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一帶一路”建設和中非合作十大計劃為非洲國家改善基礎設施帶來機遇

“一帶一路”建設和中非合作十大計劃為非洲國家改善基礎設施帶來機遇

世界銀行前首席經濟學家、北京大學教授林毅夫在坦桑尼亞達累斯薩拉姆說,非洲國家可加強與中國的產業合作,促進經濟結構轉型,實現國家快速發展。

他說,中國與非洲國家的產業合作已有諸多成功案例,比如中國制鞋企業華堅集團在埃塞俄比亞投資建廠,為當地創造了數千個就業機會。他表示,非洲國家應發揮自身勞動力資源豐富等比較優勢,優先發展勞動密集型產業,吸引包括中國企業在內的外資企業投資建廠,將比較優勢變成競爭優勢。對於非洲基礎設施相對薄弱等問題,他建議相關國家可采取設立工業園、出口加工區和經濟特區等模式,利用一站式服務等措施吸引投資者。

林毅夫表示,目前“一帶一路”建設和中非合作十大計劃為非洲國家改善基礎設施帶來機遇。如果非洲國家抓住機會,同時利用好其他國家在產業結構升級中讓出的勞動密集型加工業空間,就有可能實現類似上世紀“亞洲四小龍”的經濟騰飛。

大航海時代,又被稱作地理大發現,指在15世紀至17世紀世界各地,尤其是歐洲發起的廣泛跨洋活動與地理學上的重大突破。這些遠洋活動促進了地球上各大洲之間的溝通,並隨之形成了眾多新的貿易路線。大航海時代的影響有好有壞,是歐洲資本主義興起的重要環節之一,對世界各大洲在數百年後的發展也產生了久遠的影響。

非洲農業的“大航海時代”跟世界大航海時代有相似也有不同,相似是指非洲農業的發展潛力像曆史上的未知大陸一樣被發現,並隨之產生眾多關於非洲農業的種植、貿易發展方式,是非洲發展的重要環節,對非洲農業和世界農業的發展都將產生重要影響。不同是指和平發展代替了大航海時代的

血腥掠奪。本人此次榮幸應邀參加首屆中非農業合作與發展高峰會感觸頗深。

最新媒體報道,到2050年,世界上將有更多的非洲人。非洲人口將會從12.6億翻倍到25.3億,屆時將占據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石油決定工業的發展,糧食決定人的生存,現在非洲80%的國家和地區糧食不能自給,每年進口大批糧食,到2050年,這個數字只會越來越大,這還僅僅只是農業中的糧食這一部分,不包括其他農產品。非洲農業發展潛力巨大,進入非洲農業“大航海時代”。

非洲農業生產落後不是因為不發展農業,非洲有53個國家和6個地區除南非、利比亞等11國外,其餘都是以農業為主的國家,農業產值約占全洲國民生產總值的五分之一,農業產值比重超過30%的有21個國家;農業人口約占總人口的2/3,有1/2的國家農業人口占80%以上;農產品出口約占出口總額的1/4,有32個國家的出口貿易以農產品為主;在以農業為主,糧食缺口卻如此巨大,是為什么呢?筆者通過前期查閱的資料和本次高峰會的切身感受,可以總結以下幾個原因:

1、自然環境的分帶性明顯

非洲大部分地區位於南北回歸線之間,全年高溫地區的面積廣大,有“熱帶大陸”之稱.境內降水較少,僅剛果盆地和幾內亞灣沿岸一帶年平均降水量在1500毫米以上,年平均降水量在500毫米以下的地區占全洲面積50%.剛果盆地和幾內亞灣沿岸一帶屬熱帶雨林氣候.地中海沿岸一帶夏熱幹燥,冬暖多雨,屬亞熱帶地中海式氣候.北非撒哈拉沙漠、南非高原西部雨量極少,屬熱帶沙漠氣候.其它廣大地區夏季多雨,冬季幹旱,多屬熱帶草原氣候.馬達加斯加島東部屬熱帶雨林氣候,西部屬熱帶草原氣候,顯然,非洲農業具有分帶性.熱帶雨林適合種植熱帶作物,如水稻、可可、香蕉等;熱帶草原氣候,則適合畜牧業;熱帶沙漠氣候,往往寸草不生,氣候明顯的分帶性,導致氣候條件適宜,土壤肥沃的地區,拿一個尖嘴鋤,挖個坑丟種子下去就可以收獲,而部分地區寸草不生,農業生產區域不均勻。

