式。

郭基輝表示,十年前,粵港青年大多通過實習、大學交換生的模式進行交流,這可以稱為1.0的合作模式;而今,粵港兩地學生交流合作的范圍擴大到了文化、藝術、創業、體育等方面,通過共同的興趣愛好,更容易建立友誼。

香港特區政府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前段時間對外表示,特區政府推出多項資助計劃,推動香港與廣東兩地青年交流合作。

為推動香港青年赴內地交流,特區政府推出“青年內地交流資助計劃”,資助民間團體安排青年前往內地交流考察;還有“青年內地實習資助計劃”,讓青年人到內地企業和政府機構實習,認識內地就業市場、職場文化和發展機遇。

張建宗說,特區政府在今年夏季推出“臥龍自然保護區青年實習計劃”和“北京故宮博物院青年實習計劃”,讓粵港兩地青年一同前往四川臥龍大熊貓保育基地和北京故宮博物院共同實習,在增廣保育見識之餘,促進兩地年輕人相互了解。

除了交流和實習計劃,粵港兩地也在青年創業方面緊密合作。據了解,目前已有50多家香港創業團隊在廣東省設立完全由港人管理運作的青年專業聯盟眾創空間。

作為廣東省政協委員的陳丹丹,常常往來於香港與內地,對祖國和家鄉懷著深厚感情,多年來致力於粵港青年的交流往來工作。她的父親是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香港經緯集團董事局主席陳經緯,是投資內地的港商典范,也熱衷於公益事業。

“受到家父的熏陶和影響,我在擔任廣東政協委員時,依托香港中國商會的數據資源和智庫資源,提交了多份關於促進粵港青年融合、激發兩地青年創新創業的提案。”陳丹丹接受《小康》記者采訪談到。

在今年提交給廣東政協的提案和建議中,陳丹丹特別提出希望在目前運作良好的粵港兩地政府聯席會議中,增設粵港青年融合專責小組,依托香港中國商會牽頭發起成立的“紫荊穀創新發展中心”在國內11所高校分設的“紫荊穀創新創業發展輔導中心”、“粵港澳青年智庫”、“暨南大學經緯粵港澳經濟研究中心”等智庫力量,紮實開展粵港兩地青年深度融合,為粵港合作做出新貢獻。

在受邀參與國僑辦主辦的“世界傑出華裔青年華夏行”、“華夏行”各類活動後,陳丹丹說她被海內外許多年輕的朋友和媒體稱為超級聯系人。“對於這個角色我自己也很認同,能在國家進一步開放發展和香港提振經濟的關鍵階段,貢獻自己的微薄力量,我在深感榮幸的同時,也把做粵港超級聯系人作為我的人生目標。”

廣東省是中國第一僑務大省,依托其龐大優質的僑務資源,陳丹丹告訴《小康》記者,從2016年4月開始,由香港中國商會牽頭,經緯集團發起聯合多家海內外華僑華人商協會成立了“紫荊穀創新發展中心”,推動以香港青年人和中小微企業為主,包括港澳台僑青年人和中小微企業,以及邀請內地“創二代”和“海歸”青年人加入,構建一個學習、交流、合作、發展的創新創業平台,從而促進港澳台僑青年和中小微企業更好的融入國家整體經濟的發展。

“我們很高興的看到,經過一年多的努力,紫荊穀項目取得了顯著的成效,已經有許多有志於創業的香港青年人,透過這個項目獲得了實實在在的幫助。”對此陳丹丹呼籲更多的企業、企業家,以及有創業激情的人士,積極參與到紫荊穀項目中來,為粵港兩地青年和兩地社會的融合發展,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香港回歸以來,李文斌覺得粵港合作經濟向好、“一國兩制”制度實施成功的同時,人心也得到了回歸。而人心的回歸非常重要,香港青年對內地的認識越來越深,找到了祖國的歸屬感和認同感。

