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合作仍是中美經貿主旋律

合作仍是中美經貿主旋律

首輪中美全面經濟對話在華盛頓閉幕,中國國務院副總理汪洋與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商務部長羅斯共同主持對話。本輪對話確立了中美經濟合作的正確方向,發展雙邊經貿關系將堅持合作共贏的基本原則,並確認將開展中美經濟合作一年計劃的准備工作,從宏觀經濟政策、貿易、投資、全球經濟治理四大領域入手,做大中美經濟合作蛋糕,解決中美經濟關系快速發展中產生的問題和矛盾。

業內人士認為,中美經貿合作有攜手也有交鋒,此次會議坦誠、友好、具有建設性地就中美雙方關切的問題進行了交流,最重要的是確立了中美經濟合作的正確方向。同時,會議確認即將開展的經濟合作一年計劃將引領中美經貿關系繼續行走在務實、高效的軌道上。

在“讓美國重新偉大”的口號指引下,特朗普在去年競選期間針對美國經濟提出“讓就業崗位回到美國”,進而指責中國、墨西哥等新興市場國家“偷走”了美國的就業崗位。此外,特朗普還對中美貿易中美國長期處於逆差地位,且逆差數額日益擴大感到不滿,威脅對中國出口的商品征收高達45%的關稅。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中美之間的貿易不平衡問題由來已久。

2001年,中國正式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開始全面融入全球經貿體系。同一年,美國給予中國永久性正常貿易關系地位,為兩國經貿關系的發展掃除了一大障礙。

此後,中美經貿關系穩步發展,到2015年,中國超過加拿大成為美國最大貿易夥伴,而美國目前是僅次於歐盟的中國第二大貿易夥伴。另外,美國還是中國第一大出口市場和第四大進口來源地。根據中方統計,去年中美貿易額達5196億美元。

不過,有數據顯示,中國加入WTO後的10年裏,美國制造業就業任務下降了近三分之一——受影響最大的就是美國東北部工業帶,同期的中美貨物貿易赤字不斷擴大。據此,美國國內一些人認為美國制造業萎縮、就業崗位減少是中美貿易不平衡造成的。

受此影響,靠美國東北部“鏽帶州”選票勝選的特朗普,必然會在振興制造業、增加就業上做文章。加之特朗普是商人出身,其對美國貿易逆差數字自然會更加敏感。去年美國對華貿易逆差3470億美元。根據美方數據,今年前5個月,美國對華貿易逆差達1380億美元,較去年同期增長5.3%。

不過,數字反映出的貿易不平衡,並不是中國故意為之,而是兩國經濟和貿易結構差異決定的。隨著中國改革開放的深入,以及加入WTO的促進效應,中國在很長一段時期內憑借勞動力優勢和工業基礎,成為制造業投資和轉移的重要承接地。

對於貿易不平衡問題,曆屆美國政府在與中國打交道時都不斷提及,美國前總統奧巴馬8年任期內,這一問題始終是兩國經濟領域對話的議題之一。只不過到了特朗普這兒,該問題被擺到了更突出的位置,並且他還誓言要扭轉這種局面。

制造業向勞動力廉價的新興市場轉移,是全球性趨勢,而非中國獨一份,美國把制造業萎縮、就業減少的帽子扣到中國頭上,顯然有失公允。其實,不光是中國,美國與其他很多國家間的貿易都存在逆差問題。比如,美國與盟友韓國之間也存在較大的貿易逆差,而這正是美國威逼利誘韓國重談雙邊自貿協定的重要動因。

美國對華貿易的逆差,顯然不是中美貿易的全部。與美方的負面看法相反,中美貿易關系不僅也惠及美國,更重要的是在兩國政治關系出現波動時,經貿還起到了穩定器的作用。

根據牛津經濟研究院的最新研究報告,中美貿易關系大約支持了美國260萬個就業機會。從美國對華出口來看,植物產品比重高達11%。以大豆為例,2016-2017作物季,中國預計將從美國進口3000萬噸。僅此一項,就拉動密西西比州、密蘇裏州、田納西州和阿肯色州超過10%的就業。

