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中國智造”揚帆出海,拉開中國全球化時代大幕

“中國智造”揚帆出海,拉開中國全球化時代大幕

近日,ofo小黃車宣布正式進入泰國市場,首批投放約為6000輛。泰國成為繼新加坡、美國、英國、哈薩克斯坦之後,ofo小黃車在國際化道路上的第五塊拼圖,同時也意味著ofo全球化布局優勢的進一步擴大。被譽為中國“新四大發明”之一的ofo小黃車,正在引領中國共享經濟席卷全球。

據了解,早在正式宣布之前,ofo小黃車已在位於曼穀的泰國國立法政大學進行了為期一個月的試運營,受到了校方和學生的好評。接下來,ofo小黃車將以每月5000輛以上的速度快速投放泰國市場,曼穀等城市的居民將能輕松享受便捷、健康、綠色的城市短途出行方式。

短短幾個月的時間裏,ofo實現了亞洲、歐洲、美洲的市場覆蓋,引領“中國智造”揚帆出海,拉開中國共享單車全球化時代大幕。

全球各地居民對短途代步工具的需求很大,共享單車出海已是大勢所趨。比如這次ofo進駐的泰國,擁有近7000萬的人口,特別是曼穀和清邁這樣的旅遊大城市,交通擁堵問題日益突出,最後一公裏的需求日漸明顯,大量的騎行需求人群以及旅遊群體都是ofo小黃車的潛在用戶。作為中國互聯網行業創新的典范,ofo小黃車不僅將移動互聯網與傳統的制造業進行了融合,還將人工智能、大數據、物聯網等新技術與理念注入實體經濟之中,打造出了解決世界環境與經濟發展問題的“中國方案”。

2012年,中國駐泰國大使館經濟商務參贊處網站數據顯示,赴泰國的中國遊客達到270萬人次。

2013年,中國駐泰國大使館經濟商務參贊處網站數據顯示,赴泰國的中國遊客數量與2012年相比有大幅增長,2013年赴泰的遊客達470萬,是前來泰國旅遊人數最多的國家。

2014年,泰國旅遊局上海辦事處消息數據,赴泰國的中國遊客達到530萬人次。

2015年,英國路透社數據,中國、馬來西亞、日本是赴泰國旅遊人數位列前三位的國家。遊客人數分別為800萬人次,300多萬人次,140萬人次。

2016年,泰國旅遊與體育部於12月29日公布的數據顯示,赴泰國的中國(僅中國內地)遊客為877萬人次,為泰國帶來4392億泰銖(約合856億元人民幣)收入。

泰國有著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論面積,51.3萬平方公裏,相當於12個海南省,人口6700萬,算是大國了,中部的湄南河平原土壤肥沃,雨水充沛,農業極其發達,依山傍海,位居東南亞大陸的中心位置,狹長的觸角伸入印度洋,享受海陸雙重文明的優勢。

但是,正是這樣優渥的位置,讓泰國處於一個尷尬境地:泰國身處中南半島地緣核心,能決定誰將成為中南半島的主宰。因此,泰國就成了野心家的門票,曆史上先後被緬甸、法國、英國、日本盯上,不斷陷入戰爭狀態。

尤其是近100年,無論是日本的大東亞共榮圈,還是戰後日本的海外重建,泰國都是日本的第一大『飛地』。日本因為經濟滑坡慢慢收縮後,泰國又成為中國『一帶一路』戰略的重中之重。

泰國的身居中心的位置,但本身實力不足以整合東南亞,又缺乏NorthKorea的政治頭腦和曆史機遇,這使得泰國只能被動中勉強維持均勢,因自身的結構性問題,不可避免成為強國競爭中的天選之韭菜,未來可能進一步成為中國的新屬國。

到泰國遊玩的小夥伴通常都會驚歎於風光美景,也會驚歎於當年亞洲四小虎的發展速度和遍地日本車。可是,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到現在20年了,當年的發展中國家的龍頭,如今似乎並沒有顯著的進步。