2、 勞動力素質低

一直以來的人放天養的種植習慣,導致非洲農業生產者樂觀,懶惰,從事農業生產的積極性低,責任意識低下,再加上非洲教育發展落後,受教育程度低,很多人無法進行簡單加減乘運算,勞動力素質極低,很難進行現代農業生產。

3、 土地制度制約

在現階段影響非洲農業生產的所有因素中,土地制度十分關鍵。非洲大部分土地問題均是殖民時期的遺留問題,主要反映在現行土地制度與傳統土地制度的沖突以及土地的分配不均上。大部分獨立後的非洲國家都進行了不同程度的土地制度改革,新出台的土地政策時常與非洲長期以來占主導地位的傳統土地產權產生矛盾,造成非洲諸多國家出現雙重土地管理系統,城市及郊區范圍土地產權不明晰、不穩定,

暴力事件時有出現,嚴重制約了農業投資。

4、 農業基礎設施不完善

非洲地區整體基礎設施落後,非洲地區每千平方公裏的公路密度僅為204公裏,其中只有25%為鋪面道路,遠低於世界平均的944公裏。整個非洲農村地區只有約三分之一的人口可以接入公路。非洲只有65%的人口可以使用幹淨的水源,非洲大陸整體通電人口不足40%,在農村地區,通電率則更低,平均僅為12%。農業基礎設施更加落後,以農田水利設施為例,因為非洲工業發展落後,無法生產修築水渠,水庫所需要的水泥,所以非洲農業水利設施幾乎為零,只能依靠降水進行灌溉,受自然天氣影響嚴重。

5、 生產技術與方法

技術落後貫穿於農業生產鏈的各個環節,從良種培育技術、土壤改良技術、植物保護技術、灌溉排澇技術、收獲技術、儲藏技術、加工技術直到產品分銷技術,都幾乎處於空白狀態。非洲大部分維持生計的小農生產方式仍處於“刀耕火種”階段,燒荒輪種是絕大多數農民采取的主要生產方式。同時,農業投入品供給一直處於嚴重短缺的狀態,農民種地缺少良種、缺少化肥、缺少農藥、缺少農機,很大程度上制約了農業的可持續高效發展。

6、 政治環境影響

非洲大部分國家政權不穩定,政策多變。現在的執政

黨鼓勵某項農業發展政策,可能到下一任就被擱置或者變為反對。這就造成農業外資企業不敢或者謹慎對待在贊比亞的投資,外國的先進技術和優良品種不能在非洲大地上充分利用,這也阻礙了本國農業的發展。同時貪汙腐敗嚴重,行政效率低下。

7、 工業生產落後影響

非洲工業生產落後,以采礦業和輕工業為主,不能制造大型農業機械,非洲農業生產依然以人力和簡易工具為主,農業機械化率非常的低。

8、 重視經濟作物,輕視糧食作物

非洲國家獨立之前被迫按照殖

民主義者的需要去種植咖啡、油棕、劍麻、可可等商品性極強的出口作物,傳統的農業生產結構遭到破壞,面向出口的經濟作物得到畸形片面的發展,糧食種植面積

大大壓縮,使糧食生產增長日趨緩慢,糧食自給率逐漸下降。獨立之後的非洲,為快速發展經濟,政策上重視工業忽視農業,輕視糧食作物生產,重視出口經濟作物生產,是造成糧食生產發展緩慢的重要原因之一。再加上土地經營粗放,產量很低,掠奪式耕種方式降低了土地的生產能力。

找到原因才能對症下藥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限制因素越多,發展潛力越大。像大航海時代對未知大陸的探險,讓載入史冊的冒險者們血脈賁張,從而開啟了世界大航海時代,非洲農業的發展潛力,也讓嗅覺靈敏的世界農業企業聞風而動。

