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在“後卡斯特羅時代”,古巴對國家的未來發展有何新思考?

在“後卡斯特羅時代”,古巴對國家的未來發展有何新思考?

日經中文網報道,中國已躍居古巴第一大貿易夥伴。南美國家委內瑞拉向古巴供給原油、政治上關系也較為密切,曾長期居古巴對外貿易額首位,但受原油價格下跌和供給量減少的影響而下滑。中國對古巴大量出口汽車和電器等,重新在中南美顯示出強烈的存在感。

古巴首都哈瓦那郊外的土特產店(2016年12月)古巴首都哈瓦那郊外的土特產店(2016年12月)

古巴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6年的對外貿易額中,中國為25億8500萬美元。另一方面,委內瑞拉的貿易額減少47%,僅為22億2400萬美元,因此中國上升到第一位。古巴與委內瑞拉之間的貿易額最近的高峰出現在2012年,超過了85億美元。雙方貿易額驟減與原油減產有關。相反,中國對古巴貿易額則較2012年增長了50%。

在古巴,旅遊大巴和家用車都是中國產較為突出,而且工廠內的工業機器也是中國產居多。來自中國的訪客近年來持續實現2位數增長,2016年度超過了4萬人。中國雖然訪客人數不及歐美,但在亞洲是古巴最大的遊客來源國。

啟超一個世紀以前嘗言:天下惟庸人無譽無咎。

菲德爾•卡斯特羅,社會主義古巴的締造者,拉美激進左翼的旗手,以90歲高齡辭世。卡斯特羅帶走了他的時代,留下來的古巴去向何處?

這個加勒比島國正處在巨大的不確定中:舊日革命遺產已日漸斑駁,新的發展模式還在小心尋覓,內政與外交都是如此。這樣的背景之下,世界兩大最重要國家,中國與美國在古巴的聯動將十分微妙。

誠如部分國際傳媒所言,卡斯特羅對古巴人的重要性“怎么形容都不過分”。不得不承認,自古巴革命至今半個多世紀以來,卡斯特羅的名字始終是所有海內外古巴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一旦這個名字從世間消失,很多人將需要很長時間去適應。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死者已矣,生活卻仍要繼續,正如一位32歲的古巴雕塑家卡薩爾斯(Edgardo

Casals)所言,“菲德爾的思想仍然很有意義,但我們年輕人必須面向未來,趕緊找到適合自己的新路”。換言之,現在該開始構想“後卡斯特羅時代的古巴”了。

一些觀察家和國際傳媒實地采訪和觀察了古巴人對卡斯特羅去世的第一時間反應,並普遍指出,大多數居住在古巴境內的古巴人非常擔心,隨著卡斯特羅的去世,古巴將難以對抗特朗普當選總統後美古關系正常化進程可能出現“倒春寒”,難以承受隨之而來的旅遊、商貿、交通等方面收入減少,畢竟好不容易因“解凍”而獲得的新鮮空氣一旦再度喪失,會令人十分不適。

不到24小時,許多觀察家抱著不同的、有時甚至是截然相反的出發點,期待“後卡斯特羅時代的古巴”會加速開放和政治改革進程,他們期待新政府能夠在市場開放、信息自由、政治體制改革、打破領導幹部終身制等方面取得進展,並給民營資本、外資以更多的“准入”機會。

事實上,2011年和2015年,古巴共產黨第五、第六次全會通過一系列人事調整,已基本實現了領導階層的“無痛換血”,打破了幹部終身制以及開放個體經濟、裁撤國有部門崗位、削減政府補貼、鼓勵私營經濟、允許私人房屋買賣等《經濟社會政策方針草案》中所規定的改革內容。目前,300多項內容已陸續鋪開,這些都得到了卡斯特羅本人的公開支持和直接“背書”。

畢竟,物競天擇是自然規律,“換血”勢在必行。2013年,勞爾本人曾宣布至2018年任滿不再連任,並公開確認56歲的迪亞茲·加內爾(Miguel

Diaz-Canel)為接班人,古巴國內對開放、改革的速度和程度雖然意見不一,但對改革本身則普遍支持。同樣,絕大多數古巴國內人士也依然較為認同卡斯特羅推行的某些理念,如教育醫療福利、社會平等,以及“和美國保持安全距離”,勞爾或任何古巴在任、下任領導人,也必然要在改革開放和“保持本色”間尋找“安全平衡點”,以兼顧安全和發展的需要。

總而言之,古巴內部各種因素因卡斯特羅兄弟長達近10年的未雨綢繆,顯得波瀾不興。不過,“後卡斯特羅時代”古巴形勢的變化或許更多取決於美國對古態度的變化,而在這個問題上,特朗普的立場正如一些美國評論家所言“不到最後一刻很難猜准”。盡管主張強硬立場的美古民主政治行動委員會執行董事克拉維爾·卡羅內進入了特朗普過渡團隊,但堅決主張美古關系正常化的麥克法蘭也剛被任命為副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因此,古巴的未來還得走著瞧。

170年前,第一批中國人漂洋過海來到古巴,170年後,中古友誼超越時空,曆久彌堅。為紀念那段曆史,古巴駐華大使拉米雷斯·拉莫斯日前對上海進行訪問。在其訪滬期間,在見證中古友誼、曾由古巴革命領袖菲德爾·卡斯特羅貢獻靈感的中古合資的凱賓斯基酒店裏,解放日報·上觀新聞記者專訪了拉米雷斯大使。

記者:今年是第一批中國人到達古巴170周年,您認為紀念這段曆史對今天的意義是什么?