這裏有地理決定論的原因,在上圖中的地球上,沿著赤道幾百公裏的環狀帶,所經過國家,沒有一個是發達國家。而只有紅色塊覆蓋的區域(寒溫帶)才有機會出現發達國家。

熱帶地區的絕大多數,都非常貧窮。 原因有以下幾個方面:

1、人類對抗寒冷的技術(造房屋,取火,穿衣服)的產生遠遠早於對抗炎熱的技術(空調)。而對抗炎熱的技術(空調,電扇)難度要顯著高。同時,空調也不是真正抵禦了炎熱,而是把熱『重新分配』了,分配給更窮的地區和人。

因此,相對寒冷地區的人,早就解放出來,幹各種各樣其他的創造性活動。而炎熱地區的人,一年有超過一大半的時間在對抗炎熱。

2、因為炎熱,很多炎熱地區的文化策略就是『呆著不動』,導致炎熱地區的『懶文化』。比如英國殖民印度的時候,印度當地人會講一句諺語:『只有瘋狗和英國人才在中午活動』。

3、炎熱地區有很多很多細菌寄生蟲。冬天的寒冷,是針對細菌寄生蟲『最大的消毒劑』。撒哈拉以南非洲,絕大多數人身上都有數十種寄生蟲。身體常常很弱,而細菌又讓人和牲畜無法更好存活,食物沒法好好保存。

4、以上這些,使得寒冷地區的先富國家,對炎熱地區的落後國家進行殖民和奴役,奴隸販賣,更加重了這個貧富極端化的過程。

當然,慵懶地泡在碧水清山中避暑,也是愉快,但是經濟發展就不要多想了。

曆史上,泰國作為亞洲四小虎,主要依賴的是日本的產業轉移:換句話說,就是依靠7000萬人口的大國來承接勞動密集型產業,給日本韓國幹粗活。氣候和產業一定程度上阻止了產業升級:

1、首先是氣候造就的國民性格。泰國夏季濕熱漫長,從事體力勞動時則疲憊感較強,勞動效率和勞動積極性就有很大折扣,不僅僅泰國人懶,印度人也懶,這是熱帶地區的通病。

2、農業牛逼:諸神保佑的湄南河平原水土豐饒,隨便種植,收獲的糧食也比黃河邊辛苦整年的中國農民要多。躺著掙錢,誰願意去工廠賣命?

因此,在1995年人民幣兌美元大規模貶值之前,泰國的成本優勢還是突出的。雖然人懶,但是單位勞動時間相當便宜,勞動密集型產業依然會陸續遷往東南亞。

隨著朱鎔基總理讓人民幣官方彙率並軌,一夜之間跳貶50%+,從1:5.5貶到1:8.8,同時加大改革開放力度,一個十億人口級別的大國加入了對制造業的爭奪當中。人多、窮、吃苦耐勞、學習能力強、國內產業門類齊全,迅速讓泰國沒有了產業升級的機會。

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索羅斯從攻擊泰銖開始,也是察覺了泰國的內傷深重,只是順勢而為的補刀而已。

在農耕時代,唯一有能力改變東南亞政治格局的是中國,可惜,當時中國的政治重心在北方,對南方屬國並不關注,明清兩代雖然都與泰國有所往來,僅僅限於SayHi這個初級層面。

到了工業時代,十九世紀英法兩國大舉入侵東南亞,英國占領緬甸,法國則占據越南、老撾、柬埔寨,對泰國形成東西包夾之勢。泰國只能艱難地玩平衡,兩頭賣乖,躲過一劫。

隨著太平洋戰爭爆發,日軍從中國大舉南下,一統東南亞,英法殖民統治土崩瓦解。好在日本野心更大,中南半島並非重點,泰國繼續抱大腿,加入軸心國,並深受影響近100年。

好在此時日本的領土野心主要針對東亞大陸,中南半島尚不在其重點經營范圍。二戰結束,日本帝國瓦解,泰國的獨立主權得以恢複。

泰國是一個『中原之國』,穆斯林文明、中華文明、湄南河平原的本土文明、西方文明、日本灌輸的文明多種文化交織,幾乎摧毀了本地人的文化自信,泰族孱弱的文化根本無法凝聚大家,遑論共識。

