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林鄭月娥民調創新高

林鄭月娥民調創新高

香港研究協會最新調查顯示,市民對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的評分為3.05分,稍高於3分一般水準,反映市民對其評分不俗。在政府施政表現方面,教育評分最高,有3.03分。香港研究協會呼籲特首及各主要問責官員正視市民的評價,爭取更多市民的信任及支持。

香港研究協會於本月17至24日,成功訪問了1096名十八歲或以上市民,讓他們對特首、司局長及特區政府的滿意度進行評分,1分為非常不滿意,2分為不滿意,3分為一般,4分為滿意,5分為非常滿意。特區政府的九項施政表現中,評分最高的是「提升教育質素」,有3.03分;其次為「維護國家與香港利益」,有3.02分。協會認為,市民較為滿意政府在教育方面的施政表現,相信與政府近期提出的教育新資源撥款獲得立法會通過有關。

在特首評分方面,協會表示,林鄭月娥得3.05分,稍高於3分一般水準,反映市民對其評分不俗,該評分亦與前任特首梁振英上任後首次評分3.04分相若,反映市民對新特首上任初期的觀感與上屆沒有明顯分別;司長表現方面,評分最高的是得2.86分的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其次為得2.62分的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則有2.38分。協會認為,三人評分皆較上屆同類調查上升0.25分至0.29分不等,反映市民對三人的觀感有所好轉。

局長方面,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評分最高,有3分,其次為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與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羅致光,兩人同為2.96分。

親身上陣與示威者對話贏拆彈專家美譽 事與願違政改失敗成巨大遺憾

“好打得”,是媒體在提到林鄭月娥的時候,最常用的一個詞,而獲得這個美譽,是在她擔任香港特別行政區發展局局長的時候。

2007年,剛上任不到一個月,林鄭月娥就遇到了棘手的皇后碼頭拆遷問題。為了啟用新的中環碼頭,需要拆掉“老香港”標誌性的皇后碼頭,一些香港市民以遊行、靜坐、絕食的方式抗議,要求“不遷不拆”。

當時林鄭月娥親身上陣,與上百名示威者對話,雖然面對一片謾罵,但是林鄭月娥一方面解釋,說學術意見認為,皇后碼頭“沒有達到一個大的歷史價值”,另外一方面,態度堅決,毫不退讓,表示“不拆不遷,我做不到”,但是承諾會做好重置工作。

吳小莉:當時您選擇去面對那些環保人士,是自己的選擇嗎?

林鄭月娥:肯定是,但是這個對我來說,也不是很突破性的(舉動),因為我過去在很多的工作方面都有這個需要,我是直接去面對一些群眾的。

7月1號我上任發展局局長,就有這個問題,他們已經當時有一些示威的行動。所以我認為我當發展局局長,這個必須是我的責任,去跟他們溝通,看看有沒有解決的空間,所以我就請我的同事跟這個示威的人說,局長要跟你們見面談,你們希望到什麼地方,他們說你必須要下來跟我們見,我們不到你的辦公廳去見,那我說好,找了一個禮拜天,一個很熱的禮拜天,就下去跟他們談了一個下午。

吳小莉:去的時候有沒有做心裏的打算?因為就像您說的,都是有反對,有示威,一定有很多不滿的情緒,而且他們也很熱,在那裏待了很長時間了,情緒可能也都不好,有想過最大的衝突會在哪里?您的底線會在哪里?有過應對的策略嗎?有沒有人說局長,您最好還是不要到現場去吧?有沒有這樣的?

林鄭月娥:肯定有,肯定有,我的有一些警務處的同事,還是請我再次考慮,因為他說不能擔保,保護你安全,你走進去了,那怎麼辦,我說我對你們的員警是非常有信心的,你們肯定能辦好這個事,就讓我進去。但是香港,無論他們有不同的意見,基本上還是比較和平的,真的用暴力去打擊一個官員,很少見,基本沒見過,所以我也不太擔心。