拉米雷斯:對今天來說,紀念首批中國人到達古巴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恐怕很多中國人對此也未必了解。170年前,這批中國人以“苦力”(coolie)的身份來到古巴,此後為古巴的國家認同作出重要貢獻。當時,他們被當成奴隸,對於奴隸般的待遇,他們後來奮然反抗,毅然從軍,投身反抗西班牙殖民者、爭取古巴獨立的鬥爭。在古巴的國家認同中,這批中國人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因此,對古巴來說,一提起中國人,並不是談論什么很遙遠的存在,而是我們國家身份的組成。當古巴擺脫西班牙殖民統治後,全古巴只有4名外國人有資格作為國家總統的候選人,其中就有2名是華人,由此可見中國對古巴人民實現獨立所作的卓越貢獻。

我想說的是,中古友誼具有170年的悠久曆史,這170年友誼用血肉築成,它將兩國人民凝聚在一起。為了紀念華人在古巴獨立戰爭中作出的貢獻和犧牲,古巴獨立運動領導者之一貢薩洛·德克薩達將軍曾建議為中國人建造一座紀念碑這座豐碑至今還矗立在哈瓦那。紀念碑上刻有德克薩達將軍的名言:“在古巴,沒有一個中國人是逃兵,沒有一個中國人是叛徒。”

記者:您前面提到中古深厚的友誼,在您看來,兩國友誼為什么能經受時間和國際風雲變幻的考驗?中國在古巴人心目中的形象是怎樣的?

拉米雷斯:首要原因在於兩國社會發展模式雖然各有特點,但是都共同致力於建設社會主義社會。古巴在1960年9月28日與中國建立外交關系,是拉丁美洲、更是西半球第一個與中國建交的國家,比美國、加拿大都早。當時,在革命廣場上百萬人面前,菲德爾·卡斯特羅宣布這一決定:古巴將與中國建交。中國給古巴留下非常好的印象,我們對中國改革開放取得的發展成就感到很欽佩。古巴人對中國的傳統文化很感興趣,許多人學中國武術,比如太極拳,在哈瓦那有教太極拳的學校,甚至有人到中國打敗了武術大師;古巴也會慶祝中國節日,比如在新年時舞龍舞獅迎新。

其實,古巴與中國的緊密關系是多層次的,不僅僅限於政治經濟領域,還有文化、精神等其他層面。中國的文明源遠流長,積澱了5000多年的曆史遺產和經驗,中國人敬重長輩、勤奮工作,這些都是古巴人非常欣賞的。我們非常感謝中國人民在戰爭年代給予古巴的支持,也非常感謝中國人民現在給古巴帶來的發展。

記者:在接受《今日中國》專訪時,您提到,中國與古巴之間的經貿投資往來日益密切,包括在生物醫藥、旅遊業、清潔能源等領域都開展合作。古巴正在推進“經濟模式更新”,中國也在努力轉方式調結構。雙方如何互學互鑒,互幫互助?

拉米雷斯:古巴與中國長期以來都彼此交流治國理政的經驗,我們派出代表到北京、上海學習治理經驗。現在,我們就有25位高級別官員組成的代表團在北京學習,他們之後還將來上海。不僅古巴人到中國學習,有大批中國人也同樣去古巴學習。教育、醫療、生物、有機農業都是古巴具有競爭力的領域,希望能與中國分享發展經驗。同時,古巴也願意與其交流反腐經驗。

在經貿合作領域,中國和古巴的雙邊貿易會繼續向前發展,如今,兩國貿易額達25億美元,中國是古巴第二大貿易夥伴。目前,在許多領域都存在合作機會。我們還制定了一些投資法規,許多設施建設也歡迎中國投資。我相信,兩國未來的合作前景明亮廣闊。

記者:作為古巴新一任駐華大使,您對加強古中關系還有哪些建議和設想?您對這次來滬訪問感受如何?