在曆史上,中國與非洲國家都遭受過西方殖

民主義的壓迫。中國與非洲國家獨立後,雙方自政治上相互支持,在經濟上相互幫助,所以說中國與非洲情同手足,誼為戰友。面對非洲農業的“大航海時代”,中國企業於公於私都會加入到這場探險中來。本次高峰會,筆者參觀了很多在非中國農業企業,了解了它們在非洲的成長過程,見證了它們對非洲農業發展的巨大貢獻。

1、靠雜交水稻結束進口大米曆史

為落實中國政府在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上的援非承諾,袁氏國際2007年派團隊進駐馬達加斯加,並在當地注冊袁氏馬達加斯加農業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袁氏馬達)。袁氏馬達已累計投資1100多萬美元,長期租用土地1200公頃,建立50公頃的種子生產基地,培育出3個經馬政府審定的雜交水稻品種,年產銷售雜交水稻種子100噸,推廣雜交水稻9000公頃,增產稻穀2.7萬噸,建成年產6000噸的大米加工廠。

雜交水稻的成功,不僅替代了馬達加斯加的進口大米,還出口創彙,為實現馬達加斯加糧食安全、增加農民收入做出了重要貢獻。去年,馬農業部向袁氏國際提出采購100噸雜交水稻種子的計劃,世界銀行提出將連續3年支持這一采購計劃。

2、 中國院士讓百姓全年吃上蘑菇

食用菌是贊比亞等非洲國家的傳統美食,具有高蛋白質、高氨基酸、高維生素、低脂肪等特點。坦桑尼亞學者科托·梅什根尼將之稱為“窮人的肉”。聯合國糧農組織和世界衛生組織提出“一葷一素加一菇”合理膳食理念。對於以玉米為主、膳食結構單一的贊比亞等非洲國家普通百姓來說,幫助他們發展食用菌產業真是雪中送炭。

“吉海農”是吉林省海外農業投資開發集團有限公司投資2000多萬美元建立的吉海農贊比亞公司。公司以吉林農業大學李玉院士的科研團隊作為科技支撐,建成了贊比亞最大的食用菌工廠,主要生產平菇及杏鮑菇,日產量可達2—3噸。除供應贊比亞市場外,還出口至南非、坦桑尼亞、馬拉維等周邊國家。目前,研發人員正致力於培育適合非洲生長的雙孢菇、猴頭菇、草菇、木耳等食用菌。

吉海農雇用當地工人超過100人,他們都以在這裏工作而自豪,即使下了班,也願意穿著吉海農的工作服。“以前只能在雨季吃上蘑菇,吉海農來到贊比亞後,在旱季我們也能吃到新鮮蘑菇。更重要的是吃蘑菇讓我們有了更強壯的身體,”21歲的包裝車間工人馬蘇佩說,“工作讓我賺錢養家的同時,還帶給我成就感,不是每個贊比亞人都有這樣的機會,我是幸運的!”

3、 農業支柱產業靠中國幫助起死回生

津巴布韋是南部非洲的內陸國,典型的熱帶草原氣候。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成就了當地煙葉的優良品質,津巴布韋煙葉因其獨特的芳香和氣質享譽全世界。煙草業便成為津巴布韋支柱產業和出口創彙的主要農產品,全國現有10.6萬餘名注冊煙農,占總人口的近1%。

但本世紀初以來,津巴布韋經濟連年下滑,煙葉產量也從2000年的峰值23.6萬噸驟跌至不足5萬噸。不少西方企業紛紛壓縮對津煙草業投資規模。在津煙草業最困難的時候,中國煙草天澤公司應邀進駐,幫助津巴布韋恢複煙草生產。

天澤公司每年都會向合同農戶提供約4000萬美元的無息貸款,統一配送農具、化肥,幫助農戶改善耕種條件。“我們還有6支專家隊伍,往返於津巴布韋全境,以解決農戶在耕種方面遇到的技術問題。”

西方公司長期控制津巴布韋煙葉拍賣市場,每公斤煙葉價格未超過2.99美元。天澤公司來津後,按照市場原則以質論價,煙葉收購價最高達4.99美元,打破了西方跨國公司的壟斷,不僅令當地煙農收入增加,種植積極性提高,也提升了自身市場話語權和收購質量,實現了雙贏。