投資則是中美地方合作的最新亮點。中國在美投資保持增勢,截至2016年底,中企在美直接投資存量約1100億美元,累計為美國創造14.1萬個直接就業崗位。

美國在服務貿易上擁有優勢,在對華服務貿易上獲得了大量淨收入。據美國商務部統計,2015年,中美雙邊服務貿易達635.5億美元。其中,美國從中國進口151億美元,美國對華出口484億美元。

中國國有企業是美國公司業務服務的主要購買者,約占中國進口美國業務服務需求的40%,帶動了美國東北部波士頓大都會區和西部加州矽穀地區等地約85000個涉華業務崗位。

中企也成為美國創新發展的重要貢獻者。中國兩大電商巨頭阿裏巴巴(雲計算部門)和京東均在加州聖克拉拉建立數據中心和研發中心,百度也在加州建有人工智能實驗室。華為、聯想等知名中企也在美國開展研發業務。

作為成功的商人,特朗普自然不會無視中美貿易給美國帶來的巨大利益。坐到總統位置上後,他也深知穩定的中美經貿關系有助於兩國合作解決其他國際問題。比如,他上台後並未將中國列為“彙率操縱國”。

特別是4月初中美元首海湖莊園會晤之後,兩國不僅商定舉行包括全面經濟對話在內的四大對話機制,還啟動了雙邊經貿合作百日計劃,為兩國溝通協調處理經貿問題定下基調。

首輪全面經濟對話前,7月12日,中美公布了經貿合作百日計劃取得的早期收獲,涉及農產品貿易、能源、金融服務、投資和中美往來等5個部分10個要點。

其中,農產品方面,中美雙方7月13日簽訂合同,中國將進口約1250萬噸美國大豆和371噸豬肉及牛肉,這是美國牛肉時隔14年重返中國市場。同時,中國熟制雞肉時隔13年後重新獲准進入美國市場。最新成果是,7月20日,中美雙方談判十多年後,美國首次獲准可對華出口大米。

能源方面,美國液化天然氣輸華政策障礙開始破冰,今年前5個月中國從美國進口天然氣已達40萬噸;今年前5個月中國從美國日均進口原油近10萬桶,是2016年全年日均水平的10倍。官方預估,今年會從美國進口原油達10億美元,去年這個數字才1.5億美元。

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預計,未來10年美國對華貨物和服務出口將翻一番,達到3690億美元,到2050年將增至5200億美元。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7月20日也表示,首輪全面經濟對話期間,中美雙方同意為縮小貿易逆差進行建設性合作。

7月19日,首輪中美全面經濟對話就中美貿易投資、經濟合作百日計劃和一年計劃、全球經濟和治理、宏觀經濟政策和金融業、農業等議題進行深入討論,達成了廣泛共識。除此之外,中美雙方還討論了中國鋼鐵產能過剩、農業和電池補貼、汽車業監管以及政府對私營業數據的控制等具體問題。

雖然對話過程更傾向於“會談”而非“談判”,但從各種跡象來看,對話進程充滿艱辛。貿易逆差問題便是雙方交鋒的焦點之一。

中國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當日在華盛頓表示,中美就雙方貿易結構中的問題進行了坦誠和事實求是的分析。雙方一致認為,解決中美貿易不平衡問題的辦法不是美國減少從中國進口,而是增加對華出口。同時,中方提出,美方要放寬對華民用高科技產品的出口管制,中方會將此列入經濟合作一年計劃的中方訴求。

7月18日,汪洋在中美工商界聯合歡迎午餐會上發表主旨演講時指出,如果美國將對華出口管制程度降至對巴西的水平,對華貿易逆差最多可縮減24%;如果降至對法國的水平,最多可縮減34%。

“中美不應過度放大逆差問題,而應在合作中解決這一問題。”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信息部部長王軍在接受國際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中美貿易逆差存在的根本原因是兩國發展階段不同,在全球的產業分工不同,這導致了美國對華貨物貿易逆差,服務貿易則是順差。這種局面是多年形成的,解決起來不能浮躁。從長遠看,隨著中國產業升級,貿易逆差縮減將是大勢所趨;從目前來看,美國如果放寬高新技術對華出口管制,縮小貿易逆差就能在短期內見到成效。