“曆史很重要,香港青年需要了解中國的曆史,整個中國的發展變化。”李文斌對《小康》記者說,以前很少有香港青年去內地尤其廣東省交流,現在越來越多的香港青年得到機會。

2014年,新活力青年智庫成立,李文斌任主席。“搭建平台,提供機會給他們,幫助香港青年來內地包括廣東,讓他們將交流融入到生活中去。”2016年,孫中山誕辰100周年,李文斌帶著智庫成員有學生和在職人士,到廣東的中山博物館、中山紀念堂參觀。

今年,李文斌也有組織香港學生、東莞學生到他在東莞開的理文造紙廠實習。“兩地各有15人,我們會安排他們去景點看,讓他們自己設計路線和地點,讓他們投票形成共識,這也是他們交流學習的好機會。”李文斌對《小康》記者說。

加強香港青年的祖國認同感,李文斌認為“軟文化的灌輸很重要”。“香港回歸前,香港人很少留意內地電視台的節目,但是回歸後非常關注。比如浙江衛視、湖南衛視非常精彩,非常豐富,比香港做得好。我們現在有很多選擇,文化灌輸得到很大改善。”

在粵港交流過程中,李文斌覺得兩地青年都是一樣的,不能區分開來,也不必標簽化。“大家需要平等地交流學習,需要友善一點”。而在兩地交流過程中,李文斌覺得兩地需要互相學習。

“香港青年在做義工時連交通費、午餐費都沒有,完全自費,而且准時到准時回。”李文斌說,香港政府給新活力青年智庫牌照,也就成為法定慈善團體,能得到很大信任,但是內地對法定慈善團體認識不深概念不太強。

李文斌認為香港青年更需要去內地包括廣東學習交流,因為市場和機會都很大。“比如有香港朋友創業,拿香港或是外地的經驗到內地創業,面對中國13億人口。概念從香港來,融資在香港,但是資源基本在內地,也是面向內地的市場來運行,因為香港市場太小了。”

2014年,前海管理局下屬企業深圳市前海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前海金控”)在港招聘員工,作為香港大學的應屆畢業生,王鎵湋在對前海完全不了解的情況下隨手投了一份簡曆。

“坦白說,畢業時我其實沒有想過來前海工作。通知我面試之後,我才在網上搜了一下前海的情況。那時,我也有幾個香港的工作機會在談,但我還是來了前海。因為在香港找一個跟專業對口的工作不容易,就算找到,兩三年內都是做基礎工作,接觸不到核心業務。”於是,王鎵湋在身邊朋友大多留港工作的情況下,來到了前海。雖然9000元的月薪低於香港應屆畢業生的平均起薪,但他看中的是前海給他帶來的成長空間。

進入前海金控基金集群事業部後,王鎵湋很快就開始負責具體業務。如今25歲的他負責跟進前海金控和成都市政府合作設立的成都前海產業投資基金項目。

記者了解到,這一基金采用母子基金架構,以規模為400億元的母基金為依托,在城市建設、創新創業等領域分別發起設立各專業子基金群,引導各類社會資本進入,並重點投資於公共服務、基礎設施、戰略性新興產業、先進制造業、創新創業等領域,通過金融資本引導產業結構優化。

“在前海工作,業務能力提升很快。”王鎵湋說。

天津人邢程赴港讀書後,留在香港工作,並成為香港永久性居民。但在香港工作了三年之後,他以港青身份又回到了內地,來到前海發展。

邢程說:“香港的金融機構定崗很細,一個蘿卜一個坑,自己只是一個鏈條中的一環,很難全面負責某項工作。前海金控是剛成立的新機構,機會很多。2014年,我剛來的時候,就讓我負責跟進兩個項目。”其中一個項目是推動前海金控與恒生銀行一同在內地設立首家港資控股合資基金管理公司。

恒生前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是在《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系的安排》(CEPA)框架下,在內地成立的首家外資控股合資基金管理公司。其中恒生銀行占股70%,前海金控占股30%。經營范圍主要為基金募集、基金銷售及資產管理等,為個人客戶及機構投資者提供基金產品和資產管理服務。