當局也意識到,只有統一的文化體系,才是國家穩定和認同感的基礎。不得已,泰國退而求其次,求助於佛教:

1、借鑒小乘佛教,代替民族文化,這強化了泰國平和與包容性的國民文化;

2、學習日本,強化王室道統,在世俗層面建立統一的國家認同體系。

我們今天提起明治維新到昭和戰敗之間的日本帝國,當然是法西斯、軍國主義、反人類之類的標簽,但是在20世紀初的時候,當時的日本帝國是亞洲(至少是東亞)的明燈,是黃種人的希望,是擊敗西方文明的唯一亞洲國家,不光是中國人赴東瀛求學,一大群泰國人紛紛效仿,從政治、經濟和文化方面,全盤吸收。

本來呢,學習日本帝國的長處是對的,可惜,學習日本的天皇制度,疊加了軍閥專政,為之後的政治波動注入了源源不斷的動力。

以泰國前總理在他信政府為例,泰國基本上是三方均勢:國王、軍隊、民選政府(當時主要是他信的勢力)。

國王雖然是一個人,但圍繞著他的是一個龐大的利益集團,百億美元的資產,國王周圍的有傳統的貴族(比如阿披實)、軍隊、官僚系統。國王更像是人形的佛像,世俗的裁判和權力的代表,代表王室傳達旨意。

國王與軍方有長期千絲萬縷的聯系,所以軍隊在一定程度上還是聽命於國王的,每次政變最後國王的態度都決定了最終走向。但是,已故國王的哥哥是被軍方刺殺的,所以,聽命於國王不過是彼此照顧面子和大局。

泰國的軍隊有幾十年軍事獨裁的基礎,有槍杆子有錢,實力也很雄厚。泰國軍隊有自己的銀行,叫TMB,還有很多土地跟產業,軍房選擇跟國王結盟是有道理的,軍隊有槍但沒有威望,國王有威望沒有法律上的實權,兩者合作是最佳的選擇。

泰國的民選政府是泰國的第三大勢力,他們有錢、有民意基礎,而且現在民主化的浪潮下,民選政府有天然的合法性,這是國王跟軍隊不具有的。所以現在泰國基本上是三足鼎立,相互制約,政府上台,群眾上街,軍隊政變,然後國王給予默許或反對。泰國政治什么時候能改變,得看什么時候打破這種均勢,但到時候是穩定還是更亂就難說了。

現任泰國樞密院院長,96歲高齡的前攝政王炳·廷素拉暖將軍曾任第16任泰國總理,被認為是已故泰國國王拉瑪八世普密蓬·阿杜德的重要親信。

炳·廷素拉暖1941年從朱拉隆功皇家軍事學校畢業,畢業後一直在軍隊服役,因為與泰王結盟,後加入泰國樞密院。據傳,炳·廷素拉暖授意軍方在2006年發動政變推翻了民選的他信·西那瓦政府。

國王、民選政府、軍閥,三股勢力不斷在『維護國王』的大義名分而展開,以至於正常的政治活動已經變得不再可能,結果導致今天正是樞密院掌握著真正的實權,九十六歲的樞密院院長——炳·廷素拉暖才是真正的權傾朝野。

泰國的一切,像極了日本二戰前的政治格局。日本天皇身邊的樞密院議長,後來的首相——山縣有朋主導了長州藩軍閥崛起,推動了日本陸軍的壯大,甚至連裕仁天皇的婚姻也是一手操辦。

只是幸好泰國人懶,而且是佛教國家,工業實力也弱,新任的泰王更是一個非常不成器的紈絝子弟,佛教國家的民眾包容著孱弱多病的政治體制向前運行,泰國並沒有走向軍事強國的道路。