拉米雷斯:我不想拓展新的合作領域,而是想加強現有合作領域,包括推動人文交流和民間交往。古巴與中國之間還存在文化交流的“赤字”,比如兩國之間的媒體交流還十分有限。我認為這次采訪就很重要能讓更多中國人了解古巴。我尤其希望推廣古巴“醫療健康旅遊”,古巴是中國人不應錯過的旅遊勝地,在這裏不僅能飽覽美麗的風景,感受豐富的文化,還能讓人變得更健康、更年輕。

我對上海的印象很深刻,第一次來上海是在1999年,這次是我第一次對上海進行正式訪問。我參觀了上海城市規劃館、2010上海世博展覽館和浦東。近20年時間,感覺上海變化很大。這座城市富有活力,發展很快,上海人民都非常熱情、友好。

記者:當前,古巴國內在推動調整,比如深化“經濟模式更新”。這些調整給古巴帶來哪些變化和影響?

拉米雷斯:古巴開啟“經濟模式更新”旨在將古巴建設成為一個可持續的、繁榮的社會主義國家。當我們嘗試更新經濟模式解放生產力時,必然會作用於經濟發展,並為古巴人民提供更多商品和服務。同時古巴現在仍在反抗經濟封鎖。但我想強調的是,古巴仍然是社會主義國家,這一點不會改變。重要生產仍將控制在國營部門手中。當然,我們現在不僅向中小型企業提供更多發展空間,同時也對國有資產采用新管理方法,提高其生產力和效率,這樣有利於加快經濟增長。

記者:去年,對古巴來說,發生了許多大事,比如美國前總統奧巴馬曆史性訪問古巴、古巴共產黨舉行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古巴革命領袖菲德爾·卡斯特羅與世長辭等等。隨著內外環境的變化,在“後卡斯特羅時代”,古巴對國家的未來發展有何新思考?

拉米雷斯: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首先想說的是沒有“後卡斯特羅時代”之說。在菲德爾去世的時候,古巴人自發來到革命廣場,他們呐喊,“我就是菲德爾”,這意味著,古巴人永遠忠於革命,無論古巴將來發生什么變化,我們都是共產黨人。在古巴人心中,菲德爾雖死猶生,而且比任何時候都更具有生命力。古巴的國家身份和民族自尊是卡斯特羅賦予的。他把一個附屬小國變成一個舉世尊重的國家。在古巴,菲德爾的影響力無所不在,遍及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菲德爾也是一位富有遠見的領袖。哥倫比亞著名作家馬爾克斯說過,菲德爾穿越到未來,又回到現在,告訴我們將來會發生什么。他不僅高瞻遠矚,還把這種遠見實施在古巴身上。

我們會繼承卡斯特羅的思想,繼續沿著他的道路走下去,所以不存在“後卡斯特羅時代”。美國前總統奧巴馬訪古是重建兩國關系的機會,古巴希望與美國獲得平等地位和尊重。如果能做到這點,我們願意向前推進古美關系。但是,奧巴馬對古巴的經濟封鎖並未完全解除,特朗普總統執政後對古巴更強硬。這對古巴經濟造成嚴重損害,比如古巴與友好國家之間的資金流轉非常困難。如果封鎖繼續,古巴無法與美國實現關系正常化。因此,美國應該解除對古巴的經濟封鎖,同時還應把1902年非法侵占的關塔那摩灣歸還古巴。我們不會在原則上讓步,不會屈服,更不會允許美國幹涉古巴內部事務。古共去年召開了七大重點檢視了六大通過的經濟社會政策方針落實情況,制訂新的“五年計劃綱要”,並通過《古巴社會主義經濟社會模式的理念》這一文件。社會主義是古巴人民的選擇,古巴會永遠堅持走社會主義道路,而且我們相信自己走在正確的道路上。

“有時候,我覺得未來會更美好,我們將迎來不同的領導人和一個更好的社會;但有時候,我又覺得完全相反。晚上,我看到電視上的新聞從各個角度批評其他國家,頌揚我們自己的國家。我想知道,我們是否真的會迎更美好的世界。我希望自己的國家是不一樣的,我不會和其他任何國家做對比,因為完美是不存在的。”——DíazAlvari?o

“在我看來,未來的古巴將會為年輕人提供無數機會,會以工人的創造力聞名全世界,會因為尊重自然環境而備受推崇。身為年輕的古巴人,我有時候很難逃離沁入我們這代人的懷疑態度。但這並不會阻礙我對改變的熱情。”——RenataCrespo Suárez

“每個人都想來在古巴‘改變’之前來看一看。我想,幾年之後,我們各方面都會變得更好,我真心希望會這樣,因為這片‘處女地’有著無限可能,很多人都會在更好的古巴投資。”——AlejandraGonzález

“菲德爾的去世對於我們來說是巨大的損失。雖然知道我們欠他很多,而我們是這國家的繼承人,我們覺得從現在開始,古巴的曆史將進入一個新的階段,我們將帶領整個國家,改變方向,重新上路。向著更好的地方前進,哪怕前面有風雨暗礁……”——OdalysEmilia Orozco Acosta(這是Acosta在討論會結束後,對卡斯特羅去世所發表的評價)

根據中新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在“後卡斯特羅時代”,古巴對國家的未來發展有何新思考?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