該公司已於2016年6月獲證監會核准設立,並於2016年9月在前海開業。該公司首只基金已於2017年4月正式成立,聚焦滬港深新興產業。

恒生銀行執行董事馮孝忠表示,恒生銀行在編指數方面有一定優勢,未來將研究開發與“一帶一路”相關的指數基金,同時還將研究SDR債券產品。

恒生銀行副董事長兼行政總裁李慧敏認為,作為一個跨境金融合作項目,恒生前海基金的設立,標志著深港合作進一步深化。

能夠參與這個項目,讓邢程興奮不已。他說:“在香港,不可能輪到我負責這么大的項目。”

實際上,在CEPA框架下,除了首家港資控股合資基金管理公司在前海落地外,前海金控與彙豐銀行、東亞銀行分別成立的港資持股全牌照合資證券公司彙豐前海證券有限責任公司(彙豐銀行持有51%股份)和東亞前海證券有限公司(東亞銀行為第一大股東,持有49%股份)也已於2017年6月獲證監會核准設立。

作為首家在內地設立外資控股證券公司的港資金融機構,彙豐銀行副主席兼行政總裁王冬勝表示,彙豐前海證券投入運作後,可擴大彙豐在內地的產品類別,讓本地和境外客戶都能享受彙豐所提供的更全面的金融服務,並從內地資本市場的進一步壯大和開放中獲益。

東亞銀行主席兼行政總裁李國寶表示,東亞前海證券的設立,讓東亞銀行把資本市場業務拓展至內地,令東亞銀行在內地的業務更多元化。

實際上,前海在深港金融合作方面已經取得明顯成效,在全國率先推動實現跨境雙向人民幣貸款、跨境雙向發債、跨境雙向資金池、跨境雙向股權投資和跨境資產轉讓等“五個跨境”。

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管理局金融創新處處長文娉說:“《國務院關於支持深圳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開發開放有關政策的批複》中涉及金融改革創新的8條先行先試政策都已在前海得到落實。”

除了金融機構進駐、金融業務試點開展以外,前海還吸引了一批香港青年北上創業。張龍華就是其中的一位。

作為一個在北京和香港有過兩次創業經曆的香港人,他把自己的第三次創業之旅放在了香港和前海。

2014年,張龍華在香港推出了名為SHOWMUSE(秀妙)的移動互聯網視頻教學平台,提供非學術性知識教學課程,內容涉及演講技巧、社交禮儀、戀愛婚姻等生活技能。張龍華坦言,SHOWMUSE主要通過用戶付費點擊、收取廣告費用,同時結合電商模式來盈利,而這種方式需要很大的用戶量來支撐,單靠香港市場的用戶,遠遠不夠。

由於香港辦公租金和人力資本高昂,以及拓展內地市場支撐企業發展的需求,2015年6月張龍華又組建一支團隊入駐前海深港青年夢工場,形成了香港、前海雙辦公的模式。2015年7月,SHOWMUSE團隊完成1000萬港元前期融資,SHOWMUSE

APP在同年11月成功上線。

像張龍華這樣在前海創業的香港青年還有很多。入駐前海讓一些香港青年很快在融資上嘗到了甜頭:來自香港的“視野機器人”團隊開發的以森林防火為目標的項目,已完成3000萬元人民幣的天使融資和首輪融資;留英歸港青年陳升創辦的學學科技團隊,在夢工場創業不到一年,即獲首輪融資5000萬元。

陳升說:“前海的創業平台,降低了年輕人創業門檻,讓我們可以更專注地把時間用在產品研發上。”

近年來,創業熱在香港青年中升溫。記者采訪發現,很多港青將北上的首選地列為深圳,原因是“飲食、語言上沒有太大差異”“離香港很近,往來很方便”。這種天然的文化地理優勢結合前海夢工場提供的租金減免、創業輔導、投融資服務等政策支持,使得前海成為港青創業聚集地。