泰國未來會怎樣? 不好說,但是最壞的時候已經過去了,未來,最大的可能性是重新成為中國的『屬國』。

1985年至1995年間,泰國的經濟發展是世界上最快的。那時,日本的制造業生產力已經趨於飽和,走出去才是出路,泰國承接了大量的日本產業轉移,賺的盆滿缽滿。

同時,日元升值,有利於日本企業去海外並購、迅速擴張。再加上美國也願意拉自己一把——主動扶持半導體、汽車等高科技產業,於是日本也就從了大哥,搞起了『一帶一路』,努力對外投資。

隨著1992年日本地產熄火,日本工商業開始從泰國撤回資金,1994年中國補刀,1997年泰國的貨幣危機引發了亞洲經濟危機,泰銖對美元的比值從26:1降到56:1,暴貶50%以上,1998年國民經濟下降了10%,直到1999年開始泰國經濟開始得到恢複,其主要動力是出口及旅遊業,至於工業並沒有得到很好的恢複。

泰國在現代工業建設中的受挫,失去了與中國競爭的基礎,這導致大量泰國平民無法通過從事工業生產而獲得財富,只能繼續從事傳統農業,收入相當微薄。

這也就是為什么泰國大部分物價都極為便宜,度假成本極低。

但是矛盾的是,一方面泰國相對貧窮,另一方面,泰國極為開放,是全球最重要的旅遊國家,通過商業和旅遊業,成就了一批富裕階級。

少數統治者、部分中產階級、占人口絕大多數的平民和農民,構成了民選政府的主要票倉構成。這就導致了農民階級有自身的訴求,希望內部重分利益,而統治階級又沒有辦法讓農民們做大蛋糕,(因為工業孱弱無法與中國競爭),贏得民心。

無奈之下,統治階級只能采用軍事政變的方式,將民意選舉出來的政府更換掉。短期內,泰國可以實行軍管。但軍管本身就是一種強權政治,如果軍管長期持續,政府與農民,甚至政府內部各派系之間的沖突將愈演愈烈,在缺乏民主政體作為緩沖的情況下,這種沖突必然會將國家引入內戰。

只是,一旦回複到民選,受農民支持的政治勢力又會通過選舉上台,迫使有產階級再以軍事政變鎮壓。這一波又一波的選舉與政變綿綿不休,最終導致了泰國政局的惡性循環。

無法做大的經濟蛋糕,嚴重的貧富不均,無法推動的政治死結,讓經濟結構持續不健康。於此同時,矛盾的收入結構,寬容的佛教文化,印度教的性崇拜和笑貧不笑娼的價值觀,混合在泰國文化中,從而形成了亞洲性都——芭提雅和獨特的人妖文化。

但時至今日,如果做大蛋糕變的可行,那一切矛盾都引刃而解:以前絕無可能,因為需要與中國在工業層面競爭,但展望將來,卻又一絲希望,而這個希望的賦予者不是別人,正是中國的一帶一路。

泰國這些年的混亂,美國日本都是罪魁禍首,都割了泰國的韭菜,但中國也是難辭其咎,外彙市場也是捅了泰國一刀,而且,2001年中國加入世貿,其高速發展的工業體系又將泰國的制造業吸入懷中,致使其喪失了賴以複興的工業基礎。可以說,泰國混到今天,多拜中美兩國所賜。

如今,隨著中國發展,也到了需要產業轉移的時點上,人民幣需要國際化,低端產業需要轉移,一帶一路需要外部盟友,泰國有了重建制造業的機會,中國的民間資本也在紛紛投向泰國。

除了產業轉移,更重要的還有中國資本的輸出,來自中國的貸款,以及高鐵等重大工程項目,能極大改善其國家的基礎設施條件,創造經濟價值、提振其國家的競爭能力;而中國每年數以百萬計的觀光客,不僅帶來了巨額的外彙,也提供了大量相對高收入的就業崗位,有利於其民生的改善。

總而言之,對泰國而言,在當今世界的主要經濟體中,中國與其地緣關系最為緊密,經濟上的帶動作用相應也是最為明顯;而在中國的地緣戰略布局中,泰國的地位至關重要,故中國也具備扶持泰國的動機。

根據鳳凰財經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中國智造”揚帆出海,拉開中國全球化時代大幕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