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絲綢之路國際旅遊交流中心

絲綢之路國際旅遊交流中心

作為新時期中國對外開放的總綱領,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已經成為促進全球互聯互通、合作共贏的中國方案。近四年來,“一帶一路”建設從無到有、由點及面,進度和成果超出預期,作為“一帶一路”建設重要的組成部分,“一帶一路”話語體系的同步建設愈發緊迫和重要。

2016年8月17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工作座談會上強調,要切實推進輿論宣傳,積極宣傳“一帶一路”建設的實實在在成果,加強“一帶一路”建設學術研究、理論支撐、話語體系建設。2016年12月5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三十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加強“一帶一路”軟力量建設的指導意見》,會議指出,軟力量是“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助推器。要加強總體謀劃和統籌協調,堅持陸海統籌、內外統籌、政企統籌,加強理論研究和話語體系建設,推進輿論宣傳和輿論引導工作,加強國際傳播能力建設,為“一帶一路”建設提供有力理論支撐、輿論支持、文化條件。2017年5月14日,習近平主席在“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上指出,“一帶一路”建設要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閡、文明互鑒超越文明衝突、文明共存超越文明優越,推動各國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相互信任。這既是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的必然要求,也是構建“一帶一路”話語體系的具體實現。

一、加強“一帶一路”話語體系建設具有重要意義

加強話語體系建設是“一帶一路”建設全局中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同樣對於加強中國特色話語體系建設具有重要的現實價值和長遠意義。

第一,擴大影響,凝聚人心。自提出以來,“一帶一路”倡議已成為中國內政和外交的核心議題。一方面,各部門、各地方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資源加以推進,市場和民間也展現出了巨大的參與熱情。在此背景下,國內各界尤其是廣大普通群眾也希望對“一帶一路”建設的目標、舉措、收益和前景,以及它給自身帶來的切實影響有更全面和深入的瞭解。另一方面,由於全球經濟復蘇乏力,國際社會對於“一帶一路”倡議的興趣也在明顯提升,許多國家經歷了從觀望到參與、從被動感受到積極推動的轉變。越來越多的國外人士希望理解“一帶一路”倡議的願景和行動,並評估它對自身和本國的意義。因此,加強“一帶一路”話語體系建設,有助於向國內外各界正面闡述好這一中國方案,擴大“一帶一路”倡議的影響力,提升其在國內外的接受度、支持度和好感度,為進一步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形成合力。

第二,正本清源,增信釋疑。目前,國內外對於“一帶一路”建設的意圖、進展和前景仍然存在一些誤讀和疑慮。例如,有人將“一帶一路”倡議直接等同於中國版馬歇爾計畫;有人則從過剩產能輸出論、地緣政治擴張論、陸權對沖海權論、反制美國重返亞太論、勢力範圍論和另起爐灶論等各種角度加以曲解;有人認為“一帶一路”沿線危機重重、風險巨大,投入和回報遠不成正比;有人則提醒謹防因戰線過長、攤子太大而導致的“戰略透支”。同時,目前不少場合已出現“一帶一路”話語過度泛化的傾向,即將所有與“走出去”、國際合作相關的事物都與“一帶一路”掛鉤。由此導致的結果是,把任何成果等同於“一帶一路”建設進展,把任何問題歸咎於“一帶一路”建設受挫,兩者在客觀上都造成了對“一帶一路”的傷害。因此,加強“一帶一路”話語體系建設,有助於促進形成各方對“一帶一路”的正確認識,減少因誤判或曲解而造成的推進阻力。

第三,總結經驗,著眼長遠。近四年來,在國內外各方的共同努力下,“一帶一路”建設有序平穩推進,聚焦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和民心相通,取得了一系列實實在在的成果。在此過程中,有必要對中國與沿線國家的許多探索與實踐進行認真總結,並加以系統化的表達呈現。近四年來,儘管國內外關於“一帶一路”倡議的各種討論仍然存在一些分歧,卻也逐漸形成了不少穩定的共識,各方均越來越認可“一帶一路”建設在促進全球經濟復蘇、基礎設施互聯互通等方面的貢獻。為了凝聚共識,有必要對此加以梳理概括。無論是實踐經驗的總結,還是討論共識的歸納,都將為下一階段有序穩妥地推進“一帶一路”建設提供借鑒和指導。因此,加強“一帶一路”話語體系建設,是面向未來的重要舉措,有助於提醒和激勵各方不忘初心、繼續前進。