成立兩年多來,前海深港青年夢工場已累計孵化創業團隊187家,其中香港團隊87家,超過50%的創業團隊已經獲得融資,單個團隊獲得最高投資額度達7億元。中國(廣東)自貿試驗區深圳前海蛇口片區管委會主任田夫說,“前海已經成為香港青年內地發展的‘第一站’”。

同樣在前海創業的香港青年李德豪的感受是,內地市場不僅空間大,而且對新創公司的包容度要大很多。“在香港,大公司一般只跟大公司合作,創業公司的科技產品很難找到市場。”“隨著‘一帶一路’戰略的推進,會有更多中國企業走出去,對數據備份安全會有更多的需求。這對我們開發的數據雲端容災審計項目BizCONLINE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市場機遇。”

“以前創業打的是600萬人的市場,現在打的是十多億人的市場。”在香港公屋裏長大的李德豪說,“對於像我這樣的普羅大眾,要想實現自己的創新夢,國家是很重要的。”

如今,越來越多的香港青年有興趣來前海參加交流活動。近兩年來,前海共接待了香港青年來訪考察交流近400批次,共1.5萬餘人次。同時,2014年以來,前海還為香港青年提供了1408個實習崗位。

前海管理局香港事務處副處長王子忠說,不論是來創業、就業、實習,還是參觀,只有來了,香港青年才能切實感受到內地特別是前海日新月異的變化、廣闊的市場空間以及蓬勃發展的氣象。

經過近兩年的建設,“前海嘉裏中心”已經拔地而起,成為前海目前為數不多的高樓之一。2015年1月9日,嘉裏置業(中國)有限公司以38.6億元的價格拍得這塊位於前海中心位置的地塊,使得該地塊成為前海首塊港企競得地塊。

2014年12月發布的《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促進深港合作工作方案》提出,總面積15平方公裏的前海要向香港企業出讓不少於1/3的土地,並且,到2020年,前海由港資、港企開發的建築面積要超過900萬平方米。

截至目前,前海共出讓土地28宗,總面積達69.08萬平方米,共計868.5億元,其中定向對港資出讓土地14宗,累計出讓土地33.47萬平方米,占全部出讓土地的48.5%,共計458億元,占出讓總額的52.7%。

土地政策是前海推出的支持港企發展的“萬、千、百、十”計劃中的一部分。該計劃提出的目標是,建立10個面向香港優勢和特色產業的港企聚集基地;孵化100家成型的港資創新企業;孵化1000家有發展潛力、創新和整合能力較強的香港企業,力爭港資服務業規模超過1000億元;有港資開發的建築面積超過900萬平方米,在前海開展商務活動和就業的香港永久性居民超過10萬人,吸引1萬家香港企業落戶。

香港貿易發展局主席羅康瑞認為,前海作為“特區中的特區”,自誕生之日起,便承擔起深化內地與香港合作的重任,是內地與香港合作的橋梁。

在國務院批複的22條先行先試政策的支持下和前海推出的對港“萬、千、百、十”計劃下,近年來,港企入駐前海呈現出加速趨勢。

數據顯示,2012年至2016年,前海區內注冊港資企業家數依次為59家、218家、731家、1978家、3797家。截至2017年一季度,前海區內注冊港資企業家數更新為4441家,注冊資本達3862億元。前海已引進彙豐、恒生、東亞銀行等金融服務業企業,同時還引進了周大福、新世界、嘉裏、九龍倉等一批香港知名企業。

田夫說:“前海已經成為香港人最願意來,香港企業最受益的深港深度合作的標志性區域。”

全球化的競爭,需要有全球化的眼光,以及無障礙的區域合作,但在肖國偉看來,無論是香港人,還是香港經濟,都沒有真正融入中國內地的發展中,也沒有充分分享中國崛起帶來的經濟紅利。

過去十年,順應中國經濟向更高端科技產業發展要求,內地政府推出眾多的扶持政策和發展規劃,珠三角地區更是首當其沖,率先實現經濟轉型。“內地的經濟發展和變化,香港社會、香港產業、香港經濟界,都沒有太多參與其中”,肖國偉認為,無論是享受發展紅利,亦或是說跟上內地經濟發展節奏,香港其實可以做得更好。

