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一地兩檢」合法合乎經濟發展

「一地兩檢」合法合乎經濟發展

廣深港高鐵香港段、港珠澳大橋及蓮塘香園圍口岸三大基建未來兩年先後啟用,海關關長鄧以海表示,預計部門需額外新增700人手應付新口岸清關工作,連同填補退休人手,預計要招聘千人。就高鐵「一地兩檢」,鄧以海指出,深圳灣口岸開通十年以來整體運作暢順。他認為,只要高鐵香港站日後兩地口岸有清晰的分隔線,兩地人員各自執行兩地法律、無司法重疊或混淆的地方,執法工作就不會有困難。鄧以海同時提醒市民「入境問禁」,留意兩地物品管制有別。

上任一個月的香港海關關長鄧以海,昨日首次與傳媒茶敘。他表示,未來主要工作推動包括進出口界清關的「單一窗口」系統,明年實行「R32」攜帶12萬現金入境申報制度、執行商品說明條例等,最大挑戰則是三個大型口岸基建的籌備工作,分別是明年第三季通車的高鐵、今年底具備通車條件的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以及2018年底至2019年初開通的蓮塘/香園圍口岸。

鄧以海估計,三個新口岸共需要額外600至700人手,連同退休自然流失的200至300人,未來數年合共招聘過千人,當中以港珠澳大橋人手佔最多,其次是蓮塘/香園圍口岸,二者都需要客運及貨運清關,高鐵只有客運故需要人手較少。他透露,今年底展開關員招聘,明年初招聘督察,視乎情況不排除參照警隊,實行全年招聘。

提醒市民「入境問禁」

就近日社會熱烈爭論的高鐵「一地兩檢」,鄧以海指出,深圳灣口岸作為首個實施「一地兩檢」的口岸,啟用十年一直暢順,每日過關人數由初時一萬多人,增加至現在11至12萬人,看不到有特別執法問題。他指出,只要兩地分隔線清晰,司法沒有混淆,香港區歸香港管,內地區實行內地法律,市民清楚整個程序,不認為有執法問題。

鄧以海同時提醒市民「入境問禁」,任何人去到其他司法管轄區,都必須遵守當地法律,例如香港對氣槍能量上限為2焦耳,但內地較嚴格,為1.8焦耳。被問到兩地海關會否就旅客攜帶違禁品交換通報,不同部門一向各有「點對點」通報機制,例如大節日跨境高峰期、違法人士等互相協作,強調海關在香港境內只會執行香港的法律。

此外,海關今年上半年拘捕32名青少年涉網上侵權,26名免遣返聲請人士涉及私煙、侵權物品及少量毒品,而早前被指球星貨不對辦的姚基金慈善籃球賽,截至昨日接獲49宗投訴。鄧以海特別提醒青少年,暑假期間切勿被誘騙代人帶貨過關走私水貨、氣槍甚至毒品。

葛珮帆:反對派謊言連篇 市民小心被矇蔽

反對派慣常用謊言冚謊言,所謂一地兩檢關注組大話連篇,其立場書提出四大謊言反對,但戳穿後難逃港獨底牌穿煲的命運。關注組第一個謊言是一地兩檢違反《基本法》,其手法是歪曲《基本法》第十八條,將一地兩檢方案說成是全國性法律,演繹出內地人員「出站到香港其他地區執法」的謊言。這是打着《基本法》幌子歪曲《基本法》。

第二個謊言是「先例一開後患無窮」,稱特區政府可在香港其他地方照辦煮碗,自廢司法管轄權。事實是高鐵一地兩檢通關便利有特殊性,不可能在香港其他地方照辦煮碗,試問香港有可能多建幾個高鐵站嗎?關注組編造謊言來恐嚇公眾。

第三個謊言是聲稱西九總站一地兩檢是「割讓自己境內的司法管轄權」,並指可參考英法、美加口岸做法。但他們又不提這些國家之間有「引渡協議」,防止逃犯。若高鐵採用美加模式,香港有機會變成內地逃犯的天堂。而他們亦故意將香港當作「獨立政治實體」,港獨底牌昭然若揭。

第四個謊言是「方案並非唯一選擇」,聲稱「兩地兩檢」、在福田一地兩檢、西九總站改作其他用途,皆為值得公眾探討的方案。這勢必將高鐵變成慢鐵,完全不顧香港以高鐵連通內外的關鍵因素,要香港被邊緣化。

關注組的謊言冚來冚去,但萬變不離其宗,都是要製造香港和內地是國與國之間的關係,將爭論導向港獨和香港自決,嚴重挑戰國家主權和中央權力,政府及各界必須迎頭痛擊,向市民釐清事實真相。

雷鼎鳴:「一地兩檢」具有强大的經濟效益

經濟學家重視成本效益,要判斷「一地兩檢」是否可行,成本效益的分析不可或缺。這裏有兩個問題:假如沒有「一地兩檢」,高鐵的成本效益會怎樣?若是有「一地兩檢」,會額外增加多少效益?

社會中人,包括一些建制中人,認為若無「一地兩檢」,高鐵會變成廢鐵。我不認同這個論斷。二○一六年一月二十九日我在《信報》寫過篇《重算高鐵帳》,是要把建造高鐵超支後的新數據也考慮在內,執筆之前我先推斷出政府用了甚麼假設去估算成本效益,接着亦約見了政府及港鐵負責推算這筆帳的技術人員,從討論中確認了我基本上並無猜錯他們的假設,但又發現了他們一個技術上的不當假設,他們認為未來幾十年港人工資的增長率只是GDP增長率的三分之一,這是殊不可能的。因時間便是金錢,薪金正是量度時間價值的工具,所以政府低估了高鐵的效益。

我自己估算時,除了必要的改正外,基本上都用政府的假設,算出高鐵的投資回報率是百分之五點二五(註)。

要注意,在作出這估算時,我單是根據港深段可節省多少時間,而沒有理會深圳以後的行程會怎樣。換言之,百分之五點二五的回報率沒有包括「一地兩檢」所帶來的額外效益,也沒有理會到香港可連上高鐵網絡所得到的其他好處,但就算是百分之五點二五這個被低估了的回報率,已經不錯,高鐵不會變廢鐵。

但這是否意味着「一地兩檢」可有可無?當然不是。若有「一地兩檢」,對目的地不是深圳的人會帶來更多的方便,而這些方便又會帶來額外的巨大經濟效益,只有笨蛋才會放棄。這額外的經濟效益有多大?

二○一四年每天陸地過境的旅客已有六十萬人次,政府假設大約六分一旅客會用高鐵,即每天約十萬人,到了二○三一年會增至超過十五萬人。坐高鐵的收入一般較高,假設他們的平均時薪是一百元(即每月萬多元薪水),但會逐步上升。若無「一地兩檢」,到了深圳後要下車,過海關,在巨大的車站內找尋及等待另一班之轉車,據我多次乘坐高鐵的經驗,可能浪費多近一小時。為方便計算,假設未來成本的折現率與工資增長率相若,那麼可算出若有「一地兩檢」,在二○四七年之前,共可節省價值四百七十億元折現值的時間,這裏有一隱藏的假設,是約七成高鐵乘客目的地或出發地是深圳,不是更遠的地方。

這四百七十億元的額外收益,其中部份為內地來港旅客所得,但未包括因此而帶旺旅遊業的得益,及香港可納入內地及國際高鐵網所形成的巨大商機。為了一些杞人憂天的理由而造成嚴重的經濟損失,很蠢。

根據中新網、大公網等綜合采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香港未來 » 「一地兩檢」合法合乎經濟發展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