二、以中國方案為主線推進“一帶一路”話語體系建設

加強“一帶一路”話語體系建設,應以中國方案為主線,從問題意識、基本概念、思想資源、思想方法等方面協同推進。

第一,準確把握時代問題。時代大局、大勢催生中國方案,“一帶一路”話語體系必然是對時代問題的深刻回應。從世界來看,全球治理體系正面臨深刻變革,國際金融危機深層次影響繼續顯現,各種全球性挑戰層出不窮,各國面臨的發展問題依然嚴峻,需要國際社會共同尋找新的發展動能與合作模式。從中國自身來看,一方面,隨著綜合國力的復興,中國有能力、有意願向國際社會提供更多公共產品,特別是為促進區域合作深入發展提出新倡議新設想,而國際社會也對中國方案有了更多的期待。另一方面,隨著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需要進一步謀劃全方位對外開放大戰略,在深度參與全球經濟治理進程中實現自身轉型升級。站在中國與世界關係新的歷史起點上,以“一帶一路”建設為契機,以中國有優勢、沿線國家也亟需的互聯互通和工業化為切入點,本質上是通過提高有效供給來催生新的需求,實現世界經濟再平衡。

第二,準確闡釋基本概念。若干標識性、原創性的基本概念構成了“一帶一路”話語體系的四梁八柱,包括互聯互通、合作共贏、公共產品、命運共同體、義利並舉、開放包容、互學互鑒、共商共建共用、以點帶面、統籌協調、國際產能合作等。準確闡釋這些基本概念及其邏輯關係,需要說清“是什麼”和“不是什麼”,而這也是“一帶一路”倡議被稱為中國方案的關鍵。例如,中國宣導的“互聯互通”不僅只是修路架橋,而是涵蓋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和民心相通,是全方位、立體化、網路狀的大聯通。例如,中國推動的“國際產能合作”並非對外輸出落後、過剩產能,而是產業鏈的整體輸出,將促進沿線國家發展能力和工業體系的培育塑造。再如,“一帶一路”建設的“公共產品”屬性不是指中國一家提供所有資金,而是體現在它為國際社會提供了包容性巨大的發展平臺,能夠把快速發展的中國經濟同沿線國家的利益結合起來。

第三,挖掘多元的思想資源。中國方案是博採眾長的產物,“一帶一路”話語體系建設要以習近平總書記關於“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講話精神為指導。還可以從古今中外的各種有益思想資源中汲取養分。一是古代絲綢之路發展的歷史經驗,尤其是以和平合作、開放包容、互學互鑒、互利共贏為特徵的絲綢之路精神。二是中華傳統思想文化中“天下大同”“天下為公”“和合”等理念。三是馬克思主義關於各國人民共同發展的國際主義精神。四是新中國自成立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的探索經驗,如“發展是硬道理”“要致富,先修路”等。五是各主要國家和國際組織對加強區域合作、全球發展的構想規劃以及由此積累的經驗教訓,尤其是審慎節制的推進原則。六是“一帶一路”建設進程中我國與沿線國家共同形成的大量鮮活實踐及其經驗總結。

第四,堅持辯證的思想方法。中國方案絕不是片面、單向的主張,“一帶一路”話語體系建設應始終貫徹辯證統一的世界觀、方法論。在時間維度,要以大歷史的視野貫通古代絲綢之路與當代“一帶一路”,呈現“一帶一路”的歷史底蘊和時代新意,並以動態發展的眼光聯結“一帶一路”建設的當下行動、早期收穫與遠期願景。在空間維度,要統籌國內和國外、東部和西部、海洋和陸地、域內和域外,全景展示“一帶一路”建設在各地協同推進、有聲有色的宏偉畫卷。在主體維度,要統籌中央和地方、中國和沿線國家、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政府和企業、官方和民間、群體和個體,反映“一帶一路”倡議的開放性、包容性與合作性。此外,還要統籌經濟合作與人文交流、既有機制與新型平臺、整體推進與重點突破、機遇拓展與風險防範等若干對辯證關係。