通過10年堅持不懈的努力,天澤公司合同農戶由2005年的1戶發展到2014年的378戶,合同種植面積由26公頃發展到8467公頃,合同收購量由8噸發展到22727噸。在天澤公司的有力推動下,津巴布韋煙葉總產量已從2008年最低穀的4.88萬噸增長至2014年的21.7萬噸,津巴布韋煙草產量又恢複到了巔峰水平。通過幫助農戶發展合同種植,天澤公司還直接或間接地在煙葉產區為本地創造了近2萬個就業機會。天澤公司還代表中國煙草從津巴布韋其他煙草公司采購成品煙葉,成為中津貿易的主體,也成為中國公司在津巴布韋的一面旗幟。

4、 中國農業機械被認可

近幾年隨著非洲政局逐步穩定和經濟發展,政府開始重視農業生產和農機化推進工作,著手制定農業和農機化發展規劃,開始嘗試建立農機推廣等服務體系。津巴布韋農業部設立農業技術示范中心,幾內亞農業部設立農機服務培訓中心,分別承擔中國援助農機的分配和管理工作;承擔農機新產品試驗、農機手培訓、農機零配件協調等農機化的管理工作。

中國農機產品在非洲各國家中已經有了一定的用戶認知度和市場基礎。一是農機產品一直以來都是中國政府非洲物資援助的主要產品。中國先後援助過輪式拖拉機、手扶拖拉機、玉米播種機、懸掛式噴霧機、圓盤耙、圓盤犁、水泵、飼料粉碎機、碾米機、插秧機、柴油機、拖車等。援助是無償的、持續性的、系列化的,得到了政府和農民的歡迎。二是洛陽一拖集團公司等農機企業已經在非洲市場經營多年,有了一些經驗和用戶群體。2016年中國出口科特迪瓦輪式拖拉機31台、手扶拖拉機212台。三是中國農業生產企業在非洲建立的農場、農業示范中心等使用中國農機產品起到了好的示范效果。如德邦大為公司的播種機就是通過示范農場進入非洲市場的。四是中國政府多批次派往非洲的農業專家和越來越多在非洲承擔港口、水電站建設等工程的中國人將自己熟悉的農機產品介紹給非洲朋友。五是中國政府組織非洲青年和官員來華培訓時也把農副產品加工等農機具列入培訓課程和考察學習項目。

現在中國所提的“一帶一路”和“亞投行”,目的就是將中國以及其他一些國家的資金投入到其他國家或者地方的基礎建設中去,幫助發展經濟,形成“共贏”的局面。

中國為什么不用這些資源來發展自身?

簡單地說,一塊錢如果出去滾一圈變成十塊錢,再回來建設十處地方,比直接拿一塊錢建設一處地方可能要更好。

舉一個例子,現在中國的養老金比較吃緊,需要政府從財政開支中劃撥一部分資金,這時候如果中國政府另外撥一部分資金用於第三世界國家的投資建設,3到5年之後這筆資金將獲得數倍的增長,到那時侯就可以減輕更多養老金上面的壓力,還可以把增長的錢投入到國內落後地區的基礎建設當中去,這可能比直接將錢投入養老金或者國內落後地區的基礎建設效果要好,因為地方和地方不一樣,有的地方基礎建設一建起來經濟馬上就帶動起來了,而有的地方只能做成公共事業,沒有經濟回報。

對於企業也是一樣,在欠發達的國家或地區投資建廠,利用當地的廉價勞動力,生產出來的產品銷到世界各地包括中國,一方面普通居民能買到更便宜的商品,另一方面企業獲得更多利潤,促使企業投入更多資金到國內的研發當中,以提供更好的產品或者服務,從而改進我們的生活。

在幫助其他國家進步的同時,中國也從中得到了發展,何樂而不為?