林鄭月娥:反而這個事情對我來說,它還有積極的一面的,就是要是香港人,他對維多利亞港,他對皇后碼頭,一些歷史的建築,他有這一份感情,其實可能是一些好的事情。

吳小莉:珍愛自己的土地。

林鄭月娥:我們常常說香港的人,香港的年輕人是無根的一代,他不喜歡這個地方,也沒有一個很大的歸屬感,現在他有了,他希望能保護一個這麼美麗的維多利亞港,他希望能保留一些,對他們來說還有一些,叫集體的回憶的地方。

另外在歷史建築上,沒錯,皇后碼頭拆了,但是我們保證,其他很有價值的歷史建築,政府會盡最大的努力把它保留下來。所以我們從那個時候到現在,我們保留了很多的歷史建築,有一些建築已經活化成為一些市民都很喜歡去的地方,好像一個大澳的文物的酒店,或者是饒宗頤教授的一個文化館,都是市民很喜歡的地方。

所以我常常就是從一些衝突的事情裏面,去找一些比較積極、正面的,但是比較可惜的是在過去做這個政改的時候,就到目前為止,沒有找到一個很正面的一個點讓我們再向前發展。

雖然面對棘手問題的時候,有著“拆彈專家”的美譽,不過林鄭月娥也表示,在擔任政務司司長的期間,她刻意保持低調,主要為政策解釋,並沒有做任何形象工程。但是2013年的9月之後,為了推動政改,她的曝光量大大增加。

吳小莉:當時梁特首請您和您的同事三人去組成這個政改三人組的時候,是怎麼跟您說的?也是希望達成什麼樣最終目標?而且那段時間,您說您是叫政改模式,只要一按鈕,您就可以講很多政改的事情,那段時間怎麼過下來的?

林鄭月娥:現在回想起來也是蠻艱苦的,因為我們一屆政府才是5年,60個月,其中20個月也是三分之一就放在政改。當然做政改的期間,我還要做扶貧,什麼西九龍區的工作,但是這個政改的事是從來沒有離開我的腦海,因為它實在是太重要了。

所以當時我是特別有這個使命感,就是要把這個事情做好,讓市民,300多萬的市民能去投票,選出他們心目中最好的人選,當下一任的行政長官。但是我其實做了大概到中期的時候,已經發覺這個事情很困難,由於有一些,某些政黨,它們的立場是不願意移動的,很堅定。

吳小莉:所以說您剛開始接的時候,您覺得還是信心滿滿的,希望把它完成,當時沒有預估難度會這麼大?

林鄭月娥:其實有,但是可能也是有這個盼望,難就是迎難而上,但是這個畢竟是我從在政府30多年以來,是差不多唯一一件事情是差不多是全面的失敗。其他的工作都難,但是往往都能有一點成效,但是這個是一點也沒有做成任何的事情,所以我覺得還是一個比較遺憾的。

吳小莉:當時政改的推動失敗,其實對於政府或者市民來說,都挺傷的。

林鄭月娥:對。

吳小莉:所以有人提到說這一屆政府,也就是您這屆政府,未來的5年會不會再重啟政改?像中聯辦的法律部的部長就覺得時機不會到。

 另外也有人覺得說確實在大家還沒有達成一點共識的時候,這個傷口就不要再去撕裂,您怎麼看?我們是不是在這一屆政府的任內,是會在經濟上全面出擊,但是在政治上就要修身養息了?

林鄭月娥:也不能完全這麼說,我在競選的期間,我在政綱裏面,怎麼處理這個政改的問題,就是首先我是認同按著《基本法》45條能推進香港的民主發展,讓香港的市民能夠普選行政長官是重要的,這個我同意。第二,但是很務實地看,這個事情的爭議性很大,而且是在剛剛兩年前才把這個放下,失敗地把它放下。所以我的說法就是我會在我這一屆政府裏面,儘量去看能不能創造一個有利的條件、環境,讓我們重新啟動這個討論。當然,你可以問我那什麼是有利的條件、環境,現在很難說,但是起碼我們跟一些非建制派的政黨,起碼有一個溝通的平臺,他願意跟我們在私底下談一談,究竟在什麼情況下,以人大常委會的8月31號的這個決議為基礎,在什麼情況下,你會願意再談這個問題。

根據中新網、大公網等綜合采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香港未來 » 林鄭月娥民調創新高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