三、創新“一帶一路”話語體系的表達傳播方式

精彩的內容要引人入勝,也有賴於良好的形式和載體。闡述好中國方案,講好“一帶一路”故事,同樣需要創新“一帶一路”話語體系的表達傳播方式。

第一,中國話語與各國聲音相結合。“一帶一路”建設不是中國一家的獨奏,而是沿線各國的合唱。相應的,“一帶一路”話語體系的表達傳播不是中國的自說自話,而是中國話語與各國聲音深度交流的開放性成果。中國話語要體現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但也注重尋求與各國話語的共通和相容。哈薩克斯坦的“光明之路”經濟政策、印尼的“全球海洋支點”戰略、蒙古的“草原絲綢之路”計畫、俄羅斯的歐亞經濟聯盟、歐盟的“容克計畫”、越南的“兩廊一圈”構想……各國的戰略中都包含了推動經濟發展、民生改善、互聯互通和工業化等核心內容,與“一帶一路”倡議高度契合。通過對共通性的挖掘和強調,“一帶一路”倡議能更好地被理解和接受,而它作為中國方案的世界意義亦將彰顯。同時,中國不壟斷對“一帶一路”話語的解釋權,而是給沿線各國預留充足的解讀空間,在開放對話中不斷完善自身。

第二,大格局大戰略與小人物小故事相結合。“一帶一路”建設不是空洞的口號,而是看得見、摸得著的實際舉措與成果。相應的,“一帶一路”話語體系的表達傳播既要顯其“大”,也要見其“小”;既要有高度,也要有溫度;既能發人深省,亦能激勵人心。在新疆享受農產品通關“綠色通道”便利的果農、在巴基斯坦山區飽受缺電之苦的小學生、在斯里蘭卡可倫坡南港碼頭工作的當地青年、在埃及蘇伊士經貿區上班的紡織女工、在印尼承建雅萬高鐵的兩國工程師、在第三方市場攜手開拓的中美企業,在西班牙學習足球的中國少年,在非洲推廣網路的中國企業家,在絲路沿線講述中國故事的體壇巨人……他們的學習、工作與生活都正因“一帶一路”建設而受益或改變。一個個鮮活的人物與故事,能生動易懂地詮釋“一帶一路”倡議和平、開放、合作、共贏的內在屬性和共商、共建、共用的推進原則,使命運共同體、利益共同體、責任共同體的理念更加深入人心。

第三,借助多元化國際化人性化的載體。“一帶一路”建設涉及的地域廣闊、主體眾多、內容廣泛。相應的,“一帶一路”話語體系的傳播表達也可以借助影視、書籍、美術、音樂、戲劇、舞蹈等各種載體。例如,紀錄的方式既是濃縮的時空,也能超越一時一地的限制,是轉譯成本較低、理解難度很小、資訊含量巨大、國際接受度極高的動態語言。從東部沿海到西部內陸,從長安到羅馬,從張騫鑿空西域到馬可·波羅遠渡東來,從新亞歐大陸橋到中歐陸海快線……絲綢之路的昨天、今天和明天都能在此錯落有致地一一呈現。對於廣大普通民眾而言,“一帶一路”的願景闡釋需要具象化,成果展示要有現場感。優秀的影視作品能讓人突破自身地域、經歷、認識和語言的局限,真切感受到“一帶一路”建設的存在與影響,形成“天涯共此時”“環球同此涼熱”的生命體驗。優秀的影視作品同時可以記錄“一帶一路”沿線人們的生活、工作夢想和命運變化,讓全球觀眾瞭解中國方案帶給世界的改變,展現不同國家不同人物的共同命運。

我們需要通過小故事闡述大戰略的方式,闡釋中國方案、傳播中國聲音,解讀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要思想。要採取多元化的手段將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故事,從小螢幕推向大銀幕,從小劇場走向大劇院,從報刊發向移動端,以這種潤物細無聲的表達傳播方式,提升各國人民對“一帶一路”倡議的認知度、接受度,加強“一帶一路”話語體系和軟力量建設。

“一帶一路”倡議為沿線國家和地區的經濟發展帶來了活力,尤其是為旅遊業大發展創造了前所未有的機遇。近年來,獨具魅力的絲路旅遊正在借“一帶一路”的東風插翅高飛,逐漸成為全球旅遊的熱點。