武漢大學美國與中國周邊關系研究中心副主任苗迎春在接受國際商報記者采訪時建議,在推動高科技產品進口上,中方可以進一步加強對業界的了解,針對最有可能實現的領域,具體梳理出擴大進口的重點產品,循序漸進,降低談判的難度。

在推動美國放寬對華民用高科技產品的出口管制的同時,中國在解決中美貿易逆差問題上邁出了實質性步伐。據悉,中美兩國此前推出了經濟合作百日計劃,清單內容中已有超90%得到了落實,其中,中國在農產品、金融業等許多領域作出了較大讓步,中方對推動雙邊經貿合作的誠意可見一斑。

從特朗普上台後在產業和貿易政策方面的表現來看,其判斷標准只有兩條,一是能否給美國增加就業,二是是否會加大貿易逆差。而就中美貿易現狀來看,中國是美國最大的貨物貿易逆差國,占美國貨物貿易逆差的48%,而且逆差與美國制造業就業崗位下降重合。因此,中國必然是其主攻方向。

這一點也體現在特朗普對關鍵職位的任命上,他希望貿易團隊針對中國采取強硬的貿易保護措施。7月12日,特朗普提名國會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副主席謝伊出任美國副貿易代表。如果謝伊順利履新,他將成為繼商務部長羅斯、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席納瓦羅和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之後,特朗普貿易政策團隊中又一個對華強硬的“鷹派”人物。

這種極具針對性的人事任命,也在很大程度上給“中美貿易戰一觸即發”這種論調提供了口實。

雖然中美貿易關系整體上保持著穩定發展,但在微觀層面上,這些年來中美之間也經常出現貿易摩擦,常遭美國商務部雙反(反傾銷和反補貼)調查的鋼鐵產業就是比較有代表性的案例。而鋼鐵產能過剩問題,也出現在19日舉行的中美首輪全面經濟對話中,雙方就此進行了深入政策溝通。

特朗普上台前,美國智庫彼得森研究所的報告模擬了中美貿易戰,三種可能性的後果都會對美國造成重大負面沖擊:一是爆發全面貿易戰,即美國對中國商品征收45%的關稅,然後中國也進行對等回擊;二是非對稱性貿易戰,即中國有選擇地采取反制措施,可能威脅終止購買乃至拋售美國國債及采取其他金融手段;三是時長不超一年的“閃電式”貿易戰,由於中國終端供應鏈切斷,美國金融市場將陷入動蕩、消費者商品短缺進而導致價格攀升。

換句話說,貿易戰真打起來,對中美雙方都沒好處,完全達不到特朗普“讓就業回到美國”的目的。或許是考慮到了最壞情況,也可能是百日計劃期間中美緊密溝通並取得一些突破性成果,特朗普政府並未如此前外界預計的那樣在貿易領域對中國發飆。

首輪全面經濟對話期間,中美雙方均認可百日計劃的成果,並順勢將之升級為一年計劃,給兩國重新確定貿易關系更多的時間和可能性。同時,在這次對話前夕,特朗普宣布將7月17日定為“美國制造日”,將7月16日至22日定為“美國制造周”,以此促進美國制造業發展,為美國貨開拓國際市場。

這意味著特朗普不再單純地對外使勁,他也開始著手解決美國經濟本身存在的問題,內外發力,重構雙/多邊貿易環境,振興制造業以擴大就業,增加出口以緩解貿易逆差。

除了貿易不平衡問題之外,從2008年開始到2016年底,中美雙邊投資協定(BIT)談判已完成了31輪磋商,但因美國政府更迭和特朗普上台後的貿易保護主義傾向,眼下這事又懸著了。接下來,兩國能否借首輪全面經濟對話的勢頭重啟BIT談判,成為關注點和風向標。

據悉,本輪對話最重要的成果是確立了中美經貿合作的正確方向,發展雙邊經貿關系堅持合作共贏基本原則,解決分歧采取對話磋商基本方法,對話合作保持重大經濟政策溝通的基本方式。中美雙方認為百日計劃取得重大進展,並就開展經濟合作一年計劃進行了討論,爭取實現早期收獲。

知情人士透露,中美雙方在此次會議上仍存在很多分歧,更加細致的合作方案尚未敲定。對此,王軍表示,中美經貿合作的不確定性因素仍然存在。如果雙方不能相向而行、管控分歧,不排除會出現經貿合作惡化的可能,因此目前亟須尋求可行方案,鞏固和擴大合作根基。