《中國農場》:依托“一帶一路”國家戰略,農業節目“走出去”服務沿線國家,中國農業電影電視中心在國家廣電總局的指導下創辦了致力於推動國際農業合作交流的《中國農場》電視欄目。它既傳播中國價值、中國科技,又切實幫助民眾解當務之需,提高效率,增加產出,推動農業科技進步及產業發展。

Sibuka電視台認為該節目將向當地觀眾傳授中國優秀農業知識和科技,服務當地農民,並間接推動當地農業產業的發展,播出後必將收獲良好反響。

峰會期間,由中國農業電影電視中心率領的中非農業合作與發展高峰會代表團拜訪了中國駐贊比亞使館,中國駐贊比亞大使楊優明與代表團一行舉行了簡短的會談,並就進一步加強中贊、中非農業交流與合作交換意見。

楊大使說,在中非合作論壇約翰內斯堡峰會關於中非農業現代化合作項目的推動下,中方將進一步加強與贊方在農業領域的合作,充分發掘贊農業發展的潛力,中方可構建中贊農業合作全方位立體規劃,側重特色產業開發,堅持基建領域合作,加強農業技術服務等。

傅雪柳表示,本次高峰會是中非農業合作的一個契機,也是中非農業合作的一個重要平台,高峰會的舉辦將進一步加強中方同贊在農業及廣播電視領域機制化合作,為推動兩國農業領域交流作出應有的貢獻。

南庚戌認為,在中非各項交流中,農業應該在促進中非合作中擔當大任。環球廣域傳媒集團這次與中國農業電影電視中心及贊比亞農業與商業協會強強聯手舉辦高峰會,共同努力為增進中非友誼做貢獻。

劉洋豪表示,這是他首次來到非洲,等下次來到非洲時,希望能將公司的酒推廣到非洲市場來,讓非洲人民也能品嘗到中國酒;該公司總經理趙士發則表示,他在投資建造酒廠的同時,還收購了養鴨場,當地政府對這一項目十分支持,他將緊抓時代機遇,形成一系列產業鏈。

薛倩表示,非洲的整體農業落後,最重要的原因在於當地人民根深蒂固的落後農耕觀念,自己所在的公司希望能向非洲人民介紹中國農民致富經驗,並開展農業教學項目,幫助他們脫貧。

陳明球表示,贊比亞發展農業要解決水源短缺的問題,他建議政府采用儲存天然水的方式獲得更多農業用水。

肯尼亞埃格頓大學教授、原副校長詹姆斯•托濤伊克、客座教授劉高瓊、思為道國際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和中視完美廣告公司總裁等代表團成員也紛紛發言表達自己首次到非洲的感想及未來就如何推動中非農業交流發表看法。

2017年8月7日上午,津巴布韋農業部常務秘書Chitsiko先生在哈拉雷會見了到訪的中國農業電影電視中心CCTV-7農業節目總編輯傅雪柳一行,雙方就兩國的農業合作交流達成意向。

傅雪柳說,中國農業電影電視中心CCTV-7農業節目創辦20多年來,為中國農民傳播農業科技知識和致富信息,幫助農民致富,受到廣大農民的歡迎。此次,中國農業節目和環球廣域傳媒集團、贊比亞農業與商業協會聯手在贊比亞農業與商業展覽會期間,成功舉辦中非農業合作與發展高峰會,為中國和非洲各國的農業合作探討更多的路徑。希望峰會也能落戶津巴布韋,為津巴布韋農民的發展致富提供幫助。

Chitsiko先生表示,津巴布韋的農業架構和中國非常相似,30多年前,中國開始改革開放,農民希望致富,現在已經富裕了。津巴布韋的農民也期待致富,希望中國能幫助津巴布韋的農民發家致富。津巴布韋是一個充滿機遇的地方,歡迎中方來津巴布韋投資合作,開創雙方農業合作新局面。

越是親眼看到這些實際正在發生的案例,對非洲農業“大航海時代”的感受越深刻。由贊比亞農業與商業協會、環球廣域傳媒集團和中國農業電影電視中心聯合主辦的首屆中非農業合作與發展高峰會吹響的正是非洲農業發展,非洲“大航海時代”的號角,號召更多中國農業企業到非洲的土地上辛勤耕耘,為自身帶來財富,更為非洲農業發展帶來改變。

根據新華社、人民網、中新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一帶一路”建設和中非合作十大計劃為非洲國家改善基礎設施帶來機遇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