陝西省力爭新絲綢之路國際旅遊交流中心

陝西省作為古代絲綢之路的發端,有著深厚的絲路文化和得天獨厚的區位優勢。自2013年以來,陝西全省上下積極唱響“絲綢之路起點旅遊”品牌,先後推出《絲綢之路經濟帶旅遊行動綱要》《陝西絲綢之路起點旅遊發展規劃》等重大方針,突出創新和服務“兩個基點”,實施構建全域旅遊、專案帶動、人才興旅“三大發展戰略”,推動絲路旅遊取得驕人成果。在《陝西絲綢之路經濟帶旅遊行動綱要》中,明確提出陝西要在“十三五”期間,努力構建絲綢之路經濟帶旅遊“一核、三區、六廊道、十六基地”的發展格局,將陝西旅遊打造成“中國絲路旅遊的示範窗口,新絲綢之路國際旅遊交流中心”。

為了實現這個目標,陝西不僅主辦或承辦了絲綢之路旅遊部長會議暨第七屆聯合國世界旅遊組織絲綢之路旅遊國際大會、美麗中國——2015絲綢之路旅遊年啟動儀式、東亞地方政府會議旅遊峰會、中國西北旅遊行銷大會、“秦嶺與黃河對話”等一系列絲路旅遊主題活動,還以“全域旅遊”和“旅遊+”為抓手,持續打造絲綢之路起點風情體驗旅遊走廊、黃河旅遊帶“三大旅遊高地”、大秦嶺人文生態旅遊度假圈等,加快建設世界著名旅遊目的地。

陝西省省長胡和平指出,2017年陝西將堅持以文化帶動旅遊發展,以旅遊促進文化繁榮,推進資源整合、專案結合與產業融合,著力構建文化旅遊融合發展新格局。

福建、甘肅也競相佈局

海上絲綢之路的主要發源地和起始點、被中央定位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核心區”的福建省,近年來,也在積極回應國家“一帶一路”倡議,圍繞“海絲”主題加強區域合作,開展系列旅遊行銷,推動“清新福建”走出全國、走向世界。

早在2015年5月,福建省旅遊局就搶佔戰略先機,牽頭推動沿海十個省份和香港、澳門2個特別行政區旅遊主管部門,共同成立“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旅遊推廣聯盟”。福建省旅遊局副局長蘇慶賜表示,2016年,“聯盟”通過聯合開展推廣活動,借助國家旅遊局“美麗中國”形象品牌宣傳,實現旅遊行銷倍增效應。下一步,福建還將充分發揮中國海上絲綢之路旅遊推廣聯盟的平臺作用,持續加強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地區的旅遊交流合作。

黃河之畔的甘肅省也不甘落後,隨著第七屆敦煌行·絲綢之路國際旅遊節於6月20日在甘肅省永靖縣盛大開幕,甘肅省向世人宣告了其作為絲路旅遊不可或缺的一份存在。

旅遊促進東西方交流

值得欣喜的是,“一帶一路”的東風不僅吹綠了我國的大江南北,也吹暖了相隔萬裏的東西方世界。正如國家旅遊局局長李金早所說:“‘一帶一路’跨越東西方四大文明,跨越了世界四大宗教發源地,跨越了發達國家、發展中國家、欠發達國家三類經濟體,同時也連接了全球主要旅遊客源地與目的地。‘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旅遊資源豐富,擁有近500項世界自然和文化遺產,該區域國際旅遊總量占全球旅遊70%以上。發展‘一帶一路’旅遊前景廣闊。”

數據顯示,自2017年以來,“一帶一路”沿線的俄羅斯、波蘭、匈牙利、捷克等東歐線路的出遊需求不斷升溫。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備受恐怖襲擊困擾的法國、德國、土耳其等歐洲國家,今年旅遊形勢也在快速回暖。而在世界的東方,泰國、印尼、馬來西亞、日本、越南、柬埔寨等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亦成為遊客出境遊首選的熱門目的地。一位旅遊界資深人士認為,目前這種東西方共同回應的絲路旅遊熱,一方面是由於韓國受薩德影響,出境遊停滯,遊客轉而選擇東南亞國家;另一方面,正是受“一帶一路”建設的帶動,遊客赴“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熱情高漲,而作為沿線熱門旅遊目的地的東南亞國家則正好捷足先登了。

根據中新網、搜狐等綜合采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中國夢 » 絲綢之路國際旅遊交流中心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