“不要說內地的京津冀、長三角,就拿毗鄰香港的珠三角而言,香港、深圳、廣州這三個城市交流都沒有達到深層次的融合和認識”。他認為,香港經濟如果僅局限於香港自身相對比較單薄,經濟縱深不足,結構比較單一的市場環境,其發展高度和廣度都會受到很大的限制。

香港毗鄰廣東,就有一個良好的市場和產業縱深,廣東的人才結構、產業的上下遊配合、市場空間都具有優勢,香港如果沒有與珠三角深度融合的話,就很難將自身優勢與內地發展結合起來實現發展。

過去的不足,恰恰是香港未來的發展方向和機會,香港的發展空間就來自於如何更深層次的與珠三角地區的經濟結構的融合。他坦言,“在這個過程中,無論是企業家還是普通市民都有一份責任和需求,放下簡單的生活習慣和文化習慣,突破心理障礙”。

北上發展尋求更大的職業發展空間,已經是目前香港年輕人的現實選擇,他們准備好了嗎?肖國偉經過多年觀察發現,香港許多同胞缺乏對內地深層次的認識和了解。

“香港人實際上沒有跟上內地過去十多年來的迅速發展和變化”,肖國偉說,內地整個社會經濟、產業,特別是高科技發展,都發生了許多實質性的提升和變化。身為高科技企業的創始人,他能深切感受到內地經濟發展迅速對企業帶來的沖擊,也對科技人員和企業家提出越來越高的要求。正因為如此,他認為,當下的香港年輕人畢業後走入社會,也需要適應這種變化。

對於普通香港民眾和香港的科技工作者,在作出北上發展決策時,普遍會遇到生活習慣與工作習慣的不同,或者是社會文化機制的原因導致的不適應。他認為,要對兩者進行區分。目前兩地機制和文化影響已經越來越小,影響港人北上發展,更多的是個體在生活習慣和家庭方面考慮,為此,港人需要突破個人心理障礙,去適應內地發展環境,利用交流平台有意識的參與內地經濟發展,無論是企業間的合作,還是尋求工作上的機會。

肖國偉建言,內地政府應為在內地工作的香港人士提供政策扶持,比如稅收、企業運營機制等環節。可以參考香港的一些優勢做法,率先在自貿區、開發區進行試點,將有助於更多香港企業、香港創業者、香港年輕人在內地、在珠三角工作,港青進入內地後,也會將香港的一些優勢引進內地。

“香港的整體社會經濟結構要調整,在實現與珠三角深度融合發展後,將來下一代才會有更加美好的未來,香港未來的年輕人,才能真真正正在一個高度發達的社會經濟環境中,就業、生活和發展下去。”肖國偉對此充滿期待。

“在與國際客戶交流洽談時,我們發現已經喪失了工人成本優勢,企業的人均制造成本費用與台灣地區相比也已沒有優勢”,肖國偉感歎,“最近兩三年中國內地人工成本上升太快,現在企業科技研發人員的成本,已經與香港相當”。

作為一個高科技型上市企業,晶科電子需要嚴格合規合法經營,在合理縮減費用和成本下方面,晶科電子有著實實在在的需求。“晶科電子參與的是國際化競爭,國際化競爭需要有國際化人才、國際化營商環境、國際化的制造成本優勢和投資環境”,肖國偉對此有著迫切的需求,認為國家層面有著改善的空間。

“像晶科電子這樣有實力參與國際競爭的企業,非常期望國家在政策上、稅收制度上、機制上,能夠提供強有力的支持,使企業能夠在平等的起跑線上,與歐洲、美國或者亞洲發達地區的高科技企業有平等競爭環境。”肖國偉表示,現在國家已經看到了這個問題,但如何迅速落實下來,還需要政府加大工作力度。

根據 經濟參考報、香港下午茶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香港 » 粵港青年交流合作已進入2.0模式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