朱光耀在首輪中美全面經濟對話閉幕後透露,接下來雙方將全力開展中美經濟合作一年計劃的准備工作,從宏觀經濟政策、貿易、投資、全球經濟治理四大領域入手,做大中美經貿合作蛋糕,解決中美經貿關系快速發展中產生的問題和矛盾。“中美經貿有交鋒也有合作,這很正常,但合作才是最終正確的方向。”苗迎春表示,美國總統特朗普為了兌現競選承諾,必然會在貿易逆差、鋼鐵貿易等領域對中國發難。中美一旦走向對抗,挑起貿易摩擦甚至引發貿易戰,將對兩國乃至全球經濟都帶來巨大負面影響。因此,中美只有在合作中解決問題,才能使道路越走越寬。

在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前亞洲事務高級主任麥艾文看來,中美關系中的“穩定核心”並沒有發生變化。即便中美經貿關系中的競爭因素增加,也不意味著合作的減少,這種“競合”關系的深化恰是雙邊關系成熟度提高的表征。

中美經貿關系深化發展的一個重要表征是,美國州和地方政府正成為維護中美關系的積極力量。

美國肯塔基州州長馬特·貝文日前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說:“中美兩國發展強勁的經貿關系至關重要。因為一加一大於二,中美強勁的經濟紐帶將有助於全球和平與穩定。”

在美國西北部的俄勒岡州,州長凱特·布朗7月5日簽署了州議會通過的關於加強與中國經貿關系的共同決議案。加州州長傑裏·布朗在6月1日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協定》後的第二天就啟程訪問中國,尋求在清潔能源技術、碳交易市場機制等方面與中國加強合作。

在中美經貿關系面臨來自聯邦層面風險考驗的同時,中美之間的地方合作正如火如荼展開。目前,美國加州等7個州市與中國十幾個省市分別建立了省州經貿交流機制。僅去年一年這些機制共推動雙向投資項目近50個,合同金額超過25億美元。

中美經貿合作給美國地方帶來的實實在在的利益是美國各州爭相對中國示好的重要原因。美國華盛頓州民主黨眾議員裏克·拉森近期接受《紐約客》采訪時,戲稱自己為“熊貓擁抱者”。

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發布的報告顯示,2016年美國對中國商品出口額超過10億美元的州有29個;從2006年至2016年,對中國商品出口額增幅超過100%的州達30個。而服務貿易增長更為迅猛,從2006年至2015年,美國全部50個州對華服務貿易出口增幅超過100%。

投資則是中美地方合作的最新亮點。截至2016年底,中國企業在美直接投資存量約1100億美元,累計為美國創造14.1萬個直接就業崗位。

次貸危機後美國經濟持續複蘇乏力,呈現出“大萎靡”特征。美國中西部的懷俄明、內華達、亞利桑那等州至今仍未恢複到2008年前的經濟產出水平。這令中美經貿合作具有重要的時代意義。

並且,中美兩國經濟存在共同演進的結構性互補趨勢。例如,美國地方各州對中國的服務貿易出口增長迅猛,而服務業開放則是中國未來改革開放的重點領域。又如,在中國產業結構轉型的同時,美國很多地方州正在進行“再工業化”,工業產能合作亦可能成為雙方合作重點。

前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亞洲事務高級主任麥艾文日前在華盛頓參加一場中美經貿關系研討會時強調,中美關系中的“穩定核心”並沒有發生變化。

他認為,即便中美經貿關系中競爭因素增加,也不意味著合作的減少,這種中美“競合”關系的深化恰是雙邊關系成熟度提高的表征。

麥艾文的看法得到了北京大學國際戰略研究院院長王緝思的認同。在王緝思看來,中美關系的韌性至少來自於三方面:首先是中美雙方的交流和溝通深化;其次,雙方具有更多可以緩沖沖突的機制性聯系;再次,雙方加強了務實性雙邊和多邊合作。

美國觀察人士普遍認為,富有韌性的中美經貿關系具有超越政治周期的能力,將持續成為中美關系行穩致遠的“壓艙石”。

根據新華社、人民網、中新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合作仍是中美經貿主旋律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